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五六章 解剖尸体取情报
  太平间门口两个日军士兵不断地打着哈欠,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日人也用右手撑着脑袋钓鱼,显然是在要睡没睡着的境界。

  东方霸拉下口罩笑着走过去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安田医生!这两天一直忙着熟悉医院的情况,今晚才抽出空过来跟你们熟悉一下,以后还请诸位多多关照!”

  东方霸说完就鞠躬,不仅两个日军士兵睡意全无,连忙立正站好,就连坐在办公桌后面瞌睡的家伙也站起来。

  医生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职业,连日人这种嗜血残忍的民族都对医生礼敬有加,就在是战争中抓到国府的医生也一般不加害,但是护士之类的就不好说了,毕竟后世日的制服诱惑不是凭空产生的。

  三人立正站好同时低头:“嗨!也请安田君多多关照”。

  东方霸笑道:“在这里上班感觉怎么样?会不会有害怕的感觉?”

  两个日军士兵没有说话,那个做尸体出入登记的日人说:“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吓得浑身颤抖不止,白天还好,到了晚上上班经常是一夜在惊恐中度过,不过时间长了之后也就习惯了,谢谢安全医生关心!”

  东方霸笑着点了点头,安慰了几句,又跟三人分别闲扯了一通,就向三人告辞,临走之前突然一拍脑袋说:“对了,来来来,都抽一支烟,提提神,到天亮还有七八个小时呢!”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已经拆开的香烟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根。

  这三个家伙感激得不得了,东方霸又给他们点燃,让他们没事的时候可以去门诊部找他玩,最后挥手告别。

  左边的日军士兵一边抽烟一边感叹道:“安田医生真是很和善啊!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和蔼可亲的医生”。

  右边的日军士兵附和道:“是啊。我见过的医生都是板着个脸,有些医生甚至有些变态,扎针的时候就像捅刺刀一样!好像你惨叫得越厉害,他越有快感”。

  三人就这样闲聊了三五分钟,眼皮就开始打架,最后两个日军士兵干脆将步枪撑住肚皮,背靠着墙壁呼呼大睡起来,另一个做尸体出入登记的家伙也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这时穿着白大褂的东方霸像一个白色的幽灵一般悄声无息地走来打量了三人一挥,分别将三人脚下的烟头捡起来塞进口袋里。走到桌子拿起尸体登记出入记录簿翻看几页,很快找到了浅野英子的尸体登记记录,放下登记簿,他从那人腰间轻轻取下钥匙。

  试了三根钥匙之后打开了太平间的房门,一股强烈的阴寒、的气息铺面而来。对于东方霸这种感官神经都都非常发达的人而言,对这种感觉非常敏锐和清晰。

  太平间里摆放着十几具尸体,尸体上被白布盖着,东方霸对这些尸体没兴趣,他直接走到地下冷冻库的入口大铁门处,用力扭开旋钮,宽大的大门被打开。一股比太平间更加冰寒的气流冲出来。

  东方霸戴上口罩,顺着楼梯走下去,地下冷冻库大约有三米高,四周都放着冰柜。中间一张长方形长桌,这是为了放尸体的桌子,尸体抬进抬出都要先放在这上面整理一番。

  迅速找到盛放浅野英子尸体的冰柜,东方霸将冰柜拉开。一股白色的雾气散发开来,等那白雾散开之后。一具女性尸体躺在长方形的冰柜里面。

  东方霸走到旁边转换视角,果然是浅野英子的遗体,此时她面色惨白地躺在里面,毫无生气。

  东方霸忍住泪水往下流,伸手在她的脸庞上抚摸了一阵,遗体的皮肤传来冰冷之感。她没有信仰,不是只有有信仰的人才会坚贞不屈,也许她的心中怀着对日人的仇恨,她只知道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加入抗击日寇的洪流之中。

  她说东方霸旗下迄今为止唯一牺牲的一个高级别的特工,其他打入日军内部的牺牲的特工要么是职位太低,要么是经验不足,而浅野英子的级别够高,与日人周旋的经验足够丰富,而且她也是第一批培训出来的人之一。

  对于第一批培训的特工,东方霸多多少少都亲自对他们有过一些接触和教导,毫无疑问,浅野英子的天赋和做出的成绩都是最好的。

  东方霸深吸了一口气,将冰柜拉出来一大截,将浅野英子的遗体抱起在中间的长方形桌子上放好。

  将口袋中的手术刀、缝合包、缝合丝线、止血棉球逐一有序的摆在尸体旁边,又戴上一次性手术手套。

  尸体上原来的衣服早就被换到,现在尸体穿的是一套非常干净的和服,看来是真正的浅野英子的家人给她换上的。解开尸体上的上衣,由于冷冻的原因,尸体已经很僵硬,东方霸伸手按压了一下尸体的胃部,感觉不出来,拿起手术刀就在胃部位置划开一道十公分长的口子。

  没有鲜血溅出,血液因为冷冻而凝固,而腹腔内有一些积血,这是当时受枪伤之后留下的,拿起一根稍短的镊子将切口撑开露出胃囊。

  划开胃囊,东方霸用手术刀在胃囊里翻动,虽然气温地下,但还是能闻到一股恶臭,在胃囊里翻了一遍却没有找到他要找到胶卷。

  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啊!浅野英子临死时候的姿势已经明显的指出来了胶卷藏在肚子里。

  东方霸不死心,将食指和拇指伸进去摸了一下,感觉在胃囊和食道的衔接处贲门位置有一个硬物。

  原来胶卷卡在贲门处了,东方霸捏住食道向下挤压了一下,硬物就被挤进了胃囊中,掏出来一看果然是胶卷!

  东方霸松了一口气,心里忍不住说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就损我一员大将,马勒格巴子的,该死的日人!

  用卫生棉球将胶卷擦拭干净放在一边,再拿来缝合包里的持针器穿上缝合针线将胃囊切口小心快速地缝合起来,接着拿掉撑开腹部切开的镊子,又将腹部切口进行缝合,整个过程快速而稳健。

  无论是出于尊重的原因,还是为了不让日人明天搬运尸体发现异常都必须要将腹部的切口缝合,如果不缝合伤口,明天日人搬运尸体时,尸体的内脏全部流出来,日人肯定会发现有人从胃部取走了东西,这就不难猜到被取走的是那份情报。

  给尸体穿好衣服后又放进冰柜当中,再将桌子上清理一遍,把垃圾都用袋子装好,藏好胶卷,东方霸提着垃圾袋迅速出了地下冷冻库。

  从太平间出来的时候,三个人都在呼呼大睡,桌子上那人没有动过,但那两个日军士兵却都坐在地上备考着墙睡得很死。

  东方霸没管他们,来的时候像一个幽灵,去的时候也像一个幽灵,刚刚从大楼里出来就听见了远处教堂响起了零点钟声。

  走到一个阴暗处,东方霸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和白帽子、口罩装进垃圾袋,出来时随手将垃圾袋仍进一个垃圾桶里向汽车走去,刚走了几步,东方霸突然停下,扭头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后又迈步离开。

  此时三号情报员老吴刚好带着三个兄弟从门诊大楼里走出来,几人当即上车,东方霸启动汽车很快开出了医院大门。

  汽车快速又而平稳的在大街上行驶,老吴在后面问道:“大老板,怎么样,东西拿到了吗?”

  东方霸点头道:“拿到了!”

  老吴大喜:“好,好,终于拿到了!总算没有让她白白牺牲!”

  这时东方霸眉头一皱说道:“老吴,你看看后面是不是有人跟踪!”

  老吴闻言一愣,转过身子回头透过车后玻璃仔细观察了一番,说道:“没有啊,不说车辆,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东方霸感觉后面绝对有人跟踪,从太平间出来之后就有这种感觉,而刚才汽车开出医院之后这种感觉就强烈了很多。

  东方霸心里不禁暗道,有什么人能躲过我的反跟踪?汽车已经开到最快速度了,但是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却一点没有消失。

  东方霸心中一动,将汽车开进一条大巷子里,又连续转了几个弯,穿过几条巷子,前面出现一大片空地。

  将汽车停在空地中间,东方霸将车熄火,说道:“有人跟着咱们,你们不是对手,都老老实实呆在车上不要下来!”

  东方霸下车后让站在车门踏板上的两个兄弟也进入车内,老吴扭头前后左右四处看看,惊愕道:“没人啊!”

  东方霸一边脱下身上的日军士兵大衣扔进车内,一边说道:“那是因为你们看不见,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人跟踪!”

  一个兄弟想歪了,浑身打起了哆嗦,结结巴巴道:“老、老大,该不会是你刚从太平间出来,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你吧?”

  东方霸忍不住笑骂:“屁话,哪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是自己吓自己!”

  不过这种事情还真说不好,要不然他是怎么从后世穿越过来的?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他身上,说不定神鬼也不一定不存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