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七七章 自制大量定时炸弹
  “巴嘎,你们滴,良心大大滴坏了!”没带眼镜的日军军官大叫,说着就要掏枪。最

  东方霸一个健步跨过去一拳将他打晕,骂道:“老子巴你妈,再巴嘎一下试试?”

  那边程功成也将戴眼镜的日军军官打晕了,拍了拍手问道:“我说,你把这两个人弄走干什么?”

  东方霸指着被自己打晕的日军军官说道:“你不觉得这家伙跟我手下的阿四长得很像吗?”

  程功成走过来仔细一看,发现这日军军官还真的很像阿四,随即恍然大悟道:“你想用阿四冒充这家伙混进机场?”

  “当然,要不然我为什么要把他弄走?至于那戴眼镜的家伙,算他倒霉!”东方霸说完招呼程功成迅速把黄包车扶正,又分别将被打晕的日军军官提到车上放好,拉着黄包车跑进旁边一条巷子里消失不见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严刑审问,长得像阿四的那日人终于把自己的身份和知道的事情都吐了出来,他叫长谷川博,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家伙叫木村拓二,他们俩是同乡,都是大阪人,长谷川博是一个小队长,手下有一个小队的兵力,木村拓二是一个土木作业工程师。

  为了能得到足够详细的资料,程功成和东方霸的轮流审问,从长谷川博的嘴里得到了他的家庭情况、所在部队番号、现任何职、住在机场宿舍的哪一间房子,他的同级军官、亲信、直属上级都叫什么名字。相貌如何,都是哪里人等等这些情况。

  审完长谷川博之后。两人又继续审问木村拓二,这家伙被打了十几皮鞭,又被按在水缸里淹了五分钟,东方霸把他从水缸里拉起来的时候,他吐了大口的水,直到将肚子吐空才冒出一句话:“我要吃饭!”

  这俩个家伙来是去市区吃中午饭的,却被东方霸和程功成抓来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已经两顿没吃,难怪这家伙哭喊着要吃饭。

  木村拓二连续干掉了两大碗饭,桌上三盘菜被他吃了个精光,连汤水都喝得一滴不剩,打了饱嗝后放下碗筷抹了抹嘴说道:“好吧,我说,不。我画出来,画完了你们放了我,我要回家!”

  东方霸看了程功成一眼,向他摆了摆下巴,程功成随即拿出纸和笔扔在木村拓二面前,木村拓二拿起笔。找了一根筷子当尺子开始画图,随着他画下去,纸上已经渐渐呈现出机场的内部构造图以及地下下水道的结构。

  东方霸和程功成来不知道木村拓二要画什么东西,现在看来这小日人还真是个聪明人,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木村一边画一边介绍:“这是塔台。周围有一个小队的兵力二十四小时驻守,三班轮换。检查很严格,不是在里面工作的人一律不准进去,要进塔台根没有任何机会!

  这是三个大型药库,严禁烟火,各有一个小队驻守在周围,白天只有三分之一的兵力,内部个有十六个装卸工人,他们身上没有配备武器。

  这是四个机库,每个机库可停放二十架飞机,每个机库有一百个地勤人员负责维护战机,没有兵力守卫,但是每隔五分钟会有一堆十几个人的巡逻队巡逻。

  这里是油料库,有二十辆加油车,库内有六十个工人和二十个加油车司机,周围的守卫兵力很少,没有固定的防御工事和岗哨,只有巡逻队,每五分钟巡逻一趟。

  这里是兵营,下岗之后士兵会回兵营休息,一般不能外出,只有军官才允许外出!”

  木村足足画了二十分钟才将机场的所有结构画完,并一一做了解说,最后放下笔背靠在椅子上说道:“详细的情况就是这样,一句话,如果想从正门或者剪断铁丝进入,根不可能成功,也许你们还没有到飞机跑道上就被士兵发现击毙了,或者被地雷炸死了,想进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从下水道进去直通跑道两侧的排水沟,排水沟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但是排水沟的出口在河边,离水面有三米深,而且有手臂粗的铁柱栏挡住,想把铁柱栏杆弄断可不太容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请你们放了我”。

  东方霸笑道:“那可不行,我们还需要你帮忙呢!如果我们现在就放了,万一你要是去向飞机场的日人打小报告怎么办?要放你也不是不行,最少也要等我们成功之后再放你”。

  将木村关进房间之后,东方霸两人从房里出来走到了院子中间,现在机场的情况已经弄清楚了,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将机场炸毁呢?机场的飞机可不是只有一两架,如果不算每天定时巡航的战机,仅仅停在机场的飞机就有三百多架,不是一点点炸药就能炸完的,而且药库有重兵把守,离机库和跑道都比较远,就算把药库炸了,机库和跑道上的飞机也不一定有事。

  程功成问道:“有没有什么想法?”

  东方霸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机场内有一个联队的兵力把守,这可不是过家家,进去可能还行,但是想要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程功成说道:“我们这一队人都是死士,只要能炸毁机场和飞机,就算全死在里面也没什么遗憾的!”

  “傻逼!”东方霸骂了一句,不由得翻白眼,又说:“虽然勇气可嘉,但我不欣赏!我这个人的原则是以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战果!事情没那么糟糕,我们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程功成苦笑道:“我何尝不想这样?吃晚饭之前我跟老板联系过了,他发来了电报,言辞犀利,对我这半个月擅自掐断跟他的联系非常不满,并且他严令我三天之内必须行动,而且还要取得成功,否则就军法从事!我也知道老板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就这半个月,日军机群已经对重庆连续轰炸了两次,人员伤亡和损失非常大!他这也是不得以啊!”

  东方霸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连续抽了几根之后问道:“你会自制定时炸吗?”

  程功成点头道:“当然!”

  “那你明天上午去购买材料,准备好炸药,做两百个出来,体积要小一点,威力要大!”

  程功成差点惊叫下巴:“两、两百个?一个星期也做不了那么多啊”。

  东方霸叹道:“要不然怎么办?跑道上可是有两百多架飞机,实在做不了两百个,就做一个百个,你这样,把你手下的人全部召集起来,你教他们每个人组装一个零件,形成流水作业,这样速度要一些!”

  程功成眼镜一亮,点头道:“好,这个办法好,我明天上午就把零件和炸药备齐,下午召集所有人组装!”

  第二天上午,程功成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三麻袋各式个样的零件,还有几大桶苦味酸。

  苦味酸发明于公元1771年,在发明之后近一个世纪时间里,一直用作黄色染料。后因为爆炸事故,爆炸性质才被人们发现,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合成炸药。基于它用做黄色染料的历史和极强的染黄色能力,又被称为黄色炸药,曾广泛用于装填炮、航空炸、地雷、手榴等几乎所有军用药。

  1898年英国殖民苏丹的恩图曼战役、布尔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都广泛使用了苦味酸炸药。由于苦味酸容易与体金属反应,产生感度很高的苦味酸盐,所以时常发生药的意外爆炸,造成士兵伤亡。1917年12月6日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大爆炸造成了2000余人死亡,就是由于苦味酸炮的安全事故造成的。

  麻袋被打开,里面的零件全部被倒在一个长方形的桌子上,有闹钟、成捆的细电线,干电池,一些电子零件等等。

  程功成召集手下将零件分门别类,按照他指定的顺序堆放好,然后开始手把手的一个个教他们组装每一个零件,一个人只装一个或者两个,装好之后再给后面的人,这样就形成了流水线,刚开始可能不是很熟练,但只要连续装十几个之后就数熟练了。

  程功成手下有三十个人,一天时间就装好了两百个定时炸,程功成最后经过检查只有五个是残次品,卸下炸药扔到一边去了。

  接下来的一天,程功成让大家好好在据点里休息养精蓄锐,任何人也不准出去,他去找东方霸商讨如何进行。

  第三天上午,木村拓二被带到了东方霸面前,在场的还有程功成和阿四,东方霸指着阿四问木村:“知道他是谁吗?”

  木村看了阿四一眼,疑惑道:“先生,我的眼睛虽然近视,好像还没瞎,难道我认不出来这是跟我一起被你们绑来的我的同伴吗?”

  东方霸和程功成互相对视一眼笑了笑,东方霸对阿四道:“长谷川博先生,你怎么不跟你的同乡大打声招呼呢?”

  阿四脸色严肃道:“木村君,他们没有虐待你吧?”

  “没有!”木村摇头,随即愣了愣说:“不对啊,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这两天没吃好没睡好,天天晚上没被子盖,声音当然会变了!”

  木村疑惑地看了看阿四,突然跳起来叫道:“不对,长谷君对朋友说话不会这么严肃,他只有对属下训话时才会这么严肃,你不是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