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二三章 川岛芳子的手段
  北平,宪兵队大牢。

  川岛芳子被关押在女号监牢已经三天了,她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让自己深陷囫囵,宪兵队或特高科不需要证据就抓人并不是奇怪的事情,可惜这次的对象身份不简单。

  冰冷的牢房里阴暗、潮湿,吃喝拉撒全在这里,地面上除了一些稻草之外,牢房里就只剩下马桶了,这里充斥着令人呕吐的霉味和恶臭,就是因为这股难闻的气味让她两天没吃下一点东西,也就是今天她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才勉强吃了一个冰冷如石头的馒头。

  她曾经无比的风光,东亚第一谍女的荣誉光环笼罩在身上,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无比的满足,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她自认为她的功绩让日军高层对她刮目相看,殊不知日本人只是利用她的身份从事间谍活动,当她的利用价值被榨干之后,她也被日本人丢弃在一边不闻不问,为此她在日本沉寂了几年之久。

  她不甘心就这样沉寂下去,在她得知日本人有意与国府缔结合约时,便打电话给日本首相夫人胜子说:“有一件重要事情,请一定要我见东条阁下,请一定把我护送到日军的最前线。关于老蒋军队方面,有许多将军是我的熟人,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一定要使日中和谈早日实现”,于是,胜子便把她的意思传达给了东条英机。东条一听,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对妻子说道:“日本还没有落到非这种女人不可的地步……”。

  日本人的意图本来是最高机密,东条英机吃惊川岛芳子的消息来源,川岛芳子随即被关进了监狱,不久东条觉得川岛芳子的计划可行又将她放了出来让她回北平执行这个计划。但同时她自己又秘密制定了一个计划同时进行。

  外界称她为东方的“玛塔?哈里”,这让她非常高兴,实际上她比玛塔?哈里差得太远,玛塔?哈里已经成为了以美貌勾引男子、刺探军事机密的女间谍代名词,而她所从事的所有间谍活动无不依靠男人的权势,她不依靠男人的权势就无法获得支持,这些男人有川岛浪速、土肥原贤二、多田骏等等。

  再看看玛塔?哈里,她是印度南部一位活佛与神庙舞娘所生,她的外貌楚楚动人。她的舞姿性感撩人,她穿着异域舞蹈家的服饰专为法国上流社会表演色.情舞蹈,这种神秘的传奇经历使她在巴黎迅速走红,凭借着独特的引诱男人的本领,使得她很快成为红得发紫的高级交际花。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1915年,她正是成为德国情报机关的间谍,她利用美色引诱法**政要员,从数不清的身居要职的情人那里骗取军事机密传回德国,德国人此为付给她数百万美元的酬劳,1917年月10月15日,面对荷枪实弹的行刑队。哈丽头戴一顶宽檐黑帽,手戴一副黑色的羊皮手套,脚穿着一双漂亮的红舞鞋,若无其事地踏上了最后的死亡之旅。在她被处决之前,她还向12人的行刑队送上一个飞吻。

  以飞吻面对死亡,她是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位,这个死亡前的飞吻和她的传奇经历让无数人为之顶礼膜拜!

  她死后尸体无人认领。被送去用作医学用途,她的头颅经过防腐处理后。存入了巴黎阿纳托密博物馆。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后仍保持了她生前的红唇秀发,像活着时一样,但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头颅离奇的不翼而飞,人们揣测是被她的崇拜者盗走了。

  蜷缩在牢房角落里的川岛芳子看上去非常可怜,在外面风光无限,现在却沦为囚犯,身份的转变造成了她巨大的心理落差,焦虑、担忧、恐惧以及不吃不喝让她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憔悴了许多。

  不行,我不能就窝在这鬼地方等待命运的裁决,我必须自救!川岛芳子认识到自己被关在这个什么都不做肯定是出不去的,因此她想到了自救。

  被关在牢房里如何自救?所有的囚犯们想都不会想到这一点,但是她想到了,并且她有足够的条件实施自救。

  “吃饭了!“牢饭门外响起了年轻狱警的声音,一个放着两个馒头和一碗清水的盘子从孔洞中塞了进来。

  川岛芳子听见声音迅速爬起来冲到了牢房门后通过门上的小窗对那年轻的狱警拋眉弄眼、搔首舞姿,“小弟弟,能给跟烟抽吗?”

  年轻狱警顿时被川岛芳子那充满妩媚、诱惑的声音和姿态弄得神魂颠倒,傻傻道:“哦,等等!”说着便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含在嘴上用火柴点燃,然后递给川岛芳子。

  只见川岛芳子纤纤玉指夹住烟头,先是伸出香舌舔了舔年轻狱警刚才含在嘴里的那烟头部位,眼神留露出无限挑逗射向年轻狱警,狱警看见她这模样顿时嘴角流出涎水。

  川岛芳子美美地抽了一口烟,问道:“小弟弟,要进来玩玩吗?你那玩意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进来让姐姐快活快活?”

  面对如此几乎赤.裸.裸的挑逗,年轻狱警的大脑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如小鸡啄米一般迅速点头,他急不可耐地掏出腰间的钥匙打开牢门冲了进去。

  川岛芳子可不会就让他这么容易如愿,被他抱住之后,她抬脚轻轻关上了牢门,然后娇声笑道:“小弟弟别着急嘛,你这样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漫漫长夜,咱们有的是时间,今晚就让姐姐为你服务,让你享受到帝王一般的待遇!”

  年轻狱警唯恐唐突了佳人,连连点头:“哦,哦,好!”

  两人滚到干草上,川岛芳子一个翻身将狱警压在身下,一边在他身在动作一边问道:“小弟弟,你是哪里人啊?姐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下濑亮。奈、奈良人!”年轻的狱警喘着粗气回答道。

  看见下濑亮的模样,川岛芳子露出得逞的笑容,身体更加卖力了,下濑亮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子哪里经得起她这般摆弄,很快就变得欲仙欲死。

  到了关键时刻,川岛芳子及时刹车换了体位,得到缓冲的下濑亮很快就变得异常勇猛,杀得川岛芳子娇喘连连。

  这次下濑坚持了很长时间,快要接近最后关头的时候。川岛芳子不但扭动得更加厉害,嘴上也不停歇,极大刺激了下濑亮,他在川岛芳子的高声称赞中交出了子弹。

  两人喘着粗气拥抱在一起,川岛芳子突然问道:“下濑。我是你的女人吗?”

  下濑亮点头道:“是的,你当然是我的女人!”

  川岛芳子闻言立即哀怨道:“下濑,你太棒了,我好想每天都能跟你在一起,如果可以,我真想我们在外面买下一间房子,然后生活在一起。可惜我是个囚犯,说不定我明天就会被枪毙!”

  下濑亮本来极度的愉悦,刚才的兴奋感还没有消退,现在听到川岛芳子说这种话顿时心如刀割。一个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就要被枪毙,这种滋味是何其痛苦?

  川岛芳子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觉得不能让气氛这样沉寂,也不能让下濑亮正常思考。又问道:“下濑,你说怎么办呐?我不想死啊。我还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下濑亮听了之后脑子一热,咬牙道:“我放你走,你出去之后有多远跑多远,再也不要回来!”

  川岛芳子大喜,但是却摇头道:“下濑,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喜欢姐姐的,姐姐也喜欢你,可是姐姐不能跑,就算跑得再远也会被抓回来!如果你真的喜欢姐姐,想跟姐姐长期厮守在一起,姐姐倒是有一个办法,只要你能帮姐姐,姐姐很快就能被无罪释放,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下濑哪里还会犹豫?立即问道:“什么办法?你快说,只要能让你无罪释放,我什么都愿意做!”

  川岛芳子为自己的手段沾沾自喜,心想这小家伙就是嫩,稍微耍点手段就让他俯首称臣了,她一副心疼的模样说道:“姐姐可不愿意让你去冒险,姐姐的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你只要给我找一支笔和一些空白信纸过来,姐姐写一封信,然后你帮姐姐把这封信送到华北驻屯军多田骏司令官阁下的手上,多田骏司令官是姐姐的靠山,如果他能出面说话,姐姐一定能被无罪释放!”

  下濑亮二话不说立即答应了,并迅速起身穿了衣服,临出去前说道:“姐姐,我马上去拿纸和笔,你连夜写好,等明天早上换班的时候我立即送过去!”

  下濑亮完全被迷昏了头,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想能不能顺利见到多田骏,多田骏是什么身份,如果一个狱警就能轻易见到多田骏,那多田骏早就不知道被刺杀死多少次了。

  下濑亮很快拿来了纸和笔从牢房门上的小窗上递给川岛芳子,一个小时之后,川岛芳子叫他进去,把写好的信递给他,并说道:“一般情况下你是见不到多田骏司令官的,我告诉你他办公室里的电话号码,然后你给他打电话,就说川岛芳子有一份关于支那人的绝密情报,这份绝密情报关系到成千上万名皇军士兵的生死,他一定会问你情报在哪,你就说川岛芳子小姐给司令官阁下写了一封信,信在你的手里,这样你就能见到他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下濑亮听后说道:“姐姐,这很容易,我明天上午就去办!”

  等下濑走后,川岛芳子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这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多田骏的职位够高,他完全不用顾忌浅野家族的态度,只要他认为可以,就随时能放川岛芳子出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