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五八章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
  东方霸和阿四两人汇合之后当即向日军守卫薄弱处行去,这时却听到前面传来哨子声,东方霸和阿四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都知道这是日军支援的那个中队正在集合,准备离开了。[本文来自]

  东方霸低声道:“快,我们赶快回到先前的山坡边上!”

  两人躲过了岗哨和巡逻的日军士兵,在侧面一处围墙边翻了过去,出了庄园,他们迅速赶到那两个被打晕的日军士兵身边,将身上的日军军服脱下来给他们换上。

  阿四疑惑道:“老大,何必多此一举呢?”

  东方霸摇头道:“不是多此一举,日本人正在点名清点人数,如果发现少了两个士兵肯定会搜查,我们必须要在他们搜查到这里之前杀死这两个日本兵,并造成他们互相残杀而死的假象,这样一来,铃木浩一就不会怀疑有人曾经潜入进庄园。

  “原来是这样!”阿四也不再犹豫,快速给其中一个日本兵穿上衣服,两人都准备好之后,东方霸将两把刺刀分别塞在两个日本兵手里,对阿四说道:“你握住那个人的手,我握住这个人的手,把他们扶起来面对面互相对刺!记住捂住他的嘴巴,别让他叫出声来!”

  “明白了!”

  两人分别把两个日本兵扶起来,抓住他们握着刺刀的手互相捅了过去,只听见刺刀刺入人体的声音,两个日本因为被捂住了嘴巴叫不出声来,身体颤抖了几下双双死去。

  东方霸又抓住一个日本兵的手在另一个日本人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抓乱抠,抓得一片血肉模糊,这两个日本人才刚刚死去,身体内的血液还在缓缓流动,因此被抓破的皮肤也会流血。

  阿四看见东方霸的动作。心下忍不住赞叹,这个互相残杀而死的假象做得真是天衣无缝!

  将枪枝丢弃在一边,东方霸和阿四迅速找到隐藏背包的地方,背上背包就向山包顶上爬去,不一会工夫就到了山顶,再回过头来向庄园内看去,果然看见一队日本人向山坡搜索而来。

  当下也不迟疑,两人迅速从另一边下山,到了山脚下掀开掩盖汽车的杂草和树枝。打开车门启动汽车离开了这里。

  汽车开到乡间土路上,东方霸说:“阿四,你知道我在那房间发现了什么?”

  阿四回头道:“什么?”

  “那是一间书房,书房内有机关暗道,一直通道一间密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找到机关开启了密室,里面没有发现霍姆斯他们,也没有红十字会那些人,但是密室里却有着享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宝!你没看到那场景,任何人都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理智!”

  阿四咂舌道:“真那么多?难怪铃木浩一那老鬼子一个人在里面能呆上一个小时了,要换了其他人估计都得整天抱着那堆财宝睡觉!”

  前往山坡搜索的日军士兵很快就发现了两个失踪日本兵的尸体,立即有人去通知军官。军官接到报告之后大惊失色,迅速赶到现场,却发现了诡异的一幕,只见那两个失踪的士兵此时正面对面侧身躺在地上。各自拿着一把刺刀捅在对方的胸口上,两人的脖子和脸都被抓得血肉模糊。

  很明显,两人同时拔出刺刀捅向对方,随后双双毙命。但在此之前他们曾经进行过激烈的搏斗,彼此还用指甲抓烂了对方的脸和脖子。

  军官翻开两具尸体的手掌。发现他们的右手指甲里都有血迹,这两人肯定是因为发生了矛盾,才导致互相斗殴,并用指甲抓对方的脸和脖子,最后两人同时了结对方。

  日军军官认定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因此宣布了结果,两人是互相斗殴而自相残杀,最后同归于尽。

  东方霸和阿四两人回到城里,路上顺便买了一大堆早点,找到了王承昊买下的那间宅子,这时王承昊等一些人才刚刚起来,时间本来也不晚,刚刚早上八点。

  宅子里什么都有,家具都是现成的,昨天傍晚就购置了床铺被褥,住进来很方面,基本上不需要添置什么东西。

  将早点分发给兄弟们之后,东方霸写了两张条子,上面写着两封电报的内容,然后叫来专门负责通讯的一个兄弟,让他把这两封电报用电台发出去。

  杭州虽然离上海不远,但电话局没有开通民用长途电话,电话只能打杭州城内的号码,想要联系上海那边,还必须用电台,不过日军和伪政府的电话肯定是能打长途的,但也只限制在沦陷区。

  老百姓想要联系别的城市,如果事情很急,一般是通过邮电局发电报,标明收电人的姓名和住址就可以了,可东方霸不能去邮局发电报,来之前他就带来了两部电台,其中一部备用。

  电报发出去之后,东方霸又叫来王承昊吩咐道:“王承昊,今天交给你一件事情去办,你带人去调查日军的军营、监狱在哪儿,还有日军宪兵司令部特务部门的监狱在哪儿,查到之后派人蹲守在附近监视,一旦有发现外国人被押送进出,立即前来汇报,你再派一个人去上海会馆附近蹲点,如果发现上海会馆门前旗杆上画着一个猪头,让蹲点的人擦掉图画,然后马上回来向我报告,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你还是去打通旅店住,那边毕竟还有一半的兄弟,他们没有人带着可不行!”

  王承昊点头道:“明白!”

  “那你去吧!”

  等王承昊走后,东方霸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思索着铃木浩一那老鬼子到底把霍姆斯等人关到哪里去了呢?杭州城这么大,要找一个能关人的地方多如牛毛,怎么去找?没有情报来源还是不行啊!想着想着,东方霸就睡着了。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东方霸被一个兄弟叫醒了,“老大,上海会馆门前的柱子上被人画上了一个猪头!”

  “哦?”东方霸立刻睡意全无,当即说道:“你跟阿四说,让他留守,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好的,老大!”

  东方霸起身就拿了一把车钥匙到院子里开车出了门,要找到毕麻子很简单,只要问怡红院的老板娘王春花就行了,她是负责监视毕麻子的,她手下有七八个人轮番跟着毕麻子,不管毕麻子在什么地方,她都一清二楚。

  却说毕麻子派人跟班在上海会馆门前柱子上画了一个猪头子后就在大街上闲逛了整整两个小时,还不见东方霸来联络他,此时已经中午,他看见前面处有一家酒楼,正好肚子饿了,便带着跟班们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店小二就笑着迎上来说:“是毕爷吗?”

  毕麻子疑惑道:“你认识本大爷?”

  店小二陪笑道:“小的不认识您,不过有一位先生在二楼雅间叫了一桌子菜等您一会儿了,他吩咐我在门口等您!”

  毕麻子心里骇然,楼上包间那位肯定是大老板,大老板计算得也太准了吧?他怎么就知道我会进这家酒楼吃饭呢?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算无遗策?

  毕麻子立即道:“快带我去!”

  “是,别毕爷请!”小二说着就在前头引路。

  到了楼上靠窗户的一间房,小二敲了敲门说道:“先生,您等的客人到了!”

  雅间内传来东方霸的声音:“进来!”

  毕麻子一听果然是大老板,当即回头吩咐:“你们就留在外面守着!”

  “是,老爷!”

  进房后,毕麻子关上了房门,东方霸伸手道:“坐吧,咱们边吃边说!”

  毕麻子也不客气,坐下就给东方霸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起酒杯跟东方霸碰了碰,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毕麻子就说:“宪兵司令部有一个少佐叫竹内宽,很得铃木浩一的信任,铃木浩一有很多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做,这段时间我发现竹内宽神神秘秘的,经常一整天不露面,我猜想他肯定知道那十一个洋人的事情,于是我昨天晚上约了他去玩乐,玩到一半的时候,他手下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他就对我说有急事要去处理并向我告辞,等他出去之后我当即派人跟着他。

  您猜怎么着?竹内宽带着手下去了西湖路一间民宅,我的手下在那蹲了一夜,这中间听到民宅内传出女人用洋话叽里咕噜的大叫声,噢,对了,我的手下还看到铃木浩一来过一次,不久之后就走了,中间停留了十几分钟!”

  东方霸眼神中精光一闪,然后摸着下巴说:“这么说那些洋人应该就被关在那间民宅里了?”

  毕麻子吃了口菜,说道:“这个不敢肯定,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知道真实的情况,我的手下发现今天早上有一个菜农给那间民宅送过蔬菜!我们只要在明天早上截住那菜农,然后我们自己找一个人假扮成菜农的儿子混进去探一探就清楚了!”

  东方霸摇头道:“这个办法好是好,不过危险性太大,假扮的人进去之后要面临被发现的危险,被发现之后就无法脱身了,这对人员的要求太高,一般人根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我觉得还是抓一个舌头出来问一问!”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