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七三章 都着急了
  这一夜许多人没睡觉,有些人是想睡睡不着,有些人是想睡而不敢睡,不管是哪一种,都只为了一个目标,财宝!

  人世间,对于男人而言,无非就是财富、名誉、地位、女人这些破事儿,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对于财富的追逐从来都是趋之若鹜。男人没有名誉、地位和女人,可以苟且、卑微地活着,死不了人!女人没有名誉和地位,可以攀附男人,也死不了人!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没有财富没有钱,那就要死人了,就会饿死、冻死!

  在解决了最基的生理需求之后,拥有更多的钱财可以让你活得更好,对于挨过饿受过冻的人来说,恐怕再也不想过那种日子,一旦解决了最基的生活问题,所有人都会向更高一层需求而努力,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就是人类的原始!

  包括东方霸在内,附近这些势力当中,争夺这笔宝藏的目的不尽相同,其中俄国人、美国人、李世勋、清水十三这些人纯粹是为了私利,想据为己有,而东方霸、戴月梅、程功成这些人是想用这笔宝藏购买更多的物资用于抗战。

  目的不同,而所能承受诱惑的程度也不同,在第二天天亮之后,这一现象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吃过早饭,清水十三的人和李世勋的人抬着大大的木箱子从藏宝洞里出来,排成一长条,四周还有人拿着枪跟随警戒。

  在回村子的路上,果然如东方霸预料的那样,有两个人不小心打翻了一个木箱子,黄澄澄的金子从木箱子里倒出来滚了一地,在早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东方霸知道。这是川岛芳子在引蛇出洞了,特务们慌忙将散落在地上的金子捡进木箱子,那两个“不小心”的特务当场受到了训斥。

  其他三顾势力的人果然沉得住气,就算这样,也没有人立即发动攻击夺宝,特务们的动作很快,藏宝洞内的财宝全部被装箱抬进了村子里。

  可一直到上午九点,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仍然没有人发动攻击。川岛芳子等人如东方霸预料的那样着急了。

  她不着急不行啊,整个计划策划了这么久,费了那么大功夫,不把那些人引出来怎么行,而且时间拖长了容易露馅。

  川岛芳子、清水十三、李世勋三人坐在一间院子的堂屋里心急如焚。如果再这么等下去,肯定会让其他几股势力生疑,按照他们上演的戏码,是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获胜了,他们是大老远从大上海跑来的,现在已经把财宝运出来了,他们却窝在村子里没有了动静。这肯定不正常啊!傻子都会猜得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川岛芳子掐灭烟头冷冷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你们两个立即带人出发,一定要做出获得财宝快速离去的假象,让那帮人着急。从而忍不住下手!”

  她说完招了招手,有一个特务迅速拿过来一张地图,她接过摊开在桌子上,一边在地图上找到一个位置。一边指着一个位置说道:“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离开县一共有四条道路。东南西北各一条,而你们要做的走南面这条路,然后再向东往天津方向而去,如果走公路和铁路,别人都有办法在任何地方设伏,而从这里到上海的距离太远,不可控因素太多,唯有从天津坐船走海路让其他势力没有办法,他们都是绝顶聪明之人,一定会推断出你们走天津的意图,这个时候就轮到他们真正着急了,所以在这条通往天津的路上,他们一定有人会忍耐不住,而这条路上有两个地方可以设伏,这里,和这里!他们肯定会首选这两处地方设伏实施突袭,外面的一共九辆卡车,我昨晚都全部让人在内层加装了钢板,只要不是穿甲弹绝对打不穿!我会带人跟在你们身后二十公里,同时我会命令一个宪兵中队隐藏在卡车内,如果你们被突袭,一定要尽量坚持,卡车内的一个宪兵中队的士兵不会开始就参战,只有你们实在坚持不住了他们才会参战,你们的任务就是尽量拖,把所有有窥视这批财宝之心的势力全部引出来!只要你们成功把这些势力全部引出来,我们就算成功了,倒时候我会带人前后堵截,他们就是插翅也难飞!”

  各方势力不会贸然动手的可能性,这一点川岛芳子早就想到了,因此在做计划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个情况,并做出了部署,既然这个情况出现,那么就按照这个情况实施,虽然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快,但是制定计划的人一定要把所有能想到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并制定相应的应对方案,尽量将计划完善。

  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心中愤恨,暗骂:吗的,到最后还是得让我俩当活靶子啊?

  不过形势比人强,谁让川岛芳子手上有尚方宝剑呢?明知道这一去很有可能就此了账,但却不能不听从川岛芳子的命令,还得做出一副誓死效命的忠诚模样。

  两人同时站起来应道:“嗨!”

  川岛芳子装模作样的表扬了一番,最后说:“哟西,你们准备一下出发吧!祝你们一路顺风!”

  清水十三和李世勋差点气得吐血,一路顺风?可能一路顺风吗?咱这就是去当活靶子的,如果一路顺风,计划就砸了!

  十分钟后,清水十三和李世勋坐在第一辆小汽车上在前面开路,后面九辆卡车跟着浩浩荡荡开出了村子。

  车队开出村子后,清水十三坐在车上怒不可遏,大骂不止:“她就是一个娼妇、婊子!被人玩腻了的娼妇!李桑,我等竟然被人这般玩弄,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这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如果川岛芳子是清水十三的上司,清水十三绝对不会是这副表现,问题是川岛芳子并没有具体的职务,而且还只是少佐军衔,虽然她接到多田骏給她的安司令委任状时自封“满洲国”中将,却并没有被承认,所以她的地位相对于清水十三相差太远,清水十三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任由川岛芳子摆弄?

  李世勋苦笑道:“清水大佐,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必须完成任务,而且还得好好活着,否则话说得再狠也是无用!”

  清水十三只是心里不舒服,发泄一下而已,他当然知道现在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为了这批宝藏,各方势力都花了无数心思,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和情报支持,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让他们满载这财宝离开!后面的战斗肯定是非常惨烈,如何保命才是要紧啊!

  他思索了一会,说道:“李桑,我们呆再这小轿车里太显眼了,一旦对方发动突袭,肯定是先打我们,第一个死的也是我们,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停车,到后面的卡车上去,再找两个人换上我们的衣服和帽子代替我们坐在这里!”

  李世勋现在才知道清水十三竟然比他还怕死,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人都有趋吉避凶的能,这与怕不怕死无关,明知道坐在这里有危险而不想办法,那真是脑子进水了,既然清水大佐先提出来了,他当然求之不得,点头道:“哟西,清水大佐所言极是!”

  各方势力很快就知道了清水十三和李世勋满载大量财宝上路的消息,这下真有人坐不住了,那就是美国佬霍姆斯,安吉妮娜可是亲眼看见了那批庞大的宝藏的,可惜的是安吉妮娜没有亲自全部检查一遍,她也被瞒过了。

  当清水十三和李世勋的车队一路南下又转到去天津的消息传到各方势力的首脑人物耳中时,得到线报的霍姆斯等人在屋里紧急商议。

  地图铺在桌子上,霍姆斯等人很快明白了清水十三和李世勋的意图,霍姆斯说道:“你们看,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通往天津方向的,从这里回上海走陆路有很多条路,为什么他们要走天津呢?”

  安吉妮娜接口道:“他们想从天津上船走海路!”

  霍姆斯点头道:“没错,如果他们走其他道路,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设伏,如果他们走海路,一旦上船,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我还没那么大的能量让美国海军出动!所以我们必须在他们到达天津之前截住他们,穿山甲先生,这条路上有什么地方可以设伏吗?”

  穿山甲想了想,指着地图上说:“在这里和这里可以设伏,这个地方名叫‘落魂坡’,至于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已经没有人知道,总之一直以来这个地方就叫‘落魂坡’,这里有一座不高的小山,面向公路的这一面地势呈斜坡状,坡上怪石嶙峋,灌木密集,非常适合打伏击,而另一地方叫‘白虎峡’,两边悬崖峭壁,道路就在中间,最窄的地方只有十几步宽,两边的悬崖上光秃秃的,什么草木都没有!”

  霍姆斯握着匕首插在落魂坡的位置上说:“好,我们就在落魂坡设伏,真是一个好名字,就让那些人全部在落魂坡落魂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