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四八章 厄运降临
  东方霸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他的地下势力范围还没有延伸到浙闽一带,而且到现在为止,杭州一带的地下势力基本上都被日本人收编了,帮会很多人都做了日本人的狗腿子。

  东方霸问道:“这件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这么热心?”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被抓的那些人当中有一个女人是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其中一个官老爷的妹妹,那位官老爷已经发话了,只要我们把他妹妹完好无损的救出来,他就为我们说话,我们将不会被他们出卖给日本人,而且国际红十字会为了救回那些人也出了一笔悬赏金!”

  对于这笔悬赏金,东方霸倒不怎么在乎,要多也多不到哪里去,他肯了看霍姆斯,很快从霍姆斯的眼神中发现一点东西,“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你小子不会是打‘厄运钻石’的注意吧!”

  霍姆斯苦笑道:“我是那么贪婪的人吗?而且那东西的传奇经历太吓人了,我还不想被厄运缠身!别那么看着我,好吧,好吧,我喜欢那姑娘,虽然她哥哥是司令部的高官,我有点高攀,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这么简单!”

  真心相爱?东方霸很不屑的翻了翻白眼,干间谍这一行的,谁都知道不能轻易的动情,眼前这家伙估计就是看上人家姑娘的哥哥是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高官才展开追求的,很明显是想找一个强硬一点的靠山。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好吧,这件事情我答应了,我会派人去调查的!有了消息会通知你!”

  不答应不行,谁知道霍姆斯这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情?如果让日本人知道伏击运兵船的事件是他策划和指挥的,日本人肯定会像疯狗一样到处找他。目前知道他是那三艘潜艇买家的只有霍姆斯和太平洋舰队司令部两三个高官,司令部那几个家伙肯定不会乱来,但他们不知道罗伯特等人也参与了此次事件,所以关键在霍姆斯身上,如果霍姆斯能够将罗伯特等人也参与其中的消息传回去,他们肯定不敢把买家的消息透漏给日本人,也不会承认是美国人的潜艇袭击了日本运兵船队。

  霍姆斯这家伙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为了让他帮一个忙,营救被日本人抓走的国际红十字会派出的那十一个人。

  不过东方霸也没这么爽快。继续道:“但是,你必须为我提供十套医疗手术器械,十吨药物和各种医疗用品,我会开一张单子给你,按照单子上的给我送来。别拒绝,以国际红字会的渠道要购买这些东西应该不难吧?”

  霍姆斯死死地盯着东方霸,十吨?这个数量差点让他跳起来骂娘,转念一想,这些东西又不要他出钱,于是叹道:“好,这件事情我出面搞定。但是所有的东西都要按市场价付账!”

  东方霸放下刀叉道:“你找别人好了,这事我干不了,要死我也拉你垫背!我跑前跑后,又出人又出力。还要自己倒贴车马食宿费,我脑子有毛病不成?所有的东西按出厂价算!否则免谈!”

  霍姆斯咬了咬牙,“算你狠!运费你自己出,就这样定了!”

  当下两人吃完了各奔东西。东方霸回到据点之后当即派王承昊带一些人前往杭州打探消息,顺便探一探杭州地下势力的水到底有多深。

  杭州这块地盘。东方霸早就想打主意了,只不过前段时间一直忙于其他的事情不能分心。江浙一带,杭州可是近代商业非常发达的城市,江浙财团中不少富豪就是以杭州为中心向四周发展的。

  铁路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运输交通工具,但是船运行业却在整个江浙运输行业中占了大头,如果能控杭州的水上交通行业,这其中的利润将非常可观。

  转眼到了第二天,东方霸刚刚安排好所有事情,准备启程前往杭州,却突然接到霍姆斯传来的消息,厄运钻石被人从花旗银行取走了,时间就在昨天下午。

  两人立即约好匆匆见了一面,东方霸问道:“怎么回事?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你现在才将消息传给我?如果你昨天下午把消息传过来,说不定我已经将人抓到了!”

  霍姆斯一脸冤枉的表情,“昨天跟你分开之后我去了一趟苏州,今天早上刚回来接到消息就告诉你了!”

  是谁绑架了那些红十字会的人还不知道,霍姆斯的情报有限,也不能确定是日本人干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昨天下午克鲁斯夫人出现在了上海,并且把钻石从花旗银行上海分行取出来了!

  现在人在不在上海不得而知,但找一找还是有必要的,东方霸问道:“有没有克鲁斯夫人的照片?”

  “没有!只知道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霍姆斯摇了摇头。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你去哪?”

  “当然是杭州,我不可能为了一个人留在上海,除了克鲁斯夫人之外还有十个人呢!”东方霸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霍姆斯急忙道:“你等等,我也去!”

  临行之前,东方霸交代了黎刚找一个五十多的西方老妇人,如果发现可疑人物立即派人通知他,只知道名字,没有相片,找起来难度不小,但是在上海滩这个十里洋场的五十多岁西方老夫人却不是很多。

  杭州,西湖别墅区。

  这是一套完全中式古典风格的别墅,园林式建筑,花园、荷塘、凉亭、阁楼就是这座别墅的主题元素。

  铃木浩一是最近被新任命的宪兵司令部司令官,少将军衔!职责是维持杭州及周边地区的治安和剿匪。

  此时他正坐在别墅内书房内用放大镜仔细观察着手上这颗巨大的厄运钻石,而旁边则站着他的副官渡边宏。

  在灯光的照耀下,这颗蓝色大钻散发着鲜艳深蓝色的光芒,它不仅蓝得美丽,而且似乎发射出一股凶恶的光芒。这可能是因为在它那像迷雾一样的历史中,充满了奇特和悲惨的经历,它总是给它的主人带来难以抗拒的噩运之故。

  “太美了,太美了!造物主真是神奇!”铃木浩一眼神中闪烁着无比贪婪的光芒,脸上流露出无比沉醉的神情喃喃自语地念叨着。

  一直以来,东方人把蓝宝石作为护身符,在西方人眼里,蓝宝石是“使人聪明之石”,象征着慈爱、诚实、智慧和高尚的品格。

  这颗蓝色大钻给占有它的主人带来的厄运比巫师的诅咒还要灵验。人们视之为不祥之物。尽管如此,世界上还是有许多贪婪的目光盯着它,希冀有朝一日成为拥有它的主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渡边宏感觉自己的双腿都站得麻木了,铃木浩一才收起了贪婪的目光和沉醉的神情。将蓝色大钻放在一个小锦盒里装好,又把小锦盒锁进保险柜中,顺便从保险柜中拿出三根小黄鱼放在桌子上推导渡边宏面前。

  “渡边君,这是你的那一份!管好你的嘴巴!”

  “嗨!谢谢将军阁下!我一定守口如瓶!”渡边宏将小黄鱼装进来自己的口袋,随后又问道:“将军,那些红十字会的人怎么处理?”

  铃木浩一想了想说道:“明天傍晚不是要秘密处决一批抗日分子吗?把那些人跟抗日分子一起秘密处决!”

  铃木浩一的这个决定就让渡边宏有点想不通了,他疑惑道:“将军。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何不就地处决,就地掩埋呢?”

  “巴嘎!你懂什么吗?”铃木浩一训斥道:“你以为他们是支那人吗?他们是国际红十字会的人,一旦他们失踪的时间过长,肯定会有人来调查。我不想惹麻烦,也不想给大日本帝国惹麻烦,如果把他们跟抗日分子混在一起处决,事后再找地方掩埋。就算有人查也查不到秘密刑场上去,你滴。明白?”

  渡边宏恍然大悟,立正低头道:“嗨!将军,渡边明白了!”

  铃木满意点头道:“哟西,做得秘密一点,别让人看见他们!”

  “嗨!”

  东方霸和霍姆斯到达杭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先在上海会馆找房间住下,这上海会馆是上海籍商人们集资兴建的一家会馆,上海和杭州都是商业发达的城市,两地相距也不是很远,交通也方便,因此,商人们为了生意经常两地跑,建立这家会馆主要是方便同乡有一个落脚点。

  会馆不收同乡的住宿费用,但生活方面就要自己解决了,虽然是同乡会馆,但并不是所有同乡都能住进来的,必须得有些名望才行,一个叫花子同乡是绝对不可能住进去的,商人、政客、文化艺术界名人都可以住进去,只要报上名号就行。

  晚上东方霸在房间内见到了王承昊,“情况打听得怎么样了?”

  王承昊摇头道:“有关国际红十字会那些人没有任何消息,倒是杭州本地的地下势力打听到了一些,一共有四个帮会,有两个是青红帮的分支,他们的老大分别是青帮贾道生和红帮汤承业,另外两个帮会分别是赤血会和青狼帮,赤血会的老大叫崔灿,青狼帮的老大叫田大山。贾道生和田大山投靠了日本人,他们得了日本人的支持,势力要比汤承业和崔灿大一些!”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继续摸清楚这四个帮会的底细,还有这四个人性格特点、生活习性、喜好、主要落脚点,给我留四个人,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王承昊点头道:“好!”

  一夜无话,天亮之后,铃木浩一到司令部上班,可是过了九点还不见副官渡边宏前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正想打电话问问情况,这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铃木浩一以为是渡边宏来了,语气不善地喊道:“进来!”

  门被推开,进来的却不是渡边宏,而是保卫科科长,“报告将军,渡边副官在他的房间里上吊了!”

  铃木浩一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问道:“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保卫科长只好再重复了一遍,这次铃木浩一听得清清楚楚,他的脸色瞬间变了,立即问道:“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上吊?”

  “情况暂时还不清楚,我匆匆检查了一下尸体后就过来向您汇报,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铃木浩一只感觉浑身发冷,额头上直冒冷汗,嘴唇发青,不管渡边宏是什么原因上吊的,又或者他是被别人杀的,铃木浩一瞬间想到了‘厄运钻石’,渡边宏可是接触过钻石的人,难道是诅咒的厄运降临了吗?

  以这颗蓝色大钻的份量,它完全可以卖出一个天价!可惜,这块凶恶的石头走到哪里,哪里就家破人亡。挨个儿数吧:塔维尔,混到了80岁还是个穷光蛋,路易十四的赏赐,没有多久便给儿子挥霍一空,风烛残年的塔维尔不得不返回印度,最后被当地的野狗活活咬死。路易十四更倒霉,刚戴了一次。就染上天花,死了!之后三百年,大钻石被倒来倒去,沾上就掉一层皮,不死即残!或穷苦潦倒,或死于非命,或家破人亡!

  铃木浩一不能不想到是钻石带来的诅咒灵验了,实在是这颗大钻的凶名威震天下,凡是接触过它的人没有一个能有个好结局的。

  世人竞相追逐的东西,多少总带有几分凶险。钻石被权力、财富和**紧紧地捆绑起来,为它而死,何苦呢?生命也不是凭空产生的。

  铃木浩一擦了一把冷汗戴了帽子就向外走,“快带我去看看!”

  “嗨,将军阁下请跟我来!”

  其实铃木浩一并不相信钻石带着厄运的诅咒这个说法,钻石就是钻石,诅咒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能相信?如果接触过它的人都非常不幸,那只能说是巧合,也不排除财宝噬人心,拥有这颗钻石的人都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肯定会引起别人的贪婪之心,于是灾难就降临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