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一九章 就是你!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胖子与集体被盗事件有关,但东方霸却一口咬定,因此他们也好多说什么,鸡冠头和钢圈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鸡冠头点头道:“一切凭大哥做主!”

  东方霸说道:“好,在我们去搜查这段时间,任何人不得离开这里,上厕所也不行,实在憋不住就拉在裤裆里!麻贵兄弟,阿四,让兄弟们把家伙亮出来,如果有人想强行离开,就证明他是凶手,一律格杀勿论!”

  “是!”阿四答应一声,招呼兄弟们全部掏出枪枝,将保险打开,然后堵住大门和厨房的门。

  看见东方霸的安排和阿四等人的动作,几方势力的人都感觉不妙了,各人反应不一,因为他们都不清楚东方霸等人的身份,本来看见东方霸等来的时候都提着行李箱,以为他们只是过路的旅客,现在东方霸等人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伙强人,这让他们意识到形式更加复杂了,都不敢轻举妄动。

  在掌柜的带领下,到了胖子的房间门口,掌柜用钥匙开了门推门进去打开电灯开关,房间里顿时被电灯照得通亮,这间旅店并不是什么高档酒店,房间里没有洗手间和浴室,仅仅只有一间卧室。

  靠窗户的左边角落放在床铺,右边角落是一个衣柜,窗户下是一张桌子,房门右边角落放着一个三角木架,木架上放着洗脸盆和毛巾。

  东方霸拿起毛巾一看,上面果然有血迹,东方霸将带血的毛巾给掌柜的看,掌柜的脸色立刻变白了,这是死人的血!

  “拿着,这是证据!”东方霸将毛巾放在掌柜的手上。有继续在房间里寻找着,掌柜哆嗦着拿着毛巾跟在东方霸身边。

  东方霸在房间里找了一个遍,床上床底下和各个角落里都找了就是没有找到当时胖子背在肩上的那个黑色的布袋。

  东方霸拍了拍手,抱着胳膊摸着下巴抬头看向上方自言自语道:“到底藏在哪儿呢?”

  掌柜在旁边问道:“先生,你是不是猜错了?冤枉了别人可不好啊!”

  东方霸没理掌柜,又趴在地板上寻找着什么,还不时地用手指头敲了敲,随后又将桌子搬到房间中间跳上桌子看房顶是否存在暗阁,忙活了十来分钟却一无所获。

  “真是邪门了!”东方霸皱着眉头不算思索着。这房间也就十几个平方大小,能找到地方都找到了,却始终没有找到胖子装钱的黑色袋子。

  不知不觉走到窗户边,东方霸正打开窗户让冷风吹一吹,清醒一下头脑。却发现窗户的铁栓有些铁锈松动,顿时眼睛一亮。

  他立即打开窗户,将头伸到窗户低头看了看,见窗台墙壁上挂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用手提起来一看,立刻认定这就是胖子当时行窃时背着的那个黑色的袋子。

  袋子鼓鼓的,东方霸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整整一袋子钱包、钱袋、零散的大洋、钞票。

  掌柜在旁边看见惊呼道:“真是他?看上去不像啊,他整个一胖子,一脸福相,真没想到他就是那个偷了所有人的钱的人!”

  东方霸合上袋子的口。笑道:“如果这么容易被人看出来,他还能得手吗?掌柜的,你楼下那些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各方豪杰聚会在一起肯定要发生一点事情。等会你小心一点,说不定会打起来。遭受无妄之灾就不好了”。

  掌柜的浑身一抖,颤声道:“有那么严重?”

  东方霸将钱袋塞在掌柜手里说道:“好自为之,走吧,估计楼下那些人等得不耐烦了!”

  两人从楼上下来,大堂内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俩,走到众人面前,东方霸从掌柜手上拿过带血的毛巾看着那胖子大盗问道:“胖子,这是从你房间里找到的带血毛巾,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胖子脸色变幻几次,强辩道:“我流鼻血了,怎么啦?这毛巾上的血是我的鼻血!”

  东方霸看着胖子的精彩表演,又从掌柜手上拿过来黑色的袋子晃了晃说道:“这是从你房间窗台外的墙壁上找到的,你又怎么解释?掌柜的也都看见了,这个袋子里装的都是钱、钱包、钱袋,恐怕所有人失窃的钱都在这里了,你不会说是我们所有人都钱都自己跑进袋子里去的吧?嘿嘿,真是好本事!先用迷香迷翻了所有人,然后逐一撬开大家的房间偷走所有的钱!”

  胖子赖无可赖,在这么明确的证据下,傻子都知道是他给每个房间里下了迷香,然后进行行窃。

  这时穿米色大衣的女人悄悄对自己穿皮夹克的同伴使了使眼色,皮夹克男人立即上前揪住胖子的衣襟怒道:“好啊,原来是你这王八蛋偷我们的钱,老子杀了你!”

  “慢着!”东方霸见皮夹克男人掏出匕首立即开口阻止,“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谁也不能动武!”

  米色大衣女人说道:“这位先生,现在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吗?大家的钱都是他偷的!这家伙就是个江洋大盗,还留着他干什么?”

  这米色女人一说话,其他人也忍不住了,戴眼镜的男人说道:“既然被偷的钱包、钱袋都找到了,是不是要让大家各自拿回自己的钱和钱包以及值钱的物品?”

  他也不是在乎钱包里那点钱,只是他失窃的东西中藏有一份非常重要的名单,如果这份名单泄漏出去就会出大事,因此他这才着急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稍安毋躁!是你的我敢保证没有人能抢走,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后我自然会把大家的钱和东西还给大家!”

  鸡冠头和钢圈男马上声援:“对,我们老大和小辫子是被谁杀毒还没查清楚,等查清楚了之后再说!”

  东方霸走到胖子面前,看着皮夹克冷冷道:“你,走开!”

  皮夹克悻悻地收起了匕首退到了一边去了,所有人都看着东方霸,想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东方霸说道:“胖子,你撬开了大部分的房间行窃之后,最后一次,你进入了麻贵大哥的房间却被他们发现,你见形迹败露,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杀死了他们,然后你故意大声喊叫想引起混乱,对不对?”

  胖子急忙摇头道:“不不不,人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人,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我杀的!”

  东方霸笑道:“如果我们只是发现了这条带血的毛巾确实不能证明是你杀的人,但是有了这个钱袋子,你杀人的嫌疑就最大了,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毛巾上的血迹的来源!胖子,我实话跟你说吧,你以为现在这种情况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你就是凶手吗?麻贵兄弟已经等不及了,他手上的枪随时可能会响!”

  胖子脸色一片惨白,哭丧着脸叫道:“我真是不是凶手啊!我承认是我用迷香迷翻了所有人,偷了大家的钱!但是我并没有杀人,我撬开那扇门进去之后就开始偷东西,我没敢开灯,在椅子上和桌子上没有找到衣服,我就去床上找,当时床上有两个人,我在他们其中一个胸口上抹了一下就摸到了湿漉漉、黏糊糊的东西,凑到鼻子上一闻,发现是血腥味,我就知道出事了,在他鼻孔下试了一下气息,发现他气息全无,身子也是冰凉的,我当即吓得屁股尿流,大叫一声就往外跑,刚跑了两步就被绊倒了,倒在一个人身上,我以为又是一个死人,哪里还敢留下,爬起来就跑出来房间!我当时有些感觉,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是一个女人!可是我后来发现地上那个人不见了!”

  除了东方霸,所有人都没想到当时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到了这种生死关头,胖子随时有可能被鸡冠头和钢圈男杀死,他说谎推脱干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从他的言语中,这里的一些专家们没有发现说谎的痕迹,那么也就是说当时可能真的存在第二人在场,并且是昏迷的,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呢?

  东方霸问道:“你确定你当时压在身下的女人是个女人?”

  胖子道:“当然能,男人和女人的胸脯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在这里的女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穿白色呢绒大衣的女人,另外一个就是穿米色大衣的女人!所有人都把目光注意到她们两个身上了。

  这时穿白色呢绒大衣女人的同伴黑色大衣男人站起来说道:“不是我的同伴杀的人!”

  东方霸抬手制止他说话,看了白色大衣女人一眼,说道:“你凭什么保证?据我所知你们好像是分开睡的吧?从睡觉开始一直到事发这段时间你怎么能保证她没有出过房间?”

  东方霸说完便转头问胖子:“你进过她的房间,你当时发现床上有人吗?”

  胖子想了想点头道:“有人,虽然光线太黑看不太清,但是我去能闻道女人身上的香气!”

  东方霸转过身来看着穿米色大衣的女人问道:“这么说,当时在凶案现场的女人应该就是你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