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七二章 故人被追杀
  东方霸带着阿四进县城带来了一些吃的东西,实际上霍姆斯和那些红十字会的人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了,逮捕他们是铃木浩一为了夺取钻石而派人私下干的,根本就没有发布过相关的正式文件的命令,而且一些知情人也都死了,现在基本上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霍姆斯和艾芙妮强烈要求,并且答应了东方霸的条件,东方霸当然舍不得放弃交好艾芙妮的机会。

  吃过午饭,一行人继续上路,马匹吃了一些东方霸从县城买来的豆料加上一些野草,休息了两个小时,出发的时候又精神抖擞了。

  因为战争的原因,一路上满目苍翼,民生凋敝!景象很是萧索,东方霸其实除了上海之外很少去过其他的地方,只带着特种小队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离开过上海一段时间,所到的地方也有限,这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战争留下的残垣断壁、到处都是流浪的人群。

  由于手上有各种通行证,再加上一些大城市有天网的人接应,东方霸等人只过了四天就到了武汉,一路上都很顺利,即使有日军盘查,东方霸凭借带东京口音的日语都应付过去。

  武汉会战只是在外围打得惨烈,武汉三镇并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而且国府的军队是主动退却的,日军进入武汉时没有费吹灰之力。

  而且这里也有外国领事馆,霍姆斯等这些洋人都没有受到太多的盘查和刁难,一行三十几人找了一个稍大的旅馆住下休整。

  按照东方霸的意思是不准备进城,而是直接绕过武汉直下荆州进入湖南,再由湖南入川,但是艾芙妮等人强硬要求进入武汉休整两天。东方霸没办法,只能答应,为了顺利进城并且方便行动,东方霸不得不联系天网在武汉的分部负责人前来接应。

  安排好霍姆斯等人休息之后,东方霸与天网武汉分部负责人进行了闲谈,得知日军现在已经把武汉作为进攻国府的最前沿指挥部,从武汉有船沿江而上直达重庆,日军炮艇也能在长江自由航行,但是国府在沿江两岸布置了大量的隐蔽岸防炮台。日军炮艇进入不得,只能让陆军攻击在交通枢纽上的城市。

  日本人虽然侵占了大半国土,但日军的进攻点基本上都是沿着铁路沿线和公路沿线以及河流进攻的,它是以点和线为支点进行占领,因此在日占区还有很多地方有国府的军队和g党的军队与日军打游击战。

  日军在武汉集中了十几万人。一路北上,一路西去,一路南下,只有南下的进攻顺利一些,湖南已经有一些城市沦陷,而西线进攻和北上的进攻都受阻,这已经显示出日军的攻击乏力。

  “在机场有几百架飞机每天都起飞沿途轰炸。其中以重庆被轰炸的次数最多!民众损失惨重!”

  东方霸听了天网武汉分部负责人姚广元介绍的情况后陷入了沉思,与姚广元分开前交代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

  其他人都在旅馆休息,东方霸却没有闲着,只要进入陌生的环境。他必须要摸清当地的情况,这是他长久以来一直养成的习惯,即便是被日本人追捕,也能够做到轻松逃离。

  他在大街上顺手牵羊弄了一辆汽车。留下阿四和三个兄弟在旅店照看霍姆斯等洋人和赵墩儿那些投靠他的伪军,他自己一个人连续两天都开车在大街上转悠。

  这个时期交通还不太方便。长江上没有大桥将武汉三镇连接起来,要过江必须得要坐船,艾芙妮等人因为被日本人吓怕了,都还算老实,没有到处乱跑找麻烦。

  第三天下午,东方霸开车去采购一些食物,准备在前往重庆的路上食用,并不是每到饭点的时间都能遇上客栈或酒楼,没有遇到就只能在野地里休息吃些干粮喝点水,然后再继续赶路。

  在一家杂货店买了一些做饭用的炊具、粮食和一些佐料,又在农贸市场买了一些干肉。把所有东西都放进后备箱,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却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东方霸扭头一一看,却发现有一个人推开拥挤的人群正向前狂奔,那人的背影有一些熟悉的味道。

  这时,后面陆续冲上来几个特务模样的人,东方霸一看,这些特务明显是冲着刚才撞他的那人去的,他心中一动,也不上车了,关上车门就跟着那些特务追了过去。

  穿过人群拥挤的农贸市场,东方霸跟在特务们的后面进入了一条巷子,这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两声枪响,特务们知道前面被跟踪的人开始反击了,于是全部跑起来追上去。

  东方霸想了想,跳上了旁边的围墙,然后顺着围墙攀爬到屋顶上,沿着屋顶快速追过去,在枪战发生的旁边房顶上,东方霸慢慢伸出了脑袋。

  被追击的那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穿着一件灰色毛料西装,头戴礼帽,脚穿一双油光发亮的皮鞋,东方霸看见他的侧脸,就想起他是谁了。

  那人就是前军统上海站长程功成!东方霸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程功成,还看到他被人日本特务追捕。当初东方霸获悉了日军要进攻南京的情报,将情报交给程功成,希望他能够向国府高层汇报,东方霸拖延日军进攻南京的速度,而给国府转移民众的时间,谁知道日军还是在弹药储备不足的情况下进攻了南京,南京守备部队争相逃命,程功成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大屠杀还是发生了,这件事情让东方霸一直耿耿于怀!

  程功成一边向日本特务开枪,一边逃走,但是特务们却紧紧地跟着,虽然被程功成打死了三个人,打伤了两个,但特务们却一定紧咬着不放,程功成在逃跑的过程中被一个日本特务一枪打中了大腿,摔倒在地上。

  几个日本特务趁势追上来,程功成忍住疼痛反手就是一枪再次打倒一个特务,其余剩下五个特务慌忙躲避,程功成立即爬到了巷子拐角墙壁后面躲藏起来。

  五个日本特务分作左右两边沿着巷子的墙壁慢慢向拐角靠近,程功成伸出手枪就连开了两枪,特务们慌忙蹲在地上,同时向程功成躲藏的地方开枪,一边开枪一边前进。

  程功成抽冷子又伸出手枪开了几枪,最后日本特务听见听见对面穿来手枪咔咔的声音,一个特务大叫:“他没子弹了,冲过去抓活的!”

  其余四个特务立即起身跑向拐角用枪对准了程功成,领头的特务队长走过看见程功成被逮了个正着,蹲在他面前笑道:“跑啊,继续跑啊!”

  程功成惨笑一声说道:“跑不动了,也不想跑了,不过你以为你能够抓住我吗?”

  特务队长听了程功成的话,突然想起军统内部会给每个行动的人员配备一颗装有剧烈毒性的氰化钾毒囊,毒囊就藏在嘴里牙齿旁边,只要轻轻一咬,就可以咬破毒囊中毒,不出两分钟就会死去!

  特务队长突然脸色一变,立即捏住程功成的嘴巴将枪口塞了进去,然后吩咐手下:“给我架住他!”

  两个特务听到命令上前架住程功成的两只胳膊让他不能动手反击,而特务队长转动枪口将程功成的嘴巴撬开,伸手在他嘴巴里拿出来一颗毒囊看了看,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军统的伎俩吗?你所倚仗的不就是这东西吗?现在它是我的了,我看你还怎么自杀!”

  程功成没想到这个特务队长竟然这么精明,现在想自杀都不行了,他突然发起狂来,两只胳膊用力将差点挣脱两个架住他的特务,不过他的力气还是小了一点,日本人虽然猝不及防,但还是成功控制住了他。

  程功成的双手被两个特务反扭在背后,身体也被提了起来站立,就在这时突然从后面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东方霸从房顶上跳下来了,扬起双枪在一秒钟之内连开五枪,五声连续不断的轻微的噗噗声响过之后,程功成感觉自己被反扭在背后的手自由了,瘸着大腿扭头一看,只见背后一米处出现一个熟悉的脸孔。

  等他记起这张脸的主人是谁时,一个硕大的拳头砸过来,他的思维瞬间陷入了停顿状态,双眼一翻就晕死过去。

  东方霸看见程功成瘫倒在地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用脚踢了踢几个倒在地上的日本特务,发现没有活口,才弯腰将程功成扛在肩膀上转身离去。

  程功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里亮着电灯,他想起最后昏迷前看见的那张熟悉面孔,当即坐了起来,发现右边大腿一阵剧烈的疼痛,掀开被子一看,伤口已经做了处理,看来子弹也被挖出来了。

  他泄气地再次躺下,知道是东方霸救了他之后,他就没有勇气面对东方霸,东方霸把营救三十万民众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却有负所托。

  不行,得赶紧走,程功成挣扎着坐起来穿上衣服下床,想从窗户跳出去,刚刚走到窗户边上房门就被推开了,东方霸走进来冷笑道:“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想开溜?是不是觉得没脸见我?难道这一年来,死在南京的三十万冤魂没有找你的麻烦?”

  听了东方霸的话,程功成抱住脑袋慢慢蹲在地上痛哭道:“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