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四九三章 最高当局的再次拉拢
  在东方霸的命令下,三挺高射机枪、一挺重机枪、坦克炮一起开火,剩下的四辆豆战车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仅仅是三挺高射机枪的扫射就把豆战车就被打得千疮百孔,日军豆战车那12毫米的防护装甲在高射机枪的扫射下变得比纸张还脆弱。

  日军豆战车内的人全部被打死手,豆战车都停了下来,东方霸也停下坦克,自己亲自用坦克炮打爆了一辆豆战车,进下来坦克内的其他几人轮流过了一把炮轰豆战车的瘾。

  真是太爽了,所有人都觉得只有这样打战才过瘾,利用超高的机动性能和火力输出打得日本人反应不过来,在他们反应不过来之前就将他们打懵打晕,用绝猛的火力杀得他们胆寒,这种战术也只有在城市巷战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东方霸这些人,此时就像孙猴子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任你铁扇公主有通天的本事和威力无穷的法宝也发挥不出作用,只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在地上打滚。东方霸等人已经将日本人控制的中心地带搅得天翻地覆,日本人已经恨得牙痒痒,可上面的命令却是要抓活的,这可让人为难了。

  江城虽然是内陆城市,但江城可是九省通衢之地,公路、铁路、水路四通八达,工商业繁荣,列强在江城都驻有领事馆,有领事馆就有间谍活动,间谍们就是利用领事馆作为保护伞四处刺探中日之战的各方面情报。

  日本人的巨大损失和难以忍受的惨重伤亡很快被列强的间谍们得知,情报一经传回各国各国,立刻引起了高度重视,仅仅几十个人就让日本人损失了一座设施完善的军用机场和超过三百架各式战斗机、轰炸机,这些都不去说它,换了其他人只要操作得当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列强真正重视的是日军惨重的伤亡人数,不到四十人就干掉了九千人以上战绩,古往今来绝无仅有!

  这不仅仅是个人战斗力的问题,这支小分队的指挥官必须具备远超常人的智慧、骇人的精准判断力,当机立断的魄力、无人能及的战术素养、敏锐的嗅觉、强悍的心理素质、高超的临场指挥能力于一身,而成员必须具备决死的勇气、绝对的服从性,综合以上所有的条件才有可能得到这样的战果。

  各国列强很快发来电报,作出最高指示,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这国府小分队的指挥官是何许人也。

  程功成。这个人现在还在逃命当中,却已经名扬天下!他的生平资料很快被摆在各国情报部门首脑的办公桌上。

  远在重庆的老蒋得到戴老板的汇报之后,再也无心睡眠,他兴奋得在大厅里走来走去,随后叫侍从官拿来一瓶红酒亲自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戴老板,两人碰杯庆祝,戴老板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喝了一口酒,戴老板又说道:“校长,虽然程功成他们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但是他们现在深陷重围。想要从日本人的肚子里冲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他们现在的处境极度危险,日本人损失这么惨重,恐怕此时已经发了疯。不抓住他们誓不罢休,如果程功成他们一旦被抓住,那对我们将士们的士气和民众的抗战热情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老蒋听了之后,挥手道:“那就发动我们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接应他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雨农啊,像程功成这样的人才要重用。国府需要人才,要做出一个榜样出来,让其他人看看,我们国府的人并不都是酒囊饭袋!我们还是有敢死之士,还是有血勇之人的!”

  戴老板瞬间明白了老蒋的意思,当即起身立正道:“是,校长!学生一定为校长、为国府培养更多像程功成这样的人才出来!”

  老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有情报称汪某人正在和日本人秘密接触,以汪某人为首的一大批国府求和派要员都对这场中日战争没有信心,他们认为与其这样被日本人打得亡国,还不如委曲求全,牺牲一些国家利益换取国家一段时间的喘息之机。

  老蒋刚才作出这样的指示,就是要让这些人看看,国府并不是没有取得战果,国府中人并不是人人都像这些人一样,要树立一个典型出来激励前方将士和一些有志之士。

  老蒋见戴老板脸上呈犹豫之色,一副有话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就问道:“雨农,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有事就说!”

  戴老板说道:“是的,校长!其实这次行动的真正决策和指挥的人并不是程功成!”

  “哦?”老蒋问道:“不是他那是谁?”

  “东方霸!”

  老蒋神情一愣,看着戴老板问道:“怎么又是那小子?是你请他干的?”

  戴老板立正道:“不是,校长,是东方霸自己要干的,说起来他跟程功成也是老相识了!他一个星期前曾经到过重庆,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来了这里,他到这里的第二天下午日本人飞机就来空袭,据他自己的说法是他在这次空袭中被吓得不轻,因此要给日本人一点颜色看看,我猜测可能是他当时看见了民众被空袭之后的惨状,因此心生愤怒,所以他去江城之后就挟持了程功成,要全权负责这次行动,要说这小子的能力还是真的不一般,当天晚上就将程功成那队人当中被日本人收买的内鬼揪了出来,学生经过慎重考虑就同意了他的要求,命令程功成率队听从他的一切指挥!而且他跟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的能力我还是很放心的,如果他都没办法做成的事情,估计别人也没办法做成!”

  老蒋喝了一口酒,皱眉道:“这个东方霸能力是强,我们这一年来,军队很多武器弹药都是他供应的。他对抗战事业还是有很大贡献的,可有一样,这小子不太听招呼,你上次去上海不是带去一张少将参议的委任状吗?可他想都不想就给回绝了,真是可恨!”

  当初戴老板带着老蒋的委任状到上海去拉拢东方霸,东方霸当时并没有明确拒绝,只是说要考虑考虑,这一考虑就再也没有音讯,戴老板又不能一直呆在上海等消息。因此只能等事情办完就回了重庆。

  一张委任状,又不是要答应什么其他的事情,东方霸还要考虑,只有两种结果,就是接与不接。哪里还需要考虑的?这明显就是推脱嘛,戴老板当然不会看不出来,他也不好强行让东方霸接了委任状。

  老蒋知道此事之后非常生气,放眼全世界,能这么不给他面子的人几乎没有,就连其他国家的总统和元首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他,总要顾及面子不是?因此老蒋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要不是东方霸还在为国府供应武器弹药,他只怕早就暗示戴老板对东方霸下手了。

  戴老板有点想笑,又不敢笑出来,老蒋的意思他清楚。无非就是东方霸上次直接回绝了招揽,这让老蒋感觉很没面子,最高当局伸出的橄榄枝换了别人还不受宠若惊的收下?可东方霸竟然一口就回绝了,也难怪老蒋心里不高兴。

  想了想。戴老板小心地说道:“校长,我觉得是不是咱们开出的条件太低了?少将参议这种官职。国防部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如黄晶林之流也就罢了,可东方霸那小子不是一般人,他在上海滩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租界当局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据可靠情报,东方霸的势力已经开始向苏杭一带蔓延,以他的能力,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控制整个江浙一带的地下势力,加上他手上掌握的走私渠道和掌握的大量资金,就连鼎盛时期的上海滩三大亨加起来也比不上他啊!他能看上那种有职无权的官儿?”

  听戴老板这么一说,老蒋的眉头皱得更高了,想了一下,他就露出笑脸,说道:“如果他是嫌官职太小,或者说看不上我们给出的官是有职无权,那还不简单?只要他有所求就行,这样吧,给他一个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的头衔!”

  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这个官儿可不小,第三战区现在的司令长官是顾祝同,他现在的军衔是陆军二级上将,而最受老蒋喜爱的学生胡宗南现在也只不过是中将军衔。

  戴老板迟疑道:“校长,这个职位是不是太高了一点?军事委员会能通过吗?如果任命他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那么相应的军衔也不能太低,否则不好看啊!而且他如果插手第三战区内的军事行动和部署怎么办?”

  老蒋笑了笑说道:“这些都不是问题,如果他想插手,那不是很好吗?我倒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你想想,第三战区地处日军占领区内,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供应困难,如果他接受这个职务,那么第三战区内地官兵给养可以直接从上海运送过去,这对于他来说还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他既然作为第三战区的副司令长官,那么是不是要为他旗下的部队解决一些问题呢?至于军衔,给他个中将军衔算了”。

  老蒋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想用东方霸的钱给他养兵,而且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设在福建建阳,离着上海十万八千里,东方霸不会丢下上海不管而到建阳去,即使他接受这个官职,实际上也是个有职无权的职务,而且顾祝同还可以向他要物资要给养,谁让他是副司令长官呢?

  实际上国府在江苏、浙东、赣西,皖西一带已经被没有什么兵力了,即使有也只是一些散兵游勇,在第三战区辖下的正规部队只有新.四军在江苏一带打游击,其他如陈仪的第二十五集团军在闽西一带布防,刘建绪的第十集团军在闽浙赣交界处布防,上官云相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在赣东,唐氏遵的二十三集团军在皖南一带。

  戴老板点头说道:“校长高瞻远瞩,学生不如也!”

  男人嘛,无非就是为了权利、金钱、美女、名望这些东西而奔波,东方霸不缺钱。不缺美女,老蒋以为给东方霸一点权利和名望又何妨?这两人倒是有点想当然了,东方霸如果是为了这些,当初也不会混青帮这一行了,直接投靠一方势力,以他的能力,两年之内必定名震天下,东方霸只是想没有束缚的打鬼子。

  江城日军警备司令部,冈村宁次办公室。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冈村宁次一边写着什么。一边喊道:“进来!”

  副官推门进来立正敬礼道:“将军,柴山兼四郎大佐阁下到了!”

  “请他进来!”

  “嗨!”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日军大佐腰挎指挥刀走了进来向冈村宁次敬礼:“将军阁下,柴山兼四郎前来报到!请将军阁下训示!”

  柴山兼四郎出生于1889年,今年刚好五十岁,1912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24期。辎重兵少尉任官,1922年11月陆军大学毕业34期毕业。1923年6月成为辎重兵第14大队中队长,参谋本部支那研究员。1928年,任张学良的顾问助理,专事侵略东北的活动。

  1931年11月回到参谋本部,历任支那公使馆中佐武官驻北平,冯玉祥组织抗日同盟军收复多伦的时候。柴山兼四郎首先向冯玉祥发出抗议。

  老冯自然是没理他。柴山见没有效果,就直接去找坐镇北平的军政部长何应钦,说中**队出兵多伦的举动,明显违反了塘沽协定中有关中日双方停战的精神。

  可老何说塘沽协定说的是中日两国。同盟军打的是满蒙伪军,跟小日本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柴山振振有词,打狗还要看主人。伪军就是我们家的狗,那是你们想打就打的吗。

  何应钦分辩说。同盟军的成立并未得到过北平军分会的允许,因此他们在察北的军事行动,我们也很难管得了。

  柴山一听十分恼火,当即抛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如果你们真的管不了,我们关东军可以过来帮你们一道管。

  这话让何应钦出了一身冷汗,武藤信义在签完协定后可是发过声明,说如果中国确实遵守这个协定,关东军马上撤回长城线,否则的话,那是要“断然膺惩”的。

  为了实现政令统一,蒋介石和何应钦都不能够容许抗日同盟军再继续存在下去。因为绞杀抗日同盟军这个功绩,柴山兼四郎再次进入参谋本部,保送欧美留学,踏上了上升的快速通道。历任辎重兵第18大队长等,1936年3月晋升辎重兵大佐,陆军省军务课长。这对于辎重兵出身的简直是一个特列,日本人不重视辎重兵是出名的,有句话说辎重兵都算兵的话,那蜻蜓都能算老鹰。七七事变的时候,他虽然是陆军次官梅津美治郎的亲信,但却是不扩大派的。当他去向支那屯驻军司令香月清司传达不扩大的方针时,被香月以军令和军政矛盾而拒绝。

  1938年2月,由于天津特务机关长仪我诚也病故,他转任天津特务机关长、主要执行对吴佩孚工作。不过因为日军拿下了江城,这边急需有资历和能力的特务坐镇对付军统,因此才把他调了过来主持江城的情报工作。

  冈村宁次放下钢笔站起来看着柴山兼四郎笑道:“柴山君,你来江城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还习惯吗?”

  “是的,将军阁下!兼四郎作为帝**人,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很快适应!”柴山兼四郎回答道。

  冈村宁次指着沙发让他坐下,然后问道:“今晚机场被重庆派来的特别小分队摧毁的事情你知道吗?”

  “是的,将军,我刚才就在机场!我的人正在追踪那支特别小分队,事前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我并做出了相关的布置,收买了两个人做内应,但是三天前这两个人跟我失去了联系,他们在跟我失去联系之前曾经联络过我,说重庆派了来了一位大人物,因此我布置人去抓捕,但是所派人的全部玉碎,事后我判断,这个消息是军统小分队负责人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并设下了圈套,就是为了引这两个内应抓出来,我中计了!这个小分队负责人能力非同凡响,这一点从今晚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来!”

  冈村宁次脸色不好看,点头道:“你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刚来几天就成功收买了两个军统的人,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支那人向来以狡猾著称,看来这次你遇到对手了,这支小分队的指挥官是谁?有他的详细资料吗?”

  柴山兼四郎立即从身边的皮包里抽出几张资料递过去说道:“这支小分队的指挥官名叫程功成,这是他的详细资料!”

  冈村宁次接过资料仔细看了一遍,最后说道:“柴山君,发挥你的才能吧,给我抓住程功成,我要活的!”

  “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