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三四章 喜相逢
  当天下午就出了号外,号外上详细报道了上午发生的日军被杀一百多人事件,号外一出来,当即遭到了哄抢,各界人士、普通民众都争相购买。

  明眼人很快就看出老北平要不太平了,沉闷压抑的气氛即将被打破,暴风骤雨即将来临,舆论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原本遭遇日本人强势打击的各方抗日势力看到这篇报道犹如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本人非常恐慌,这篇报道所造成的影响太大了,报道旁边巨幅照片上的满地日军尸体证实了这篇报道的真实性,日本人开始恼羞成怒,很快就派兵去查封了刊登这篇报道的报社,而那家名叫北平午报的报社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号外出来后就连人带设备一起转入了地下,让日本人扑了个空。

  日本人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变故,加强了巡逻的力量,大街上到处都是一队队的日军士兵背着枪枝排着整齐的队伍巡逻,连路上的行人都是紧张兮兮的。

  有高明之士看出了这次日军士兵一百多人被杀的不同寻常之处,为什么同寻常?日本人死得太干净利落了,这简直就是屠杀!

  这种情况好像似曾相识,对了,这种杀日本人的手段与彼岸花组织如出一辙!彼岸花组织一向出没在江南一带,这近一年来都是在江南活动,特别是在苏南一带活动,几乎没有到过江北和华北地区。

  彼岸花组织现在出现在北平,难道他们准备把北平当作重点攻略的对象了吗?日本人恐慌了,对于日本人来说,江南的局势一片糜烂,正是因为有彼岸花组织的存在,日军布置在华东、华中地区的一些重要军事设施、哨卡相继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以至于让国府的几个特务组织、散兵游勇、土匪如鱼得水,在华东、华中肆无忌惮的活动,进出如无人之境。

  日本人对于彼岸花组织的嫉恨是咬牙切齿的,对彼岸花组织视如洪水猛兽,却又拿这个组织毫无办法。

  不仅日本人看到了这起事件与彼岸花组织有关,还有人看出了这一点。

  傍晚时分,枣树胡同里一家裁缝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来人身穿男式大衣,脖子上围着围巾,头上戴着毛皮帽子。手上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只不过此人在身形上比男人要小一号,她呵着热气走进了裁缝铺子里。

  “掌柜的,还做生意吗?”声音一出来就知道这是一个西贝货。

  掌柜的穿着一件老式棉袄,五十多岁。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转身看了看来人笑道:“正准备去吃晚饭呢,既然客官来了,迟一点吃也不晚,客官可是要做衣服?做什么款式?”

  西贝货说道:“我想做一件五尺八寸的长袍,布料要用上好的杭州丝绸!”

  “五尺八寸?不是您自个儿穿吧?穿这身长袍的人身量可不小啊!”

  “没错,是给家父做的!”

  掌柜的将手往里屋一伸:“先生请。咱们里面详谈!”

  待西贝货进了里间,掌柜走到门外左右看了看,才回店铺迅速把店门关上,进入里面伸出双手笑道:“欢迎你。月梅同志,总算把你给等来了!”

  戴月梅伸手同掌柜握了握,笑道:“路上风雪太大,耽搁了一点时间!上海来的陈政委到了吗?”

  掌柜点头道:“到了。也是刚到的,现在就在后院。我带你去见他!”

  两人出了里间向后院而去,后院有一个天井,这是明显的小四合院模样,前面是店铺门面,后面是三间房屋,中间围着一个露天的天井,院子里有石桌石凳,以及一些杂物。

  掌柜领着戴月梅到了院子左边房间,在门口敲了敲门,一个年轻人开了门,见是掌柜立即道:“是老金啊,快进来,陈政委正准备找你呢!”

  陈政委拿着一本书转过身来,看见是掌柜进来,面露笑容道:“老金,快请坐!”

  老金笑道:“陈政委,您看谁来了?”说着站到一边。

  露出身后的戴月梅,戴月梅上前几步,立正敬礼道:“政委同志,戴月梅前来报到!”

  陈政委大喜,急忙上前握住戴月梅的双手不断摇晃,仔细打量一番,欣然道:“好,好啊,大半年不见了,月梅同志变得更加干练了!来,快坐,二蛋,快给月梅和老金倒茶”。

  “是,政委!”年轻人答应一声就开始忙活起来。

  三人在方形桌子边坐下,戴月梅感叹道:“上次离开上海的时候,政委的鬓角还是黑的,现在都有白头发了,您得多注意休息啊!”

  陈政委摆手笑道:“哪里闲得下来哦,我这还算好的,曲书记都瘦了很多,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深了,这次上级鉴于事情的重要性,就留曲书记在上海主持大局,又因为我跟你比较熟悉,就派我过来全权负责此事!我听说你已经被任命为那支特殊部队的队长和总教官了?”

  戴月梅点头道:“是的,任命刚刚下达我就接到了这次的任务,部队训练了大半年了,也该进行实战阶段检验训练成果!”

  “是啊,这支部队花费了组织无数的心血和财力,也是你一手组建起来的,任命你为队长和总教官无可厚非,也只有你才能指挥得了这支部队,现在是到了检验实战能力的时候了,你可不要辜负首长的殷切希望啊!”

  “是,政委!”

  陈政委笑道:“别搞得太拘谨,现在也没有外人,再说我也不是你的直属上级了,你的可是首长们的宝贝疙瘩啊!对了,你这次带来了多少人?”

  “包括我在内一共十三个人!”

  十三个?陈政委脸色一僵,“怎么只带这么一点人?这次可是各方势力云集,而且这里周边地区有日军几万人马,是不是少了一点?”

  戴月梅笑道:“政委认为我这样的部队都是大白菜,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吗?原本我支部队是极度机密的事情,政委也不是外人,而且您的级别也够了,我就给你说说我这支部队吧,这是我从我军主力部队几万人当中筛选出来的,组建当初选了一万人,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之后淘汰了九千人,剩下一千人,又经过两个月的训练淘汰了八百人,剩下二百人,到了九月份的事就只剩下一百人了,部队最后成型只剩下三十九人,分成三个小组,另外还有六十人的预备队员,您想想这个淘汰率有多高?”

  陈政委皱眉道:“难道就不能多保留一些人吗?”

  戴月梅苦笑道:“我也想多保留一些人,把部队的规模和编制扩大,可是条件不允许啊,仅仅是身体素质条件这一项就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士兵被拒之门外,我军部队生活条件艰苦,饮食太差,生病了都没有药品医治,只能硬挺着,许多士兵都很虚弱,想要找到身体条件都符合的士兵可不大容易,这支部队的特殊就在于它的高要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训练一下就能进入的,但是只要能完成所有训练,它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王牌中的王牌!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经费不足,这支部队可是一个耗钱大户,最后一个方面就是武器装备和弹药的问题,我们国内并不能生产我们需要的武器和弹药,全部都要购买!一个士兵训练完成需要打掉十几万发子弹,您想想看这是多么恐怖的数字,不说我们的游击队,就连主力部队的士兵配发的子弹也不多”。

  陈政委没想到训练这支部队还有这么多要求,想了想说:“好吧,人数方面是少了一点,不过我会联络附近的游击队,必要的时候给予支援,情报方面你不需要当心,我们在七十六号方面有内线,现在李世勋等人的行踪都在我们的监视之内!有关北平方面的日军,我们都有专人监视,只要他们有动静,都难以避开我们的耳目!”

  戴月梅思索了一番,说道:“政委,我提一个要求!”

  “哦,你说!”

  戴月梅道:“我的部队不参与正面作战!”

  “什么?”陈政委瞪大眼睛,皱眉道:“你们不参与作战,上级派你们来干什么?”

  “政委,不是不参与作战,是不参与正面作战!这是有区别的,在正面战场就算天兵天将也难以抵挡鬼子的炮火轰炸,我来之前接到的上级命令是任命我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官,这一点应该没错吧?”

  陈政委点头道:“没错,你负责战斗的全权指挥,我负责居中协调、联络当地的抗日武装和情报工作!”

  “那就好,我的部队只有进行特殊作战才能发出最大的威力,我想请政委联系当地我们的游击队和县大队,让他们做好准备,武器弹药多准备一点,这次的战斗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另外动员乡亲们也做好准备,如果我们成果,想把那么一大批藏宝取出来没有人是不行的!”

  陈政委想了想点头道:“嗯,你说得对,这个我来安排!这样吧,你一路上也辛苦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好吧,现在也出不了城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