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六八章 死亡陷阱
  “都拿好枪枝,我们走!”列昂尼德平复了一下心情,吩咐了一句转身就分开人群向通道走去。

  其他人早就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再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恐怕不少人都受不要这股视觉感官上的极度强烈的冲击而发疯。

  列昂尼德很快带着手下离开了这里,顺着先前过来的通道返回,身后有人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其中一个人问道:“长官,我们这是要出去?”

  列昂尼德边走边说:“对,这是出去的通道,你没看错!”

  “为什么?我们不是来抢宝藏的吗?”

  列昂尼德停下转身说道:“你没看见刚才的景象吗?那些人死的时间不长,最多也就一个月,地上那么多机枪子弹,说明他们是被人集体屠杀在这里的,从这些情况看来,这座藏宝洞太凶险了,说不定里面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恐怖之处,我先出去再说,免得遭了别人的暗算!”

  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全部都跟着列昂尼德快步向前走去。

  安妮妮娜被捆绑住上身,只有双脚能够走路,她被带到了一条通道的尽头看押,这是一条死通道,前面没有路了,她就靠在墙壁上,前面有两个村民拿着枪看押她,洞壁上还有一根燃烧的火把。

  她被卢卡斯用枪指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小看了卢卡斯,卢卡斯看上去不像他外表那样,实际上他有很深沉的心机,那些村民早在很久以前就被他收买了,昨天在洪大柱面前只是在做戏给她看。

  那些村民真的是村民吗?安吉妮娜现在很清楚,那些并不是村民,而是一个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们很会伪装,昨天她虽然心存疑惑,却没想到村子的所有人都不是原来的村民了,这简直太可怕了,那么真正的村民去哪儿了?卢卡斯竟然用自己的人换掉了所有的村民,连小孩老人都不见了,转移所有的村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将那些村民全部杀掉却很容易,安吉妮娜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太可怕了!

  不能再呆这里了,必须想办法逃出去,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霍姆斯,进来的通道正确走法她已经清楚了,想出去就只能按照进来的走法走出去。每个条通道口有一块松动石块的通道就是正确的通道,如果走入其他通道就会迷路或遇上陷阱,这是她在跟着卢卡斯进来的时候发现的。

  想逃出去就必须解决掉这两个看押她的“村民”,她眼珠子乱转几圈,随后喊道:“喂,我要撒尿!”

  那两个人看了安吉妮娜一眼,却没理她。安吉妮娜大声尖叫:“你们是聋子吗?我说了我要撒尿,该死的,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我说了我要撒尿。我要撒尿!”

  其中一人当即用手枪指着安吉妮娜喝道:“你再叫信不信我打死你?”

  “别开枪!”另一个人拦住道:“算了,给她解开裤子,让她撒尿!老子也正好听听女人嘘嘘的声音,看看她那地方到底长什么样”。

  两人一起发出两声淫笑。这人就收起手枪插进怀里,走过去准备给安妮妮娜解开裤带。这时安吉妮娜突然站起一个侧踹踹在这个人的腹部,这人被踹得不由自主地倒退撞到了身后之人的身上,后面那人被突然一撞,手上的手枪也掉在地上。

  安妮妮娜趁他们站立不稳,飞身而起连续两个连环踢,踢在两人的下巴骨上,只听见两声骨肉碎裂的声音响过,那两人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安吉妮娜落地后用脚在两人身上踩了踩,看有没有刀具之类的利器可以隔开捆绑自己手上的绳索,还真让她找到了一柄匕首,她躺在地上拿到了匕首,几分钟之后终于割断了绳索,然后迅速逃走了。

  却说列昂尼德带着手下人刚刚走了没多久就听见了枪声,枪声传来的具体方位不明确,只听见枪声在通道内发出一阵阵回声。

  列昂尼德停下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枪声,难道外面有人进来了,还是卢卡斯那些人发生了内讧?

  他转身问道:“你们有谁听清楚枪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吗?”

  众人都摇头,却有一个人不确定地说:“长官,声音好像是从那条通道传来的!”

  列昂尼德顺着那人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条通道并不是出去的通道,他想了想说道:“走,跟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方有句名言叫好奇心害死猫,如果列昂尼德不管这枪声,直接带着手下向原来的路线返回,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

  由于走得太匆忙,他们忘记了在洞壁上做记号,气弯八拐之后竟然迷失了方向,一连走了十几分钟,却始终没有找到枪战发生的地点。

  “列昂尼德心里开始发慌了,这个地方太诡异,完全就是一个大迷宫,等他们想返回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通道。

  列昂尼德大怒:“你怎么回事?我不是交代你要做好记号的吗?”

  “长、长官,我被这紧张的气氛搞忘了!”被指定做记号的人结结巴巴说道。

  这里的通道都是一个模样,很难找到相似之处,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做参照物,很难想起先前来的时候是从哪条通道走来的。

  列昂尼德恨不得毙了这家伙,但是他知道眼下不是发火的时候,手下这些人的士气正在慢慢消失,一旦这些人的情绪不稳定,很难想象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他带着这些手下又走了一会,却发现自己这些人始终都在原地转圈似的,他知道麻烦大了,如果走不出去,恐怕这些人会崩溃,或者耗尽力气饿死在这里。

  “从现在还是做记号,一定要做好记号,我就不信我们做不出去!”

  “是,长官!”

  又走了几分钟,等他们回到原地的时候就走没有走过的通道,现在走的这条通道已经走了几分钟了,列昂尼德发现这是一条从来没有走过的,也没有走进死胡同,而且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在转了一个弯之后,他带着众人走进了一条长长的通道,用手电筒照射,都看不清远处的尽头,他猜测很这条通道很可能是对的。

  走了几十米之后,他突然感觉到了危险,再用手电筒一直照,只见前面有什么东西,他想了不想趴在地上,同时大喊:“快趴下!”

  来不及了,通道黑漆漆的尽头突然喷出一道火舌,无数子弹如流星雨一般射过来,后面的人根来不及躲避。

  “哒哒哒哒……”

  通道里顿时响起惨叫声,列昂尼德甚至感觉到温热的鲜血飞溅在自己的脸上,他大叫一声,趴在地上操起卡宾枪就向对面的机枪扫射过去,大约打了半个弹夹的子弹,通道尽头的机枪就停止了开火。

  他迅速爬起来蹲在地上再次把剩下的半个弹夹的子弹打光,确认对面的人死了才停火,实际上卡宾枪里的子弹已经打空,他换了一个弹夹,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向身后地上照了照,发现已经有十几个人倒在了血泊里。

  现在他只剩下二十个人,在这狭长的通道内,他的手下除了趴在地上,根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避,机枪子弹能连续穿透几个人的身体造成杀伤力,所以他手下的伤亡才会如此惨重。

  剩下二十个人见枪声停止了之后,都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每个人都是一脸惊恐的模样,列昂尼德说道:“从现在起,大家一定要小心,如果发现什么情况就立刻趴在地上!你们两个去前面看看情况,那边的机枪手应该被我打死了,你们去侦查一下,然后报告情况!”

  接到命令的两个人端着卡宾枪小心翼翼地向通道尽头靠拢,丝毫不敢大意,并不断地交换位置。

  就在列昂尼德站在原地看着前面两个人向通道尽头靠拢的时候,在他们身后又突然响起了猛烈的枪声。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条件反射的趴在了地上,包括前面去侦查的两个人在内,尽管他们反应很迅速,但是还有六个人被打死,三个人受了重伤。

  伤员躺在地上哀嚎不止,列昂尼德已经管不了伤员了,大喊道:“开火,开火,干掉那挺机枪!”

  又付出两条人命之后,后面的机枪终于被打停火,最后清点人数,列昂尼德悲哀地发现他手下只剩下十个完好的人了,三个重伤员根不能行动,他们伤得太重了。

  列昂尼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到最后还是这三个重伤员自愿留下给他们断后,才让列昂尼德免去了陷入不知道该如何决定的为难境地。

  列昂尼德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向这三个重伤员告别,因此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吩咐其他人将死去手下的弹药收集起来,分给三个重伤员一些,剩下全部分给还完好无损的人,他带着这些人离开了这里,留下三个重伤员给他们断后。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