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五二章 剧院门前述衷肠
  街边一堆堆积雪开始融化,地上到处都是雪水混合物,湿漉漉的一片,屋檐上的冰钩子淅淅沥沥向下滴着冰水,没有下雨,听着却像下雨声。¤吧:wxba¤

  这里是位于绿柳胡同里的一间小院子,东方霸等人到了这里之后,阿四去买一些吃食当作午餐,东方霸给三号情报员打了一个电话,三号情报员不在,是留守的其中一个兄弟接的电话。

  东方霸询问了一下浅野英子遗体的下落调查情况,得知有点眉目了,三号情报员此时正带着另外两个兄弟在日军北平陆军医院打听消息,东方霸将现在的电话告诉了他,让他有消息后马上打电话过来报告情况。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日本人都没有动静了,东方霸感觉事情非同寻常,按照日本人的一贯的作风,他们吃了那么大的亏,煮熟的鸭子都飞走了,应该全城大搜捕才对,怎么会现在没动静呢?

  这明显很不正常,日本人到底在搞什么鬼?东方霸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知道在平静的海面下,一定隐藏着凶险无比的暗流。

  此时北平城内,到处都是日本人的巡逻队士兵,人数有多有少,多则十几人,少则三五人,但是却没有进行大搜查,仅仅只是巡逻,

  晚上六点多钟,东方霸吃了一碗面条就带上阿宝和阿奎出了门,露丝和阿四等人留在院子里,露丝本来也要跟着出去,但东方霸哪能让她也一起去,他是去跟戴月梅见面,他可不敢保证两个女人见面不会掐起来。

  一家小洋房里,戴月梅正准备出门,却被陈政委叫住:“月梅。你等一下!”

  戴月梅停下问:“政委,您还有什么事吗?”

  陈政委将戴月梅拉到一边,问道:“你是要去见东方霸?”

  “是啊,您不会连这种事情也要管吧?”

  陈政委笑了笑说:“你别误会,婚姻恋爱自由,这是每个人的权利,我当然无权干涉,但你应该知道东方霸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妻子。下午在囚车上你也看见他身边的外国女人了,依我看那女人肯定跟他的关系不一般,月梅,你是组织多年培养的干部,在处理个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而且东方霸此行来到北平,我也能猜到他的真实目的,无非就是为了那笔宝藏,我问你,如果到时候我们双方之间因为这件事情闹起了矛盾,你怎么处理?”

  “这……”戴月梅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想了想说道:“政委。我相信一定有办法解决的,我们不是同一阵线的吗?直到现在为止,我们共同的敌人都是日本人,我们的宗旨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这笔宝藏是中国的。它既然已经现世,我们就要用它作为打击日寇的资金,政委,您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陈政委欣慰点头道:“好,你有这个觉悟我就放心了。你去吧,早点回来!”

  “那我先走了!”

  京城大剧院门口,东方霸坐在车上抽着烟,阿宝和阿奎两人站在街道边一边聊着天一边跺着脚。

  七点整,戴月梅从一辆黄包车上下来付了钱之后在原地张望,东方霸看见后扔掉烟头推开车门下了车向她挥了挥手。

  两人就这样见面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最后还是东方霸打破沉寂:“你瘦了!”

  戴月梅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东方霸的怀抱里抽泣起来,天知道她心里有多苦?她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经验的人受上级指示组建特种部队,要钱没钱,要武器没武器,如果不是东方霸不时地给予一定的帮助,她估计自己早就撑不下去了。

  她是一个女人,而部队基本上都是男兵,刚开始从一万人中进行选拔,都是一些大佬爷们,看上去娇嫩柔弱的戴月梅竟然成为他们的首长,虽然因为组织纪律性的原因,那帮大老爷们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别提有多不服气了。

  被选拔的人中间不乏加入过来的土匪武装,这些人刚投靠过来不久身上的匪气还没除去,经常在训练场上给她找麻烦,让她难看,有好几次她都差点气得哭出来。

  后来她想起东方霸曾经训练时跟她说的话,兵营里强者为尊,要么你战斗力超群,要么你的智慧和指挥艺术远胜他人,否则别人凭什么听你号令?他们还担心你指挥他们去送死呢!

  想通了这一点,戴月梅就发了狠,凡是捣乱的人都被她狠狠修理了一顿,不服气?打得你服气为止!

  事情闹上级那里,她振振有词,特种部队的训练本身就是打破常规的,当然不能按照一般部队的方式来训练,在这支部队里,单兵作战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同等重要,在这个时期,世界上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军队有对特种部队的训练有过比较深入的研究,也只有德**队略懂皮毛。

  整个组织中也只有戴月梅受过正规的特种部队训练,因此只有她最有发言权,鉴于这一点,上级任命她全权负责这支部队的训练,从这开始,她才得心应手起来。

  一个女人和一大群男人整天在一起摸爬滚打,在生活上有很多不方便,一般人都无法理解这其中的辛酸,好在她挺过来了。

  东方霸轻轻抚摸着戴月梅的头发,笑道:“好了,好了,都是一支特种部队的军事主官了,怎么还像一个小姑娘?”

  戴月梅捏着拳头捶了东方霸的胸膛一下,说道:“人家平时才不是这样呢,也只有你在面前才是这副样子!”

  东方霸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眼泪,说道:“看来你这半年吃了不少苦,瘦了不少,也变黑了!对了,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

  “想了我吗?”

  “想了,呃,讨厌!”

  “哈哈哈,那咱们进去吧,电影快要开始了!”

  在不远处,四个少年男女缓缓走来,东方霸和戴月梅拥抱在一起的身影被其中一个女孩儿看到:“诶,你们看,那不是我心中的偶像加英雄吗?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他!”

  其他三人都向前方看去,果然是东方霸,其中一个男孩子惊叫道:“小瓜子,他是你偶像?那家伙昨天晚上还在六国饭店抱着一个大洋马,今天又换了一个,一看那家伙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你竟然把他当作偶像和英雄?小叶子,你说对不对?”

  小叶子急忙道:“别吵了,快看,他们进了剧院,快,我们也跟着进去!”

  刚才说话的男孩子着急道:“我们可不是来看电影的,我们是来杀人的好不好?”

  小瓜子不耐烦道:“杀什么人?什么事情能有找他给我们当师傅重要?日本人随时都可以杀,想碰到我心中的大英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小叶子,他们不去,我们去!”

  “好,我们走!”

  “喂,等等我们啊!”

  东方霸等人买票进了剧院,又买了一些干果、西瓜子,这时电影已经开始,是阮玲玉主演的《神女》,这是一部无声电影,即没有没有任何配音、配乐或与画面协调的声音的电影。

  这部电影是阮玲玉在1934年拍摄并上映的,电影的内容向观众展示的是一位身处都市最低层的下等妓女的生活遭遇,影片的矛盾头正是指向那些依附这个病态社会的吸血鬼,而在深切的人道主义同情中,发掘出弱者身上所潜藏的美质与反抗意识。

  虽然1939年的春天已经进入了有声电影时代,但是很多人还是喜欢看这部无声电影。阮玲玉清丽优美的表演风格和善于刻画人物性格的天才演绎,使得影片在不可能凭藉对话(因当时是默片时代),而又极少使用字幕的情况下,却以自然质朴而又蕴涵深刻体验的表情和形体动作、细腻、准确、传神地表现出人物思想的跃动和灵魂的震颤,从而使该片成为默片时代的经典之作,代表着默片表演艺术的最高水平。

  戴月梅偎依在东方霸怀里边看边流泪,说道:“这个女人真可怜!”

  东方霸笑道:“这是时代造就的,而我们现在就身处在这个时代!”

  “所以我们才要改变这一切,改变这个人吃人的世界!”

  东方霸点头道:“当然,你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我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戴月梅扭头看向东方霸,问道:“你的信仰是什么?”

  “尽我的一切能力打击日本人,即使我们这一代人杀不光日本人,我们的下一代也要接着杀,直到杀光日本人为止!”

  东方霸刚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推推囔囔、娇嗔的声音,扭头一看,却看见身后坐在四个少男少女,其中一个还是昨晚在六国饭店舞会上刺杀过他的侍者女孩,而其他三个都是她一伙的,皱眉道:“怎么是你们?”

  小叶子尴尬地摇了摇手:“嗨,大叔你好!咦,这位姐姐好漂亮啊!”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