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四九章 茶馆接头
  铃木浩一带着几个卫士随同保卫科长到了渡边宏的宿舍,门打开着,门口有两个士兵站岗,看见铃木浩一来之后就立正低头敬礼。

  铃木浩一站在门口就停下了脚步,房间中间天花板上原本是吊电灯的铁钩上吊着一根绳套,渡边宏的脖子就套在绳套上,尸体被吊在空中一动不动,地上有一张倒地的椅子,显然是渡边宏上吊时用脚蹬翻的。

  房间里除了渡边宏的尸体,还有一个军官正在房间里查看着什么,铃木浩一认识这个人,此人名叫中村俊,是宪兵司令部情报课的课长。

  感觉房间门口来了人之后,中村俊站起声回过头来看见是铃木浩一,立即走到门边立正低头敬礼:“将军阁下!”

  铃木浩一点了点头道:“嗯,查得怎么样?是自杀还是他杀?如果是他杀,有什么线索?如果是自杀,又是什么原因?”

  “嗨,将军,现在基本上判断是自杀,房间内没有搏斗痕迹,我刚才看过尸体了,勒痕符合上吊的情况,而且我在书桌上找到了一份书信,信是渡边君在国内的未婚妻写来的,您看过书信的内容就知道渡边君为什么自杀了!”中村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铃木浩一。

  铃木浩一接过信封,从里面掏出叠好的信纸,打开看起来,信的内容大意是渡边宏在国内的未婚妻说她再也不想过这种天各一方的日子了,而且她在国内认识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对她很好,最近他们就要结婚了,她希望渡边宏如果有空回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铃木浩一看完信之后恨不得拔刀砍人,那女人太不应该了。分手就分手吧,还在渡边宏的心头伤口上撒把盐,谁受得了这种窝囊气?也难怪渡边宏受不了上吊了!

  “巴嘎雅鹿!这女人太可恨了!渡边宏有什么不好?东京大学毕业,参军短短四年就晋升少佐成为我的副官,可谓前途不可限量,那女人竟然抛弃了他!我倒要看看跟她结婚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中村俊,你派人去查查那个男人的资料,查到之后立刻汇报给我!”

  中村俊立正敬礼道:“嗨!”

  铃木浩一又对保卫科长说:“将渡边君的遗体取下来。火化之后将骨灰送回国内去吧,给予英勇战死的待遇!”

  “嗨!”

  铃木浩一忧心忡忡地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一个人发呆,他原本是不相信钻石有厄运之说的,但渡边宏的死让他不得不相信了。如果之前的传闻都是巧合,难道渡边宏的死也是巧合吗?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这时从打开的窗户外面吹来一股寒风,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现在恨不得立即把那蓝色大钻丢得远远,有多远丢多远,但是他已经接触了钻石,而且他的贪婪之心稳稳压过了恐惧。

  东方霸早上起来之后带着阿四和四个兄弟在街边摊子上随便吃了一些早点。又让小弟买了一份报纸,然后开车到了一间茶楼。

  茶楼里一楼大堂坐满了人,没有一张桌子上有空座,里面台子上一个说书人正说着杨家将十二寡妇征西的故事。说道精彩处引得台下观众们一阵阵大声叫好。

  这年头,也只能听听这样的故事安慰一下国破家亡之后心情,从故事中得到一些慰籍罢了。

  说书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得了的,会讲故事的大有人在。可要把故事说得精彩可不是一般人有这个能耐的,在这个时代。说书可是一门养家糊口的好手艺,有的说书人说得出了名,出场费就是一大笔钱呢!跟二十一世纪的实力派明星差不多,全凭一张嘴吃饭,不靠脸蛋。

  东方霸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白色皮鞋,就连马甲和帽子也是白色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怎么看都像一个公子哥儿。

  大茶壶老远就看见东方霸带着五个跟班走进来,立马堆起笑脸迎上去点头哈腰:“少爷来了,楼上雅座请!”

  大茶壶是对茶楼跑堂的称呼,一般的茶楼只有一个跑堂的,大一点的茶楼,生意好的,老板一般会请两到三个跑堂的,大茶壶就是跑堂中的老大。

  东方霸也不取下白色礼貌和墨镜,向大茶壶点了点头,说道:“赏!”

  一个兄弟扔出一块大洋,大茶壶慌忙接住,大喜道:“谢少爷赏,少爷请!”

  上了楼梯,便看见二楼都是一些雅座,有单独一个人坐的,有两三个人一起坐的,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说书,还有有钱人叫上一个卖唱的,一个小姑娘唱曲,一个老头拉着二胡,吴越之地女人哝哝软语之声,听得让人骨头都酥了。

  走到一张小木圆桌边坐下,大茶壶用肩膀上的白毛巾将桌子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问道:“少爷,要喝什么茶?”

  东方霸取下帽子递给阿四,取下墨镜拿在手上把玩着,说道:“把你们这儿最好的茶上一壶,要是你敢以次充好,我就砸了这茶楼!”

  大茶壶吓了一大跳,连忙道:“是是是,少爷放心,绝对是我们这最好的茶!那您还要其他的吗?”

  “瓜子、花生、点心各来一碟!”

  大茶壶又问:“少爷,要不要叫上一个小姑娘给您唱上一段?”叫卖唱的,他也是有钱拿的,因此对于一些公子哥,他是极力的推荐一些卖唱的,他也能多一笔收入。

  东方霸大手一挥:“叫!”

  大茶壶将白毛巾往肩膀上一搭,扯开嗓子大喊:“本店最好的茶一壶,瓜子、花生、点心各来一碟!”

  没多大一会工夫,大茶壶就端着三碟瓜子、花生、点心上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姑娘和一个拉二胡的老头。

  东方霸不是真的想听小姑娘唱曲,只不过既然装了公子哥儿就要装得像样一点,吩咐那爷孙俩随便唱两段。

  上茶之后东方听着小曲儿,喝着茶,嗑着瓜子儿,摇头晃脑的好不快活,一曲唱毕就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提着一个鸟笼子,那男人穿着上等面料裁剪的马褂长袍,右手大拇指上带着一个硕大的碧绿玉扳指,嘴上叼着个精致的烟斗,后面还跟着六个跟班。

  那人上来之后,不少人都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陪着笑脸,大茶壶在前面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引路,唯恐让那位大爷不高兴。

  大茶壶指着一张空桌子说:“毕爷,您看坐那行吗?”

  这位姓毕的爷扭头左右看了看,看见东方霸便眼睛一亮,笑道:“不用,我跟那位少爷坐一起就行了!”

  大茶壶心里咯噔一下,完了!那外地来的少爷麻烦来了!虽然心里可惜,但大茶壶可不敢有丝毫的反对,只得领着这位爷走到东方霸面前。

  姓毕的大爷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将鸟笼子递给身后的跟班之后旁若无人地在东方霸的旁边坐下,一边提起茶壶给自己倒茶,一遍看着东方霸笑道:“哟,这不是方少爷吗?怎么到杭州来也不先到我老毕打声招呼?”

  东方霸看了看这位爷,抱拳道:“原来是毕爷,我刚到,原本想着下午去毕爷的府上拜访,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毕爷!”

  毕麻子笑了笑:“这就是圆粪啊!小二,方少爷的花销记我帐上!”

  原来是熟人,大茶壶放心了,点头陪笑:“好的,好的!”

  东方霸向阿四摆了摆手:“你们都退到一边,我跟毕爷谈笔生意!给唱曲的一点钱,让他们也下去!”

  阿四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大洋递给拉二胡的老头,让爷孙俩下了楼,兄弟们都退得远远的。毕爷也向身后的跟班说:“你们也退到一边,别让人靠近!”

  “是,老爷!”

  桌子周围只剩下两人了,东方霸掏出一包烟递给毕麻子,毕麻子示意自己有烟斗,东方霸自己给自己点上一根。

  “时间紧迫,多余话我也不多说了,一个星期前有一伙洋人在这里失踪,一共有十一人,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毕麻子皱眉道:“十一个洋人?对了,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当时看见那些洋人,大街上很多人都很好奇驻足观看,后来就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东方霸抽了一口烟,说道:“我怀疑他们被日本人秘密抓起来了,除了日本人,一般的势力不敢动洋人,你帮我好好查查这件事情,一有消息马上联系我,越快越好!我现在住在上海会馆,到了之后找方少爷就有人告诉你!”

  毕麻子点头道:“好,我尽力!”

  “铃木浩一这个人怎么样?有可能被收买吗?”东方霸又问道。

  毕麻子喝了一口茶说:“据我观察这个人很贪婪,不是一般的贪婪,他对珠宝玉器和宝石之类的玩意特别喜欢!或者说到了痴迷的程度,我想收买他应该不成问题!”

  “慢慢来,不要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让他不知不觉陷入我们的计划中,等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脱身之时已经晚了!另外给我准备三张通行证,要管用的”。

  “明白!”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