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三八章 铺设水雷
  为了保障从海上登陆进攻广州的顺利,日本人将104师团抽调走了,上海周边地区的实际上已经成了势力空白区,有的仅仅是一些投降的伪军和日本人收编的警察维持秩序,以至于这这两天频繁发生强闯关卡、偷袭日本人重要军事设施、暗杀等事件,唯独日本海军陆战队还驻守在虹口,为此,日军司令部不得不催促还在海上的运兵船队尽快赶到上海。

  其实这两天东方霸完全可以发动帮派中的力量,一举将整个上海以及周边地区全部打下来,光复全上海!打下来容易,可想要守住就难了,这样做得不偿失,还将他和龙帮置于危险的境地,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东方霸的脑子里刚刚升起又马上熄灭了。

  10月11日下午五点,一艘渔船从黄埔江边顺江而下,船上除了三个渔夫,其中一个竟然是一个洋人。

  这洋人是东方霸从潜艇上借来的美国大兵,他的任务就是布置水雷,而渔夫却是个真正的渔夫,这人是龙帮的外围成员,另外还有一个是年轻人,这个人就是王承昊,他的任务就是出面处理突发事件。

  渔船经过吴淞江进入黄埔江的入口处继续沿江而下往吴淞口方向航行。进入十月以后白昼的时间变短,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渔船一般很少晚上出海打鱼,可这艘渔船却恰恰快要天黑了还在向吴淞口前进,这就不由得不让人怀疑了!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一艘日军巡逻艇向渔船开来,与此同时日军巡逻艇上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一道粗大的探照灯灯光扫过来落在渔船上将渔船照得清晰可见。

  警报声过后,日军巡逻艇上又响起了警告声:“前面的渔船听着。立刻停下来接受检查,再不停下就将你们打沉!”

  “老大,怎么办?”渔夫看向王承昊有些焦急地问道,也不怪他不着急,这船还没到预定地点布雷就被日本人的巡逻艇追上来盘查了,有点出师不利的兆头。

  王承昊稳了稳有些慌乱的心情说道:“别着急,我们来的时候老大不是交代过了吗?这种情况老大早就预料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你快去检查一下挂在船舷下面的水雷情况。不要让日本检查出来,速度快一点,这里有我应付!”

  水雷的体积和重量比较大,船舷一共挂了八颗水雷,如果不事先挂在水面下利用水的浮力。凭一个人根本摆弄不好。

  “好的,我马上去!”渔夫答应一声就跑进了船舱内。

  王承昊想了想,觉得那从潜艇上借来的美国大兵不能呆在船上,一旦日本人强行将他抓走就麻烦了,不但布雷的任务完不成,美国大兵被之后如果吐露事情就更麻烦了,想到这里。王承昊跑到船舱口小声道:“嘿,洋鬼子,你快点到另一侧船舷水面下躲起来,让日本人看到你就麻烦了。快快!”

  美国大兵汤姆根本听不懂王承昊说的话,摊开双手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王承昊一急之下走进去就拉着汤姆走到另一侧船舷边指了指水下,汤姆这才明白王承昊的意思。连忙摇头用英语道:“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啊。我是来布置水雷的,不是来泡澡的!”

  王承昊听汤姆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哪里管他愿意不愿意,一把抓住他推到江里,然后扔下一根系在船舷上的绳子,转身就回到甲板上将一根膏药旗举在手上,很快渔夫也将水雷藏在水面下之后回到了甲板上站在王承昊身侧同样举着双手。

  日军巡逻艇很快靠了过来,从巡逻艇上放下一条厚实的长板搭在渔船的船舷上,三个日军兵端着步枪从巡逻艇走到了渔船上,而巡逻艇上的一挺机枪早已经对准了王承昊和渔夫两人。

  “太君,太君好!我们是良民,大大的良民!”王承昊点头哈腰地堆起笑脸,还不忘晃了晃手上的膏药旗,同时递上良民证。

  带队的日军士兵没有因为王承昊举着膏药旗就放弃检查,他向身后两个士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进船舱检查,自己站在王承昊面前检查了一下良民证,然后问道:“你们滴,什么人滴干活?为什么天都黑了还在江面上?”

  王承昊将手上的膏药旗塞在渔夫手里,渔夫心里素质要差得多,现在都有些浑身发抖,膏药旗被塞在他手上后,他更加不堪,抖得更加厉害了!

  王承昊的腰弯得更低了,不断地点头,见日军小队长问起,连忙道:“太君,我们滴是渔夫,打鱼滴,这段时间物价飞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因此带了我兄弟出来希望多打一些鱼!太君,我们是大大的良民啊,请太君明鉴!”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皱巴巴的香烟递过去:“太君,抽烟,抽烟!”

  日本小队长家见王承昊这么老实,顿时放下了警惕心,借过香烟叼在嘴上,王承昊立即掏出火柴给他点燃。

  日军小队长抽了两口,看见渔夫身体如抖筛子一般,顿时脸色一变,指着渔夫喝问:“你滴,为什么颤抖?为什么害怕?”

  渔夫差点吓得跪在甲板上,王承昊见势不妙,立即笑道:“太君,他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太君您太威武了,您的气势太强大了,我这兄弟胆子小!您见谅,见谅!”

  日军小队长很满意,脸上露出笑容:“哟西!”

  王承昊踢了渔夫一脚,喝骂道:“没用的东西,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拿几条大一点的鱼给太君带回去!”

  “哦,哦!”渔夫慌忙答应一声,跑到船头装鱼的舱室,很快用绳子串了四条大鲤鱼回到甲板上。

  两个检查的日军士兵在船上一无所获,回到甲板上向小队长汇报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日军小队长见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便让两个日军士兵回巡逻艇,这时王承昊接过渔夫手上四条大鲤鱼陪笑着说:“太君,您这么晚了还要巡逻,这是辛苦了,这些鱼给您带回去尝了鲜,请您一定要赏脸手下!”

  日军小队长露出笑脸接过鱼,拍了拍王承昊的肩膀道:“你滴,很好!大大滴良民!不过现在天黑了,你们快点回去,别再停留在江面上了!”

  “嗨,嗨!太君慢走!”王承昊一个劲地点头哈腰,还不忘向回到巡逻艇上的日军士兵们挥手,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着实让人看了恶心。

  “我的妈呀,差点吓我了!”日军巡逻艇远去之后,渔夫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不停地拍着胸脯。

  王承昊也松了一口气,一脚踢在渔夫的身上骂道:“你这孬货,你怕什么?有我在你怕什么?还坐着干什么,快去把鱼雷捞上来!”说着向另一侧船舷边上走去。

  “汤姆,汤姆!洋鬼子,你在哪?”王承昊走到船舱边上看见江面上什么都没有,顿时心下急了,心想这洋鬼子该不是被江水冲走了吧?

  “哗啦——”一声水响,一个人半截身子从水里冲出来,王承昊定睛一看,不正是洋鬼子汤姆么?

  被王承昊一把拉上船之后,汤姆已经冻得嘴唇发青,不停地用英语咒骂:“该死的,这么冷的水,差点把我憋死、冻死!”

  幸亏船上还有几件破烂棉袄,汤姆换了衣服之后好多了,只是还坐在船舱里不停地发抖。

  王承昊让渔夫继续开船,没过多久,渔船在快要达到吴淞口的时停了下来,这次距离吴淞口只有六七百米的距离了。

  “汤姆,快,开始布雷了!”

  “该死的,我真是倒霉接到这么一个倒霉的差事!我发誓我再也不干这活了!”

  王承昊见汤姆一副不情愿的模样,说道:“汤姆,快干活,这事情完了之后我请你去喝花酒!喝花酒,明白不?”说着又做了一番手势。

  弄了半天,汤姆总算是明白了,听说干完活有酒喝、有女人玩,立即来了干劲,当即开始在江面上布置水雷。

  这布水雷是有讲究的,东方霸的主要目标是针对日军的军舰,而不是小船和商船,因为军舰需要长时间在大海上航行,要能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下不翻船,稳定性也要很强,一般吃水都比较深,而商船因为需要内部空间大,装载的货物比较多,因而船体宽大,则吃水比较浅。

  如果布置的水雷连商船都能炸到,那就没有什么效果了,日军军舰街道运兵船上的求救信号,必定会赶去救援,冲不过水雷区他们很可能让小船探路,小船如果把水雷都引爆了,那日军军舰都能立刻赶往事发地点,因此这次的布雷任务就是要将水雷布置在商船船底吃水深度以下,又要布置在军舰舰底吃水深以上,这样一来商船和小船可以通过,但是军舰则通不过。

  汤姆一边布雷一边咒骂,大骂这该死的天气,今天晚上天气可不怎么好,现在开始起大风了,天上乌云滚滚,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电闪雷鸣。

  傍晚五点五十分,水雷终于布置完毕,王承昊让渔夫开船返回陆地,这仅仅只是完成了整个计划的第一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