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七七章 一触即发
  陈政委慌忙跑回戴月梅处将情况跟她说了一遍,并说出自己的疑惑,提出这支部队有问题,很有可能是日军部队装扮的。

  日军部队伪装成八路军在今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各军分区领导基上都有收到过相关的通报,伪装成八路军的日军已经给八路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这些情况戴月梅都是知道的,她一直希望能与这支日军部队较量较量。

  没想到机会就在眼前,戴月梅听陈政委说完,脸色凝重地说:“如果真如政委所说,那么这肯定是日军假扮的了,在这个时候他们出现在这里,政委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陈政委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专门冲着咱们来的?”

  “也不全是冲着咱们来到,凡是打这比宝藏的人都是他们攻击的对象,政委,我敢断言这支五十人的日军部队绝对不是一般的部队,他们受过特别的训练,先前我们观察过了,他们的战术素养非常高,比日军野战部队都要高,这帮人可不好惹,看来今天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陈政委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戴月梅说道:“政委,那边的战斗就交给你指挥吧,既然日人派出了特别支队,那咱们就来个兵对兵,将对将!”

  “我来指挥?”陈政委急忙道:“不行,我不行,我从来没有指挥过战斗!”

  戴月梅有些犹豫了,让一个没有战斗经验的人去现场指挥战斗确实有些冒险,不是冒险,纯粹是乱来!如果让副队长雷大勇去指挥,他也没有指挥特种作战的经验,战斗结果真是难以预料。

  时间不等人啊。如果拖得时间过长,那些装扮成主力部队的日军特别支队肯定会起疑心,万分谨慎,戴月梅权衡一下利弊,还是决定让雷大勇去指挥游击队,她亲自带队与日军特别支队交锋。

  想到这里,戴月梅说道:“政委,你看这样行不行,雷大勇以前是主力部队的连长。作战经验丰富,由他来指挥!而我去带我的特种部队去会会日军特别支队!”

  “雷大勇?”陈政委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问道:“难道特种部队就不能交给雷大勇指挥吗?”

  戴月梅摇头道:“政委,特种作战与阵地战、大部队作战的概念完全不同,他没有这方面的指挥经验。我好歹也是亲自参加过这种战斗的,而且这次和我以前经历的战斗还不相同,这是两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之间的交锋,凶险无比!”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陈政委也不好再反对,只得同意:“好吧,你们一定要小心。他们的人数可是你们的四倍还多!”

  “我会的!”戴月梅说完就将雷大勇叫了过来,命令他作为整个游击队的指挥官,全权负责前面的战斗,雷大勇当即领命前去。陈政委也跟着一起去了。

  戴月梅迅速召集手下剩下的十个队员说了一下情况,并迅速布置战术,这样的战斗与破袭敌军军事目标、刺杀敌军高级将官等战斗完全不同,两支部队都是精锐。日军特别支队也是有备而来的,并不是那么好对付。

  戴月梅看着大家说道:“同志们。敌人的数量几乎是我们的五倍,但是大家不要怕,这样的战斗并不是数量多久能取胜的!这是我们成军以来的第一战,大家不要紧张,按照平常的战术训练进行就可以,六号,你的任务首先是找到敌人的狙击手,然后消灭敌人的狙击手,只有确认消灭了敌人的狙击手才能为我们提供支援,他们一共有五十一个人,狙击手肯定不止一个,你一定要小心!”

  狙击手之间的战斗最为残酷,但也最为复杂,两个狙击手之间谁更厉害比的不只是枪法,枪法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谁更狡猾谁就更厉害!狙击手六号点了点头:“明白,一号!”

  戴月梅又道:“其他人要互相配合、支援,我在这里再提一句,这种级别的战斗,刚开始最主要的是注意隐蔽自己,敌我双方谁先沉不住气,谁先暴露,谁就会先死,所以一定要稳住,同时快速判断形势,一旦察觉自己可能暴露了,要迅速转移位置,如果短兵相接,要以最快的速度输出最强大的火力,直到对方躺下为止,近身搏杀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我们的人数偏少,是他们围杀我们,而不是我们围杀他们,一旦发现力不能敌,要做好诡雷阻击,然后撤离,好,检查装备”。

  队员们迅速将装备全部检查一遍,确认战斗时不会掉链子。

  等队员们都检查完毕,戴月梅看了看手表,手掌竖刀向前一指:“按照我刚才布置的战术,开始行动!”

  队员们迅速散开钻进了大雪覆盖的荒草从里消失不见,戴月梅也端着卡宾枪钻进草丛里,左右晃动几下不见了踪影。

  那支五十人的八路军部队确实是日军华北驻屯军特别支队装扮的,他们就是多田骏派给川岛芳子指挥的特别支队,指挥官金泽中佐。

  在陈政委从那儿离开后,副队长长野花雄问道:“中佐阁下,为什么放那老家伙离开?他明显是G党高层人物,抓到他的功劳非同一般啊!”

  金泽中佐看了一眼长野花雄,慢慢道:“长野君,我希望你记住,不要质疑我的任何决定,我的命令就是最高命令!”

  长野花雄神色一僵,低头道:“嗨!”

  “我还要告诉你一点,我们的任务是袭击任何在这里埋伏的敌人,而不是抓人,那个陈忠发能够出现在这里,就说明G党的部队已经发现我们了,如果他长时间没有回去,肯定会引起G党部队的疑心,到那时候我们再想实施突袭就很困难,而且他没有怀疑我们的身份,这是最重要的,只要战斗打响,我们就可以在关键时刻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嗨!”

  金泽中佐脸色一变,呵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外面我们一定在任何地方都像中国人,习惯、语言等等到与中国人一般无二!”

  长野花雄惭愧地低下了头颅,答应道:“是,连长!”

  金泽中佐以为骗过了陈政委,其实陈政委已经发现他们这些人是假冒的,他虽然看过了陈政委的证件和介绍信,却没有在意陈政委从事的职业,陈政委可是一个斗争经验相当丰富的特工,说到演戏他哪里是陈政委这种老江湖的对手?

  仅仅这一点,就让他和他的部队处于了劣势地位,他们还在原地等待,而戴月梅等人已经开始悄悄靠近。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陈政委一直没有回来,这让金泽中佐有些心神不安,他心里开始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当他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他感觉周围的空气凝滞,气氛非常诡异,这种情况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他立即示意所有人隐藏起来。

  在他的带领下,他的手下迅速钻进了小路两边的荒草丛里隐藏。

  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因此两方都没有动作,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但却不知道对方藏在哪里。

  在这种时候,比得就是耐性,谁先承受不了压力谁就会先暴露位置,随之而来的就是敌人的子弹。

  这种战斗是最折磨人的,努力想找到敌人的位置,又担心自己一旦有所动作,哪怕只是一个轻微的响动,或者碰触到身边的物体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这就看谁更有耐心,谁的手段更为高明。

  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的落魂坡突然之间响起了猛烈的枪声,隐藏在这片荒草丛里的两方人马都差点吓得闹出动静。

  戴月梅和金泽两人都知道清水十三和李世勋正在经过落魂坡下的公路,而埋伏在山坡灌木丛里的美国人霍姆斯等人以及穿山甲一伙土匪正在向车队开火。

  机枪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引人竖耳倾听,因为它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哒哒哒、哒哒哒……,也有的听起来像放鞭炮,它连续不断的响,从这些机枪发出的枪声,就能判断一个机枪射手的水平。

  有那么一句话,叫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新兵刚上战场,心中忐忑,惶恐不安,没有战斗经验,当炮弹落下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躲避,老兵打战打多了,能够从炮弹飞行时刺破空气发出的声音判断是什么炮打出来的炮弹,他们可以从容的躲避,但是冲锋的时候老兵却害怕机枪的扫射,子弹横飞,你根不知道子弹会从哪个方向射过来。

  因为双方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局,都非常紧张,两方人马都有不少人紧张得浑身冒汗。

  现在,两方之间狙击手的素养就显现出来了,戴月梅手下的六号正在远处用瞄准镜寻找金泽中佐手下的神枪手,而金泽中佐手下的神枪手却就在金泽中佐附近,狙击手不是近战能手,必须拉开距离在远处视野开阔的地方隐藏起来寻找目标。

  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多,太阳在东面,而金泽中佐是带人从西面而来的,因此当他手下的神枪手用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寻找目标时被太阳照射产生光线反射,很快就被六号发现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