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二二章 有惊无险
  汽车在大街上穿梭,通过车窗玻璃,东方霸看见街上行走的人们一个个麻木不仁,毫无生气,像一具具行尸走肉,许多人都佝偻着背,犹如被打断了脊梁骨一般,这就是日本人统治下的中国人啊!

  这能怪老百姓吗?如果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当亡国奴?如果不是要急着赶往北平,东方霸真想在这里大闹一场,杀个血流成河,丢失的血性只能通过流血找回来!耻辱只能用日寇的鲜血来洗刷,麻木只能用自身的惨痛来刺激才能恢复生机!

  东方霸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看着前方对旁边的日军少佐说:“让少佐阁下陪我们一起出城、一起过江,实属无奈之举,少佐阁下应该会好好配合吧?”

  东方霸的话虽然说得平平淡淡,但坐在旁边的日军少佐却感觉其中杀气腾腾,他虽然不情不愿,但是在生命随时会被取走的时候还是知道取舍,诚惶诚恐道:“是,是的,鄙人会好好配合!”

  东方霸点头道:“那就好,过江之后你回来继续做你的少佐,我们从此两不相干,可如果你想打什么歪主意,我不介意多浪费一颗子弹,中国的大地上也在乎多一具肥田的尸体”。◎◎

  “明白,鄙人明白!”

  有些人凶恶残暴,但是在遇到气场比他强大之人的时候就老实得像一只猫咪,这个日军少佐显然就是这种人,他原本也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在战场上也是不怕死的主,但是在东方霸面前却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两辆汽车在北城门口停下,一个缠满铁刺的拒马拦在了城门口,两边各站着十几个穿着黄狗皮、头戴大盖帽伪军士兵。一个日军中尉带着几个日军士兵站在一边监督,在前面道路两边还有两个环形防御工事,工事用沙袋堆砌半人高,各有一挺轻机枪,分别由两个伪军操作,不远处的城墙下还有几个大帐篷,看样子里面的伪军也不少。

  日军中尉带着几个士兵上前打量了第一辆汽车内的五个人,然后敬了一个礼向日军少佐说道:“少佐阁下,请您出示证件和通行证!”

  东方霸从日军少佐的手上接过证件从车窗递过去。日军中尉接过翻开看了看,又看了看车内的人说道:“对不起,少佐阁下,请您出示通行证!”

  东方霸扭头看着日军少佐,日军少佐低声道:“戒严令是昨晚下达的。我一晚都在艺伎馆,根本来不及去办理通行证!”

  东方霸点了点,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下车用日语说道:“巴嘎,少佐阁下需要立即回驻地处理事务,来不及办理通行证,你滴,立即打开城门。否则死啦死啦滴!”

  此时东方霸穿着一件大尉的军服,右手已经将腰间的武士刀抽出了一截,好像只要这中尉不开城门就准备拔刀将他砍成两半。

  日军中尉满头大汗,上头已经下了命令出城的人必须要有通行证。可这少佐没有通行证,他还不是一般的少佐,是有兵权的,显然不开城门就会被砍死。从眼前这人的日语中听得出来是东京口音,应该不是抗日分子吧?可是上头的命令……

  犹豫了一下。日军中尉咬牙立正低头道:“大尉阁下,请原谅!您可以杀了我,但是没有通行证我不能放您出城!”

  妈的,这下麻烦了!东方霸当然不会真的砍了这个中尉,砍了日军中尉就等于是宣布冲击城门,两个环形工事内的两挺机枪可不是玩具,那些伪军手上的枪也不是烧火棍,现在大家都坐在车上,只要他砍了这个日军中尉,那些伪军和几个日军士兵肯定会开火将两辆汽车打成筛子。

  就是大家都做好了准备,东方霸也没有能冲出城门的把握,只要枪声一响,那几个大帐篷里的伪军肯定会赶过来支援,倒时候不但出不了城,还可能打草惊蛇,再想出城就困难了。

  从没有人的城墙翻过去?东方霸不是没想过,但是现在大白天的,离着老远就会被伪军和日军发现,晚上还行,在白天这主意行不通。

  东方霸的脑子瞬间转了无数圈,说道:“我不杀你,你这里有电话吧,我请少佐阁下亲自给你的上级打电话!”

  日军中尉松了一口气,低头道:“嗨!”

  东方霸转身凑到车内日军少佐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日军少佐只能点头答应东方霸的要求,下了车在日军中尉的带领下向岗哨亭走去,东方霸紧紧地跟在其身边,同时向车内的阿四等人暗中打手势让大家下车,准备随时动手抢城门。

  那日军中尉打通电话后就准备走出岗哨亭,东方霸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提起来放在最里面,眼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日军中尉,心道这人好大力气,一时间不敢有丝毫别的想法。

  日军少佐接过电话,说自己是昨晚进城的,早上刚从艺伎馆出来就接到驻地的士兵发生了大规模械斗的消息,必须要尽快赶回去处理,因此来不及办理通行证,电话那头的日军军官也没有为难,直说没问题,叫他尽快平息事件,并让执勤的中尉接电话。

  中尉接了电话听了里面的声音直点头,放下电话后说道:“少佐阁下,司令官官阁下同意了,您可以出城,我现在就让他们打开城门!”

  终于混出了城,总算是有惊无险。两辆汽车只花了十分钟就到了江边渡口,江边渡口很大,有小船渡人,大船渡小汽车、卡车、马车等等车辆。

  离着渡口还有两里路就有日军哨卡盘查过往的行人和车辆,这里没有出城那么严格,行人只需良民证就能上船,车辆要有证件,但都需要买票,经过哨卡时还需要缴纳过路费。

  渡船每隔两个小时才一趟,东方霸等人坐在车上都等得蛋疼了,眼见到了十一点左右,日军少佐可怜兮兮地问道:“先生,能不能先吃饭?我两顿没吃了”。

  东方霸抬手看了看手表,说道:“要不要我把你丢到江里喝饱了再捞你上来?想吃饭等过了江让你吃个够!”

  日军少佐苦着脸闭上了嘴巴,耷拉着脑袋不知道想些什么,但东方霸就是寸步不离地将他带在身边不让他脱离控制。

  渡船终于到了,车辆开始依次上船,渡船离开渡口码头之后,大部分车辆上的人都下车在船上走动或站在船舷处吹吹风,东方霸留在车上闭幕养神,而阿四等人下车在两辆汽车周围走动着,日军少佐没有任何机会逃走或向日军求救。

  只半个小时左右,渡船就到了长江对岸,这里已经属于扬州地界,进渡口有日军扫卡,出口却没有,汽车上岸之后直接开出了渡口向扬州方向而去。

  日军少佐看见汽车竟然不停,而是直接开出了码头,不禁问道:“先生,您不是说过了江就吃饭吗?我真的饿得不行了!”

  东方霸笑道:“是吗?你两顿没吃就饿得受不了了?那你知道就是因为你们的侵略让我们中国无数人都吃不饱饭,很多人饿死冻死在逃亡的路上吗?”

  日军少佐听了这话,脸色严肃道:“先生,我不懂政治,我只是一个军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我只是在履行我作为军人的责任和使命!”

  “是啊,你有你的使命和责任,但是我也有我的责任和使命,我和你之间天生就不能友好相处,所以,你就死吧!”东方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一拳击打在日军少佐的心脏处,瞬间爆发的内劲将日军少佐的心脏打爆了,日军少佐的脸部瞬间变得惨白,双眼几乎要蹦出来,身体软软的靠在了座位上。

  等汽车经过一片野地时,东方霸让开车的兄弟停车,两辆汽车先后停了下来,第二辆汽车上的兄弟都下车将汽车的后备箱打开,把后备箱内的另一个日军少佐的尸体,和刚才被东方霸一拳干掉的日军少佐的尸体抬到路边不远处扔进水沟里。

  大家又一起动手,找了一些枯草、泥巴堆在尸体上面进行掩埋妥贴后才回到车上,也许等到明天开春之后,两具尸体就会变成肥水流进了农田里了。

  在这个时代,荒郊野外到处都是尸体、坟茔,一只小小的田鼠都要比人活得滋润得多,一两具尸体被扔在这里根本无人问津,可能要不要一天的时间,两具尸体就被野狗啃得只剩下骨头。

  回到车上,阿四说道:“老大,这一路上只怕不会很太平,听说长江以北地区虽然被日军占领了,但是还有不少国府被打散的残余部队,而且这里到处有水匪、土匪,游击队出没,每天都有战斗发生!”

  东方霸摇头道:“这倒没什么,这世道本来就不太平,出门在外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咱们在上海就不危险了吗?我们的主要敌人是日本人,打战咱们不怕,我担心的是我们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北平那边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尽快赶到北平查明真相,等会在扬州城外吃完午饭后看能不能找一些油料,然后就直接北上,不进扬州了”。

  阿四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老大,我们已经出来一天了,是不是要向两位大嫂和诸位大佬们报个平安?”

  东方霸听阿四这么一说,立即拍了拍额头,说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先停车把电台从后备箱拿出来,我马上发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