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六五章 丑陋的嘴脸
  列昂尼德提着卡宾枪带着手下踩着佣兵们和几个村夫的尸体冲到了洞口,几个手下立刻就要冲进去,他立即喊道:“等等!”

  几个手下听到喊声拿着枪小心退了出来,列昂尼德看了看洞口里面漆黑一片,心里犹豫不定,就这样冲进去?万一里面有人用一挺机枪堵住,只需十几秒钟的扫射,自己和这些人就全部会死在通道内。

  洞里面十几米以外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这个黑漆漆的洞口就像一个恶魔张开了大嘴,等待着想死的人往里面钻。

  怎么办?列昂尼德内心作激烈的斗争,思考了一阵,回头喊道:“快去拿手电筒来!”

  两分钟后,一个俄国人提着一袋子跑了过来丢在地上,袋子被打开后,每个人从里面拿了一支手电筒。既然是来抢宝贝的,准备工作当然是做得很充足,手电筒这类必备之物都有准备。

  列昂尼德拿了一支手电筒打开灯光,吩咐道:“留下两个人在这里警戒,其他人跟我进去!”

  “是,长官!”

  等列昂尼德带人进去之后,守在洞口的其中一个俄国人掏出一包烟抽出两支,扔给另一人一支,两个人凑到一起挡住寒风用打火机点火。

  就在这时,躺在洞口早已死去多时的村民中一具“尸体”突然跳起来,抓住两个俄国人的脑袋撞在一起,两个俄国人互相撞了脑袋已经晕晕乎乎,“尸体”从怀里掏出两把匕首扎进两个人的脖子,这两个俄国人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尸体”抽出匕首迅速消失在树林里。

  山下的村子里,西格拉姆心满意足地叼着一支香烟。提着裤子摇摇晃晃从一间院子里出来,这时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从村口大树后露出来盯着西格拉姆的背影看了两秒钟又缩了回去。

  西格拉姆回到破败的院子里,却发现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那十个去找乐子的俄国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他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鬼影都没看见一个,他脸色大变,怎么回事?那些臭小子不会弄这么久吧?这都多长时间了?就是一头牛也弄不了这么久啊!

  他掏出手枪快速跑出院子,左右看了看,然后想斜对面一间院子里跑去。他记得好像有一个士兵进去了那间院子。

  跑到这间院子门口,他发现院子门半掩着,深吸几口气之后,慢慢推开院子门,立即用手枪对准院子里。

  没看见人。他迈过门槛慢慢走进院子内,这件院子非常干净,院子里的积雪都被清扫干净,各种农具摆放整齐有序,旁边一间房屋屋檐下悬挂着一串串的干红辣椒和干蒜头,围墙下堆着一垛垛玉米秆子,院子的右边空地上还有一个手推石磨。

  太安静了。听着呜呜的寒风发出的声音,西格拉姆感觉一阵毛骨悚然,他咽了咽口水,小心走到正屋门口。正屋的大门开着,但是里面没有人,靠墙的桌子上有水渍,地下有一只打碎的茶杯。

  出事了!西格拉姆立即意识到这一点。他举着手枪迅速冲进正屋内,正屋两边各有一间房。左边的房门关着,右边的房门打开,他一个大跨步靠在右边房门门口的墙壁上,再次深吸一口气后转身双手举枪对准房内。

  没有看到人,他跨进房内却看见一个胸毛浓密的男人光着身子仰面躺在船上,他脸色凝重,瞟了一眼扔在地上的衣物,警惕地走到床边,发现这男人正是他看见的那名士兵,男人的右边脖子上一道长长的刀口,鲜血已经将床单染红。

  “别动!”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西格拉姆感觉后腰上顶着一个硬物,顿时身体一僵,不敢动弹,哆哆嗦嗦用俄语叽里咕噜说了几句。

  背后的女人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喝道:“把手举起来,举起来!”

  西格拉姆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也猜测得到,他乖乖地举起了双手,一只手指修长、皮肤白嫩的手从肩膀上伸过来讲他手上的手枪抢走了。

  “有话好说,千万别开枪,别开枪,你想要什么全部拿走!”西格拉姆用俄语结结巴巴说道。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巴嘎,小姐可没工夫跟你磨牙,你去死吧!”

  声音还没落下,西格拉姆就感觉背后一阵剧痛,一柄冰冷的利器刺进了自己的后腰,刚要发出惨叫,却被从后面伸过来的手捂住了嘴巴。

  匕首在他背部连续快速地捅了五刀,刀刀都捅在他的背部要害上,他连能的反抗都来不及动作就停止了呼吸。

  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冷冷道:“磨蹭什么?还不快把尸体和衣物处理干净!”

  “嗨!”房内的女人身子一抖,转过身体收起匕首低头答应一声。

  藏宝洞内,安吉妮娜和身后七八个雇佣兵以及一百多个村民紧着卢卡斯在通道内七弯八拐走了好几分钟,在行走的过程中,安吉妮娜不断用手电筒照射着通道内的墙壁,墙壁上的岩石穿凿痕迹看上去年代久远,脚下有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来这里应该就是藏宝地了。

  不久,众人终于来到一个空旷的空间,这个空间很大,至少也有上千个平方的面积,四周墙壁的凿痕极不规则,很明显并不是精工细活,而是匆忙之间挖出这个大空间的,不过墙壁上的痕迹很陈旧,有些潮湿的地方甚至还长出很长的绿苔。

  卢卡斯用手电筒照了几下,从墙壁上拿出一个火把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沿着墙壁走动依次将墙壁上的火把点燃。

  随着这个空间逐渐亮起来,所有人都看见了这里的全部面貌,这里到处都是金银珠宝,一堆堆金子和银锭堆在地面上,珍珠玛瑙和宝石散落在地上到处都是,墙壁上燃烧的火把散发的灯光照射在金子上反射出闪闪金光。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那剩下的八个雇佣兵,其中两个大叫一声,直接大步跑过去扑在一堆金子上面,拿起一块金子狠狠的咬了一口,一排整齐的牙印出现在咬痕处,其中一个叫道:“真的,这真的是金子,哈哈哈,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村民们没有动,而雇佣兵们却一个个流着口水神经兮兮的往口袋里不断地装金子和珠宝。

  卢卡斯大叫:“嘿,停下,停下,这些财宝是我的,你们只是雇佣兵,你们的任务完成之后我会将剩下的费用付给你们,但是现在,请你们把口袋里的金子珠宝都拿出来放回原处好吗?”

  雇佣兵们你看我看,我看看你,大家心里从眼神里在这一刻瞬间同时达成了一个协议,其中一个叫迪奥的彪悍佣兵冷笑道:“卢卡斯先生,您想一个人独吞这里的所有财宝?您不觉得您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吗?”

  “过分?”卢卡斯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跳起来,大怒:“藏宝图是我的,是我找到这里的,根据国际法规定,谁先找到的无主财富就归谁所有,其他人抢夺就是犯罪!”

  “哈哈哈,真是可笑!”迪堡大笑三声,停下后说道:“我看你是想发财想发疯了,你竟然说这些财宝是无主之物?你知道这里是哪个国家的领土吗?是中国,你这个白痴!实际上你这种行为是偷盗!各位,如果我们开枪打死偷盗中国人财宝的强盗,你们认为中国人会认为我们是犯罪吗?”

  卢卡斯脸色大变,安吉妮娜知道事情要遭,可还不等她说话,其他七个佣兵都大笑起来,其中一个佣兵是说道:“我想中国人一定会感谢我们帮助他们打死了盗窃他们财富的强盗!而我们只取一些他们准备给我们作为谢礼的一些金子!”

  安吉妮娜心里一阵耻笑,这些人一个个丑陋的嘴脸终于在这笔庞大的宝藏面前显露无遗,想拿金子竟然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卢卡斯更加不要脸,把中国的国家宝藏竟然说成是无主之物,世上还有比他更加可耻的人吗?

  这时,迪奥大叫:“各位,还等什么?杀死他们,我们拿走我们应得的那一份!”

  听到迪奥的喊声,剩下的七个佣兵全部抬起枪口对准了卢卡斯和安吉妮娜,可就在这时,佣兵们突然听到了身后响起一阵阵拉动手枪套筒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就知道身后有许多支手枪子弹上膛了。

  佣兵们都回过头来,发现身后那群一百多人的村民们每个人都拿着一只手枪对准了他们。

  洪大柱冷笑着举着手枪对准迪堡,慢慢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喝道:“都放下枪,否则把你们全部打死!”

  “放下枪!”

  一百多村民一起大喊,让迪奥等人吓了一大跳,迪奥这些雇佣兵们一个个额头上直冒冷汗,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实巴交的农民突然之间全部变了脸?而且还都拿着手枪?

  佣兵们踌躇了一阵,终于有人扔掉了枪枝,随后一个接一个,连迪奥也叹了一口气将手上的卡宾枪扔在地上,没办法啊,形式比人强啊!

  这是怎么回事?安吉妮娜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转身面向卢卡斯,却发现卢卡斯已经用手枪对准了她。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