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七一章 狗咬狗
  这里野外冬天的晚上,特别寒冷,虽然比不上在东北地区晚上出去撒泡尿,尿液一瞬间都能冻成冰钩子那么严重,但也冻得东方霸和阿奎浑身直哆嗦。

  一顶防水帐篷基本上没有什么保温效果,山间的寒风一直往帐篷里面灌,睡觉都得穿着厚厚的棉衣,睡袋和地上铺就的毯子都是动物的毛皮,其实在北方的冬天,在野外宿营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弄不好就会冻死。

  到凌晨时分,两人实在冷得受不了,只得转移阵地,找了一处背风的山洼扎营才好过一点。

  通过观察,七十六好李世勋和上海特高科清水十三带着一百多人进驻了山下村子,让东方霸疑惑的是,他们住进去之后就没有了动静,这跟东方霸的预料完全相反。

  卢卡斯是日本人的间谍,这是毋庸置疑的,东方霸看到川岛芳子的计划就知道了这一点,日本人找了外国人卢卡斯来冒充外国考古专家、盗墓者,就是为了不让抗日势力起疑心,可谓用心之深,而原先跟卢卡斯在一起,后来又被七十六号枪杀的迪姆,完全就是一个倒霉蛋,他被卢卡斯骗了,实际上迪姆的祖父根本就没有什么藏宝图,卢卡斯找上迪姆对其说他找到了其祖父丢失的藏宝图,还谎称两人的祖父是好朋友,迪姆刚开始有一些怀疑,但是巨额的宝藏让迪姆很快就将自己的怀疑丢弃在一边,以至于糊里糊涂地客死异乡,卢卡斯找上迪姆也为了增加宝藏存在的说服力,谁让迪姆的祖父曾经是八国联军中的一个军官呢?因此迪姆算得是受了无妄之灾。

  东方霸还以为日本人为了把戏码做足,会拿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及其手下做炮灰,可村子里毫无动静让东方霸大失所望。如果李世勋、清水十三跟日本人发生火拼,那就有好戏看了,打吧,打吧,日本人自己人和狗腿子往死里掐,这才有看头。

  怎么会没动静呢?不应该啊,李世勋和清水十三在村子里安然无恙,难道日本人就不怕露馅?不行,不行。得给日本人找点乐子才好,害得老子在这寒冬腊月在野外受冻挨饿,老子就让你们不好过!东方霸扭头对阿奎说:“去把我箱子里的消音器拿过来!”

  阿奎答应一声,慢慢缩回了帐篷里。

  山下村子里,李世勋和清水十三带着人马进村找地方落脚之后就听手下人汇报说在一家破败的院子里发现五十多匹战马。两人一猜就猜到那些战马肯定是俄国人留下的,然而让他们疑惑的是俄国人竟然没有派人看管,从俄国人到来已经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了,他们进去之后响过一阵枪声,此后山上藏宝洞里一直就没有了动静,很显然,俄国人完蛋了。

  两人正商量马上派人进攻藏宝洞。先将卢卡斯和安吉妮娜干掉,把财宝装箱装车连夜运走,如果被这里驻扎的日军发现就麻烦了。

  而两人在商量的时候,旁边给她们倒茶的农妇却停在旁边不走了。清水十三立即发火:“巴嘎,你滴,快点出去,否则死啦死啦滴!”

  那农妇没有动。而是慢慢抬起头,冷笑道:“清水长官好大的官威啊!”

  看到农妇的面容。清水十三个李世勋两人都大惊失色:“川岛芳子小姐!”

  李世勋和川岛芳子可谓是老熟人了,早在南京沦陷时,李世勋和另外两个中统人员受命潜伏,其后就跟川岛芳子秘密勾结在了一起,并为川岛芳子提供了大量的情报,李世勋这个人很爱他的老婆叶吉青,川岛芳子最开始时想用美色诱惑他,可惜没有成功,后来川岛芳子通过观察,得知李世勋的权利欲很重,就以此为突破点许下官位,并把他介绍进了日本驻上海大使馆工作,从此李世勋就走了不归路。

  李世勋结结巴巴问:“芳子小姐,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咯咯咯,我也正想问你们怎么会在这儿呢?此时此刻,你们两个不是应该在上海滩对付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吗?”川岛芳子发出令人心惊胆颤的笑声,说完用毒蛇一般的眼神不断地扫视着两人。

  清水十三没有说话,李世勋说了一个字就说不出来了:“这……”。

  随后川岛芳子玩味地看着两人,问道:“你们不会是也来打这笔宝藏的主意吧?这么一大笔宝藏,你们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上报?还私自带着大批人马赶来,难道你们想私吞瓜分掉这笔钱?”

  如果说李世勋因为以前的事情有些害怕川岛芳子,而清水十三可不怕她,他的身份和军衔都要比川岛芳子高,而且川岛芳子并不是真正的日本人,虽然川岛芳子以前确实有过一段辉煌,但是现在川岛芳子明显走下坡路了,上面不待见她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清水十三都丝毫不怵川岛芳子,他突然站了起来冷冷道:“芳子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什么不上报?什么私自?什么私吞?你以为你是谁?本大佐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你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你也知道了宝藏的事情,你上报了吗?难道你也是想私吞这笔宝藏?”

  川岛芳子气得一脸铁青,却也不敢向清水十三发作,现在外面的人全部都是清水十三和李世勋的人,虽然清水十三和她并没有隶属关系,但想要弄死她还是很容易的,她虽然经过专门的间谍培训,可武力确实不敢恭维,连她自己都没有这个自信敢在清水十三的面前发脾气。

  川岛芳子瞪了清水十三一眼,说道:“我当然进行了汇报,华北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将军阁下授权我全权处理此事!”

  清水十三反驳道:“我尊重多田骏将军阁下,但是他是华北驻屯军司令官,不是上海驻屯军司令官!”

  李世勋见两人这个吵下去估计会没完没了,连忙打圆场:“两位,两位不要意气用事,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何必呢?”

  “哼!”清水十三和川岛芳子两人同时瞪了对方一眼,把脑袋转到了一边。

  李世勋见两人总算不吵了,对川岛芳子说:“芳子小姐,有一句话说‘不义之财,见者有份’,我和清水大佐阁下也不是想独吞,既然芳子小姐也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么咱们就来个‘三一三十一’,你觉得怎么样?清水大佐,您没意见吧?”

  李世勋的意思就是把所有的财宝分成三份,每人一份,在李世勋看来,这已经是非常看得起川岛芳子了,她毕竟是后来者。

  谁知川岛芳子听了哈哈大笑不止,笑得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心里直发毛,清水十三忍受不了川岛芳子这种阴阳怪气的模样,脸色不善道:“怎么?难道你还不满意,想一个人独吞不成?我可告诉你,我们手下一百多人手上拿的家伙可不是烧火棍!”

  川岛芳子停下发笑,冷冷道:“好一个‘三一三十一’,我实话告诉你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你们上当受骗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布下的局,为的就是引诱国g两党的精锐情报精英前来夺宝,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且通过这件事情,我们还可以揪出隐藏在我们情报系统内部的内鬼!”

  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听到这话,脸色变得及其难看,两人都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川岛芳子瞒着他们两个在大上海上演了这么一出戏,竟然没有知会他们一声,连他们两个都骗过了,这本身就让他们非常不高兴了,要知道上海滩的情报工作是他们两个在负责,川岛芳子不知会他们,分明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且川岛芳子的用意还很明显,就是想通过隐瞒他们,连他们也中了圈套,就更别说其他的势力了,让他们愤恨的是,川岛芳子为了自己的功劳把他们当成了炮灰,当成棋子摆弄。

  涉及到性命攸关的这种事情,李世勋也不好再打圆场了,他脸上阴沉得几乎要结冰,语气极度不满道:“芳子小姐这么做是不是太让我等寒心了?”

  清水十三可没有李世勋这么客气,他怒道:“川岛芳子,你太放肆,太大胆了,你算计别人也就算了,但是你把我当棋子摆弄,让我顶在前面当活靶子绝对不行,别以为你有你的姘头多田骏撑腰我就会怕你,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

  立即有四个特务冲进来架住川岛芳子,并从她身上搜出了手枪,而川岛芳子却毫无畏惧感。

  李世勋没想到清水十三会直接动手,这怎么行?事情闹大了,清水十三是日本人,而且上头还有人撑腰,但他李世勋可没有后台,最后的替罪羊肯定是他,他连忙道:“慢来,慢来!清水大佐,没必要弄成这样吧?咱们如果这么掐起来,还不得让其他人笑话死啊?说不定现在就有g党和军统的人在暗中盯着咱们,等咱们互相内讧打起来,他们到最后突然杀出来捡便宜。大佐阁下,还是让他们先放开芳子小姐,有话好说!”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