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一八章 凶手是谁?
  随着鸡冠男悲痛的喊叫声响起,二楼走廊所有人都知道房间里面的人已经遭遇了不测。

  东方霸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过程,但是他有一点不明白,那个女人明明是被鸡冠男和钢圈男搂进了自己的房间,为什么会从半寸头男人的房间里出来?而在此之前胖子大盗从板寸头男人的房间里发现了死人逃出来之后,没过多久那女人也迷迷糊糊出来了,那么是谁杀了板寸头和小辫子壮汉呢?

  是那疑似日本特务的女人吗?但从那女人出来时迷迷糊糊的模样也不像是她干的,如果是她干的,为什么杀人之后不逃走?

  东方霸很是不解,他不是学刑侦的,但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拨开人群走进房间查看着两具尸体。

  板寸头和小辫子壮汉的胸口各有一个血洞,正是心脏部位,创口是利刃所致,很可能是匕首之类的利器,从创口情况来看,凶手的杀人手法非常娴熟干净利落,一刀一个,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迟疑和犹豫,显然不是第一次杀人,只凭这一点就能判断出凶手心狠手辣。

  鸡冠头和钢圈男见东方霸在尸体旁边观察情况,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时在走廊外面的旅店掌柜急得直跳脚,说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小三子,快去警察局报警!请他们马上派人来查案!”

  掌柜这么做也是正常的,他的旅店里出了命案,苦主钢圈男和鸡冠头找不到凶手肯定会找他的麻烦,他不想背这个黑锅只能去找日本人扶持的警察局来查案。

  找伪政府的警察来?可惜有些人就不答应了,带眼镜的中年男人和大衣男人,还有几个客商同时喊道:“不行!”

  这时东方霸已经从房里出来。见有人反对叫伪政府的警察过来就知道为什么了,根据他观察这个带眼镜穿长衫的中年男人应该是G党方面的人,而大衣男人和他身边的漂亮女人应该是国府中统的特工,其他人不是跑江湖的小偷就是大盗、骗子,他们害怕被伪政府的警察查出真实身份。

  掌柜的大急道:“怎么就不行了?”

  大衣男人说道:“那些伪政府的警察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他是日本人的走狗,到了他们手里,我们这些人不死也脱层皮,被他们关进去以后就是没杀人不大出血就别想出来!”

  大衣男人说得很实在,不要说伪政府的警察局了。就是国府的警察局,进去了不花钱打点关系也别想从牢里出来。

  “这……”掌柜一时哑口了。

  穿米色大衣的女人慵懒地问道:“现在的情况是有人死了,而且是被人杀死的,你不让掌柜的找警察来,谁找凶手?这两个大活人总不能白死了吧?可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杀人嫌疑。阻止调查就有杀人的嫌疑,而且比其他人的嫌疑大得多”。

  这女人几句话就让刚才还反对找警察的人无话可说了,谁想背上凶手的嫌疑?鸡冠男和钢圈男两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两个那模样看上去就像十足的悍匪,他们的老大和兄弟被人杀了,他们能善罢甘休?

  可以说这里的人除了掌柜和这个女人以及她的三个同伴之外都不希望伪政府的警察介入,鸡冠头和钢圈男也不想。因为他们是土匪,被逮进局子里想出来就不容易了。

  鸡冠头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支盒子炮打开了保险,双眼扫视着众人,冷冷道:“所有人都不准走。全部到楼下大堂集合,也别他妈叫警察来,这是咱中国人的事情,还用不着日本人和那些二狗子插手!凶手没有查出来之前谁都不准离开这里。都下楼!”

  鸡冠男和钢圈男手上的手枪实际上对这里的很多人来说都没什么威胁,因为这大部分人都不是普通人。只不过各人怀着不一样的心思,现在敌我不明,与鸡冠头和钢圈男交恶实属不智,有可能让暗中的敌人占便宜。

  大家都很自觉地下了楼,自己人跟自己人坐在一起,有些人地势讨论着刚才的事情。

  东方霸问道:“这位兄弟,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准备怎么做呢?这里谁是凶手?凶手是不会自己站出来说自己是凶手的,总要有人来调查吧?你们二位有这个能耐吗?”

  “这个……”鸡冠头摸了摸脑袋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让他杀人放火、打家劫舍还行,让他们两个查案?这恐怕有点为难他们了。

  东方霸见鸡冠头这副模样,觉得有必要帮这家伙一把,因为他明天还要带着兄弟们启程去江边过江,不能长时间在这里逗留。

  东方霸笑着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自己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出来查案,但是这个人必须自己同意,并且有能力查出凶手!”

  鸡冠男又傻眼了,他们兄弟跟这些人都不熟悉,怎么知道谁可以信任,谁又不能信任?谁又有能力查出凶手呢?

  这时钢圈男凑到鸡冠男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鸡冠头听了之后点点头,随后向东方霸抱拳道:“这位大哥,兄弟叫麻贵,这是我兄弟吴二狗,我看你是极有主意的人,我们兄弟想请大哥帮忙查出凶手,不知大哥能不能帮这个忙?”

  东方霸笑了笑,站起来说道:“好,既然麻贵兄弟看得起我,我就勉强试试!”

  东方霸说着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在场的诸位,现在麻贵兄弟请我为他查案,在不让警察介入的情况下,他们二人作为苦主有这个权利这样做,我是不想让警察介入的,因为我不想在这里逗留太久,也不想被那帮二狗子盘剥,现在我想问一问有多少人不同意请警察介入,不同意警察介入的人请举手!”

  随着东方霸的声音落下,逐渐有人开始举手,一个接一个,到最后只剩下掌柜、伙计穿米色大衣的女人和她三个同伴,但是这三男一女也很快举起了手。

  东方霸看着掌柜和小伙计说道:“掌柜的,看来只有你和你的伙计想让警察来调查,对不起二位,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你们不愿意也得愿意!如果你们想偷偷跑出叫警察来,只怕你们还没有走出旅店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因为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日本人和警察出现在这里”。

  掌柜这下明白了,这里所有的顾客都不是善男信女,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主,把他们惹急了,真的有可能会杀了他和伙计。

  东方霸见掌柜偃旗息鼓了,便笑着问道:“诸位,你们当中有谁不愿意由我来查案的?请举手!”

  没有一个人举手,这里谁都不信任谁,不能指定其他人查案,也不可能毛遂自荐,就算毛遂自荐,苦主不答应也是无用,没有一个人反对,东方霸就这样成为了调查者。

  东方霸脸上露出笑容,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看了一眼,随后说道:“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从现在开始到查出凶手这段时间内,我有权利向任何人询问、调查,被询问和调查的人都必须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就是对抗所有人的意志!

  可能大家都忘记了,这里除了发生凶杀案,还出了几乎所有人都被盗的事件,集体被盗,哈哈,真是奇闻啊,不过根据我的推断,集体被盗事件与凶杀案肯定存在着某种关联,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见那声恐惧的叫声,在大家迷迷糊糊的时候,楼道走廊里曾经传出了这恐怕的叫声,有人喊‘死人了’,但是我们出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这个叫喊的人,有两个可能性,第一凶手杀了人,故意这样喊想引起大家的恐慌从而制造混乱,第二,喊叫的人就是偷东西的人,他在进入那个房间行窃的时候发现了尸体,因此吓得乱了方寸才叫喊出来的”。

  不少人听到东方霸这样分析,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几乎所有人现在身上都没有一分钱了,从这里出去之后就没有钱吃饭,非常不方便,能找出这个行窃者也是他们希望的。

  东方霸扫了那胖子大盗一眼,见那家伙眼神躲躲闪闪,脸色变了几变,有些慌张,东方霸立即抬手指着胖子大盗喝道:“你,为什么慌张?是不是我刚才的分析有可能让你被怀疑,所以你才会害怕?”

  胖子大盗急忙道:“不,我不是凶手,我哪里慌张了?你有什么证据怀疑我?”

  东方霸看了看胖子,慢慢走过去打量着他,抓起他的两只手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说道:“有血腥味,虽然用毛巾擦了手,但是手上的血腥味不是那么容易擦掉的,你看看这双手,一般胖子的手指都是胖胖的,可你这双手纤细、够长,灵活有力,我怀疑你与这件集体失窃事情有关,掌柜的”。

  掌柜上前道:“在,先生有什么事情?”

  东方霸说道:“你带我去搜查这位先生的房间,同时你也作为证人,证明我是不是胡说!麻贵兄弟,你们同意吗?”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