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五九章 日本人也不是铁板一块
  多田骏正在办公,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他放下钢笔接起电话道:“莫西莫西!”

  电话是河源清一打来的,他告诉多田骏,安排在华北驻屯军医院的三个忍者失踪了。

  多田骏大吃一惊:“纳尼?失踪了?怎么失踪的?”

  “将军阁下,早上另一组忍者去替换他们,发现他们并不在医院,而且也没有留下任何讯息,此事我们正在调查当中,如果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多田骏想了想说道:“你马上通知川岛芳子小姐和田宫中佐,让他们到樱花柔道馆去,你把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做,你也去,我们一起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嗨!”

  半个小时后,相关人物齐集樱花柔道馆,多田骏坐跪坐在主位上,其他人分别坐在两边,除了川岛芳子、河源清一、田宫中佐三人,还有两个穿着宽大武士服的忍者首领。

  多田骏一直皱着眉头,看了看跪坐在两边的人开口说:“诸位,说说你们对这次事情的看法!”

  刚才忍者首领已经将情况进行通报,在坐的人都清楚了这件事情,毕竟这些忍者是以华北驻屯军司令部的名义请来的,从日乘飞机直达北平,自然跟这些人相关联,这些忍者不可能刚刚来这里一天就到处乱跑,还无缘无故的失踪。

  川岛芳子见河源清一和田宫中佐都不说话,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将军阁下、两位大师,我认为现在就认为他们失踪有点为时过早,毕竟你们发现他们不在医院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也许他们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但是我们也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多田骏又问:“那川岛芳子是什么意见呢?”

  川岛芳子说道:“首先我们不能着急。这样只会自乱阵脚,现在是计划实施的关键时刻,我意思是如果今天晚上十点之前他们还没有回来,那我们就要小心了,这就说明他们的确出了事,但是我不知道对手是谁,不过这也不难猜测,能对付得了他们,并让他们无声无息消失的人不多。至少军统、中统北平站和G党北平地下组织没有这个能力!”

  其中一个忍者首领眼神精光一闪,忍不住问:“芳子小姐说的就是那彼岸花组织的成员?”

  川岛芳子点头道:“没错!”

  田宫中佐自言自语道:“他们去医院干什么?难道是去抢浅野英子的尸体?”

  他这两句无意识的话,让在场众人大吃一惊,以彼岸花组织的行事风格来看,确实有这个可能。多田骏立即吩咐副官打电话到医院,让医院的人马上去地下冷冻库查看浅野英子的尸体是否还在。

  十分钟后,医院方面打电话过来说浅野英子的尸体还在,而且根据昨晚在太平间门口守卫的两个日军士兵以及做尸体出入登记的人所说,昨晚并没有人进去太平间。

  这样一来又让多田骏等人疑惑了,对方不是去打尸体的主意,那为什么会去医院呢?

  这时河源清一突然说道:“将军阁下。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嗨!昨天下午浅野家族的人来了之后去看过浅野英子的尸体,她的父亲浅野正一将军阁下当场就昏倒了,因此浅野将军住进了楼上住院部,她的妻子和副官在照料他!”

  其他人都不知道河源清一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多田骏很快明白了河源清一的意思,他皱眉道:“你是怀疑对方去医院是与浅野正一见面?这个恐怕不可能吧,如果连浅野正一都是彼岸花组织的人,那就真是太可怕了!”说完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浅野正一是陆军部高级军官。曾经还当任过天皇特使视察关东军的军务,如果连他也成了彼岸花组织的人。大营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在场众人心里掀起了惊涛波浪,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现在还不清楚那三个忍者到底是不是真的失踪了,是不是被人做掉了,所以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多田骏定了定神,说道:“好了,这件事情还没有定论,大家不要随意揣测,浅野将军不是一般人,先不说他是不是跟彼岸花组织的人接触,即使他真的是彼岸花组织的人,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而且浅野家族历史悠久,是坚定的保皇派,我不相信浅野将军会被支那人收买,这绝对不可能!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私下议论,如果发现什么情况可以单独找司令官谈,都清楚了吗?”

  所有人同时低头道:“嗨!”

  多田骏很满意自己控制场面的能力和这些人对自己的恭敬程度,又转头对忍者首领说:“佐藤先生,你尽快派人调查那三名不见得忍者的下落,如果今晚十点之前都还没有结果,立即向司令官汇报!”

  佐藤昌隆低头道:“嗨!”

  佐藤这个姓可以说是日人最大的姓氏,第二大姓是铃木,这些姓氏是日最为古老的姓氏。在明治维新以前,日平民是不允许有姓氏的,1870年,为了征兵、征税、制作户籍等的需要,明治天皇颁布了《平民苗字容许令》容许包括以前不准拥有姓氏的平民在内的所有日人拥有姓氏。

  但已习惯有名无姓的日平民对此并不热心,故创立姓氏的工作推行缓慢。因此,于1875年明治天皇又颁布了《平民苗字必称令》,规定所有日人必须使用姓氏。日人的姓氏中经常出现诸如川、田、山、野之类的字眼,例如犬养姓是过去为王公贵族饲养家宠而被赐姓。但主要是因为《苗字必称令》的关系,当时化不高的平民只能采用他们熟悉的名称。上至日月星辰,下至花鸟鱼虫;从职业、住所到自然现象等等皆可以为姓。比如渡边就是住在渡口附近的,而鹈饲则是饲养鱼鹰的渔夫,井上姓就是家附近有一口老井而来等等。

  多田骏又道:“佐藤先生。司令官认为你的人分散开来等于分散了力量,不如把他们全部集中起来,一旦发现敌情则全部出动,你认为怎么样?”

  佐藤想了想,说:“嗨,司令官阁下说得有道理,那就按照司令官阁下的意思办吧!”

  会面结束后,川岛芳子向多田骏说各路人马今天之内基上都会抵达宝藏埋藏地点,她必须赶过去主持大局。

  多田骏同意了川岛芳子请求。并派田宫中佐带两百名宪兵协助她,同时派遣一支特别支队归她调遣,这支特别支队一共五十人,是华北驻屯军花费了很大的精力、财力训练完成的,指挥官是金泽中佐。

  从樱花柔道馆出来。川岛芳子和田宫中佐两人一起坐车离开,在车上,田宫中佐问道:“芳子小姐,现在各路人马还没有到齐,我们现在出城是不是早了一点?”

  川岛芳子笑着说:“从时间上来看,算不上早,但是我们两个必须马上离开出城去!”

  田宫中佐不解道:“这是为什么?”

  “浅野家族的人已经到了。如果还呆在北平城内,肯定会跟他们碰上,双方一见面,你认为浅野家的人会给我们好脸色?毕竟是我们杀了他的女儿。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你难道不怕浅野正一一怒之下把我们两个都干掉?虽然他没有实际的兵权,但是他在军部的影响力非同凡响,那些想依附讨好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只要他使个眼色,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让他找不到我们!”

  田宫中佐听川岛芳子这么一说,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慌忙点头:“对,芳子小姐说的对极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让浅野家族的人找不到我们!”

  昨晚东方霸怀疑得没错,当时医院里确实住了一个大人物,那就是真正的浅野英子的父亲浅野正一。

  多田骏那些人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东方霸去医院的目的是取得情报,他们反而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了,浅野正一是什么人他是日军部高级将官,中将军衔。

  浅野正一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是中国人的间谍,他对女儿的死非常愤怒,没有证据就杀了他的女儿,这是他怎么也接受不了的,这个梁子结大了。

  浅野正一躺在病床上,身体还有一些虚弱,看了看面前的家人、家臣和副官,叫出家臣的名字:“上原君!”

  一个穿着和服的日中年人上前一步微微弯着要应声道:“主公,上原在这里!”

  浅野正一说:“你去盯着特高科,盯着河源清一等人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即汇报,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英子通敌的证据,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嗨,上原会将证据抢过来!”上原说罢,随即面露凶光道:“主公,川岛芳子那个贱人和田宫两人杀了小姐,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依上原之见,直接将他们两个杀掉,以解主公心头之恨!”

  “咳咳,不能这样!”浅野正一说:“虽然杀他们两个很容易,但不能这么干,现在他们两个突然死了,多田骏肯定会猜到是我干的,我们现在身在北平,形式于我们不利,一切等回到日再说,那两个人肯定要死,但不能让别人知道是我们杀的,不是有很多抗日分子想弄死他们吗?”

  上原眼睛一亮:“主公是说……?”

  浅野正一颔首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也不能让多田骏那个恶棍好过,他包庇纵容部署违反军纪制度,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杀了我的女儿,我一定要告到天皇陛下那里,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