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五五章 神不知鬼不觉
  既然已经决定行动,就不能不做充分的准备,这次将胶卷从浅野英子的肚子里取出来的行动并不是很困难,困难的是要做到无声无息。

  医院里太平间的地下冷冻库不是其他地方,想进入冷冻库只能从唯一的一个入口进去,而门口除了登记员还有两名日军士兵,要让他们感觉整夜都没有人进去过,必须要让他们三个人有一段时间处于昏迷状态,而且还不能让他们发现是人为的。

  地下冷冻库除了这个唯一的入口之外,当然还有通风口,只不过几个通风口都太小,以东方霸的身形根就通不过,所以只能从三个守卫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进入。

  东方霸先是一个人出去撬了两家药铺的门,从药铺里面弄来一些药物调配成药性一般的迷药,这玩意不是那种闻到就立马倒下的迷药,而是闻到之后要经过几分钟,吸入者意识渐渐陷入昏迷状态,就感觉自己困了,想睡觉了。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如果一闻就倒,吸入者清醒之后肯定会知道有人下了迷药,而东方霸要做到是让那三个守卫不知道自己吸入了迷药,是自然困倦的那种感觉。

  把一些中药捣碎,再研磨成非常细小的粉末状态,这个功夫足足花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直到迷药制作成功,已经是接近十一点半了。

  收拾妥当,五个人一起出了门,这次运气不错,开车在大街上转悠了几分钟就遇到了一只五人的日军巡逻队。

  想进入华北驻屯军的陆军医院进行治疗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最少也要尉官级别,当然保护军官士兵也可以进去。

  五个日军士兵排成整齐的一队在大街上行走,第一个日军士兵的步枪枪身前端悬挂着一面小小的膏药旗。在这大冷天的深夜,五个日军士兵都呼出热腾腾的白气,脚下的毛皮鞋子踏在已经有些结冰的街面上发出非常响亮的声音。

  “停车,接受检查!”五个日军士兵立即散开用枪对准了汽车。

  在这深更半夜还开车在街上跑,日军巡逻队肯定要进行检查。汽车停下之后,三号情报员老吴从穿着日军少佐的军服从副驾驶上下来,那五个日军士兵见是一个少佐,全部收起枪敬礼。

  在老吴伸手去掏证件的时候,东方霸从车后座上下来。右手一扬,“嗖嗖嗖嗖嗖”五道寒光发出五个响声,那五名日军士兵应声而倒。

  东方霸将手一挥,“快下车,他们拖进巷子里换上他们的军服拿上他的武器装备。把尸体藏好!”

  五个人每人扛着一具尸体跑进了街边的巷子里,只三四分钟,东方霸等人就全部穿上日军的军服,腰间皮带上别着子弹盒,在地上捡起三八式步枪。

  这次东方霸开车,一个兄弟坐在副驾驶座上,老吴作为日军少佐坐在后座上。另外两个兄弟背着三八式步枪等车门关上之后站在后座两边车门的踏板上,汽车开始快速向华北驻屯军陆军医院驶去。

  五分钟后,汽车在医院门口停下,两个兄弟分别从车门踏板上跳下端着步枪站在两边向外面警戒。门口一个日军军曹走上前来敬了一个军礼要检查证件。

  很轻易的通过了检查,日人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来医院搞破坏,检查得并不是特别严格,看了一下证件就放行了。两个兄弟收了步枪背在背上又再次站在车门踏板上,汽车缓缓驶进了医院内。

  汽车在门诊大楼门口停下后。东方霸扭头看向三号情报员老吴,两人同时点了点头,老吴当先推开车门大步向门诊大楼走去,三个兄弟紧紧跟在后面。

  东方霸将汽车息了火,抽出钥匙后抬手看了看手表,距离深夜零点只有二十分钟,当即下车也跟远远跟在后面进了门诊大楼,门口站岗的两个日军士兵早就冻得直哆嗦,没人的时候他们还跺跺脚,一看有人来了立马站得笔挺。

  走进一楼大厅后,东方霸看见老吴进了内科门诊办公室,而三个兄弟都在门口站岗,看见其中一个兄弟打了一个“OK”的手势,他也走进了走廊。

  绝大部分门诊办公室都关了门,只有三间办公室还开着门亮着灯光,东方霸经过老吴进去的内科办公室门口,走到第二间亮着灯光的办公室门口看了一下,里面有四张办公桌,没有人,医生应该是去查病房了,他马上走进去在悬挂白大褂的地方取下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又戴上白帽子和口罩。

  出来后,除了三个在隔壁内科办公室门口站岗的三个兄弟,就只有在大厅站岗的日军士兵,再也没有其他人,门诊大楼里非常安静,毕竟深夜还前来看病的日军政要人不多。

  再次经过三个兄弟旁边时点了点头,在大厅站岗的日军士兵眼前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门诊大厅向西面的楼房走去。

  西面楼房是住院部,手术室、医疗器械室、太平间等都在这栋大楼内,这栋大楼比其他两栋都要高一层,因为是有住院部在这里,房间比较多。

  门口有两个日军士兵站岗,东方霸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这里要比门诊大楼嘈杂得多,楼上不时传来时隐时现的哼哼声,想来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伤残日军军官和军政要人因为伤痛和病痛发出的声音。

  这里不比门诊大楼,现在还不时地有护士和医生在走廊、大厅里走动,更有伤残的日军军官拿着吊瓶去卫生间方便。

  东方霸穿过大厅向右边走廊走去,按照老吴画出的图纸显示,太平间、医疗器械和用品储藏室等就在右边。

  这时一个刚好从楼上下来的提着开水瓶的日军中佐叫住他:“诶,医生,开水房在哪儿?”

  老吴画的图纸显示锅炉房在左边,东方霸立即用手指向左边走廊说:“在那边,靠近门诊大楼的最里面!”

  “好的,谢谢!”日军中佐说了一句就向左边走廊走去。

  东方霸看了看那日军中佐的背影若有所思,看那日军中佐应该是一个为别人服务的人,能让一个日军中佐服务的对象会是小人物吗?最小也得是一个少将,还有可能是中将,难道楼上病房里住下了一个大人物?绝对不可能是那个日军中佐的家人住在病房里,如果是这样,那日军中佐完全没必要自己亲自去打开水,这种级别的军官不可能没有几个使唤的士兵。

  而如果是一个少将或中将,那么会是谁呢?要知道日军序列里的将级军官都是有数的,根不像国府国防部那些少将中将多如狗,多田骏此时身为华北驻屯军司令长官,手握几十万大军,也才是中将军衔。

  没时间想了,东方霸也只是思索了一下就转身向走廊内走去。

  一楼里没有什么人走动,声响都是从楼上传来的,走廊内灯光通明,东方霸走了几步就发现了医药器械消毒室,他走到门口停下,左右观察发现没有人注意这边,伸手握住门把捣鼓几下就打开了门。

  找到电灯开关打开关上房门,转身一看,这里很干燥,通风很好,最里面有一个大蒸汽柜,这是用来消毒的,中间几张长桌上放着许多已经经过消毒的手术的器械,有手术刀、镊子、剪刀、止血钳等等,这些器械都是分门别类的被袋子密封包在一起,有缝合包、包皮包、换药包、穿刺包、修补包等等。

  东方霸没功夫仔细打量,随便从一个手术包中抽出一柄锋利的手术刀,手术刀在手掌上耍了几个刀花,东方霸手腕一翻,手术刀就不见了,又拿了一个缝合包放进怀中。

  从器械消毒室出来,东方霸又走到了斜对面的医疗用品仓库门口靠在门上,因为刚刚有人从大厅里经过向这边看过来,为了不然人看见,东方霸只有靠在门上。

  这里已经接近太平间了,空气中仿佛都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实际上也是如此,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是有生物场存在的,死人的生物场当然跟活人的完全相反,经常接触死人或长期在死人打交道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就是受了这种死人散发的生物场的影响。

  胆小的人根就在太平间这种地方呆不下去,东方霸记得他前世有一个战友跟他说过读书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在生理解剖教室里学习,教室里到处都是死人骨骼、容器里还是浸泡着完整的死人尸体,当时只有那战友一个人,突然之间就停电了,那战友刚开始还不怎么害怕,可是在漆黑的生理解剖室里,他脑子里就忍不住冒出身边都是死人,死人的骨头,各种内脏器官的景象,因为没有灯光,身上都感觉一阵阵阴寒之气侵袭,他越来越害怕,最后竟然吓得屁滚尿流,书都不要了,教室门也忘了关,直接跑了出去,实际上他是自己吓自己。

  东方霸晃了晃脑袋,甩开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撬开医药用品储藏室的门,从里面拿一副手术用的手套、缝合丝线和一袋止血棉球就走了出来,再左右看看,转身向太平间走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