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七八章 对抗
  落魂坡,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感觉非常不吉利,但凡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书中有一个地名叫落凤坡,凤雏庞统就是在那儿陨落的,连一代顶级谋士都免不了中箭身亡的下场,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不认为自己的智慧能比得上凤雏,虽然落魂坡不是落凤坡,但谁能保证这不是上天降下的某种预兆?

  这里位于华北平原,华北平原基上没有什么地势险要之处,这里的地势也算不上险要,公里的右边是落魂坡,而右边却是一条河,公路的水平面与河面上的水平面落差有四五十米,现在河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层,人如果掉下去,冰层不会被砸穿,但人一定摔得粉身碎骨!

  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躲在装有钢板的卡车车厢里一路上心惊胆颤,快要到达落魂坡的时候,他们不断地祈祷千万别有事,可是上天并没有给他们网开一面。

  猛烈的几声爆炸将最前面的小轿车炸得飞了起来,车队不得不停下,当两人透过卡车的车前玻璃窗看见小汽车被爆炸炸飞的时候不由暗自庆幸。

  随之而来的是猛烈的枪声响起,无数子弹射向车队,最后面几辆卡车上跳下来六七十名汉奸特务开始反击。

  一挺机枪架在了车顶上向山坡上扫射,扫射的效果却不敢恭维,几乎没有打到什么人,然后这个机枪手还没打完一个弹夹都被一发子弹射中头部而死,又有一名特务爬上车顶推下尸体抢过机枪继续扫射,但这人也很快被打死。

  特务们有的躲在汽车后面不时地冒出来打一枪,有的趴在卡车轮子后面开枪,而那些身前没有掩体的自然成了活靶子。

  落魂坡打得热火朝天,可丝毫没影响坡后面的两支具有初步雏形的特种部队。荒草从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平静的表面下却杀机四伏,凶险莫测。

  难受,非常的难受,这种敌人环伺在侧,而自己丝毫不敢有所动作的情况令人难受之极,金泽中佐相信对方一定没有发现自己这些人的具体位置,但总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

  他思索良久,终于下了决心。决定试探一番,他轻轻地抓一把雪捏成雪团向对面左前方七八米处的地方抛过去。

  可惜他扔错了东西,那雪团白白的,一看就不是危险物品,戴月梅手下的人还希望它是一个大白馒头。可以捡起来啃上几口,但他们知道日人不会那么好心。

  扔出雪团实际上就暴露了他的大概位置,用枪不一定打到他,但是还有其他武器能打一片,手雷!戴月梅手下的三号队员取下一个手雷,拔掉保险栓延迟几秒钟向他估计的大概位置扔了过去。

  金泽中佐感觉一个黑黑的物体落在自己头上覆盖的白雪上,吓得亡魂皆冒。当即向旁边连续打了好几个滚,就在他滚动的时候,手雷爆炸了,气浪将他掀飞好几米远。爆炸过后他感觉后背已经失去知觉。

  就在三号队员扔出手雷,迅速转移位置的时候,一梭子子弹向他刚才的位置扫射过来,他连续滚动。总算没有被子弹射中,但是他的位置已经暴露了。一名日军士兵向他扔过来一枚手雷。

  戴月梅看见后立即抬起枪口打了一枪,将那手雷打得凌空爆炸,然后又迅速向那抛手雷的日军士兵所在的位置扫射几枪后迅速转移位置。

  “砰”远处一声悠扬的枪声传来,戴月梅手下狙击手六号动手了,金泽中佐感觉自己身后侧不远处一名神枪手趴在地上不动了。

  枪声来自落魂坡后面的山崖上,六号狙击手打完这一枪迅速转移了位置,他刚刚离开,他所在地位置就连续射过来两发子弹。

  后面打起来,这让前面的落魂坡上的霍姆斯等人吓得不轻,霍姆斯一边开枪一边对安吉妮娜说:“情况有些不妙啊,后面至少有两方人马,其中一方肯定有日人,另一方不是军统的人就是G党的人,安吉妮娜,你去看看情况,但不要介入其中,探查清楚之后立即过来汇报!”

  “明白!”安吉妮娜答应一声就消失在灌木丛里。

  戴月梅和金泽中佐这两支人马经过一轮交锋又陷入沉寂,金泽知道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伤亡,但他知道自己这一边至少也有三人死亡,他自己也被炸伤后背,看来遇上了劲敌!

  六号换了地方之后,又迅速开了一枪,金泽那边再次倒下一名神枪手,他基上可以肯定日军那边有三名神枪手,现在打了两个,只剩下一个,打完这一枪,他又换了位置。

  当他换到另一个位置准备向第三个日军神枪手开枪的时候,发现那人已经躺在荒草丛里不动了,头盖骨被都掀掉,红白相间的脑浆子都流了出来,狙击步枪也扔在了一旁。

  这是什么情况?没有听见枪响,己方这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狙击手啊,那人怎么自己死了?不对,肯定不是他自己死的,有人打死了他!难道这附近还有友军?

  六号不知道刚才他实际上捡回了一条命,他连开两枪打死了两个日军神枪手,剩下的一个日军神枪手已经发现了他的身影正准备向他开枪,突然一发子弹从另外的方向掀开了那名日军神枪手的头盖骨。

  一名狙击手,在战斗时必须要找到适合狙击的位置,这个位置要视野开阔,周围环境复杂,便于隐藏,最好是在高处,比敌人的位置要高,视野才足够开阔,六号判断了一下,抓起狙击步枪慢慢向后退,退到一棵大树下,转身向旁边潜行而去。

  “咦,怎么没有?”六号通过瞄准镜观察了一下他判断的位置,他确定刚才将那名日军神枪手击毙的友军人员就在一堆石头后面,现在却不见了。

  “小子,你在找我吗?”身侧两米处雪地里伸出一根黝黑粗大的枪管对准了他,枪管的主人匍匐在雪地里,与周围的雪景融入一处,当那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副涂满白色颜料的面孔,只露出两个乌黑发亮的眼睛。

  六号吓了一大跳,眼珠子乌溜溜乱转,他突然扔掉狙击步枪,侧身跃起拔出大腿右侧的匕首扑向匍匐在地面上的人。

  那雪中之人眼神中精光一闪,翻身打了两个滚,抬腿就一脚踹了过去,六号刚刚一刀扎在雪坑里就被一脚踹出,身体在雪地里滑出几米远。

  还没等六号起身,那人已经腾空而起一脚踩了下来,六号浑身冒汗,慌忙打滚躲过被踩扁的结局,正当他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时,那人又是一个侧踹将他踹出几米远撞在一棵大树上,软软地落下。

  那人浑身身披白色披风,身穿雪地作战服,连皮靴都涂抹成了白色,见六号已经失去战力,就停止了攻击,将狙击步枪背在了背上,“阿奎,出来吧!”

  阿奎从不远处雪地爬出来,拍打身上的雪渣,一边走过来一边叫道:“你小子,老大救了你一命,你还跟老大动手!”

  东方霸蹲在六号面前笑道:“小子,要不要紧?”

  “哼,死不了!”六号脸色发紫,将脑袋扭到了一边。

  “嘿,脾气还不小!”东方霸笑了笑,这时阿奎已经将六号丢弃的狙击步枪捡了回来,东方霸接过看了看,递给六号说:“小子还不错,第一次出战就连续干掉了两个日军狙击手!以后继续努力啊,别辜负了你们队长的希望!”

  六号接过狙击步枪疑惑道:“你是谁?你认识我们队长?”

  这时东方霸突然竖起手指:“嘘,快躲起来!”

  六号和阿奎迅速找地方藏身,东方霸闪到一棵大树后面消失不见了。

  过了一会,一个女人鬼鬼祟祟出现在附近,她双手握枪从一棵大树下小心而又快速地跑到另一棵大树下。

  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雪地上雪花凌乱,有搏斗的迹象,这时她身体僵直不动了,因为有一柄浑身黝黑带着血槽和锯齿的锋利开山刀悄声无息的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安吉妮娜甚至能感觉到刀锋上的寒气侵袭进自己脖颈上的大动脉,一股寒气直冲头顶,她扔掉了手枪,慢慢举起了双手。

  一副强壮的胸膛靠在了她的后背上,一只大手从腋下伸过去握住了她胸前的山峰,让她忍不住浑身一抖。

  开山刀被取下插进大腿外侧的皮套里,安吉妮娜这时突然抬起手臂一手肘砸向身后之人的腹部,一只大手顶住了她的手肘,让她不能继续动作。

  “安吉妮娜小姐,你还是这样不老实!”身后之人说完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在她的耳垂上。

  安吉妮娜打了个激淋,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这个熟悉的声音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东方霸!

  她吃惊道:“怎么是你?”

  东方霸用力地揉搓手掌上柔软的山峰,一边亲吻着安吉妮娜的耳垂、脖颈,中途停下说了一句:“看来安吉妮娜小姐见到我非常高兴,是不是?”又继续先前的轻薄动作。

  安吉妮娜微笑道:“如果你能停止动作,我想我会更高兴!”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