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三九章 巡洋舰触雷沉没
  渔船靠岸,从草丛里冲出两个汉子接过从船上抛过来的缆绳使劲地往回拉,渔船上王承昊带着汤姆和渔夫从船上跳下来钻进了草丛里。

  “水雷全部布置完成!可以发报了!”王承昊抹了一把脸上水珠对蹲在草丛里的一个发报员说道。

  发报员点了点头,迅速打开电台开始向正等在吴淞口附近海面上的其中一艘渔船上的宗翰发报。

  此时宗翰正坐在渔船内,这里有五艘渔船,来这里的目的同样是布置水雷,吴淞口比较宽阔,如果想用水雷封死整个航道,要用到的水雷比较多,但是留给宗翰等人的时间却是不多,因此必须多安排人手同时开工。

  在岸边不远处还有一艘船,这艘船上装着柴油机和发电机,还有一台留声机,一个密封防水的高音喇叭装在水面下连接着留声机,用途就是在水面以下发出噪音,留声机上的唱片早已经被刮花,因此播放出来的音乐都是一些刺耳的杂音,不过现在留声机还没有开始工作,需要等水雷全部布置到位之后才开始工作。

  宗翰坐在甲板上默默地抽着烟,这时一个小弟从船舱内快步走到宗翰身边道:“大哥,王承昊那边发来了电报,他们那边的工作已经完成,只是在来的路上遇到了一艘rì军巡逻艇检查,没出什么事!要通知其他船只开始吗?”

  宗翰抬手阻止道:“不,还不到时候,让兄弟们耐心等候命令!如果王承昊那边再发来电报要立刻汇报”。

  “明白!”小弟答应一声就回到了船舱。

  东方霸早就派人打探到每隔两个小时rì军就会派一艘两千吨左右的轻型巡洋舰带两艘巡逻艇在黄浦江内来回巡视,按照时间上算,这次巡逻rì军巡洋舰应该在六点过十分左右到达王承昊刚才布置的水雷区域。

  时间慢慢过去,藏在岸边草丛里的王承昊等人终于看见一艘庞然大物带着两个小崽子模样的巡逻艇慢慢向水雷区域驶来。

  “来了、来了,小rì本的巡洋舰来了,昊哥,快看!”一个小弟兴奋地叫喊道。

  王承昊一巴掌拍过去。训斥道:“我擦,你他妈小心点!老子看见了!”

  随着rì本人的巡洋舰和两艘巡逻艇慢慢靠近水雷区域,王承昊等人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同时额头上开始冒汗。

  众人躲在草丛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江面上的舰艇,耳边的声音、眼睛中其他不相干的事物都抛到九霄云外,眼睛里就只剩下那三艘舰艇了。

  在布置水雷的时候,江中间深水区的水雷要布置得深一些。而靠近岸边的浅水区的水雷布置得要浅一些,这是按照大型船只走中间,小型船只走两边惯例来安排的。

  巡洋舰和两艘巡逻艇一头撞进了水雷区,躲在草丛里的王承昊等人只看见一个巨大的火团在江面上升起,火团所发出的光亮简直比太阳还有亮!

  紧接着,众人就听到了一声无比恐怖的爆炸声。这声爆炸比十声响雷加在一起还要响。

  这还没完,这次爆炸在巡洋舰舰首发生,几乎将巡洋舰掀翻,rì军巡洋舰被炸得在江面打了个横,突然,又一团比刚才更加耀眼的火光升起,王承昊等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这次的爆炸声差点将王承昊等人的耳朵震聋。半响过后,却听汤姆惊叫道:“噢,我的上帝啊,那艘巡洋舰的弹药舱爆炸了!”

  原来刚才第一次爆炸让巡洋舰的航行方向发生了改变,舰船船体后部向傍边摆去撞上了两颗水雷,其中一颗正好在弹药舱所在的船体外壳处发生了爆炸,要知道这只是一艘轻型巡洋舰,防护装甲根本不能跟比重型巡洋舰相比。一颗水雷就将这艘轻型巡洋舰的防护装甲炸了一个大窟窿,同时也引爆了弹药舱,发生了惊天殉爆。

  水雷有漂雷和潜雷,漂雷就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水雷,潜雷悬浮在海面以下一定的深度,这个深度是可以调节的,汤姆布的就是潜雷。安装的是触碰引爆装置。

  随之而来的是rì本人的哭叫声、惨叫声、救命声,没过多久,王承昊等人就听到了令人牙酸、刺耳的钢铁断裂声,这艘巡洋舰要从中间断裂了。

  巡洋舰上的rì本人也是大意。他们根本没想到有人会在航道上布置水雷,因此连声纳监听员都没有安排在工作岗位上。

  仅仅三枚水雷就让一艘巡洋舰从中断为两截,沉入江底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这个沉默的速度会很快。

  水雷这种防御xìng兵器具有价格低廉、威力巨大、布放简便、发现和扫除困难、作用灵活的特点,三颗水雷干掉一艘巡洋舰实在是太划算了。

  这时两艘巡逻艇上发出了凄厉了jǐng报声,艇上并且迅速远离巡洋舰,谁都知道随着巡洋舰沉没,周围水面肯定会产生巨大的漩涡,像巡逻艇这样的小舢板如果不跑得远远的,肯定会被漩涡卷入江底。

  “少佐阁下,快救人啊,他们都快淹死了!”右边巡逻艇上的一个参谋焦急地大声道。

  rì军少佐大怒道:“巴嘎!你是傻子吗?我们这样的船靠近会被漩涡卷入江底的,你想死你去吧,别拉着我们一起陪你死!通讯员,快点向吴淞口的舰船发出求救信号!”

  “嗨!”通讯员立即用无线电联系起来,步话机都发明出来了,舰船之间的即时通讯更加不是问题了。

  吴淞口海面上的十几艘rì军大小舰船接到求救信号后立刻全部出动进入黄埔江赶往事发地点实施搜救,同时也需要排雷。

  江面上到处是落入水中的rì军海军士兵,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大声叫喊,漩涡还是吞噬了大量的rì军士兵。

  岸边的王承昊立即道:“快给宗大哥发报,就说rì本人的一艘巡洋舰触雷被炸成了两截,现在正在下沉!”

  发报员兴奋道:“好,我立刻发!”

  王承昊一拍汤姆的肩膀竖起大拇指叫道:“嗨,汤姆,你行啊。几枚水雷就干掉了一艘巡洋舰,等这次行动结束后,我一定请你去百乐门玩两天,好好犒劳你!”

  看见王承昊对自己竖起大拇指,汤姆非常得意,当即与王承昊两人勾肩搭背,仿佛比亲兄弟还亲。

  江面上。一个rì本海军士兵踩着水搀扶着一个rì军军官大叫道:“大佐阁下,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们的营救舰船马上就要到了!”

  这rì军军官是这艘巡洋舰的舰长,他刚才在爆炸中站立不稳撞到了一根铁栏杆上,胸部肋骨被撞断了好几根。受了重伤。

  他虚弱地说道:“快,快带我远离这里,舰船马上要沉没了,我们必须远离这里,否则会被舰船沉没产生的漩涡卷入江底!”

  “是,大佐阁下!我带你逃离这里!”

  江水可不比湖泊、水沟、溪流中的水,江水是非常冰冷的。温度比其他地方的水要低得多,人在江水中呆得时间长了会很快丢**体热量,体温急剧下降,身体的活动能力会大大下降。

  吴淞口海域附近,小弟快步从船舱走出来兴奋的大叫:“大哥,王承昊他们得手了,一艘巡洋舰被炸成了两截,现在正在下沉。舰上所有人的rì本鬼子全部掉到了江里!”

  “什么?炸得要沉了?水雷这么大的威力?”宗翰一下子跳起来震惊地问道。

  小弟甩了甩电报纸道:“老大,电报上说一枚鱼雷炸到了巡洋舰的弹药舱,发生了殉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宗翰高兴地捏起拳头击打着手掌在甲板上来回走动:“好,想不到王承昊和那个汤姆都有两下子!

  一滴雨水滴在他鼻子上,他摸了摸鼻子呆呆道:“下雨了?”

  如果真下雨,下大雨。只要不起大风,这对于东方霸的行动将不但没有影响,反而有很大的助力,加上东方霸弄的那个干扰声纳探测系统的装置。rì军舰船和运兵船上的人很难发现潜艇。

  “老大,快看!rì本人舰船全部向黄埔江内开过去了!”小弟指着rì军舰船大叫道。

  宗翰扭头一看,果然如此,他兴奋道:“他们肯定是救援落水的rì本人的,我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哈哈哈,老大果然料事如神啊,快,通知兄弟们向吴淞口前进,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水雷布置完成,给老子彻底把吴淞口堵死让rì本人的舰船在短时间内出不来、另外通知老大,把王承昊那里还有我们这里的情况告诉他”。

  “是,老大!”小弟答应一声,高新地跑回船舱用步话机通知其他船上的兄弟了。

  五艘稍大一些的商船拖着水雷浩浩荡荡、乘风破浪向吴淞口驶去,天空中雷鸣之声愈加频繁了。

  在崇明岛东北方向的海面上,一艘渔船停在离岸边不远的海面上,东方霸和韩忠昌两人坐在船舱内喝着茶、抽着烟,角落里电台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突然,一个小弟听见步话机上传来沙沙的声音,立即调整了一下频率,接起电话听了起来,随后他就喊道:“大哥,宗大哥那边打过来的!”

  东方霸起身走过去接起电话道:“是我!”

  听了一分多钟,东方霸脸上露出笑意,然后对着话筒说:“很好,随时汇报事情的进展情况!”挂断电话之后,他让小弟给北面海边的刘老七和刘彪等人发电报,要准备好雨衣,准备随时应对下雨的情况,其实雨衣早就准备好了。

  东方霸刚刚挂断电话,韩忠昌就问道:“情况怎么样?”

  “非常好,一切进展顺利,在内河布置的水雷已经将一艘两千吨左右的轻型巡洋舰炸成了两截,现在吴淞口的所有rì本军舰都前往救援了,现在宗翰已经带着他手下的五条船前往吴淞口布置水雷,我不指望那些水雷能把rì本军舰堵在黄埔江出不来,只要能在他们回到吴淞口的时候拖延他们三个小时就足够了!”

  rì本人的搜救工作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至少也要两个小时才能将所有的落水士兵救上来,再加上拖延的三个小时,一共五个小时的时间,就算rì军军舰将布置在吴淞口的所有水雷扫除,赶到海战发生的海域时黄花菜都凉了。

  韩忠昌疑惑地问道:“炸成了两截?难道是水雷炸到了弹药舱造成了殉爆?要不然一颗水雷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一艘巡洋舰炸成两截的!”

  东方霸点头道:“他们虽然没有说清楚,但我想一定是这样!”

  这时外面下起了雨,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倒处都是雨水落在海面上的声音,除了雨声什么都听不见。

  东方霸走到船舱门口大喜道:“哈哈哈,天助我也!这回看rì本鬼子还不死?”

  韩忠昌也走到船舱口看着外面下着大雨说道:“这场雨来即时啊,下雨对其他事情会有影响,可对我们这次的行动起到了很大的隐蔽作用,我们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经过的rì军运兵船,而rì军运兵船却看不见我们和潜艇!”

  海面上下着雨,却没有起雾,虽然有一些影响视线,但还是能看清楚远处大型舰船,而在黑夜中海面上,运兵船上的rì军肯定看不见距离这么远的小船,甚至连全身漆黑的潜艇上升到海面都看不见。只要rì本人的运兵船到达这里,必将遭到沉重的、毁灭xìng的打击。

  东方霸等人的频繁启用电台联络,很快就引起了rì军司令部情报部门电讯侦测科和七十六号、特高科电讯室的密切关注。

  七十六号,李世勋还没有下班回家,一个特务敲门走进他的办公室汇报:“报告主任,刚才电讯侦测科侦测到好几个电台正在工作,根据初步侦测,那几部电台在吴淞口海域附近和靠近吴淞口的黄埔江边!”

  李世勋一拍桌子骂道:“我看你们是吃饱了撑的,吴淞口是什么地方,那里有十几艘rì军舰船,他们频发发报不是很正常吗?而且我刚才接到消息,有一艘rì本舰船好像出了一点事,没什么大不了了!”

  特务兴冲冲来报告,期望能获得一番表扬,却碰了一鼻子灰,只能委屈地转身走掉了。(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