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零三章 临死吞情报
  川岛芳子紧了紧大衣,吐出一口热气,迈开大步快速向特高课办公楼走去,到了办公室门口,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入办公室之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房在办公桌上,然后走到保险柜前扭动密码锁打开了保险柜,将一个文件袋拿了出来,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打开文件袋,她从里面抽出一叠文件,突然,她脸色大变,文件第一页的右下角被折叠起拇指大小的一块。

  她记得之前自己将这叠文件整整齐齐,小心翼翼地放进文件袋中,绝对不可能折起一角,现在这叠文件的第一页右下角被折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潜入了办公室,并打开保险柜翻看了文件,否则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特高科的防备机制极其严密,外人很难潜入进来,唯一的可能就是特高科内有内鬼!

  她也不看文件了,当即将文件再次装进文件袋,快步走到保险柜前将文件袋放了进去,并锁好,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她立即说道:“封锁特高科的大门,通知当值人员全部呆在自己的岗位,任何人不能外出!”

  “嗨!”

  当所有人都呆在自己的岗位上不准外出时,川岛芳子派出自己的亲信对每一个办公室里的人进行询问调查,而她自己则再次回到办公室仔细寻找着进入她办公室内的人可能留下的线索,可是她寻找了半个小时一无所获。

  她再次打开保险柜取出文件袋。把文件袋里的文件取出来一遍一遍地看着,突然一股香味传进了她的鼻子。她是受过特别训练的间谍,嗅觉相当敏锐,一丝丝香气立即被她闻到了。

  哪里来的香味?川岛芳子低头看了看文件,然后将文件凑到鼻子下闻了闻,没错,香味就是从文件上传来的,这是雪花膏的香味,而且是雅霜牌雪花膏!

  现在全国各大城市到处都是雅霜牌雪花膏的广告。雅霜牌雪花膏产地在上海滩,在这个时代,护肤品还有铁盒装的百雀羚和红梅,雅霜已经算奢侈品了,但如果把蚌壳油也算进去的话,品种就多了一样。

  只有女人,而且有点钱的女人才能用也用得起雅霜雪花膏。毫无疑问,进入办公室的人是一个薪水不低的女人!

  想到这里,川岛芳子立即锁好文件,拿起电话说道:“让值班的所有女人一个一个到我的办公室来!”

  “嗨!”

  半个小时后,川岛芳子有点失望,值班的所有女人没有一个人有嫌疑。她们都有不在场证据。

  到底是谁呢?川岛芳子想到,如果进入自己办公室偷看机密文件的不是值班人员中的女人,那就只能是休息人员中的女性了,那么……

  想到这里,她立即打起电话打到门岗。“我是川岛芳子,晚上有谁来过特高课?”

  “请您稍等……查到了。一共有三个人来过,他们分别是田宫中佐、浅野中佐,板古少佐!”

  这三个人当中田宫和板古都是男人,他们不可能在手上涂抹雪花膏,只有浅野中佐,即浅野英子是女人,也只有她才有可能在这寒冷的冬天在手上涂抹雪花膏。

  川岛芳子立即问道:“浅野中佐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我查查……查到了,是四十分钟前,浅野中佐刚刚离开两分钟,您就到了!”

  “碰”川岛芳子挂断了电话,她脸色变得极不好看,再次拿起电话正准备拨打田宫的电话,手指却在停在空中不动了。

  她犹豫了,浅野英子的军衔是中佐,职务是装备科科长,而且是日本人,她川岛芳子却在特高科没有任何职务,只是挂名而已,即使要抓人也轮不到她来抓。

  川岛芳子想了好几分钟才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电话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摩西摩西!”

  川岛芳子说道:“我是川岛芳子,我找多田骏司令官阁下!”

  “他不在!”

  电话那边的女人说完就挂断了,川岛芳子气得脸色铁青,差点把电话摔了,多田骏是她的背后靠山,如果没有多田骏的支持,她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川岛芳子不甘心,她决不能让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纰漏,这是她花了大半年时间准备的,必须争分夺秒抓住浅野英子,不让机密计划外泄。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拨通了田宫的电话,“田宫君,是我!刚才有人潜入了我的办公室偷看了绝密文件,我已经查出来是谁,但是我没有权利抓她,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田宫中佐是北平宪兵司令官,他很早就听说过关于川岛芳子的许多传闻,加之川岛芳子与许多达官显贵联系甚密,于是田宫就更想设法接近她。经过一番调查,田宫中佐决定见一见川岛芳子。一见面,田宫就好像吃了回春药一样,仿佛川岛芳子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电波射到他的身上,马上感觉到自己被对方彻底俘虏了,川岛芳子略施手腕把田宫中佐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让田宫为她办了很多事情。

  田宫一听川岛芳子找他帮忙,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并调集了一个小队的兵力随同川岛芳子前往浅野英子的住所进行抓捕。

  却说浅野英子回到自己的住所洗了澡,躺在沙发上一遍一遍回想自己刚才在川岛芳子的办公室窃取绝密文件的详细过程,确定没问题之后她正准备睡觉,后来一想这份情报太重要了,必须连夜联系自己联络人,通知联络人明天见面,否则难免夜长梦多。

  想到这里。她马上开始穿衣服,正当她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窗外亮起了灯光,她心中一惊,这么晚了谁还会过来?她立即走到窗户边撩起窗帘一角看向外面。

  只见大批的日军士兵从车上跳下来,川岛芳子和田宫也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知道自己暴露了,她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暴露了,否则田宫不会带大批日军过来。川岛芳子没有这个权利抓她。

  她来不及细想,立即走到浴室将镜子挪开,将镶嵌在墙壁上的一块木板打开,露出一个方形空洞,她从里面将胶卷拿出来,可是因为心急竟然不小心让胶卷落在了地上,胶卷落在地板上滚了几滚滚进了厕所管道里面。

  她脸色大变。顾不得厕所管道脏兮兮就蹲下将胶卷从里面捞出来,可就在这时大门被撞开了,来不及了,只能从窗户逃走,她打开浴室里的窗户跳了出去。

  胶卷掉进了厕所管道里面不要紧,只要人没事就没关系。她能够记住大概的内容,而且川岛芳子也不一定会知道胶卷掉进了厕所管道,但是她还是花时间将胶卷捞了出来,胶卷被密封着,掉进水里不会进水。这份情报太重要了,值得她争分夺秒不顾一切。

  她刚刚跳出窗户。浴室外面就响起了枪声,几发子弹打在窗户框上溅出几道火花。她跑了几步,掏出手枪回身就是两枪射过去,当先冲进浴室的一个日本士兵倒在了地板上,剩下的日本兵立即停在了浴室外面。

  浅野英子飞奔向围墙,这时日本兵已经从房子的两侧包抄过来,她甩手就是几枪,左边包抄过来的三个日本兵被打死扑倒在地上,在右边包抄过来的三个日本兵开枪的时候,她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起身蹲在地上又连开三枪。

  左右包抄的日本兵都被打死,她迅速起身奔向围墙,突然后方浴室内再次响起了枪声,一发子弹击中了她的左边肩胛骨,她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反手一枪结果了浴室内的一个日军士兵。

  这时她已经跑到离围墙两米的地方,她加快速度飞奔上了围墙,“砰”又是一声枪响,一发子弹击中了她的背部,她咬牙跳到了围墙外面。

  川岛芳子带着大批士兵追到围墙下,怒道:“巴嘎,全是饭桶、废物,快给我追!”

  “嗨!”

  田宫安慰道:“芳子小姐别着急,浅野英子受了枪伤,她跑不远!我们可以顺着血迹追下去!”

  “嗯,但愿如此吧!”川岛芳子说完立即向院子外面走去。

  浅野英子捂住胸口趔趔趄趄地穿过了马路,她感觉全身都力气在快速地流失,她咬住舌头刺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提醒自己就快要到了,她的联络人离她的住处只有两百米的距离,现在枪响了,联络人必定知道她已经暴露,一定会连接应她。

  浅野英子穿过马路跑进了一条巷子,通过巷子之后,她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怎么办?胶卷绝对不能被日本人搜走,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很冒险,不过她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她将胶卷拿出来塞进嘴中,然后用尽全力咽了下去,微型相机的胶卷很小,塞进嘴里后可以穿过食道进入胃部。

  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将她扶了起来,看清是她的模样后,立即说道:“聂壹,没事了,我马上带你走,你一定要坚持住!来,快起来!”

  浅野英子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全身力气流失几乎全无,她知道自己不行了,用进最后的力气,把手指点在自己的胃部说道:“胶、胶卷……”。

  “聂壹,聂壹,聂壹!”男人含泪呼唤着浅野英子的代号,并用力摇晃着浅野英子的身体,可是浅野英子已经毫无反应,他伸手在浅野英子的颈动脉处摸了一摸,没有脉搏了!

  这时,马路上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男人最后看了浅野英子一眼,咬着牙起身跑进了黑暗之中,可惜他没有留意到浅野英子临死前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胃部。

  川岛芳子紧跟着大队日军士兵进了巷子,见几个士兵站在巷子出口,其他士兵在附近警戒,立即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士兵敬礼道:“发现了目标,她已经死了!”

  川岛芳子闻言快步走了过去,接过士兵递来的手电筒在尸体上照了一照,果然是浅野英子,她在尸体上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田宫中佐见浅野英子已经死了,也没有从她身上搜到可能带出的情报,说明浅野英子并没有做记录,于是问道:“芳子小姐,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她身上并没有情报!”

  “不!”川岛芳子摇头道:“不能大意,如果从她身上搜到了情报我就放心了,问题是没有搜到情报,不排除她把情报藏在别的地方了,马上派人回她的家里仔细搜查,一个角落也不要放过!”

  “好吧!”田宫答应一声,就安排两个士兵将浅野英子的尸体抬回特高科,又派人去浅野英子的家里搜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