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六三章 怀疑
  送走了张清等人,雪狼跟着东方霸一起返回帐篷,突然想起一事,说:“长官,有一件事情忘了说了,就是那个卢卡斯和安吉妮娜所在的村子,情况很有些不对劲,五号前去侦查的时候发现他们村里几乎没有老人,小孩子一个个细皮嫩肉的,长得壮实,根不像乡下孩子,而且村子里男人居多,女人只有二三十个,虽然穿着农村的粗布衣服,却根不像乡下女人,我怀疑那这个村子的所有人都被杀了,现在村子里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新进的,很有可能全部是日人装扮的!”

  东方霸闻言倒抽一口凉气,他虽然看过情报上的所有计划内容,但这份计划中却没有提到这一点,而进入藏宝地点就必须从那个村子旁边经过,如果那村子里都是日人装扮的,只要那些来夺宝的队伍穿过村子之后日人堵住出路,进入藏宝地点的人一个也别想出来,或者只要进入那个村子,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突袭。

  想了想,东方霸问道:“那村子里具体有多少人?”

  “表面上看大约二百多人,其中男人占绝大对数!实际上却不清楚,五号没有深入!”

  东方霸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幸亏知道了这个消息,否则事情就大条了,这时负责通讯的队员在帐篷的角落喊道:“队长,有一部陌生电台在使用我们的频率发报!”

  东方霸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即道:“快记录下来!”

  从北平城出来之前,东方霸曾经告诉过曹耀华这个发报频率,如果有紧急事情需要联络就马上使用这个频率发报。

  由于这是在冬天的野外,日人的事还没大到能在这个时候监测到野外电台的具体方位的程度,日人的检测仪器也是有范围限制的。一般只能监测方圆十公里的范围,所以狼爪小组一般都是二十四小时开启电台,只是有些耗费电池罢了。

  几分钟之后,负责通讯的队员拿来一张纸,上面记录着写满0——9的数字,每四个数字一组,东方霸接过纸张看了看,从自己带来的皮箱里掏出一线装书,这是一唐宋诗词选集。也是天网情报组织的电报联络密码。

  东方霸开始将纸张上的一组组数字在密码上对应的汉字找出来写在每组数字的下面空白处。

  过了七八分钟,终于完成,东方霸放下笔拿起纸看了看,这封电报确实是曹耀华发来的,内容是今天下午军统北平站有人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川岛芳子和田宫中佐已经离开了北平,具体去向不明!曹耀华在军统北平站有内应,因此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个消息的准确性已经得到证实,这两个人现在确实已经不在北平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曹耀华还没查出来。

  东方霸看着这封电报。感觉有些奇怪,什么人会泄漏这个消息呢?这个消息有什么用呢?不对,川岛芳子是这次计划的制定者,她现在不在北平城。那她肯定是到了这里,是来亲自指挥这场剿灭被引诱而来的抗日势力!

  知道川岛芳子和田宫中佐行踪的人级别不会低,泄密者将信匿名寄给军统北平站的人,到底是什么意图。是何人所为?

  东方霸看着这封电报,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对通讯员说:“你回电就说知道了!”

  “是,长官!”

  ……

  距离东方霸等人营地三十里外的西南方蓝水镇,程功成等人驻地,此时迎来了一个位客人。

  程功成看见来人进来堂屋,不敢怠慢,起身笑着相迎:“哈哈,黑木兄,想不到来到是你!”

  来人叫王黑木,军统华北区区长,“忠义救”总指挥,此人是军统六大骨干之一,也是军统四大金刚之一,他与戴老板的关系非同一般,还差点成了儿女亲家,他的夫人与张少帅的原配于凤至是姐妹,而且他很有能力,华北一带的军统情报工作在他的领导下做得有声有色。

  王黑木比戴老板大六岁,与戴老板长相极为酷似,神似孪生兄弟,因此戴老板常常将他当作替身出席各种场合。

  王黑木抱拳笑道:“我也没想到是你,这次怎么到北方来了?”

  “来,黑木兄,我们坐下说!”程功成说着将王黑木引到桌子旁就坐。

  服务人员上了茶水之后,程功成说道:“是带着任务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向上面发报请你出面了!这次还望黑木兄大力支持啊!”

  “哈哈哈,好说,好说!”王黑木笑着喝了一口茶,见程功成不愿多说这次的任务也没有继续追问,放下茶杯说:“我接到上面的电报就立即开始联络,现在基上已经办妥,他们明天早上八点在镇外的毛竹山下集合,人数大约三百多人,但是武器装备要差一点”。

  程功成点了点,说:“这个不是问题,我主要是要人,至于武器装备,我倒是可以想点办法”。

  这一点倒是让王黑木感觉意外,要知道这里到处都是日军部队,程功成从哪里搞武器?程功成不说,他也不好多问,说道:“好吧,这次我来还来了一个消息,下午一点的时候,我们在北平的人受到一封匿名信,信上说川岛芳子和田宫中佐离开了北平城,具体去向不明。我们已经调查,目前他们两个人确实已经不在北平了,至于信是谁写的,我们暂时还没查出来,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有人在北平已经暴露了,同时也说明对方并没有恶意,所以收信人还没有撤离,我相信写信的人肯定会有后续消息传来”。

  不能不说王黑木的胆子很大且心细,如果是其他人,早就安排收信人撤离了,但是他不仅没有安排那个人撤离,而且还让那人继续留守。

  程功成皱眉道:“这么看来,写信人应该是与川岛芳子和田宫有仇,但是他自己又不好出手,很有可能是想假借我们之手除掉他们两个!哼哼,看来日人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现在的问题是要尽快搞清楚这两个人去了哪里,他们想干什么?”

  “对!”王黑木点头道:“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全力调查他们两个的下落!老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要连夜赶回天津了,那边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出来,我留下一个人跟着你,负责我们之前的联络,你觉得怎么样?”

  程功成笑道:“我是求之不得啊,如果有什么消息请你及时通知我”。

  王黑木站起来道:“那是一定的!”

  ……

  小柳庄,一间院子里,现在已经是接近凌晨,屋子里还亮着灯光,戴月梅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桌子旁看着书。

  这时院子里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农民迅速前去开门,戴月梅听到动静放下书就站了起来向堂屋走去。

  戴月梅走到门口一看,是陈政委回来了,立即将他让进屋里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开水,问道:“政委,情况怎么样?”

  陈政委喝了几小口水,说:“我们已经跟这一地区的县委王方成同志联系上了,王方成同志表示全力支持,明天中午之前,他就会带领县大队的同志们赶到预定地点跟我们会合!”

  戴月梅松了一口气说:“这样就好,那当地群众联系得怎么样了?”

  陈政委道:“这个事情有王方成同志他们负责动员,我想动员群众应该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交通工具,七十六号和上海特高科的清水十三他们有汽车,如果我们消灭他们,倒是可以抢到汽车,但是恐怕找不到会开卡车人,所以交通工具就成了主要问题!”

  戴月梅想了想说:“这个不难,我们只要俘虏几个司机就行了,如果实在不行,就用骡马!政委,其实我心里很不踏实,按理说这么重要的消息,北平特高科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一点动静呢?七十六号的人难道就完全忠于李世勋?清水十三难道对上海特高科拥有绝对的掌控力而不让消息传到日军高层的耳朵里?这件事情非常蹊跷啊!”

  陈政委思索一番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下结论,也许这次七十六号李世勋和清水十三带来的都是亲信,他们严密封锁了消息,要知道这可是一笔庞大的财富,他们谁不想独吞?用人性来分析问题也就不难猜测这其中的原因了!”

  戴月梅摇头道:“我还是感觉心里不踏实,如果日军华北的特务部门也出动了,我还放心一些,但是他们现在好像完全被蒙在鼓里一样!”

  “不不不,月梅,你不能这么思考,如果华北的日军特务部门都知道了,恐怕就没有我们这些人什么事了,他们早就派大军来取宝藏了!”

  两人在房里坐了很久,都没有说话,一直过了十几分钟,戴月梅才开口说道:“政委,为了保险起见,我认为我们一定要到最后关头才出手,要知道这次参与夺宝的人可不仅仅只有两三股力量,弄不好我们会被别人抄了后路!现在我党还留在这一地区坚持与日寇作斗争的实力太弱小,经不起太大的牺牲,我们必须对他们负责任”。

  陈政委思索一下点头道:“嗯,我同意,你是行动指挥官,你有全权决定权!”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