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一六章 一夜两百块
  也许是在坐的这些人从来都没有听过这种笑话,一个个都笑得弯腰,有些人忍不住把肚子都笑疼了。

  大部分人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个笑话,可有两个人却从这笑话里听出了另外的意思,这就是坐在靠楼梯的穿大衣的男人和西面最里面一桌上穿长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

  等笑够了,有人让东方霸再讲一个,东方霸摆手道:“不讲了,不讲了,吃饭,再讲你们都不吃饭了!”

  旅店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经过这一通笑话,开始有人小声说话,特别是那两桌客商,开始讨论今天日军戒严的事情。

  “听说了吗?好像南站那边的日本人被游击队突袭了,车站里的日本人全部被游击队打死了,一个没剩!”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当时我就是从那边经过的,枪炮声那个猛啊,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离着老远就看见子弹乱飞,我的妈呀,我赶紧催促赶车的快跑!就在天黑不久,我还看见大队日本人出城去了,估计是向南站去了”。

  众人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反应不一,楼梯边穿大衣的男人笑道:“这不快过年了嘛,寒冬腊月的,游击队一直被日本人封锁、围困,没吃没喝的,也只能冒险出来打打日本人的秋风!”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可有人听着就感觉刺耳了,那就是跟穿长袍戴眼镜中年男人一起的小伙子,小伙子讥笑道:“游击队是被日本人围困没错,但是他们敢打,比有些人被日本人撵得到处跑,一枪不放丢失大片国土强得多!”

  大衣男人笑道:“小子。你替游击队说话,是不是跟游击队一伙的?”

  小伙子刚想说话反驳,立即被长袍眼镜男人止住,眼镜男人说道:“这位先生可不要乱扣帽子,大家都是出门在外碰到一起也算是缘分,咱们生出矛盾平白让别人看笑话就不好了!”

  大衣男人好像也知道不是斗气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巴,埋头吃起菜来。

  长袍眼镜男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扭头问坐在身边的小伙子:“吃饱了没有?”

  “饱了!”

  “时间也不早了。那咱们上楼休息吧!”说着便当先起身向楼上走去。

  回到房内关上房门,眼镜男人瞪着小伙子训斥道:“小武啊小武,出来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要多看少说,争取多看不说,你又是怎么做的?”

  小武低下脑袋道:“对不起政委。我、我一时没忍住,谁让那家伙说我们游击队的坏话呢!”

  眼镜男人问道:“他说什么了?他说的是实情,我们被日本人封锁,没有物资补给只能找日本人要吃要喝的,这怎么就成坏话了呢?我知道你父母都死在国府士兵的手上,但是现在是全国抗战,一切以打击日本侵略者为主要目标。其他的都暂时放在一边,你呀,还是太年轻,别人随便说了一句话就让你血气上涌。我今天就不应该带你出来!”

  小伙子搔了搔脑袋,低声道:“政委,我错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算了。你知道就好,唉。也不知道大队长他们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脱离日本人的追击!”

  楼下众人还在吃喝,那大衣男人去后面上茅厕了,公子哥儿模样的年轻见那穿白色呢绒大衣的年轻人一个人坐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喝多了胆子壮了起来,端着一杯酒就走了过去淫笑道:“小姐,你一个人喝多寂寞啊,我来陪陪你怎么样?”

  年轻女人瞟了公子哥儿一眼,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吐出两个字:“滚开!”

  公子哥儿哈哈大笑起来,扭头对自己三个跟班说道:“看看,这小妞居然让你们少爷滚开,少爷什么女人没玩过?这娘们竟然这么对你们少爷,来啊,给少爷我把则娘们带房里去!”

  三个跟班急忙上前扶住公子哥儿,其中一个说道:“少爷,您喝多了,我们还是扶您上楼休息吧!咱们明天还要赶路回南京呢”。

  “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我还没醉呢!”公子哥儿大叫着被三个跟班架上了楼。

  东方霸看得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旅店里暗藏杀机,那公子哥儿竟然不知,还喝醉了撒酒疯,如果不是那几个跟班精明强行拖着他上了楼,估计他的下场会很惨。

  接下来,其他桌上的人吃完之后就陆陆续续上了楼,只有东方霸这两桌人,还有那三男一女,以及四个匪气十足的人还在吃着喝着。

  这时,那三男一女中的女人突然站起来向柜台走去,嘴里喊道:“掌柜的……”

  经过东方霸这一桌的时候,这女人也不知怎的一下子向东方霸扑来,东方霸眼神中精光闪,闪电般的抓了女人的两只手,而女人的手突然被袭击,藏在手指缝中的两枚细小的钢针落在了地上,只是那两枚钢针太细,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声音。

  东方霸装作很自然地一手转了一个圈,女人便被带得躺在他的怀里,他大笑道:“哈哈,多谢小姐垂青!今晚有艳福了!”同时一只手握住女人饱满的胸脯用力地揉捏着。

  女人胸脯被握住,又被一阵大力揉捏,顿时发出一声令人**的呻吟声,她的同伴中穿皮夹克的男人立即走过来冷冷道:“放开她!”

  阿四起身拦住他笑道:“这位兄弟,你这就不对了,是她自己投怀送抱的,难不成你看着心生嫉妒?你嫉妒又有何用呢?她要是能看上你早就让你上了,也不至于让我大哥来给她消火啊!”

  女人的另外两个同伴也上前来,却被东方霸剩下的兄弟中两个拦住前进不得,东方霸一边用力揉搓着女人的胸脯一边放肆的大笑:“爽啊,真他妈爽,这双肉球又大又软,揉起来真他妈爽呆了!”

  另外一桌四个匪气十足的家伙看得直流口水,鸡冠男抹了一把嘴角的涎水高声问道:“那位兄弟,跟你打个商量如何?”

  东方霸一边揉一边问:“哦?兄弟有何指教?”

  鸡冠头摸了摸脑袋道:“能不能把那娘们让给我们兄弟?这样,我们出一百块大洋,如何?”

  东方霸哪里肯,摇头道:“不好不好,一百块大洋太少,再说这小娘子喜欢我这样的,我不能为了一百块大洋就辜负了美人的一片爱慕之情啊!”

  鸡冠头显然没弄明白东方霸的意思,抓了抓脑袋说道:“我说这位兄弟,你也太黑了吧?去丽春院找个四个女人也只要十块大洋就能玩一夜!一百块太贵了点”。

  东方霸手上不停,嘴里却说:“丽春院的女人能跟这小娘子相比吗?你看看这小娘子,细皮嫩肉,皮肤光滑如绸缎,细腰、丰乳肥臀,能睡上一夜就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鸡冠头还没说话,他旁边的钢圈男就说:“那一百五十块大洋!”

  东方霸说道:“两百块大洋,一个子也不能少,而且我还帮你摆平她的三个同伴,你看如何?”

  鸡冠头和钢圈男凑到一起嘀咕了一会,随即答应:“好,两百块就两百块,妈的,这是老子睡过的最贵的金逼了!”

  当两封大洋被拍在桌子上的时候,东方霸一把将女人推了过去,鸡冠头急色地抱住,差点就要当场就地正法。

  在女人被推出去的那瞬间,她向三个同伴使了一个眼神,穿皮夹克的男人立即得到了信号,装作非常气愤的模样怒道:“臭婊子,真他妈贱货!我们走!”说着就带着另外两个人上了楼。

  鸡冠头抱着女人揉搓了一阵,已经急不可耐了,对身边寸头男人道:“大哥,走吧,四兄弟一起玩!”

  寸头老大摇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地高兴一点,另外注意一点,别被人阴了,我看那三个小子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哼哼,那三个窝囊废?如果他们敢搅了我们的好事,老子捏碎他们的卵蛋!”鸡冠头不屑地叫道,跟着钢圈男一起上楼了,只有一个留着小辫子的汉字留下陪寸头男人喝酒。

  过了没多久,这两个男人也一起摇摇晃晃上了楼,只剩下东方霸他们八个人还在吃着喝着。

  掌柜的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一直不闻不问,自己坐在柜台里拨弄着算珠,东方霸扭头看了掌柜的一样,喊道:“掌柜的,一起来喝一杯?”

  掌柜的摇头道:“不喝,我劝你们也早点睡觉吧,别喝高了吵着别人!唉,这年头真是奇哉怪也,竟然就为了两百块大洋把到手的女人卖给了别人,不过两百块也值了,去丽春院够逍遥快活一阵子了”。

  东方霸闻言无奈道:“这个老家伙!”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