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三零章 设圈套钓大鱼
  东方霸想到南造云子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总是出现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这次她居然摸到楚黑子身边来了,看来有必要采取一点点行动才行。

  这件事情过后,东方霸通过回忆当初在百乐门看见的南造云子的相貌画了一张肖像画,拍成照片之后发给全帮上下所有人,在全上海滩通缉南造云子,只要提供南造云子的消息,奖一百块大洋,如果能杀死南造云子,奖一千块大洋。

  通缉令只发给帮中的兄弟,就是为了不让消息泄露出去被南造云子知道,外界并不知道龙帮正在全面通缉南造云子,虽然这样获得消息的渠道少了很多,但龙帮上下包括外围成员有好几万人,发现南造云子的机率还是很大的。

  东方霸不知道楚黑子无意中想南造云子透露了多少龙帮的秘密,但凡能够被楚黑子知道的事情,他当天晚上就做了调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过现在南造云子的靠山土肥原贤二已经死了,她暂时还得不到其他的支持,特高科有清水十三压制她,就算她知道某些秘密,清水十三应该也能够拦截下来,因为她必须通过特高科才能联系到日本高层。

  果然,当天深夜,东方霸接到清水十三传来的消息,南造云子已经向他汇报了她从楚黑子那里套取的有关龙帮的情报,清水十三将情报的内容压下来了并没有向日本东京大本营参谋本部汇报,并通知东方霸他在圣玛丽教堂接头,到时候他会把情报的具体内容交给东方霸。

  如果东方霸得到情报的内容,东方霸就能根据情报上的内容迅速做出相关的调整,不需要大规模的改变现有的秘密据点以及一些秘密的联络方式。

  东方霸接到清水十三打来的电话之后立即带着阿四驱车前往圣玛丽教堂。赶到圣玛丽教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二十分左右。

  东方霸吩咐阿四留守在外面,以防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可以接应,他自己独自一人进教堂见清水十三。

  推门进去,教堂内灯火通明,却静悄悄的。教堂是一个光明的地方,因此无论一天当中的任何时候,教堂内都是亮如白昼的,这是全世界所有教堂都相同的一点,除非教堂已经长时间没有人打理。

  东方霸来到忏悔室关上门之后坐下,隔壁一人说道:“你来得比我想象的要快!”

  忏悔室或者叫告解厅。是教堂内可以向牧师倾诉的一间小房,为了保护倾诉者的**,房间中部被被隔开,但不隔音,有的隔板上有孔洞,牧师和倾诉者分隔两边。告解是天主教内的圣事。只对教友开放,如果不是教友想要倾诉的话,可以单独找神父谈。

  东方霸说道:“事关重大,我不能不快!东西带来了吗?”

  “在这里!”隔壁的清水十三说着将文件通过隔板的孔洞递了过来。

  东方霸将文件从孔洞中抽出,却没有看,而是装进西装的内置口袋里,随后问道:“这里说话方便吗?”

  “方便。教堂内所有人都中了我的迷药,不到明天早上是不会醒的!”

  东方霸这下放心了,他说道:“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如果她在这几天之内得不到从东劲来的电报,她肯定会产生怀疑,也许会从其他途径向东窘面了解情况,虽然她在上海已经没有靠山,但是你要知道她是土肥原的得意门生,同时她自己也是名气不小,想要讨好她的人一定不会少。如果她一定要查你,你是防不住的,一旦她知道你没有将得到的情报向东京参谋本部汇报,那你就暴露了!”

  东方霸说完,隔壁的小间没有了声音。东方霸没有继续说话,他在等清水十三考虑,涉及到身家性命的事情,谁都不会大意,如果危及自身,有些人是绝对会铤而走险的。

  果然,清水十三用阴狠的语气说道:“实在不行,只有让她消失了!”

  两个人在说话的过程中都没有提及对方的名字,也没有说南造云子的名字,凡是有过特工训练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在秘密接头的时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涉及到人物的名字,以防隔墙有耳!就算有人在隔壁偷听,也不知道被偷听者的身份以及他们谈话中所涉及到的其他人的姓名。

  东方霸微微一笑,反正清水十三也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也用不着装了,同嘴上说道:“千万不要冲动,我对她这个人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也知道她非常的警惕和狡猾,你周围都是同事,想要杀死她而不被其他人发现很困难!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杀死她而你不会被怀疑!”

  东方霸就是要让清水十三对南造云子起杀心,如果由他说出来,他不敢保证清水十三会是什么反应,另外他就算想杀南造云子,也不知道南造云子的行踪,很难得手,可如果是清水十三自己说出来要干掉南造云子,事情就简单多了,他可以和清水十三两人联手给南造云子下个套。

  清水十三立即问道:“什么办法?”

  “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一天中午,我会在国际酒店玫瑰厅宴请我帮中的大佬们,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清水十三眼睛一亮,“你是说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她知道后就会去行刺?然后她就钻进了你设下的圈套之中?”

  东方霸连忙道:“不不不,千万不要直接告诉她,你应该知道她这个人生性多疑,你要让她自己无意中发现这个情报!”

  “有道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东方霸又说道:“我还要请你帮个忙,帮我弄来日本海军舰船上的声纳探测装置的发声频率!”

  清水十三皱眉道:“你要这玩意干什么?”

  东方霸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这是你这次的酬劳!”说着掏出一个信封从孔洞中塞过去。

  清水十三捏了捏信封,说道:“好吧,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东方霸看了看手表,时间也不早了。该说的已经说完,便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走,你断后!”说着就起身推开了忏悔室的门出了教堂。

  在回去的路上,东方霸坐在车后座拿出文件打开手电筒仔细观看着南造云子套取的情报。南造云子与楚黑子接触的时间不长。再加上楚黑子这个人还是有一些警惕性的,被套取的情报都不是太重要,只是帮会中联络的方式没有南造云子套取,资料上显示只是几处楚黑子管辖的地盘几处秘密堂口暴露,还有帮会中几个大老的名字被套取,以及楚黑子的一些生意被南造云子知道了。其他再没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泄露。

  看完资料东方霸心中松了一口气,回到家之后,他连夜通知楚三才转移已经暴露的堂口,同时在其他已经暴露的机密上做了妥善的安排,如果南造云子还通过其他方式把这些情报传给了日军高层,东方霸的这些安排就起了作用。

  早上。东方霸起来之后在院子里打了几套拳,活动了一下身体,吃完早餐之后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呆了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纸打电话叫来了王承昊。

  没过多久,王承昊到了,说道:“老大,我来了。有什么要我去做的?”

  东方霸招了找手:“来,这张纸上写着一些电子零件设备,你拿着这张纸去找找门路把这些东西卖齐了,每一种买两个!”

  王承昊接过纸一看,只见上面写得满满的,看得他眼晕,简直一头雾水。

  中午的时候王承昊回来了,背着一个大包叫囔道:“老大,你这些东西太难弄了,就这一上午。我就跑遍了大半个上海!不过总算给你弄齐了!”

  此时的中国,根本没有几家能生产电子设备零件的,而洋人们一般只卖成品的电子设备,如收音机、广播、喇叭等东西,至于零件什么的基本很少。想找这些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如果不是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要弄来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

  东方霸之所以让王承昊弄来这些东西,是想做个音频调节装置,他原本想做一个信号干扰器和一个电磁脉冲装置,用来干扰日本海军舰船上的雷达和无线电通信设备,但是这个时代有很多的电子零件都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因此只能作罢,勉强做一个音频调节装置对付日本海军舰船上的声纳探测设备。

  简易的音频调节装置本身并不能干扰声纳探测设备,必须要有噪音来源,噪音来源问题不大,柴油机工作时就能发出噪音,然后用高音喇叭将噪音播放出来,中间连接一个音频调节装置,将频率调节至与声纳探测设备发出的回声相近的频率,就能影响声纳探测设备的正常工作。

  海水中声波是唯一能远距离传播的能量载体,像电磁波、光波入水几米、十几米就衰减的没有了。声纳是先用声源发出声波,声波照射到水中的物物体后反射回来,通过不同的物体反射声信号的强度和频谱信息是不一样的这一特征,声纳的接收设备接收在接到这些包含丰富内容的信息后经过数据处理,再与数据库里面的数据比照,就能判断照射的物体是什么,甚至能判别其航速,航向。

  这个时代的声纳探测设备还远远没有后世那么先进,只能靠人的耳朵分辨反射回来的声音,如果在海水中人为的制造一些噪音,人的耳朵很难分辨出来,东方霸就是准备利用这一点来达到影响日本海军舰船上的声纳设备,从而让自己的三艘潜艇不被发现。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东方霸终于将一个简单的音频调节装置做好了,高音喇叭是要用到电的,必须要有发电机用来为高音喇叭供电,这不困难,发电机能够买到,行动的时候直接把柴油机和发电机搬上船,伪装成渔船的模样离战斗区域远一些就行了。

  却说南造云子今天上午开车到了日军宪兵司令部特高科,特高科是挂在宪兵司令部名下的一个特务机构,名义上受宪兵司令部指挥,但实际上有很大的自主行动权。

  日本人在占领区内的每一个宪兵司令部或者领事馆警察署内都设一个特高科,来负责侵华特务活动和谍报活动。特高课的任务有5项:第1项是监视中国人的思想动态,取缔反日言行。第2项是搜集情报,汇编情报资料。第3项是破坏抗日地下组织,侦捕审讯处理特工人员。第4项是监视伪高官言行。第5项是进行策反诱降等活动。除此之外,日本宪兵队也与之配合增设了特高课兼管反间谍业务。如著名的佐尔格苏联间谍案就是由日本宪兵队联合特高课侦破的。

  南造云子是特高科一课课长,但她经常不在特高科,不过每隔几天她都会来特高科汇报一次。

  下车之后,南造云子上了宪兵司令部的四楼,这里是特高科的办公楼层,她今天是来询问参谋本部那边有没有发来电报,到了清水十三的办公室门口,她正准备敲门,却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她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门,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清水十三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些资料文件,她慢慢走进去准备就在里面等清水十三回来。

  等了几分钟,南造云子还不见清水十三回来,便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她准备去自己的办公室休息一下,过一会再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跑了进来跟南造云子撞了一个满怀,那人惊叫道:“啊,是云子小姐,真是失礼了!请原来我的鲁莽,因为刚刚得到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所以情急之下有些激动没有注意到是云子小姐!”(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