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七零章 杀出城门
  第二天早上,整个杭州城内都炸了锅,一道《杀奸杀倭令》发出来才一天的时间,人们就在城内闹市区电线杆上看到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铃木浩一的人头!

  铃木浩一是谁?城防治安司令官、宪兵司令官,现如今日军驻扎在杭州的最高军事长官!他的死标志着驻扎在杭州的日军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同时也说明了《杀奸杀倭令》并不是写出来哗众取宠的!它使得民众抗击日军侵略者的气势高涨,严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本文来自]

  虽然死了一个铃木浩一,但日军在杭州的统治并没有结束,一些军国主义思想强烈的日军军官当即出兵上街驱赶围观的人群取走了铃木浩一的人头,同时开始全城戒严,抓捕一些可疑份子。

  当中村俊带着特务科的人赶到铃木浩一的别墅时,发现别墅内死一般的寂静,大白天的别墅内血腥气冲天,阴森森的恐怖气息笼罩着整个别墅。

  特务科的特务在中村俊的指挥下胆战心惊地将别墅搜查了一遍,从各个阴暗的角落、花丛里抬出出一具具尸体,各个房舍内到处躺着死尸,整整一百一十具,在书房内还发现了铃木浩一的无头尸,这些人死得无声无息,他们死的时候城内的日军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和听到任何动静,这让日本特务们无不胆寒。

  别墅内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除了死尸还是死尸!特务们像逃命一般地带走尸体,留下了一座空空如野、阴森恐怖的别墅,此后就有传言说这座别墅经常闹鬼,凡是住进去的没过几天都被吓走了。

  城外西北周家庄园的情况让日本人感觉更加恐惧,庄园内没有一个活人。被抓来的那些村民妇女都被灰狼放走了,一百多具日军的尸体被吊在庄园内各间房梁上,死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数量众多的尸体被吊起来当作风铃!站在下面看着上方不断摆动的尸体丛林,那种感觉就像深陷地狱一般。

  看到这种恐怖的场景,一些日军士兵当场被吓疯了,这种情绪很快蔓延到整座日军军营内,日军士兵们都惶惶不可终日,唯恐他们也被人杀死吊起来。寒风一吹,尸体便随风摆动。

  周家庄园内密室里的财宝今天清晨就被狼牙小组和东方霸带来的一半的手下开车运往上海,随着铃木浩一的人头被悬挂在闹市区示众,东方霸就知道日本人肯定会开始全城戒严,其实他完全不必要这么做。带着那帮洋人出城就万事大吉了,但是悬挂铃木浩一的人头却能够增加民众抗战的信心和勇气,同时也能够打击日军的士气。

  至于如何出城的事情,他早就考虑好了。上午十点左右,城内一条街上突然热闹起来,两百多人的戏班子吹吹打打一路向西城门而去。

  这些戏班子里的人全部都经过化妆,一个个都画着大花脸。有的画成孙猴子、猪八戒、唐僧、沙和尚、也有画成吕洞宾等八仙模样、还有画成各种凶恶丑陋相貌的妖怪模样的人踩着高跷,还有一些人腰间系着红绸,脸上带着面具,扭着秧歌、打着腰鼓。两边一些人敲锣打鼓,好不热闹,当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在这支长长的队伍后面开着几辆汽车,毕麻子就坐在第一辆汽车上。他的任务就是解决日军盘查带来的麻烦。

  中间有几支日军巡逻队前来盘查,都被毕麻子应付过去。队伍一直行进到西城门门口都没有发生意外。

  在出城的时候却被守西城门的伪军部队拦下,伪军有二十多人,两挺机枪架在城门洞两侧,拒马横在城门口。

  “停下,停下!都停下,敲锣打鼓的都停下,说你们呢,听见没?”伪军中队长掏出盒子炮恶狠狠地指着敲锣打鼓的一些人。

  在伪军枪口的逼迫下,这支准备出城办喜事的喜庆队伍被迫停了下来,鼓乐队也不得不停止了敲锣打鼓。

  伪军中队长转身站到麻袋堆成的环形防御工事上大声问道:“你们准备出城干什么去?不知道现在全城戒严了吗?任何人都不准出城,全都回去!回去!”

  一个戏班老板模样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此人穿着一件长袍,四十多岁,他向伪军中队长抱拳道:“这位军爷,我们要去出城给人家祝寿,定金都收下了,如果不能准时到达就要赔偿十倍赔偿金啊!军爷行行好,这年头讨口饭吃不容易啊,军爷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人,让我们出城吧!”

  戏班老板说完向身后一个招了招手,从那跟班手上拿过两封大洋塞在伪军中队长的手里笑道:“军爷行个方便,这点钱给兄弟们打点酒喝!”

  钱是好东西,谁不想要钱?可伪军中队长知道这钱不好拿,一旦这些人中混入有抗日份子,并让他们混出城去,被日本人知道了,他这个伪军在中队长就大难临头了。

  两封大洋就是两百块,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不过看这戏班子规模,两百块大洋的打点费也不算多,伪军中队长很想拿着笔钱,但是拿了钱就得办事,就得放这些人出去,拿钱办事是潜规则,事办成了这钱拿得心安理得,办不成就得退还钱财,如果拿了钱不办事,或者事没办成又吞了打点的钱,那以后就没有人再上门送钱了,因为你已经没有信誉可言,谁还会相信你?拿钱不办事是最遭人恨的!

  不好办呐!伪军中队长掂了掂手里两封大洋,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往外推?舍不得!他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整个戏班子的人,然后问道:“你的戏班子有多少人?这里有多少人?”

  “军爷,我的戏班子一共八十八人,这里除了我的戏班子,还有两家戏班子,都是出城为一个主家贺寿的,一共是两百零八人。另外两家的老板给面子让我做领头的,负责全权处理三家戏班的所有的事情!”

  伪军中队长想了想说道:“让你们出城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必须派人检查这里所有人,清查人数,如果发现有抗日份子或者你实际人数与你说的不相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如果没有问题自然可以放你们出城!”

  “那是当然!请军爷随便检查!”戏班老板急忙说道。

  伪军中队长向身后挥了挥手大叫:“过来检查!”

  听到命令,伪军们留下两个人守卫城门,其他人都端着步枪上前一个个检查那些戏班的人。

  此时东方霸正跟毕麻子一同坐在车内。他看见伪军们开始逐一盘查戏班里的人,知道麻烦来了,伪军有二十多人,三个戏班子一共两百零几个人,不需要十分钟就能清查完毕。霍姆斯等十四个洋人混在戏班子中间绝对是躲不掉的,因为他们的相貌、肤色、头发,甚至眼睛都与中国人截然不同,只要不是瞎子就一眼能认出来。

  他没想到那个伪军中队长办事竟然滴水不漏,既想收钱,又不想担风险,我擦!他暗骂一句。

  这时毕麻子皱眉道:“情况不妙啊。弄不好会出事!”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如果我们有车,根本不需要搞这一套,直接攻破城门杀出城去,日本鬼子反应不及的情况下根本追不上我们。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车辆,强行杀出去也会被日军派兵追上来!老毕,看来你不出面是不行了!”

  老毕点了点头:“好,我去见那个伪军中队长。在这杭州城内就算日本人也得给我几分面子!相信他一个小小的伪军中队长还不敢得罪我!开车到前面去!“

  汽车缓缓而行,前面戏班子里的人看见汽车开来都让开道路上汽车通过。汽车开到城门口在伪军中队长的注视下停了下来。

  毕麻子从车上下来大骂:“吗比的,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快点赶到我姨妈家里去吗?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戏班老板苦着脸说:“老板,不是我们不想快点,实在是……您也也看见了,这位军爷要挨个检查啊!”

  毕麻子转过头来看着伪军中队长怒道:“怎么,麻九,连我毕麻子请去为姨妈祝寿的戏班子也要查?”

  “毕麻子?啊”伪军中队长刚开始还很疑惑,却突然想起来毕麻子是谁了,当即大惊道:“原来是毕爷啊,哎呀,您怎么不早说这几个戏班子是您请的呢?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啊!耽搁您给老太太贺寿了,我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那谁,不用查了,放行,马上放行!”

  正在检查的伪军都停了下来,并且在城门口站成两排,拒马和城门也被人打开,毕麻子笑道:“好,麻九,你老弟够意思,兄弟我不会忘记你今天给了我面子,以后缺钱花了尽管来找我!”

  麻九大喜道:“那多谢毕爷,多谢毕爷!”

  接下来戏班子队伍又开始敲锣打鼓,喇叭、唢呐开始吹起来,队伍缓缓移动准备出城,本来按照正常情况戏班子出城是没问题了,可就在这时发生了意外情况。

  队伍一半人已经到了城外,还有一半人没有出城,特务科科长中村俊刚好带着八个特务开着两辆汽车巡视到这里。

  看见前面穿着五颜六色的戏班子戏服,有大批人出城,中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感觉这些戏班子里的某些人一定有问题,车子又被前面的人挡住开不过去,当即叫道:“停车!所有人下车跟我冲过去拦下那些人!”

  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声响起之后,中村俊带着八个特务分别从两辆汽车上下来向城门口冲过去。

  “巴嘎,拦下他们,麻九,我命令你快拦下他们!”中村俊一边跑一边大叫。

  站在城门口的伪军中队长麻九看见中村俊带着人跑过来,虽然因为锣鼓的喧闹声听不见中村俊在喊什么,但也知道一定是戏班子有问题,当即拔出盒子炮朝天上放了一枪,同时挥手让伪军士兵们拦截还没有出城的戏班中人。

  “快关上城门!”

  剩下的一半的戏班子戏子们当家吓得大叫,混乱无比,一个个不是趴在地上,就是到处乱窜找地方躲避。

  此时在城门口不远处摆摊的王承昊等人脸色一变,都不约而同将手伸到了摊子下面准备随时动手,王承昊扭头向东方霸所乘坐的汽车看去,却见东方霸在车内向他打了几个手势,意思是稍安毋躁,看我的手势再动手。

  中村俊终于带着八个特务跑到了城门口,大声质问麻九:“巴嘎,为什么放他们出城?司令部不是下了命令不能放任何人出城吗?你敢违抗命令?”

  这时毕麻子走上前笑道:“中村君,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这些人是我请去为我姨妈贺寿的!”

  听到声音,中村俊扭头看见是毕麻子,疑惑道:“毕先生?这些戏班子是你请的?不对啊,你姨妈大寿我怎么不知道?毕先生,我们关系虽然不错,但是私交归私交,涉及到抗日份子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徇私情的,请见谅!麻九,继续盘查所有人,一个也不要放过!”

  麻九也没办法了,现在日本人亲自到场督阵,如果违抗命令就是找死,当即下令手下的伪军开始逐一检查。

  东方霸从车上看得清清楚楚,立即从车上下来,掏出两支盒子炮开火,中村俊当场第一个遭殃,被子弹击中额头,随后是麻九,麻九虽然机灵,但没想到突然会有人开枪,他步了中村俊的后尘,接下来是两个环形工事里的机枪兵,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与中村俊和麻九被东方霸连开四枪打死。

  东方霸知道霍姆斯等十四个洋人在戏班子的中间,在城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们还没有出城,如果不想被日本人查出来,唯有先下手为强与日本人和伪军火拼一场了。

  东方霸一动手,装作摆摊的王承昊等人也里从摊子下拿出枪枝向特务们和伪军们开火,一时间枪声大作,场面更加混乱,穿戏服的戏子们尖叫着到处躲避。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