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六六章 杀奸杀倭令威震天下
  东方霸从黄包车上下来丢了一个角币给车夫,抬头看了看招牌,正是京杭大戏院,戏院屋檐下还撑着一块牌子,今天的戏是《穆桂英挂帅》!

  说是戏院,其实类似于茶馆,不过内部装修要比茶馆豪华得多,而且建筑和装修风格有些西洋化,里面的服务人员穿着比较正式,干净整洁!这样的戏院只唱戏,不放电影,不像电影院内放电影时黑漆漆的,这戏院楼上楼下有很多窗户,采光效果非常好,白天根本就不用开电灯。[本文来自]

  东方霸刚走到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笑着迎上来,看样子应该是该戏院的经理,估计是经理见东方霸仪表、气度不凡,才上前迎接的。

  这种规格的戏院日常维护和请名角来唱戏的花费都不小,来看戏听戏的人也基本上都是有钱人家,在这里的花费不菲,一般人消费不起,而且这里的顾客基本上都是老熟客,不管有没有名角登台,老熟客们只要有闲暇的时间一般都会来捧场打发时间。

  经理笑着抱拳上前道:“哎呀,贵客临门!鄙人万名扬,添为京杭大戏院的经理!先生请!”

  这戏院的老板还真是会做生意,如果你知道我是来杀人的,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这么热情!东方霸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抱拳笑道:“原来先生就是万老板,小弟在上海就听说京杭大戏院万老板的戏院开得是如何红火,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哈哈哈,缪赞,缪赞了,先生请!”万名扬心里很高兴,其实在上海也有这样的戏院。而且规模也比这京杭大戏院大得多,东方霸的夸赞让万名扬感觉自己就跟上海那些大戏院的老板是同一个级别了。

  东方霸被万名扬安排在一个靠前的位置,而且还是单独一桌,接待规格是相当高了,万名扬又让服务生弄来不少瓜子点心。

  万名扬刚想离开,东方霸叫住他问道:“隔壁的那位先生是何人,看样子身份不一般呐!”

  隔壁那桌也只坐了一个人,但那人周围坐着不下十二保镖,人人腰间都插着盒子炮。一看就不是好货色。

  万名扬低声道:“先生有所不知,他就是此地青帮老大贾道生!先生是上海来的,对杭州的情况不了解,此人投靠了日本人,势力通天。先生千万别招惹他,否则麻烦上身就不妙了!”

  “哦?”东方霸笑着点头道:“多谢万老板,我就是来听戏的!”

  “那就好,那就好!”

  东方霸听京剧就像听催眠曲一般,要让他听听弹奏古琴、古筝还行,这种咿咿呀呀的唱腔让他提不起兴致。

  他一边吃着瓜子一边观察着贾道生,贾道生这人好像也不简单。竟然发现有人在观察他,扭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在注意自己,略一思索对身边的一个保镖低声嘀咕了两句。那保镖点头后就起身向东方霸走来。

  “先生,我们老大请您过去!”

  东方霸看了看眼前这保镖,又扭头看了看贾道生,便起身走向贾道生。在桌子边拉开一张椅子坐在贾道生的旁边,抓了一把瓜子说道:“看来今天要多谢贾老大的盛情了!”

  贾道生眉头一挑问道:“这位先生认识贾某人?”

  东方霸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着说道:“贾老大威名在杭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弟当然认识,其实小弟跟贾老大算得上是同行!”

  东方霸这话一说出来,贾道生带来的十二个保镖立刻神情大变,人人警惕,都把手握在了枪柄上准备随时拔枪开火。

  东方霸见状笑道:“别紧张,别紧张,大庭广众之下拔枪可不好!”

  贾道生此时心中大惊,杭州城里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胆子这么大的人物了?竟然在自己面前毫无惧色,而且还谈笑风生?

  此人不简单啊!贾道生暗暗警惕,沉声问道:“兄弟是谁?混哪里的?”

  东方霸将手慢慢伸进口袋里,这一举动让贾道生和他的手下都以为东方霸要拔枪,当即就有好几个保镖掏枪对准了东方霸。

  东方霸笑了笑掏出一盒雪茄问道:“贾老大,来一根?”

  “老夫抽不惯这玩意!你自便!”贾道生说着便挥手让手下人放下了枪。

  东方霸不紧不慢地点燃一根雪茄抽了起来,弹了弹烟灰说道:“贾老大可以叫我东方霸,我一直在上海滩上讨生活!”

  “哦,原来是东方老弟!”贾道生听说东方霸是上海来的,顿时放下心来,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道:“东方霸?你就是名震上海滩的前青帮子弟,现在龙帮的龙头老大东方霸?”

  “哈哈哈!”东方霸大笑道:“想不到小弟我的名头竟然连贾老大都知道了!惭愧,惭愧啊!”

  贾道生见东方霸承认,顿时惊得浑身直冒汗,东方霸的名字也许在离上海周边不远的城市的老百姓耳朵里很陌生,但是贾道生可是青帮中人,消息可是相当灵通的,东方霸在上海滩的种种事迹他也是略有耳闻。

  东方霸跑到杭州城来干什么?难道他是来抢地盘的?想到这里贾道生心中一紧,但他又一想东方霸现在只有一个人,任东方霸如何厉害,在杭州里还想翻天不成?他当即脸色不善道:“东方老大不在上海滩纳福,跑到我们这小小乡下杭州城来做什么?”

  东方霸毫无惧色,抽着雪茄看着贾道生,说道:“你先不管是来做什么的我是前天到的,本想办完事情就来拜会一下杭州的地头蛇,哪想到贾老大就率先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东方霸好歹也是上海滩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这个面子不找回来我怎么混下去?”

  听了东方霸的话,贾道生眉头一皱问道:“东方老大何出此言?如果追根寻源,我们也算是同门师兄弟,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为何要寻东方老大的晦气?东方老大最好不要无中生有,把这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头上!”

  “哼哼!”东方冷哼一声说:“昨天晚上发生在大通旅店的事情,想必贾老大应该知道了吧?你可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如果不是你下面的人跟踪我的手下兄弟,并把我手下兄弟在大通旅店落脚的消息通知日本人,日本人怎么会派大股兵力来围剿我们?”

  贾道生豁然站起来,脸色大变道:“原来昨晚跟日本人火拼的人就是你们!”

  “不错!”东方霸说完闪电一般的拔出一支盒子炮甩手向贾道生的额头开了一枪,左手快速抓起桌子的一条腿将桌子提了起来身体向后一靠,撞飞身后的保镖。并将桌子挡在身前。

  贾道生额头上赫然出现一个血洞,直挺挺像下倒去。

  “啊——杀人了啦!”戏院里所有人大乱,全部一股脑地冲向大门准备逃出去。

  “碰碰碰碰……”

  贾道生手下的保镖见东方霸当场枪杀了贾道生,当即全部拔枪向东方霸开火,可惜东方霸早有准备。子弹全部打在了东方霸用来当作盾牌的桌子上。

  东方霸一边用桌子挡住子弹,一边快速挪动,手上的盒子炮也没有停歇,将最近的四个保镖打死。

  贾道生的保镖们也不含糊,迅速躲在桌子后面全力向东方霸开火射击,东方霸用来做盾牌的桌子不到一会儿功夫就被打得废了。

  东方霸打死一个保镖后立即扔掉桌子,身体起跳滚动到那保镖身前扶住他的身体用来挡子弹。同时又连续开火。

  他不断快速闪动着身体,让贾道生的保镖们跟本不能瞄准,枪斗术瞬间爆发出来,不断变换着位置。时而起跳,时而在地磅上打滚,时而用保镖的尸体作掩护,等到盒子炮内的子弹打光的时候。十二个保镖已经全部倒在地上死去,没有一个活口。

  枪声终于停下来了。从枪响开始到结束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混乱的人群也才刚刚全部跑出大门。

  东方霸抽出空弹夹扔掉,换上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夹,将盒子炮插在后腰上,又把身上的灰尘拍打干净。

  嘴上的雪茄才刚刚抽了一小截,自然舍不得扔掉,他连续抽了一口雪茄,扭头看了看一副狼藉的场面,又发现万名扬躲在二楼伸出脑袋向楼下观看,笑了笑大声道:“万老板,不好意思啊,搅了你的生意!如果你有兴趣去上海开戏院,我可以为你找一个好地段!如果你没有兴趣,我也不会勉强,以后江湖上谁敢来你的戏院找麻烦,你报我东方霸的名号!就说你的戏院是我罩的!”

  万名扬急忙点头讪笑道:“一定,一定,多谢东方老大!”

  东方霸也不废话了,撤下一张桌子上的桌布撕成一条条连接在一起形成一条长长的绳子,他用绳子套在贾道生尸体的脖子上,将尸体拖到大街上。

  这时几百个行人和附近店铺的老板以及刚才在戏院听戏的观众都没有跑远,他们都在附近观望看热闹。

  看见东方霸拖着贾道生的尸体从戏院里出来,都齐声发出一声声惊呼,有人骇然道:“此人真英雄也,单枪匹马干掉了十几个保镖,还打死了贾道生这个恶霸、日本人的走狗、汉奸!咱们杭州城好久没有出过这样的人物了”。

  一个老学究捻着稀疏的胡须摇头晃脑道:“壮哉!真义士也!”

  不少人看见东方霸拖着尸体到大街上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见东方霸扔下尸体,大步走到街对面一家文具店,不到一分钟,他又出来了,手上还拿着一张写着大字的白纸。

  东方霸将粘有浆糊的白纸拍在贾道生的尸体上,然后捡起绳子将帽子扔在地上,看了看街边的路灯灯杆,退后几步,双腿猛然发力,身体瞬间拔高飞起稳稳落在三米多高的灯杆顶端。

  “啊!”围观的人群不由齐声发出一声惊呼,大半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可是三米多高啊,不是三尺!

  “他要挂尸体示众!”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人惊骇道。

  众人听他说完,一齐向灯杆上的东方霸看去,果然,东方霸开始拉扯绳子将贾道生的尸体挂了起来,尸体被悬挂在空中不断摆动,可尸体胸口贴着白纸上的大字却看得清清楚楚。

  “杀奸杀倭令:青帮恶徒贾道生,民族之败类,卖国求荣,甘当倭寇之走狗残害同胞,实乃最该万死!今杀此僚以儆效尤!再有汉奸卖国贼者,天下英雄共诛之!铃木浩一,吾三日之内便取汝项上人头,以祭被汝等残害我同胞之英灵,凡有血性之我中华男儿当与吾辈一道杀尽倭寇,还我中华朗朗乾坤”。

  一首《杀奸杀倭令》写得刚劲有力、杀气冲天,不管识字还是不识字的人看见后无不心神巨震,心中血气翻涌直冲头顶。

  东方霸将绳子系好,便飞身而下稳稳落在地上,弯腰捡起帽子弹了弹灰尘戴在头上,扬长而去!

  “好,好,好!好样的!好一个《杀奸杀倭令》!”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人大声地喊起来,紧接着所有人都鼓起掌来,很多人都开始大骂贾道生,还有不少人走到贾道生的尸体下吐唾沫。

  直到五分钟后,才有一辆边三轮、一辆卡车开过来,围观的人群看见日本人的宪兵队来了,当即一哄而散,大街上除了日军宪兵队之外空无一人。

  东方霸在京杭大戏院门口上演的这出戏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出去,他写的这个《杀奸杀倭令》不到两天的时间便传扬各地,威震天下!

  东方霸不仅写了《杀奸杀倭令》,而且还单枪匹马一个人干掉了汉奸走狗贾道生和十几个身手高强的保镖,自己却毫发无损,这可是很多人都亲眼看见的,不是以讹传讹!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为了保护他,只称他为吴名,只有京杭大戏院的老板万名扬知道东方霸的名字,但他却守口如瓶,没有对任何人说出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