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一七章 强盗撞见鬼
  没过多久,东方霸等人也吃得差不多了,就丢下碗筷大家一起上楼休息,这年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而且这里也不比大上海,基本上没有什么夜店娱乐场所,要说有也就是那些青楼晚上开张,加上今晚日军戒严,常人都不敢在大街上行走,唯恐被日本人抓走。

  上了楼,东方霸低声对几人说道:“今天晚上睡觉都警醒一点,最好是轮流守夜,这帮住宿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实话告诉你们,我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众人大惊,一个兄弟问道:“老大,难道有人死了吗?”

  东方霸笑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总而言之,睡觉不能睡得太死!”

  “明白!”

  大家答应一声,各自回房休息,东方霸跟同房的兄弟分工,他守上半夜,那兄弟守下半夜,凌晨两点交班。

  坐了一天的火车,又长途奔跑了大半夜小时,同房的兄弟很快就睡着了,东方霸为了保险起见,把一张椅子顶在房门后面,然后盘腿坐在穿上闭目静思。

  整个前半夜,二楼都充斥着女人压抑的呻吟声,这声音实在是让人难以入睡,各个房间里的男人们辗转反侧,有点甚至用被子捂住脑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东方霸进入空明境界不久,楼道走廊的木质地板突然发出咯吱咯吱声,这声音虽然细小,但还是被东方霸听见,看来果然有人忍不住要动手了。

  让东方霸疑惑的是那咯吱声渐渐远去,直到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里即将上演一场闹鬼的戏码?

  东方霸心里早就对刚才在大厅里吃饭的那些人的身份做了分类,每一桌坐的人都不是简单货色。有日本人的特务,还有国府的特务,也不知道是军统的还是中统的,有g党的人,还有占山为王的土匪,有奸商、有跑江湖的骗子、江洋大盗、神偷,背景深厚的公子哥儿。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东方霸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聚在这里,因为日本人的突然戒严!当时这些人就在附近活动。他们没地方可去,为了躲避日军的巡逻,只能往这家旅馆里躲。

  几个日本特务混在其中,让局面变得更加诡秘,东方霸不知道g党的人和国府的特务是否察觉了那几个日本人的身份。但他知道今晚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着想着,东方霸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昏沉,意识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上了一层阴影,怎么回事?东方霸心中突然一惊,他很快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牙齿在舌尖用力一咬,剧烈的疼痛使得侵袭意识的阴影立刻消散。他很快清醒过来,这得多亏他前世接受过抵抗麻痹神经类药物的训练,否则今晚肯定会遭了道。

  迷烟!这绝对是迷烟,这种东西只有轻微的气味。常人很难靠嗅觉辨别出来,一旦闻到就会陷入昏迷状态,东方霸知道这玩意,并且也会配制。他手下彼岸花组织的特种部队就经常用这玩意实施突袭。

  放迷烟的肯定是刚才在楼道走廊里轻轻走动的那个人,东方霸立即摒住呼吸从床上跳下来走到门边。发现房门与地面的缝隙里有一节燃烧的香,他一脚将之踩熄灭,然后转身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冷空气进来冲散迷烟的气味。

  弄好之后,东方霸再次回到房门边上,轻轻把门栓打开,将房门拉开一条缝隙观察,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鬼影都没有。

  正想拉开房门出去看一下的时候,那木质地板的咯吱声再次响起,东方霸明白现在对于放迷烟的人来说是到了收获的时间了。

  一个穿着马褂的家伙首先走到了五号房间门口,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伸进房门与门框之间缝隙拨弄着,看来是想把里面的门栓弄开。

  东方霸对那人有印象,那就是其中的一个客商!那家伙胖胖的,一脸的福相,从外表上很难将他与大盗联系在一起。

  东方霸感觉有些好笑,日本人都还没动手,倒是这江湖大盗率先动手了,五号房应该是那公子哥儿的房间,这个江湖大盗肯定是奔着公子哥儿的钱财去的,他咋不奔着日本人而去呢?真是遗憾!

  东方霸对着这个突然蹦出来搅局的家伙有点无奈,旅店里也许只有公子哥儿是个最好的下手对象,其他人要么不是太凶残,就是太警觉,或者没什么钱,看来这家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知道找准下手的对象才会有所收获。

  只是这家伙捞了公子哥儿之后会不会再打其他人的主意呢?东方霸不知道,只能看事情的进展了。

  那胖子大盗动作非常迅速,撬开公子哥儿的房门之后进去,没过两分钟就出来了,紧接着他一间房一间房的撬门,然后进去行窃,每次花的时间都很短,二楼总共有二十个房间,那家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撬开了十二间。

  连阿四住的那间房和另外四个兄弟住的房都被他光顾,而阿四等人却毫无察觉,可见这迷烟的药性有多猛!

  有一点让东方霸非常不解,胖子大盗撬门不是按照顺序来的,而是东一间西一间,完全没有规律,纯粹是乱来。

  胖子大盗不傻啊,为什么要这么做?东方霸仔细回想胖子大盗刚才撬门的先后顺序,仔细分析一番,却发现最先被盗的应该是最有钱的,也是最容易得手的,越往后越没钱,越不容易得手。

  只剩下几间了,胖子大盗终于来到了东方霸的房门口,东方霸一只手按住门,一只手顶住门栓。

  很快就看见一截寒光闪闪的匕首插进了门缝卡在门栓上,匕首开始轻轻的拨动着门栓,可门栓被东方霸按住了,怎么拨得动?胖子大盗费了九牛二虎之里也没有拨动分毫。

  从门外传来低沉的骂声:“我擦!”

  随后匕首被抽出去了,脚步声响起,并渐渐远去,看样子胖子大盗放弃了这间房而去继续撬别的房门了。

  确认胖子大盗走了之后,东方霸松开手,轻轻将门栓抽开,然后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再将门拉开一条缝隙,身体钻出去侧身站在门框下看见胖子大盗刚好从一间房里退出来。

  这时胖子又开始撬旁边的房门,这是最后一间了,胖子大盗很快拨开了门栓,轻轻推门进去,而东方霸伸出脑袋一直看着他的侧面。

  不到一分钟,那间房内突然传出一声恐怖的尖叫:“死人了——”

  紧接着胖子大盗背着装钱的袋子惊慌失措、连滚带爬地从那房里跑出来,慌不择路一路飞奔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紧紧地关山了房门。

  大约七八秒之后,一个女人迷迷糊糊地从刚才那房里走了出来,东方霸定睛一看,那不是被他卖给鸡冠头的那个女人吗?

  那女人很快清醒过来了,扭头看了房门大开的房间,顿时大惊,立即冲进了对面的房间内再也没有出来。

  掌柜的和伙计很快披着衣服从楼下上了二楼,这时已经有人迷迷糊糊打开房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眼镜男人敞开长袍露出白色的内衣问道:“掌柜的,怎么回事啊?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死人了?”

  掌柜的一脸严肃的摇头道:“我也听见了,所以上来看看,先生您不知道是谁喊叫么?”

  “不知道啊,我是听见声音过来好一会才清醒一点,咦,不对!这气味不对,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应该是迷香的气味,闻着就让人头晕!”戴眼睛的男人说道。

  “迷香?”掌柜的大惊,知道这下麻烦了,出现这玩意就意味了有人死或者有人被盗,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容易摆平的。

  大衣男人披着大衣从房间里出来叫道:“诶,我的房门怎么是打开的?我记得我睡觉之前栓了门的啊!”

  听大衣男人这么一说,戴眼镜的男人顿时脸色大变,因为他想起刚才他从房内出来的时候房门也是打开的!他急忙走进房内关上房门。

  很快他又出来了,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看来是丢失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说道:“我和我伙计所有的钱都不见了!”

  大衣男人闻言立即忙着搜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口袋里都其他东西都在,唯独钱包和装大洋的钱袋子不见了!

  从各个房间内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大家发现集体被盗了!鸡冠头大怒道:“马勒个巴子的,竟敢偷到老子们的头上了!老大,老大,你们快出来,看看你们的钱被偷了没有!”

  短寸头的房间门开着,却没有人答应,现在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到走廊里了,唯独只有短寸头和扎小辫子的两个悍匪没有出来。

  鸡冠头疑惑地走进房间内,一边喊着,一边打开房间内的电灯开关,当看到短寸头和小辫子两个双双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时迅速跑过去,却发现他们两个的胸口各有一个血洞,一柄带血的匕首躺在床边的木质地板上,当即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声:“老大,小辫子!”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