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三二章 伪政府官员作了替死鬼
  南造云子和吉川以及李世勋商量的计划是准备趁着东方霸和他手下的大佬们都喝醉的时候冲进去杀掉他,但是南造云子等人没想到今天来就餐的很多人都带着保镖,一旦打起来,那些保镖们肯定都会把他们当成敌人,这对他们太不利了,因此南造云子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

  此时南造云子从上海驻军中抽调来的四名神枪手正埋伏在国际酒店周围的楼房顶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一个。

  这个时期还没有狙击手这个称呼和概念,因为各国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枪法好的都只是被称呼为神枪手。

  跑马场办公楼顶上,日军神枪手正用狙击步枪观察着对面酒店门口的保镖情况,现在门口的保镖不多,基本上都只是一些司机,保镖们都跟着雇主进了酒店内。

  作为一个神枪手,他很自傲、也很自负,他经历了两次淞沪会战,前后加起来打死了八十多个国府士兵,去年的淞沪会战结束之后他就随部队留在了上海。他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参加战斗,他渴望战斗,喜欢看着对面的敌人倒在他的枪口下。

  想起以前的战斗情景,他的心神有行惚,突然,他听到了沙沙的声音,正准备扭头查看左右的情况,却感觉颈后一股恶风袭来,顿时他身上的寒毛竖起,立刻在楼顶上翻了个身。

  “叮——”一个全身漆黑的人用闪烁着寒光的匕首扎在他刚才趴着地地方,他看见对方的打扮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感觉全身寒冷。

  那人见一击不中,迅速跳起扬着匕首再度扎来,他连续打了几个滚,但是还是没有与对方拉开距离,那人的匕首连续扎在满是水泥面的楼顶已经不能用了,于是丢弃匕首扑了过来。

  不能再滚了,再滚就会从楼顶掉下去。他抬腿就向那浑身漆黑的人踹过去,谁知道那人一把抱住他的腿往旁边一倒,再用脚踹在他的膝盖处,他就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传到脑子里,随即膝盖处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他刚发出一声惨叫,那浑身漆黑的人就挺起身体扬起手臂一肘砸在了他的咽喉上,这一记重击要了他的命。直接砸碎了他的颈椎骨。

  这一幕同样的发生在其他三处楼顶上,只不过搏斗的方式有区别,有一个直接被从后面爬上来的人用装有消音器的枪枝击毙,另外两个也是死于搏杀,他们这四个被南造云子借调过来的神枪手可能在枪法上还不错,但近身搏杀根本不是袭击他们那四个人的对手。一分钟都没坚持住就全部都杀了,可以说是死得无声无息。

  如果让这四个人就这样埋伏在楼顶,他们所造成的破坏力绝对是无法估量的,东方霸安排这场戏就是为了要引南造云子上钩,他怎么会让事情脱离他的掌控呢?

  四个黑衣人杀掉那四个日军神枪手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占据了他们的位置和狙击步枪以及子弹,将枪口对准了南造云子带来的人。

  南造云子点的菜终于上来了。她开始就餐,因为她只一个人,点的菜少,所以才上得快,她一边吃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这一观察让她发现了周围有些不正常,为什么?因为这性饭的人当中女人非常少,只有几个。而其他人都是男人,有的是两个男人一起,有的是三个男人,还有的是四个男人。

  在国际酒店餐厅这种高级餐厅竟然只有几个女人吃饭,其他都是男人,这难道不是不正常吗?难不成那些男人都是基佬?

  再次观察之后她发现在大众就餐区的那些男人大部分都是保镖,只有五六桌是真正来吃饭的。这个情况对她有些不利,她原本的打算是一旦下手之后就制造混乱,然后混在这些大厅内的客人当中逃走,但是现在这个办法显然行不通。

  她不动声色地喝着红酒、吃着菜。这个时候玫瑰厅开始第二次上菜了,一队八个服务员排成一长队端着菜盘依次走进玫瑰厅,其中就有吉川收买的那个服务生,他端着一个海碗走在最后面。

  那被收买的服务生看见南造云子非常吃惊,因为这与他得到的命令根本不一致,他的任务是看见玫瑰厅里的人都喝醉之后到门口打信号,通知南造云子等人,可现在南造云子竟然直接出现在就餐大厅里,很显然情况发生了变化。

  实际上他什么都不知道,他除了被吉川收买的服务员之外,前天晚上他还被清水十三收买了,清水十三给他的任务就是向吉川传递东方霸中秋节中午会在国际酒店宴请龙帮高层的情报。

  他扭头看了南造云子一眼,发现南造云子向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他就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向前走,只等前面的人进了玫瑰厅之后,他再进去。

  南造云子看见那服务生之后就点了点头,表示他的任务不变,这时她突然发现那服务生端的竟然是一海碗汤,她顿时计上心头,站起来向那服务生招手道:“过来一下!”

  被收买的服务生有些诧异,但还是端着汤走到南造云子面前。

  南造云子站起来问道:“你这碗汤是我的吧?我也点了一碗汤呢?”说着就伸手去接服务生手上的汤碗。

  就在她手指接触海碗的那一瞬间,涂着指甲油的指甲已经伸进了海碗的汤水中。

  服务生急忙道:“对不起,女士,这不是您点的汤,这是玫瑰厅客人的汤,您的汤可能还要等一会才送过来,请您稍等片刻!”

  “哦,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南造云子笑着道歉了,而服务生客气了一声就端着海碗向玫瑰厅走去。

  南造云子带着两个保镖进来本来就是要见机行事的,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成功释放出了杀招。在绝大对数的刺杀事件中,能原原本本按照计划执行的少之又少,计划毕竟是计划,它赶不上变化,实际情况肯定会与预想的情况有些差距,一旦情况发生变化,那原先制定的计划就不能照搬了,必须做出调整,如果现场的情况发生了变化,而计划没有随之变化,那铁定是不会成功的。

  那被收买的服务生从玫瑰厅出来之后捏着耳朵跟着其他的服务员们走出了中餐厅,捏着耳朵是早就约定好的暗号,表示里面的人还没有喝醉,如果是摸摸鼻子则表示里面的人喝醉了。

  看见那服务生捏着耳朵出来,南造云子松了一口气,如果都喝醉了,那她下了料的汤不是没有人喝了吗?

  南造云子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她不知道玫瑰厅里面的人怎么样了,因为门被关着,她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刺杀不是说开完枪或者下完毒就可以了,还必须亲眼确认目标是否死亡,所以她还不能离开!

  她拿面巾擦了擦嘴,然后拿了皮包站起来说:“我要去上卫生间,你们跟在我后面!”

  “是,小姐!”两个特务答应一声跟在南造云子的后面。

  这时王承昊刚好从芙蓉厅出来带上了房门,看见南造云子后马上淫笑着迎上去调笑道:“哟,小姐,您上卫生间去吗?不如让小生陪您去吧?”

  南造云子露出笑脸上前挽着王承昊的胳膊娇声道:“好啊!咱们走吧!”

  “等等!”王承昊指着南造云子身后的两个特务道:“你们两个跟屁虫滚远点,别打扰少爷我跟你们小姐之间的好事!”

  其中一个特务面无表情道:“保护小姐是我们的职责!”

  “屁的职责!有我保护你们小姐就够了!来两个兄弟招呼招呼着两个跟屁虫!”

  王承昊的话音落下,就见一张桌子坐着的四个人中两个人走过来拦住两个日本特务。

  这时南造云子说话了:“喂,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保镖,难道你就不能对他们客气一点?”

  “行行行,咱们走吧!”

  两人刚走到一扇安全门门口,还没有进卫生间,就听见一声恐惧的尖叫声,只见一个服务员从玫瑰厅里惊恐地跑出来,“死人了,死人了……”

  原来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有一个服务员端着盘菜进去了,那服务员刚开始还以为房间里的人都喝醉了趴在桌子上,上菜之后才发现不对劲,就算再怎么喝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喝醉啊,总有一两个人清醒吧?

  服务员小心地伸手去摇一个人,摇了几下没反应,于是大着胆子将那人拉起来,却发现那人七窍流血,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因此才惊恐地跑出来。

  一听到死人了,大厅就餐的人都站了起来,这些人当然是保镖,他们立刻封锁了餐厅的出口。

  南造云子知道得手了,正要动手打翻王承昊,谁知道王承昊这时候已经掏出手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就在王承昊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南造云子头部一偏,“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打空了,没有打中南造云子,南造云子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握拳击打在他的胳肢窝,王承昊一声闷哼,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南造云子一脚踹得倒退几步撞在了墙壁上,手上的枪也被抢走了。(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