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五一章 出来接客了
  “轰隆”一声巨响,一股热浪冲进来房间,东方霸在房间内打了一个滚,身体再次飞起窜出了窗户,只听得一声青瓦被砸破的声音响起,东方霸落在了会馆后面一间民房的房顶上,几个跳跃之后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东方霸一路飞奔,很快追上了阿四等人,叫了他们一起穿过一条小巷子到了大街上沿着屋檐下黑暗处小心前进,又穿过马路,隐藏在上海会馆大门斜对面一条巷子口处观察情况。

  会馆内的枪声还在噼里啪啦响个不停,门前还围着一大批日军士兵,东方霸想营救却是势单力薄,没有任何办法,就他们这几个人冲过去几乎是找死!

  入住会馆的时候,会馆的掌柜原本是安排东方霸等人住二楼的,后来东方霸发现一楼和二楼的窗户都有护栏,窗户上装护栏是为了防止小偷进入,可一旦被日本人堵在一楼和二楼,根本就逃不出去,为了以防万一,东方霸就让掌柜给他们换到了三楼,三楼的窗户没有护栏,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救了他们,而霍姆斯原本也是住在三楼的,只不过今晚他又有两个手下来了,三楼又没有多余的房间,霍姆斯只好在二楼开了三个房间,搬到二楼跟他的手下一起住了。

  霍姆斯和他的手下是绝对出不来了,除非他们有飞天遁地的本事!果然没过多久,二楼的枪声就停了,东方霸猜测霍姆斯等人可能是打光了子弹。

  借着会馆门前屋檐下的灯笼发出的灯光,东方霸等人看到日军押着三个人从会馆内走出来,那三个人都被黑布袋罩着脑袋,但东方霸还是从那三人的身形认出了是霍姆斯三人。

  麻烦大了!东方霸捏着拳头捶了一下墙壁,眼睁睁看着日军押着霍姆斯三人消失在视线里。

  东方霸知道霍姆斯及其手下的失踪肯定会给他带来大麻烦。他不是担心霍姆斯等人会供出他来,而是他们的失踪必然会引起美国海军情报部门的高度重视,美国海军情报部肯定会找他要人。

  不行,必须得将霍姆斯等人救出来,事不宜迟,东方霸看见会馆门口停着自己的两辆小汽车,当即一挥手:“跟我来!阿四,用飞刀干掉门口的四个小鬼子”。

  “嗖嗖嗖嗖”阿四听见东方霸的招呼,当即连甩四把飞刀将日本人安排在大门口站岗的四个士兵杀死。

  六人奔跑着穿过马路上了两辆小汽车。两辆小汽车一前一后快速离开了会馆,汽车刚刚开出几十米,就从会馆内冲出来六个日本特务,这些特务向汽车的车尾抬枪就射,子弹打在后备箱上叮当乱响。却没有伤到车内的人,只能看着东方霸等人开车离开。

  “开快点!”东方霸对阿四吩咐道。

  大约开了七八分钟,东方霸等人终于追上了日军的卡车,两辆汽车远远地吊在后面跟着,一直看见日军的车队开出了北城门才停了下来。

  阿四不得不将汽车停在了路边,再往前开就会进入守卫城门的日军视线内。

  东方霸摸着下巴自说自话:“怎么出城了?这日本人准备把霍姆斯他们关到哪里去?”

  阿四问道:“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走。咱们先找一家旅馆住下来,明天再联络王承昊他们!”

  阿四当即将手伸出车窗外,示意后面一辆车跟上,然后发动汽车转了一个弯向城内方向开去。

  日本人的反应速度也够快的。没过多久城里到处响起了日军巡逻车辆的警报声,东方霸知道日军这是在戒严了!

  果然不出所料,东方霸等人连续找了几家旅馆,离得远远的就看见日本人在巡查。汽车停在离一家旅馆三百米处的路边大树下,东方霸等人坐在车内看着日本人把旅馆搞得鸡飞狗跳。

  “看来今晚住旅馆是住不成了。转弯往回走!”

  两辆汽车在大街上开了几分钟转进了一条巷子停下,汽车不能再在大街上开了,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日本人的巡逻队,东方霸等人从车上下来后钻进了巷子深处不见了踪影。

  东方霸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有人向日本人通风报信,还是霍姆斯等人被日本特务跟踪而没有察觉?如果是有人通风报信,那么是谁呢?东方霸敢肯定自己这些手下不会向日本人告密,而且他们也没有时间和机会,知道自己等人住在上海会馆的只有王承昊和毕麻子,还有在上海的宗翰,其他人都不知道。

  王承昊和宗翰不可能告密,是毕麻子?东方霸不敢肯定,毕竟他与毕麻子不熟,可如果是毕麻子告密,那么天网在杭州城内的人员应该早就被毕麻子全部出卖了,为何现在还安然无恙?

  如果是霍姆斯等人不小心被日本人的特务跟踪了,那么霍姆斯等人也太不小心了,这里可不是上海,可不是租界,日本人在这里无法无天,只要他们想干的事情就没有不敢干的。

  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东方霸决定暂时不与毕麻子联系,带着阿四和四个手下兄弟找了一间破败的房子凑合着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日本人的戒严已经解除,东方霸等人在大街上一个路边早点摊子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然后让手下四个兄弟回昨晚藏身的破房子等着。

  等那四个兄弟走后,他招呼阿四走到僻静处说道:“阿四,你现在从北门出去,在北门方圆十里内仔细侦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既然日本人把霍姆斯等人押出了北门,那么肯定把他们藏在了北门附近,先找到我们昨晚停车的地方,开车去,方便一点!回来之后直接去王承昊等人藏身的地方等我”。

  “好!”

  东方霸又拉住他:“等等,注意安全。一旦发现不对马上撤,不要逞能!”

  阿四点了点头:“明白!”

  看着阿四消失在巷子里,东方霸转身招了一辆黄包车,上车之后说道:“这位大哥,去怡红院!”

  黄包车夫吃了一惊,脸上露出骇然的表情回头看了看东方霸,说道:“我说小兄弟,这一大清早的您也太猴急了吧?悠着点啊!”

  东方霸一副苦恼的样子说:“昨晚那药吃多了,现在药效还没过呢。没办法,只能去怡红院消消火!拉车吧,您要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准我还没到怡红院就憋坏了”。

  “了然,了然!”车夫换了一副古怪的表情。转身拉着车子开始狂奔,唯恐东方霸憋坏了倒在他车上起不来。

  车夫拉着车子一路狂飙,十几分钟后终于到了怡红院门口,东方霸看见车夫累得如老牛喘气一般,心下不忍,掏出两块大洋塞他手里,“大哥受累了啊!”说着就大步走进了怡红院。

  车夫掂了掂手里两块大洋。看着东方霸的背影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今天真是邪门了!竟然有一大清早往怡红院跑的人!”

  东方霸走进怡红院后,只看见几个龟公在里面打扫,姑娘是一个也没看见,当即大叫一声:“老鸨子。出来接客了!”

  这一声喊把整个怡红院都闹炸了锅,一片谩骂声从楼上楼下各个房间里传出来,紧接着几乎所有的房门都被打开,各种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胸罩、内衣、鞋子、臭袜子从各个房间里扔出来砸向东方霸。东方霸当即吓得抱头鼠窜躲在一根柱子后面。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一件鲜艳旗袍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扭着细腰、摆着肥臀的女人走向东方霸娇声道:“哟,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大清早的就来了客人!这位少爷,姑娘们现在都还没起来呢,不要您先喝两盅?”

  “咳咳!”东方霸指着这女人笑道:“这不就是一姑娘吗?就你了,爷等不及了,快快快,找个房间!”说着就上前拉着女人纤细的胳膊向楼上走去。

  女人嗲声到:“哎呀,少爷坏死了,奴家是怡红院的老板娘,早就不接客了!”

  “少爷找的就是你这老板娘,别的姑娘本少爷还看不上呢!”

  楼下几个打扫的龟公面面相聚,心中都忍不住骂道:“我擦,这家伙还真是个重口味!”

  老鸨子半推半就带着东方霸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娇声道:“少爷,您想怎么玩啊?”

  东方霸原本一副轻浮的模样,却瞬间变得严肃:“今天胭脂多少钱一盒?”

  老鸨听得呆了一呆,随即道:“差一点的五块大洋,好的十五块大洋!少爷是男人,用胭脂不合适,奴家这里有一瓶回春丸,少爷要不要试试?”

  “不要,我有伟-哥!”

  老鸨行了个礼说道:“原来是大老板到了!奴家有眼不识泰山,望大老板恕罪!”

  东方霸摆了摆手:“这不怪你,我来得匆忙,坐吧!我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还是叫少爷就行了”

  “是,少爷!”

  两人都坐下后,东方霸说道:“原本我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找你的,不过事情紧急,希望没有给你带来麻烦!现在我必须确认毕麻子这个人的忠诚度,你给我说说他的情况!”

  老鸨名叫王春花,是这家怡红院的老板娘,她是天网在杭州城的三个主要成员之一,她的主要职责就是监视毕麻子,其次才是收集情报,而还有另一个人监视她,毕麻子监督另一个人,三个人互相监视,他们三人都不知道自己也被别人监视。

  他们每个人还有一个助手,助手的工作就是协助他们,但同时也有监督的职责,这就是天网计划具体执行者之间的关系网,只要不叛变投敌,这种监视就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一旦有人叛变投敌,这种双重监督就起到了作用,即使其中一人被害,还有另一个人将他们叛变投敌的消息传到天网计划的首席执行者杨年华手里。

  王春华点了点头道:“毕麻子这个人这一年的变化很大,我不是说他的性格方面,而是他的工作能力,自从日本人打到这里之后,日本人派驻在这里的最高长官先后有三个,第一个就被他成功收买,并且伙同他做了几笔大买卖,都是走私品,没过几个月那人就被调走了,接任的日本人是个军国主义的死忠分子,毕麻子在他身边活动了四个月没有结果,还差点栽在他手上,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家伙被人刺杀死了!第三个就是现在的铃木浩一,他是三个月前调来的,毕麻子已经混得跟他相当熟络,我跟铃木浩一也接触过几次,但摸不清他的底细,他的城府很深,又很贪婪,毕麻子已经开始着手拉他下水。

  为了跟那些日本人混到一块去,毕麻子强迫自己却学习他们的喜好,就比如这次,毕麻子知道铃木浩一喜欢珠宝古玩,而且还懂行,他就出高价拜在一个老先生门下学习古玩珠宝知识,只两个多月就差点把那老先生肚子里的货掏空,说起古玩珠宝来头头是道,目前看来,没有发现毕麻子忠诚度出现问题的迹象!”

  在王春花说话的时候,东方霸一直看着她,他相信王春花不敢撒谎,因为王春花知道还有另一个人也在监视毕麻子,如果她说谎,东方霸只要找另一个人核实就知道了。

  东方霸点了点头问道:“好,这件事情就到这里,还有一件事情,大约一个星期之前,有一伙洋人,男女加起来一共有十一人,他们路过这里的事情你知道吗?”

  “听说过,杭州不比上海,洋人不是很多,而且一次来这么多洋人动静不小,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我这里有一个姑娘闲聊的时候说她接的一个客人抱怨说娇滴滴的大洋马不能上真是可惜!”

  “哦?”东方霸听得眼神中精光一闪而逝,立即道:“呆会你去告诉那位姑娘,如果那个客人再来,务必要及时通知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把他留下!以不暴露你这里为上策!”

  “好,我会安排的!”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