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二九章 赏罚分明
  见大家都不说话,东方霸就说了:“楚黑子说我挡了大家的财路,不让你们贩卖鸦片、不放高利贷、不准逼良为娼,不准欺压善良,我就不明白了,三百六十行,你为什么就一要去贩卖鸦片?因为卖鸦片赚钱多吗?没错,卖鸦片是赚钱,你一个人是赚了钱,可你至少把一千个家庭害得家破人亡。※※

  从一百多年以前开始,鸦片就一直毒害着我们,英国佬害我们,我们没办法,可我们自己人害自己,你把这些万恶的东西贩卖给自己的同胞兄弟姐妹吸食,让他们家破人亡,你难道不该死吗?

  在场的这么多大佬,他们当中有人开店做生意、开公司、一样赚了大钱,这钱还是干干净净的,当然,你可能会说他们会做生意你不会,你可以跟他们入股啊,什么事都不用干就等着拿分红,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卖那该死的鸦片?你是不是不贩毒心里就不舒服?

  这些都不能干的事情都是些进帮规制度里的,制度形成之初都是经过大家同意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既然当初同意了,为什么还要违反?如果你当初不同意为什么不反对?嘴上同意了,私下却违反,这是什么意思?说话如同放屁吗?宗翰,按帮规该怎么处置?”

  宗翰站起来说道:“当装进麻袋,绑上石头沉入黄埔江底!”

  东方霸挥挥手:“那就这样定了,至于他那些与总堂派去之人对峙的手下,全部装船送到暹罗,让他们去开矿!既然不想过好日子了,那老子就让他们过过苦日子!”

  立即有两个兄弟上前架住楚黑子往外拖,另一个他的手下也被人拖走。楚黑子大叫:“我日你东方霸的先人,你有什么权利杀我?放开我,放开我!”

  一个上前捏起拳头砸在楚黑子的脑门上,楚黑子立即被打晕过去,也不喊叫了,像条死狗被拖走!

  大堂里安静之后,东方霸看了看众人说:“他刚才问我有什么权利杀他,那他有什么权利去强逼人家借他的钱?王麻子脑子被门板夹了吗?利滚利的高利贷他也敢借?他有什么权利卖人家姑娘?他有什么权利杀曹瞎子全家?

  如果他是占着他有一票兄弟,身上有点功夫就可以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那我当然可以杀他,而且我还杀得问心无愧,杀得理直气壮!因为我的拳头比他硬,人马比他多!在我面前他就得死!

  我希望在座的诸位记住一点,我给了你权利。不是让你去违反帮规制度、不是让你去耀武扬威、不是让你去随意杀人放火的!欺负贫民老百姓算神马本事?有种你给我去欺负伪政府官员,有种你给我去欺负洋人,有种你给我去欺负日本人,你要真有种,就算你捅破了天,我他妈也给你兜着!我们龙帮统管着大上海的地下世界,而你手上有权利又有资本。干什么不能发财?为什么有人就一定要碰毒品?为什么有人一定要欺负平民老百姓,压榨他们?难道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们是黑.帮吗?

  很早我就说过,任何一个组织或者政权,不管是白道的。或者是黑道的,离开了老百姓的支持很快就会灭亡,帮派靠贩毒、放高利贷、强买强卖等等这些来维持运转,迟早是要被淘汰的!现如今我们帮会很大一部分收入是靠走私。其次是工厂的生意,虽然走私也不能长久。但是在这个乱世还有很有作为的,我们走私并没有损害老百姓的利益,相反给他们带来物美价廉的商品,我们只是损害了日本人和租界政府的利益,日本人和租界政府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巴不得他们全他吗饿死才好!

  如果有人愿意入股,我当然不介意带着大伙一起发财,走私这一块,资金越庞大赚得越多,现在国府跟日本人打得不可开交,国府被打得接连后退,丢失了很多城市,工商业受到了沉重打击,各种商品极度缺乏,我们有走私的渠道,只要能把东西运过去,就能赚大钱。

  现在日本人攻占了我们所有的海港,外国人只能把东西运到租界,却卖不到国统区和日占区,因此货物堆成了山,价格一直往下滑,他们卖不出去,而我们却可以,我们以破烂的价格买下来,还不用自己出越洋运费,然后通过渠道走私到国统区和日占区,利润超过百分之三百以上!实际上国统区的老百姓只是以平常的价格就能买下来,我们也并没有发国难财,这种利国利民、又能赚大钱的好事去哪找?”

  东方霸刚说完,一个大佬就站起来说:“老大,算我一份,我入股一百万!”

  有了这人带头,其他大佬争先恐后地站起来要入股,一百万算是最少的了,有人竟然入股五百万,这些大佬们真是有钱,这也难怪,以前上海滩是众多帮会分蛋糕,而现在只有龙帮一家独享整个蛋糕,自然吃得满嘴流油。

  到最后一统计,这些二十多个大佬一共筹集了三千七百万,真是恐怖!这么多钱把那些洋商卖不出去的商品全部买下来绰绰有余,不过东方霸也不担心,这种事情不是只干一票就不干了的,货物要源源不断地走私到国统区,就必须要有充足的货源,这一点东方霸早就有了打算。

  霍姆斯曾经牵线,介绍一些美国商人给东方霸认识,东方霸准备联系那些美国商人,让他们只管把货运到上海来,有多少他吃下多少,然后他通过走私渠道运出上海,运到国统区或者g党的根据地。

  现在他的走私渠道已经遍布大江南北,路线是非常安全的,因为沿途的日占区各个城市的日军守备军官都被天网计划慢慢腐蚀,有不开眼的收买不了的日军守备军官,一律暗杀,等新的守备官到了再收买腐蚀,总会有日军军官被收买的,为此东方霸还专门给杨年华配备了一个暗杀大队,日本人一直都以为那些被杀的守备军官都是抗日分子杀死的,实际上他们猜测得也没错,龙帮不就是抗日的吗?

  天网计划的威力太大了,它已经逐步控制了除东四省和绥远省之外的所有日占区的绝大部分城市的日军守备军官,这一年以来,被暗杀的日军守备军官超过三百人,这些人都是没有收买腐蚀成功的,不能被收买,那就只能让他们去见他们的天照大婶。

  计划都是一步步来的,东方霸也还没有让那些被控制的日军守备军官干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让他们照看着走私的渠道和货物,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轻而易举,说一句话签个通行证就能搞定了。

  一旦天网计划全部实施完成,它将发挥出恐怖的威力,到时候东方霸和龙帮的人就能在日占区出入如无人之境。

  会议开到这里,基本上就解释了,东方霸站起来说道:“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你们会去之后就按照会上商量好的去准备,中秋节中午,我请大家在国际酒店芙蓉厅吃顿饭,大伙喝几杯谈谈心,中秋节晚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自己安排,是跟家人团聚也好,还是几个人约着一起去潇洒也好,我就不管了,不过如果想找地方娱乐,最好是去百乐门、东方夜总会,那里是我们自己的生意,要安全得多!就算有人要杀你们,那里到处是我们自己人,随便喊一嗓子就能出现上百个兄弟!”

  大佬们都站起来道:“是,老大!”

  东方霸又道:“对了,等一下,还有一件差点忘了说了,楚黑子的地盘我决定暂时由楚三才接手,考察期三个月,自从他加入帮会以来,所做出的功劳是大伙有目共睹的,他的能力基本上也够胜任一方堂主,他是后辈,能帮的大家多帮帮他,楚三才?”

  楚三次兴奋道:“在,老大!”

  “从今天开始由你暂时接管第九区,考察期三个月,如果干得好,就自动扶正,如果下面的兄弟和当地的民众对你多有怨言,那你还是去掏你的大粪!提醒你一点,如果你跟楚黑子一样不把制度当回事,触犯我们帮会宗旨的底线,或者暴力对抗总堂派去的人,你的下场将会比他还惨,记住了吗?”

  楚三才将身体挺得笔直大声道:“记住了,老大!”

  “散了,散了!”随着东方霸喊散会之后,大佬们都被送了回去。

  送走了大佬们,东方霸走到书房里坐下思考着帮会的事情,看来帮会出问题了,虽然有制度管着,但人心是难测的,几个大佬心里有别的想法也很正常,但他们想造反基本上不会成功,关键是下面的兄弟,如果连下面的兄弟都跟楚黑子一样的想法,那就真的危险了。

  东方霸想即使下面的兄弟有一部分人有这种想法,肯定也只是一小部分,这样问题不大,但不能不当回事,上层出问题不要紧,就算出问题也不会动摇根基,如果连最底层都腐烂了,龙帮这个庞然大物绝对轰然倒塌。

  看来有必要在这次的行动结束之后开始一次大的整顿,必须要整顿,不管是上层的大佬,还是下面的小弟都要整顿,发现问题的绝对不能纵容,该罚的罚,该杀的杀。希特勒为什么有胆子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英法美等国怕麻烦,纵容德国所致,德国一直不停地试探这些国家的忍让底线,处于各方面的原因,英法美一直处处退让,希特勒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如果这些国家能合力一锤子将德国的触手砸回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