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七四章 出阴招钓内鬼
  听说东方霸等人要走,还在等国府发放通行证的霍姆斯和艾芙妮等人一起过来为东方霸送行。

  傍晚时分,加上东方霸在内一共十九个人全部准备完毕,东方霸转身走到艾芙妮面前说道:“尊敬的小姐,相信今天下午的情形您亲眼看到了,我不想再多说,中国需要武器,很需要,我已经履行了我的诺言将你们安全送到了这里,你也必须履行你的诺言,说服美**方和各大武器生产商出售各种新式武器和各类枪械、火炮生产线、坦克、飞机给我!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食言而肥,我一定会找到你,到时候您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东方霸说完便向卡车走去,拉开副驾驶室的门正准备上车,就听到艾芙妮在后面喊道:“嘿,男人,我是不会给你找麻烦的机会的!”

  东方霸停下回头道:“那样最好!”

  汽车很快消失在艾芙妮和霍姆斯的视线里,由于人数少了一半,现在一辆卡车开起了很轻松,汽车很快出了城,过关卡的时候因为东方霸手里有军统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一路上都没有受到哨卡的盘查。

  车上有五个人会开车,五个人轮流轮换,汽车也不休息,直到需要加油的时候才会停下加油。

  第二天晚上就到了张家界,东方霸等人在张家界休息了一晚然后继续赶路,路上换人不换车,第四天上午到达岳州地界,汽车发动机因为运转也开得报废了。

  还算运气好,汽车在岳州城外两里处趴窝,东方霸只得扔下汽车带着弟兄们步行进城找了一家旅馆住下再说,反正与程功成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天时间。

  阿四和三个兄弟还好一点。他们都受过严格的训练,身体还熬得住,可赵墩儿这十四个投靠的伪军就不行了,他们几乎人人都快要全身散架。

  为了照顾这些人,东方霸安排一个兄弟去码头买第二天的船票,准备坐船顺江而下去江城,坐船虽然慢一点,但胜在可以休息,船上有铺位可以睡觉。这样可以让赵墩儿这些人修养两天。

  买船票很顺利,日本人已经离这里不远,许多人因为害怕日本人不敢再往日占区,只会从日占区跑到国统区。

  从杭州城开始,这一去一来二十多天的时间。虽然路上一直奔波不停,但伙食却不错,赵墩儿那些投靠过来的伪军每顿都吃得饱饱的,而且是大鱼大肉,比当兵强多了。

  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到了江城,众人在码头下船。出口有日本人盘查,“打开所有箱子接受检查!”

  手下人都看着东方霸,东方霸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丢给日军军官,日军军官接住翻开看了看。又看了看东方霸说道:“少佐阁下,我需要核实您的身份!”

  东方霸冷冷道:“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可是如果你耽误了我抓捕抗日份子,我一定捏碎你的卵蛋!”

  军官下意识加紧了大腿。将证件还给了东方霸,敬礼道:“少佐阁下请!”

  东方霸向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当先走出了码头,出了码头之后,赵墩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老大,你太牛了,东洋话都会说!那小日本子屁都不敢放一个,太爽了!”

  “小子,跟着老大好好学吧!”

  利用一本特务证件,东方霸带着十八个人堂而皇之地住了日本人设在汉口的招待所里,正所谓灯下黑,招待所里的日本负责人根本没想到东方霸等人是冒牌货,这年头通讯没有后世发达,要调查一个人不是那么方便,而且特务部门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查的,再说招待所也不是什么机密部门,负责人听东方霸说得一口流利的东京口音的日语,丝毫都没有怀疑。

  吃了午饭之后,东方霸将所有人召集在一个房间交代:“上次之所以能住旅店是有外国人做掩护,这次不同,我们只要住旅店肯定会被日本特务盘查,所以我们只能住在这里,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枪枝都放在随手拿得到的地方以防不测,在我出去期间你们呆在房间不能外出,甚至说话都要小声,你们不会日语,很容易被这里的日本人发现,晚上六点服务员会送晚餐到各个房间,你们不能出声,拿点小费给服务员就行了,我大约晚上六点左右会回来,明白吗?”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只是点头表示明白,他们都知道这里可是狼窝,不是闹着玩的,因此都格外小心。

  东方霸目送所有人都各子回房间之后,给阿四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关上房门离开了招待所。

  下午两点,东方霸徒步在街上观察情况,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跟踪他的有两个人,这也难怪,像他这样在街上到处观察肯定会引起特务的注意,他也知道这一点,但他并不害怕被跟踪,日本人在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和意图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东方霸看见街边有一家摊子正在卖热干面,于是走过去坐在桌子边要了一碗,摊主很快将热干面端了过来,东方霸拿起桌子上红油淋在热干面上,大口的大口的吃起来,中午的时候在招待所吃的是日本料理,他没有吃饱,现在吃一碗热干面太爽了。

  而两个跟踪的特务见东方霸吃起了热干面,都在站在不远处闲聊,不时地扭头观察东方霸的情况。

  吃完热干面,东方霸扔了一块钱在桌子上起身离去,两个特务立即跟了上去,不久,东方霸拐进了一条巷子里。

  两个特务迅速跑到巷子口,却发现不见了东方霸的踪影,两人互相看了看,一前一后跑进了巷子里。

  这个时期的江城城区内巷子多如牛毛,都是一些老房子筒子楼,房子的形状几乎没什么区别,而且每条巷子都是相通的,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想要走出去有一个笨办法就是一直往南走,因为大街基本上都是东西走向。

  没过多久,东方霸再次出现在巷子口,他晃了晃脑袋,颈椎骨咯咯作响,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后就在路边招了一辆黄包车离去,至于那两个特务已经躺在某个花园下作了肥料。

  两点半左右,东方霸出现在汉正街附近一家茶馆内,上了二楼后看见程功成正坐在一张靠窗户的桌子边,于是装作老朋友的样子打招呼。

  两人寒暄了几句,程功成低声问道:“既然要帮忙,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东方霸喝了一口茶反问:“内奸查的怎么样?你既然要炸日本人的机场,有没有准备炸药?”

  “这段时间我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并且严格规定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外出,还让他们互相监督,就是吃饭也是我外出买了带回去的,事实上你是对的,从那以后我们的行踪就没有再暴露过!也没有受到日本人的追杀!至于炸药我能够潜伏在此地的同僚搞到,但数量上可能不会太多”。

  程功成简略地说出了这段时间的情况,江城作为日军进攻国府的桥头堡,日本人为了保住军事机密不被外泄,自然在这里布置了很多特务,事实上这里确实也是间谍如云,几乎每天都有间谍之间的交锋发生。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别说什么计划了,先把你的内部清理干净再说,你身边不干净,计划再好再周密也是白搭,你刚刚制定好计划,日本人马上就知道了,你带人去不是自投罗网吗?这样,我给你出个招,用一个假计划把内鬼钓出来!”

  程功成双眼一亮,立即道:“愿闻其祥!”

  东方霸随即在程功成耳朵边低声嘀咕起来,程功成听得连连点头,等东方霸说完,他便说:“好,就按你说的办!”

  两人分开后,东方霸去联络姚广元,而程功成则联络自己手下的三个小组长,让他们晚上八点到某某地方会面,说要召开紧急会议,到时候会有秘密从重庆过来的大人物到场做指示。

  晚上七点五十分,一家小院内的房子里亮着微弱的灯光,一个头戴礼帽、穿着长袍的中年人走到院子门口用特定的手法敲了敲门。

  没过就久,院子门就被打开了,中年人闪身进去,院子们被再次关上,随后在十分钟之内又有两个衣着和年龄都不一样的人进了院子。

  对面房顶上东方霸将情况看得一清楚二楚,在院子前面巷子两侧不时地冒出脑袋观察着院子里的情况,很快又缩回去不见踪影。

  看来对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东方霸想了想对趴在身边的一个兄弟低声道:“看你的表演了,记住,进去之后跟那个手戴金戒指的人保持一致,其他人都不能相信!”

  那兄弟点了点头,慢慢摸下了房顶从房子后面转了出去,他穿着一身高档笔挺的西服,崭新发亮的皮鞋,打着领带,头戴黑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与传说中的大人物没什么两样。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