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六零章 再干一回老本行
  组员们都干活去了,东方霸示意灰狼跟他出去,让其他人打扫,两人到了庙门前一块大青石旁边,东方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地图摊开放在青石上,指着地图上面的西北角说:“这里距离北城门大约七八里路的样子,附近有一个小山包,山包的背后有一座大庄园,现在那里大约有两个小队的日军驻守!”

  东方霸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图,放在青石上说:“这是庄园的平面示意图,等他们吃完东西之后,你派两个人去那个山包上蹲点观察监视,要带步话机便于联系,如果,我是说如果蹲点的人发现庄园内的人有转移的迹象,要尾随跟踪,搞清楚他们的落脚点!其他的时候不要打草惊蛇,但必须要记录庄园内人员进出,什么时候大约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都要记录下来!至于你们什么时候行动,等我的通知,这中间你要考虑好如何进攻,能不用枪最好不要用枪,不能让城内的日军发现庄园遭到攻击”。

  不用枪,只用冷兵器干掉庄园内常驻的两个日军小队,而且还不能让城内的日军发现庄园被攻击,这个任务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但灰狼还是点头道:“明白了!”

  东方霸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就留下地图和庄园平面示意图,告辞灰狼等人离开了破庙。

  回到城里的时候,东方霸立即去街上购置了十几床被褥和几袋粮食、蔬菜,以及炊具,把小汽车副驾驶室都装得满满的。

  车子开回落脚的院子,东方霸让阿四去街上买一辆马车把这些东西全部拉到东城门外十几里处的破庙。

  吃完晚饭,东方霸让王承昊带人去找毕麻子提取军火,并让他从毕麻子那里要来竹内宽的照片。回来之后拿着照片去西路路352号附近找他,而他则亲自带人去毕麻子所说的西湖路上的352号民宅蹲点。

  根据毕麻子提供的情报显示,红十字会那些人很可能被秘密关押在西湖路352号,并且每天晚上竹内宽都要去一趟那里,如果今晚的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竹内宽也会去那里呆上一段时间。

  两辆汽车停在西湖路路上离352号一百多米的地方,东方霸坐在第一辆汽车的后座桑,车上只有他和司机,其他四个兄弟坐在后面的汽车上。

  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杭州城的天气虽然不如北方城市那么寒冷,但也是需要穿外套了,晚上气温更低,杭州城虽然比不上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热闹,可也是省会城市。到了晚上九点,街道上行人也还有很多。

  八点多钟王承昊就取回了十箱武器弹药带回去了落脚的宅子,并派人送来了竹内宽的照片。

  大于八点五十分左右,东方霸正在假寐,司机小弟突然道:“老大,有车在352号门口停下了!”

  东方霸立即睁开眼睛,通过车前挡风玻璃向前方看去。只见352号门口一辆汽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人,距离离得有点远,看不清那年轻男人的脸,那男人下车后在352号门口敲了敲门。然后侧过身体观察周围的情况,看是否有人盯梢,神色非常警惕。

  没过一会儿,352号的门被打开了。那男人再次观察了一下才走了进去,里面的随即关上了门。

  东方霸想了想。推开车门下车观察了一下,发现车后不远处有一个小伙子胸前挂着一个木箱子卖香烟,随即向后面的汽车招了招手,后面汽车上有一个兄弟下车跑过来道:“老大!”

  东方霸指着那个卖像样的小伙子说道:“看见那买烟的小伙子了吗?你去把他叫过来!”

  “好的,老大!”小弟答应一声就转身快步走向卖香烟的小伙子。

  没过多久,卖香烟的小伙子就被带到了东方霸面前,东方霸打量了小伙子一下,从他胸前打开的木箱子里拿了一包三炮台,拆开后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用洋火柴点燃。

  这个时期洋人的火柴在中国大行其道,卖得非常好,影响力非常深远,即使到了五十年后,在乡下还有很多人都把火柴叫洋火。

  卖烟的小伙子看着东方霸有些害怕,东方霸抽了几口烟将一块大洋丢进木箱里的笑道:“小兄弟不要害怕,我找你过来只是想问问你想不想赚钱?”

  小伙子看了看东方霸,又看了看旁边凶神恶煞的小弟,犹豫了一会还是不敢说话。

  东方霸脸色一变:“你一个大男人,想就想,不想就不想,干嘛这么婆婆妈妈?想发财又不丢人,谁不想发财?你要是想赚钱,我就给你一件事情去做,做成了,我给你二十块大洋,你卖两个月香烟都赚不了这么多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杀人,也不会让你去偷东西,想不想赚这二十块大洋?”

  小伙子犹豫了一下,张嘴道:“想!”

  “很好!”东方霸点头笑了笑,侧身指着352号的房子说道:“看见那间房子了吗?就是围墙很高的那间,你去那家马路对面卖香烟!你只要帮我认一个人就行了!”

  东方霸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竹内宽的照片递给小伙子看,说道:“等一会有一个人会从里面出来,你记住照片上这个人的脸,只要出来的人是照片上这个人,你就蹲下!后面就没你什么事情了,这事很简单吧?你要是同意我现在就把二十块大洋给你!”

  小伙子一手接过照片,一手抓了抓头发,就着路灯仔细看了一下照片上的竹内宽,然后将照片还给东方霸,点头道:“好!”

  东方霸当即向旁边的小弟挥手道:“给这位兄弟二十块大洋!”

  卖香烟的小伙子接过小弟递来的二十块大洋装进口袋里,然后迈步向352号房子走去,小弟问道:“老大,难道你就不怕那小子拿了钱跑掉?”

  东方霸笑道:“他就是站在352号的门口也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而且我们还有车。那小兄弟只要不傻是绝对不敢跑的,而且你刚才没发现吗?照片上的竹内宽是穿着日军军服的,他看了之后没有因为竹内宽是日本人而拒绝!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并不介意帮我们这个忙!”

  两人各自回车上继续监视,这时除了东方霸之外两辆汽车上的其他人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头罩戴上,只露出嘴和眼睛在外面。

  隔着老远就听见那小伙子一边走一边叫卖:“香烟,卖香烟!老刀牌香烟、三炮台、哈德门香烟!”

  东方霸之所以没有把装香烟的木箱子连同香烟一起买下来让自己手下的兄弟假扮,而是直接出钱请那小伙子去352号门口认人,是因为他知道任何演员无论演什么角色都有表演的痕迹,但是本色演出却没有这种情况。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352号的门终于被打开了,先前进去的那个男人再次出来,这时卖香烟的小伙子叫卖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那小伙子做出了一个令东方霸诧异的举动。他竟然向从352号出来的那个男人走过去问道:“先生,您要买香烟吗?”

  “巴嘎!滚开!”竹内宽大骂一声。

  “不买算了,干嘛那么凶?”小伙子嘀咕了一句转身走回马路边蹲在了地上。

  一百米外的东方霸眼中精光一闪,对司机说道:“开车!”

  在竹内宽启动汽车时,东方霸的两辆汽车已经跟他至少拉近了五十米的距离,而竹内宽完全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盯上了。

  汽车经过买烟小伙子旁边的时候,东方霸在车内抬手向他挥了挥。然后竖起了大拇指,小伙子看见后傻笑了一下,起身继续叫卖。

  东方霸等人一直跟着竹内宽,开了近五分钟后。司机小弟问道:“老大,动手吗?”

  “别急,这里人太多了,再等一会!”

  又过了三分钟左右。汽车开出了闹市区,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东方霸立即道:“追上去,拦在他前面!”说完取出一个头套罩上。

  “好咧!”司机答应一声,脚下踩着油门慢慢开始加速。

  竹内宽并不是特工出身,也没有接受过特工训练,他原本是司令部的警卫队小队长,后来连升三级之后,直接指挥一个中队的日军士兵成为宪兵司令部的警卫大队长,哪里知道后面两辆汽车紧跟着他。

  就在他正想着去哪里潇洒的时候,后面一辆车超过去突然横在了前面路上,眼看着就要撞上了,他哪里会想到前面打横的汽车是准备来劫持他的,他情急之下猛踩刹车,两辆汽车离撞在一起仅仅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竹内宽大怒,推开车门大骂:“巴……”

  他的巴嘎只喊到一半就喊不下去了,东方霸头戴头罩从车上下来用枪对准了他的脑袋,现在他的脑袋和一只脚已经到了车外,身体却还在车内。

  东方霸用日语说:“下车!”

  竹内宽知道遇上大麻烦了,不管眼前这些蒙面人是什么人,但直接拦路劫持他就说明这些人是专门针对他而来的,因此这次人也肯定知道他的身份,既然知道他的身份还敢劫持他,说明这些人根本不害怕他的身份,但是有一点,这些人见不得光,不然也不会蒙着面孔。

  竹内宽脸上阴晴不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

  “二”

  东方霸根本不跟竹内宽说话,直接开始报数,竹内宽心中一凉,知道遇上了狠角色,一旦数完三声,对方手上的枪肯定会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任他竹内宽如何狡猾,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乖乖就范。

  东方霸对待任何敌人都是全力以赴,他看到的阴沟里翻船的事情太多了,有些人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总是喜欢说话来转移对方注意力,然后暴起发难,东方霸可不会上这样的当。

  等竹内宽下车后,东方霸又道:“双手抱头,转过身去!你最好老老实实照我的话去做!”

  司机和后面一辆车上的兄弟都全部下车用枪对准了竹内宽,竹内宽心里有想法,但是现在也不敢施展出来,只能老老实实地将手举了起来,然后慢慢转过身去。

  东方霸这时一步上前,伸手成刀切在竹内宽的脖子上,竹内宽软软的倒在马路上。东方霸收起手枪插在腰间,向旁边的兄弟挥了挥手:“把他衣服口袋里的东西全部搜出来,然后捆上手脚塞进汽车后备箱里,速度快点!”

  街面上还有一些行人和车辆经过,看见这一幕立即跑得远远的,唯恐惹火上身,这年头可没有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日本人都在这里横行霸道了,谁还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

  弟兄们手脚很麻利,三两下就把竹内宽身上手枪、钱包、香烟、打火机、手表等物品搜了个干净,另一个小弟从车上拿出一根麻绳将竹内宽手脚反绑在背后让他的身体呈一个反弓形,被这种捆绑法绑住,任你身体的柔韧性如何好,都没办法逃脱。

  两个兄弟抬着昏迷的竹内宽塞进了汽车后备箱里,东方霸大手一挥:“上车!”两辆汽车尾部冒烟很快消失不见,等他们走后,才有几个路人从暗处小心地走出来站在马路上对着汽车消失的方向指指点点。

  “老大,这活干得真是太麻利了!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嘛!”

  东方霸笑道:“这可是我们老本行啊,咱们以前最拿手不就是绑票吗?不干绑票很好多年了,手生了不少啊”。

  司机点头道:“那是,当初我们可是连租界里的大官都绑过,更何况是一个小日本鬼子呢!不过老大您这手艺没丢!以后可以传给您儿子!”

  东方霸哭笑不得,摆手道:“咱不是没办法吗?要是有好日子过,谁愿意去绑票?绑票这种事情我们这一代人干干就行了,让我们的下一代过一些安生日子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