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六四章 暗夜杀戮
  周围没有人,这里的守卫被鞭炮炸响的声音吸引走了,东方霸当即起身几个跳跃到了房子的墙壁下,身体非常地灵巧,左右看了看,然后双臂搭在墙壁上使出了壁虎功,他的身体快速地在墙壁上爬动,其动作与壁虎一般模样,却是在速度上快了很多。[本文来自]

  后面爆炸的鞭炮还在响个不停,十二个日军守卫都赶到了这里,他们是被鞭炮的响声吸引过来的,日军小队长捂住耳朵跳脚大骂:“巴嘎,巴嘎!是谁在恶作剧?深感半夜地把燃放的鞭炮扔进来,难道不是疯了吗?良心大大的坏了,要是让我抓到他,我一定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身边一个日军守卫听清了小队长骂人的话,拉开他捂住耳朵的手在他耳边大声道:“队长,别骂了,你想想支那人有这个胆子吗?说不定是竹内少佐故意试探我们的警惕性!”

  小队长听了这个守卫的话,吓得立即捂住了嘴巴,唯恐竹内宽真的在外面。

  五千响的鞭炮虽然多,炸的时间长,但总有炸完的时候,后院里到处是一股硝烟的气味。

  小队长一看身后十一个守卫还站在原地没动,立即骂道:“巴嘎,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该干什么去干什么!”

  日本守卫一哄而散,他们整天呆在这里本来就很无聊,平时基本上都很少说话,这挂鞭炮一放让他们郁闷的心情好转不少。

  东方霸爬进二楼之后仔细搜查了一遍,二楼有三间房,前后都有阳台,每个阳台都有一个守卫站岗,站在阳台上能监视两个房间的情况,所以只需要两个人就能监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外人向翻墙进来而不被发现根本不可能。

  三间房内都没有发现其他人,全部被燃放鞭炮的响声吸引到后院去了,这三间房是日军守卫轮流休息的房间,按照竹内宽的供述,红十字会的那十一个人被关在一楼靠后院的左边房间内,那间房内有厕所,因此守卫只需要每天定时送饭进去就没有其他事情了。

  检查完毕之后,东方霸从腰间掏出改装过的盒子炮,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消音器装上。刚刚弄好,鞭炮爆炸的声音就停止了,他知道六个休息的守卫加上两个在阳台上站岗的守卫就要上来了。

  脚踩在楼梯上的声音响起,东方霸躲在前面有阳台的房间门后放慢了呼吸的频率,根据观察。这间房内住两个人,加上在阳台上站岗的一个,一共是三个人,至于另外五个除去再后面阳台站岗的,每间房内住两个。

  房门的把手被扭开了,接着房门被推开遮挡了东方霸的身体,连续进来三个人。第三个人进来之后就拉着房门正要关上,房门转动露出了东方霸的身体。

  东方霸面带微笑,右手猛按在房门,“哐当”一声。房门被关上了,同时他左手上装有消音器的盒子炮连续发出三声轻微的响声。

  最后一个日军守卫额头中枪,前面两个都是后脑勺中枪,三具尸体几乎同时倒在了地板上。

  东方霸双手握枪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房外的动静。没有听见有人靠近的声音,于是将盒子炮插在腰间。走过去将三具尸体拖到大床后面藏起来。

  将三具日军尸体藏好,东方霸发现床头柜上竟然有一盒雪茄,心里忍不住嘀咕这帮日本鬼子还真是会享受的,大爷笑纳了!

  将一盒雪茄装进身后小背包里,东方霸关掉了电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东方霸再次摸到房门边听了一下动静,二楼中间客厅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东方霸放下心来,靠着记忆慢慢走到阳台上,同时拔出了装有消音器的盒子炮,第一枪便打爆了前院来回走动的日军守卫的脑袋,又走到阳台右边,看到房子东面墙壁与围墙之间的守卫,同样一样打爆了他的脑袋。

  过了不久,前面有阳台的房间房门被慢慢从里面拉开了,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东方霸刚想出去,却发现客厅斜对面的房间门没关,而房内的电灯关了,他立刻又缩进了房间内

  等了一分钟多种,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却听到了斜对面房间里传来的喊声。

  从房间内出来后,东方霸一闪身到了后面带阳台的房间门口,扭头一看,前面那间没有阳台的房间房门关着,顿时放下心来。

  他收起了盒子炮,右手手掌一张,袖口内的匕首掉下正好被他握住了刀柄,手指头一番就反手将匕首握住,反手握匕首的攻击手段要比正常握匕首的攻击手段多,而且也顺手得多,因为但凡会用匕首进行搏杀的人都喜欢反手握匕首,如果你正常握匕首,敌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菜鸟。

  房间内鼾声如雷,但只有一个人发出鼾声,东方霸轻声进入房间关上了房门,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进入了床边,第一个遭殃的是没有发出鼾声的人,东方霸慢慢解开了那人的被子一角,一手捂住那人嘴巴,匕首瞬间从肋骨中间穿过刺穿了那人的心脏,那人蹬了两下腿就嗝屁了。

  东方霸暂时没有杀打鼾的日本人,鼾声不能停,停了就有可能引起阳台上站岗之人的注意。

  刚刚走到阳台门口,就听见站岗的那家伙小声用日语嘀咕:“嘎巴,每天都打鼾,幸亏我不跟你一同休息!”

  东方霸像鬼魂一样慢慢靠近,站岗的日军守卫好像感觉到了危险临近突然转身了,看见面前一个浑身黑漆的人影,吓得当即就想大叫。

  一道乌光闪过,日军守卫喊声卡在了喉咙里,他双说捂住脖子,嘴里发出嚯嚯的声音,鲜血像喷泉一般迸射出来。

  日军守卫正要倒下,东方霸一个健步跨过去,伸臂抱住了他的身体。慢慢将他放下,一手捂住他的嘴,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

  东方霸面沉如水,抽出匕首在尸体的衣服上擦拭了一番将血迹擦拭干净收回了袖口内,然后拔出装有消音器的盒子炮先后打爆了后院和西面的日军守卫的脑袋。

  再次回到房内,鼾声还在继续,东方霸走到窗前,将被子往前一拉盖住了打鼾之人的头部,抬起枪口就连续开了两枪。

  鼾声嘎然而止。地板上传来两个弹壳落地的声音,到现在为止,一共杀掉了十个守卫,用去了九发子弹,两人被匕首干掉。另外八个用了九发子弹,因为房间内没有灯光,为了保险,杀刚才这个打鼾的人连续开了两枪,用被子盖住他的脑袋是不想被血和脑浆溅到身上。

  只剩下前面左边没有阳台的房间内两个守卫了,东方霸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走到了客厅内,轻轻来到左边房间门口。

  他正想抓住房门上的把手扭开。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握住把手的右手本能地收了回来。

  “巴嘎,接电话啊!”房间内传来骂声。

  东方霸迅速后退,扭头左右看了看。立即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后面蹲下。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可就是没有人去接,一个光着膀子的日本人骂骂咧咧地拉开房门从房间内走到客厅安放电话的桌子边接起了电话:“摩西摩西!”

  电话中传来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巴嘎,我是铃木浩一。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嗨,对不起。将军阁下!”

  电话那头的铃木浩一也没有再发火,问道:“竹内宽呢?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竹内少佐九点钟来过一趟,在这里呆了十五分钟,之后就离开了,我们这里一切正常!”

  “竹内那混蛋肯定又去青楼过夜去了!有什么事情要立刻打电话过来汇报!”

  “嗨!”

  放下电话后,光着膀子的日军守卫擦了擦额头上汗珠,刚刚放下手准备转身回房间继续睡觉,却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下颌骨,又一只大手按在他后脑勺,两只手瞬间同时用力一扭,只听见咔嚓一声,他的颈椎骨被扭断了。

  东方霸慢慢放下尸体,然后起身拔出了盒子炮走到房门口,看见房内床上躺着最后一个日本守卫,抬起枪口就开了一枪,子弹打穿了那人脑袋,鲜血溅在雪白的墙壁上。

  此时一楼靠后院左侧的房间内十一个洋人都睡不着,先前一阵鞭炮声将他们都炸醒了,鞭炮炸完之后他们开始讨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后来他们透过窗户看见外面日军守卫又散去,鞭炮炸完之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们只能失望地走回墙壁边坐下,两个年龄大一些的睡在床上,其他人不是坐着,就是睡在地板上。

  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十天了,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睡醒了上厕所,十天没有洗澡,五个女人都有些受不了,男人们却没什么大不了的,脏就脏一点,反正习惯了。

  这时一个女孩睡不着觉,坐着又感觉不舒服,起身走到窗户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艾芙妮,快回来,如果让外面的守卫看见你在窗户边,肯定又会打你的!”克鲁斯夫人说了一句。

  艾芙妮回头道:“谢谢您,克鲁斯夫人!我不怕他们,这些该死的日本人,实在太野蛮、太凶残了,自从进入中国,一路上看到景象让我相信了报纸上的报道是真实的,日本人肯定在南京屠杀了三十万人!他们每天还在继续杀戮,在制造无人村、无人区!我简直无法想象,在古代都很少发生屠城的事情!而现在进入了文明时代,竟然还会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屠杀,日本人就是披着文明外衣的恶狼、魔鬼!”

  艾芙妮说完喘了一口气,房间内的人都静静地听她发泄着激动的情绪,她又继续说道:“克鲁斯夫人,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在旅馆内追问有关钻石的事情,你们也不会被抓起来,您的钻石也不会被该死的、贪婪的日本人抢走!”

  房间内所有人都知道克鲁斯夫人是为了救他们而不得不跟日本人去上海从银行保险箱取出了钻石交给了日本人,但是日本人却不遵守承诺,至今还把他们关在这里。

  他们却不知道铃木浩一其实早在前两天就已经下了秘密枪毙他们的命令,只不过执行命令的渡边宏突然上吊自杀,又连续发生了一连串的突然事件让枪毙他们的命令给耽搁了。

  克鲁斯夫人脸色有些黯然,那颗钻石是她丈夫送给她的,虽然价值不菲,但对她而言更加珍贵的是它的意义。

  钻石的厄运一直存在,她的丈夫、儿子和女儿先后都死了,她自己现在也深陷囫囵,她忍不住想难道她也难道厄运诅咒吗?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艾芙妮,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也许这就是钻石带来的厄运!如果钻石还能回到我身边,我想在我死之前把它捐赠给一家研究机构作为研究之用,不能再让它落入其他人手中成为私人物品,以免它的厄运继续缠绕着拥有它的主人!”

  众人不禁为克鲁斯夫人的决定感到惊讶,虽然厄运之说一直存在,它的历代主人也很多发生意外死去,但谁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的有这么邪门的事情,它毕竟是一颗价值连城的超级钻石,说送就送掉,这种魄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艾芙妮听完克鲁斯夫人的话,扭头看向窗外,突然,她发现后院的守卫竟然躺在了地上,虽然她看不清那守卫的脸,但地上确实躺着一个人。

  她急忙回头叫道:“快看,那个守卫躺在地上不动了!”

  “什么?”所有人都惊讶得起身走向窗户。

  地上确实躺着一个人,这十一人中的领队巴克疑惑道:“他是睡着了吗?”

  艾芙妮翻了翻白眼看向他说道:“巴克先生,您认为这可能吗?一个人能在走动中睡觉然后躺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房间内响起了一个巨大的声响,众人吓了一大跳,同时转身看去,只见那原本被锁着的房门被外面巨大的力量撞开倒在了房内。

  东方霸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雪茄,左手上提着盒子炮,慢悠悠走了进来,脸上露出笑容,嘴里吐出一道烟雾,抬手摇了摇打招呼:“嗨,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抱歉,打扰你们聊天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