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零五章 川岛芳子的麻烦
  北平,川岛芳子办公室。

  田宫中佐汇说道:“芳子小姐,我们已经把浅野英子的住宅里里外外翻了遍,也没任何的发现!”

  川岛芳子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她不相信浅野英子没有将获取的情报做任何记载,要知道那份绝密情报的字数和页面不少,不是以记忆力在短时间内能够记住的,就算浅野英子能够记住大部分内容,从其离开特高科回到家里这段时间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干很多事情!

  她突然转过身来说道:“田宫君,我们一定是忘记了什么才找不到情报,我看过浅野英子的档案,这个女人平平淡淡,自从加入这一行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她隐藏得极深,所以一直没有人发现她的马脚,她曾在上海呆过大半年,那段时间上海特高科发生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她的几任上司都死了,唯独她没事,你不觉得奇怪吗?”

  田宫中佐闻言脸色大变,结结巴巴道:“您、您是说之前上海那边的所有情报泄露都是从她手上泄漏出去的?这、这怎么可能?她的家族可是日本有名的家族啊!”

  “怎么没有可能?”川岛芳子走到桌子边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含在嘴里,田宫中佐立即掏出打火机给她点上。

  川岛芳子抽了一口,吐出烟雾,继续说道:“她曾经是西村班、晴气庆胤、池田龙二这三位特工界前辈的机要秘书,可是他们三个先后都死于非命,西村班死得不明不白,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是谋杀还是自杀,晴气庆胤被上面勒令自尽就是因为在他的任期内连续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弹药库被炸、黄金被劫等事件,而池田龙二被人无故杀死在租界内。同时死亡的还有几十个皇军精锐士兵,种种迹象无不表明这些前辈的死和许多绝密情报的泄密都与她有关!田宫君,我想提醒你,不止我们可以收买中国人,中国人也可以收买日本人,而且他们对这方面比我们还擅长!”

  “没错”田宫点头符合,话题一转:“不过,芳子小姐,这些只是我们的猜测。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事情都是她干的,包括您说的有人潜入了您的办公室,浅野英子的死不是一件小事,很快会被上面和她的家人知道,她的家族是大家族。我们没有证据就这样打死了她,她的家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上面一定会追查这件事情,如果我们在短时间之内找不到她是支那人间谍的证据,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除非我们能找到那份还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情报”。

  田宫中佐这么一说,顿时让川岛芳子慌了手脚,原本她就已经失势。关东军和华北驻屯军方面都不怎么重视她了,就连她从事间谍活动所需的经费都断了来源,这次她从日本来到北平策划了一个绝密行动就是要做出成绩来给日本军方看看,证明她川岛芳子还宝刀未老。还有用,不让日本人忽视她的存在。

  可是她忘了浅野英子的身份,浅野英子不仅是个日本人,而且是个大家族的出来的人。比她这个西贝货重要得多!她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对浅野英子实施抓捕,而且还将人打死了。这本事就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再加上浅野英子的家族在军界和政界的影响力,弄不好会上军事法庭。

  川岛芳子辩解道:“如果她不是支那人的间谍,那她为什么拘捕,还向我们开枪,之后又逃跑?这一点难度不能说明问题吗?”

  田宫中佐摇头苦笑道:“芳子小姐,问题是我们抓捕之前并没有表明身份,也没有当面指出为什么要逮捕她!作为一个特工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您可以这样说,可她家里人和上面会相信吗?如果上面派人来调查,我们不合法的行为很快就被查出来,实际上即使她有问题,以我们的级别在没有得到上面授权的情况下根本不能对她实施抓捕,您明白吗?”

  川岛芳子脸色有些发白,扑到田宫中佐的身上哀求道:“田宫君,你是我的男人,你一定要帮我啊,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死定了,难道你希望我就这样死在自己人手里吗?”

  川岛芳子的样子可怜极了,田宫中佐原本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经她这么一闹腾,就更加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急忙道:“芳子小姐别担心,我一定倾尽全力帮您的,不过我恐怕也掩盖不了多久,宪兵司令部并不是我能够一手遮天的,而且特高科里也有很多人看我不顺眼,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能够找到浅野英子通敌的证据才行,否则一切都是白费力气!只要有证据,上头和浅野英子的家人才无话可说,说不定浅野家族还会因此失势”。

  川岛芳子脸色一片惨然,叹道:“这次我真是把浅野家族得罪狠了!”

  田宫中佐抱着川岛芳子拍了拍她的背说道:“芳子小姐,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们不能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必须去寻找证据!”

  川岛芳子很快就调整了情绪,“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浅野英子的办公室已经被搜了个底朝天,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们立刻去她的住所搜寻一遍,就算挖地三尺也必须找到证据!”

  说去就去,两人很快出了办公室,到楼下开车前往浅野英子的住所。

  二十分钟后,汽车开进了浅野英子的住所院子里,两人刚刚从车上下来,一个穿便服的日本特务就走过里敬礼:“中佐阁下,芳子小姐!”

  田宫中佐回了一个礼,问道:“有发现吗?”

  此人转身从身后一个一个人的手上接过一本厚厚的书籍然后递给田宫中佐道:“阁下,直到现在为止,我们只找到了这个东西!”

  这是一本大约有六公分厚的圣经,从硬壳封面上看就知道这是精装版,田宫和川岛芳子对视一眼。随手翻开就见其中一页开始从中间被掏空一个长方形的凹槽,一个精致的微型照相机躺在凹槽内,凹槽刚好能装下微型照相机,严丝密缝!

  两人看见这个微型照相机,立刻面露喜色,田宫中佐当即把照相机拿出来,将圣经递给川岛芳子之后就将装胶卷的盖子拨开。

  里面是空的!照相机里装胶卷的地方是空的!两人原本高兴的笑容瞬间又变得凝固,果然验证了那句俗话,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田宫失望道:“浅野英子是特高课装备科科长。她有一个微型照相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川岛芳子皱眉道:“一个照相机里没有胶卷,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啊,她是装备科科长,胶卷多的是,相机里为什么没有胶卷呢?只能说明相机里曾经有过胶卷。但是却被取走了!”

  田宫中佐摇头道:“芳子小姐,你这个推测有点牵强附会,别我说不认同,上面和浅野家族的人也是不会认同的!我们还是继续找吧”。

  田宫中佐也是没办法了,他已经被川岛芳子拖下了水,想摆脱干系也是不可能,上面真要追究起来。他是第一个遭殃的,川岛芳子可不傻,不但不傻,还精明异常。到那时候她完全可以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因为她根本没有权利调动宪兵队的人,只推说这一切都是田宫自己的主意,与她无关。

  两人分别行动。从每个房间再从头查一遍,将楼上楼下翻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丝毫有价值的东西。最后川岛芳子来到了盥洗室。

  浅野英子最后就是从盥洗室的窗户逃走的,川岛芳子脑子里产生了疑惑,盥洗室在楼右边靠后院,而浅野英子的卧房在二楼,根据检查卧房的情况来看,当时浅野英子是从卧室下来的,因为卧室内有一杯没喝完的咖啡,浅野英子死前穿戴整齐,显然是准备出门,她想逃走完全可以从二楼窗户跳下去,那点高度对浅野英子来说算不了什么,就算她不敢从二楼跳下,也可以从楼梯后面的后门逃走,那要近一些,为什么单单要从盥洗室逃走?盥洗室肯定有东西,她是要拿什么东西才进盥洗室的!

  川岛芳子脑子很灵活,思维很敏捷,立即推测到了这一点,她马上开始在盥洗室检查起来,终于让她发现墙壁上镜子后面有一个掏空的空洞,打开木板一看,可惜里面是空的,看来浅野英子逃走前带走了什么东西。

  川岛芳子立即招呼田宫中佐,将她的发现告诉田宫,田宫听后立即和川岛芳子带着几个特务沿着浅野英子逃走的路线一路仔细寻找起来。

  特别是在围墙下,他们在围墙内外翻了一个遍,一直穿过过马路走进巷子里,在浅野英子死亡的地点这段距离内来回寻找着。

  “咦!”川岛芳子惊讶的叫了一声。

  田宫立刻走过去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川岛芳子指着墙角一块烂砖说道:“你看这砖头,这里干燥,而这块砖头上面是湿漉漉的泥巴,显然是刚刚被翻过来没多久,有人来过寻找什么东西!”

  田宫中佐点头道:“是的,看来她的同伙也没有得到情报!我们还有机会!”

  就在这时,一个肩扛少佐军衔的日军军官带着一队日军士兵走过来,田宫皱眉道:“川口仁浩,你来干什么?”

  川口仁浩脸色冷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抖开竖在二人面前道:“田宫中佐、川岛芳子小姐,你们二人涉嫌滥用职权,在没有证据、也没有上级授权的情况下对浅野英子中佐阁下实施抓捕,并直接造成了她的死亡!川口仁浩奉命逮捕你们,这是逮捕令,请你们跟我走一趟!”

  川岛芳子和田宫中佐对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惊骇上面的动作好快!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