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八九章 取骨灰杀多田骏
  腊月二十六日,北平。

  离过年只有短短几天时间了,东方霸自从在野狼山与各山寨土匪头子们分开后又悄悄来到了北平,因为这里还有他一桩心事未了。

  东方霸和阿奎二人住在一间小小的旅馆里,刚刚吃完晚饭,东方霸换上一件干净的大衣,收拾打扮一番。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东方霸走过去开门,是阿奎,阿奎走进来关上房门说:“老大,火车票买到了,是今晚九点半的!”

  东方霸接过火车票看了看装进口袋里,又问:“消息呢?”

  “有消息了!“阿奎快步走到桌子边拿起一杯凉茶就往嘴里灌,放下杯子打了一个嗝说:“曹耀华说经过情报人员调查,浅野正一夫妻俩正住在华北驻屯军招待所205房间,而且他昨天还得到一份请柬,今天晚上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在这个招待所一楼大会议室举办一个亲民活动,参加的有北平商界的富翁们,估计有百八十人,再加上其他社会名流、汉奸总共接近两百人,有消息说多田骏也会参加,浅野一家可能也受到了邀请!”

  “哦?”东方霸听了这个消息,眉头一挑,抱着胳膊摸了摸下巴,“多田骏?这老家伙居然还有心思办什么亲民活动?一次就报销了一千多人,他的老姘头川岛芳子也被就地正法,田宫更是剖腹自杀身亡,这可是一年以来华北地区的战役日军伤亡人数相当多的一次了,这老家伙没着急上火?”

  阿奎笑道:“老大料事如神呐!曹耀华说,他收到消息,前天晚上多田骏收到川岛芳子全军覆没的消息时当场昏死过去,直到昨天上午才清醒过来!”

  东方霸摸着下巴上的胡渣沉吟一番道:“既然他们今晚都在华北驻屯军招待所里。那正好,咱们就去华北驻屯军的招待所会会他们!”

  阿奎问:“那咱们怎么混进去?这种级别的检查一定会很严格的!没有请柬估计很难从正门进去,要不我们在门口附近等着,等曹耀华到了,我们跟在他后面进去?”

  “不行,出事之后日人一定会详细调查,跟在曹耀华后面进去很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还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不能这么干!请柬上又没有相片。想弄一张请柬还不简单吗?收拾一下,我们退房离开!”东方霸否决了阿奎的说的,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今晚还要赶九点半的火车,时间上有点紧。两人收拾一番提着皮箱离开了旅店。

  八点,东方霸和阿奎坐着黄包车到华北驻屯军招待所门前附近下了车,在路边等着。

  前来参加这此日人举办的亲民活动的富商越来越多,门前已经停靠的汽车也越来越多,已经排出长长的一条直到一百多米远。

  这时一辆车头前插着膏药旗的小汽车向招待所开来,东方霸眼神中精光一闪,向阿奎摆了摆头。阿奎当即提着箱子走向路中间,东方霸也扔掉手上的烟头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阿奎完全不顾汽车开来,这辆汽车的司机不得不猛踩刹车,在阿奎身侧停下。司机伸出脑袋刚要怒骂,却见阿奎提着箱子绕过车头走了过来用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咻”的一声,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打出一发子弹。将司机的脑门打出一个血洞。

  坐在后座上的一个穿着西装的日人大惊失色,正要掏枪。谁知后车门被拉开,东方霸钻进来按住了他的手,皮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阿奎将司机的尸体推到副驾驶座上,自己坐上驾驶位,将汽车开到了路边停好,东方霸在日男人的身上搜索一番,搜出一张请柬,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顺手扭断了这个被打晕日男人的脖子,然后说:“阿奎,你在车里等着,我半个小时就出来!”

  阿奎忙道:“老大,这怎么行?你一个人进去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连一个照应都没有!”

  东方霸将手枪掏出来一边检查一边说:“放心,我又不是去杀人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就算出什么事情,你以为那些日人的饭桶能拦得住我吗?就这样定了,你在这里把车辆检查一遍,准备随时发动”。

  阿奎无奈道:“好吧,你可要小心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冲到门口接应!”

  “嗯!”东方霸答应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

  招待所门口,有一些日军士兵在检查,前来的宾客排着长长的队伍,东方霸走到队伍后面看了一下情况,发现日军士兵还要搜身,只检查请柬,却不检查身份证件,实际上这请柬就相当于身份证件了,能到这里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检查虽然严格,不过都是做做样子,轮到东方霸的时候,东方霸主动将手枪交出来,并递上了请柬,很顺利的通过了检查,其实要潜入进去也很容易,只不过东方霸不想那么麻烦,还要换夜行衣,准备一些装备太耽搁时间了。

  进入招待所后,上二楼的楼梯口站着两个日军士兵,而且旁边还竖着一块禁止上二楼的牌子,东方霸扫了一眼跟着人群前往亲民活动现场。

  说是亲民活动,其实是日人举办的一次舞会,主要目的是希望这次前来参加的富商们支持日人,帮忙筹集一些战争物资,当然日人是付钱的,不过价格上肯定不高。富商们基上没有钱赚。

  富商们当然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来就是代表与日人作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东方霸进去的时候,其实舞会已经开始一会了,从侍应生托盘里拿了一杯酒与几个不认识的家伙站在一起闲扯。

  留声机的喇叭里传出靡靡之音,前面的舞台上还有一个舞女在唱歌,旁边还有乐队演奏。

  一首舞曲完了之后,唱歌的舞女走下了舞台。乐队也没有再奏乐,这时一个穿着日军中佐军服的军官走上舞台大声说:“诸位,诸位,这次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对此次亲民活动非常重视,多田骏司令官阁下今天亲自来到了现场,现场请大家欢迎多田骏司令官阁下讲话!”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多田骏腰挎武士刀大步走上了台,不知为什么,北平特高科河源清一没有到场。按理说这种级别的活动,他这个特高科科长应该亲自到场的主持安全工作的,而到这里负责安全工作的是荒井光。

  多田骏在台上说些什么,东方霸根无心听,却发现七八个小孩子在旁边的一间小房间玩耍。这些小孩子衣着各不相同,有外国小孩,也有日小孩,应该是家长带来的,而且他们的家长的地位都不低。

  东方霸灵机一动,走进小房间来到这些小孩子身边蹲下笑着说道:“小朋友们,叔叔给你们变一个戏法。好不好啊?”

  小子们非常感兴趣,同时大声道:“好!”

  东方霸拿一枚块大洋摊在手上,“看,这是一块大洋。叔叔能把它变进你们其中一个人的口袋里,看好了哦!”

  说着,东方霸用手指头夹住这块大洋,手指头几次拨弄。大洋就不见了,然后拍拍手说:“大洋去哪儿了?”

  这七八小孩子非常惊讶。各自在自己的口袋里找了起来,其中一个日小孩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大洋,所有的小孩都惊叫连连。

  东方霸又笑道:“要不要叔叔再给你们变一个?这次叔叔能把东西变到外面的人身上”。

  小孩子们同时兴奋地叫道:“要!”

  “好,那叔叔就再变一个!”东方霸指着其中一个外国小女孩手上的巴掌大小的布娃娃说:“小朋友,能不能把你的布娃娃借给叔叔变戏法?”

  外国小女孩非常高兴的答应将布娃娃递给东方霸,东方霸接过来将布娃娃放在手心里,手腕连续翻动,几下就看不见布娃娃的踪影,小孩子非常吃惊,一个个问布娃娃去哪里了。

  东方霸微笑着,问道:“想不想知道布娃娃在什么地方?你们看,布娃娃就在对面台上讲话的那个人身上,你们可以一起过去找他要来,但是他不会轻易给你们,你们必须都叫他一声爸爸,他才会把东西给你们!”

  小孩子们听了当即先后跑出了小房间,东方霸笑呵呵地跟着走了出去来到舞会现场。

  多田骏正在台上发表演讲,正讲到兴奋处,突然七八个各种肤色不同、年龄大小不一的小孩子跑上围住他叫爸爸,还找他要布娃娃。

  所有人看到这个场面都傻了眼,但很快开始偷偷发笑,多田骏虽然经历过各种场合,但是哪里会想到发生这种事情?此时他脸色发白,七八个肤色不同、年龄大小不一的小孩子跑上围住他叫爸爸,这说明了什么?别人都会认为这些都是他孩子!

  丢脸丢大发了,多田骏感觉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这是有人想害他,说他生活作风不检点,到处乱搞男女关系,并且还不负责任,明天的报纸上可能会大肆报道这件滑稽的事情。

  很快有人想起这个场面好像在一书中描述过,对,是米国作家马克吐温的作品《竞选州长》中描述的一段场景。

  东方霸面带微笑的离开了舞会现场,来到了卫生间,很顺利的从卫生间的窗台上翻上了二楼,至于多田骏现在到底是一副什么狼狈模样,已经不是他关心的问题。

  205房间没有人,看来浅野夫妇在楼下参加舞会,女儿刚死没多长时间就去参加舞会,真是有点难为他们了!实际上他们真正的女儿已经死了一年多,尸骨早已腐烂。

  东方霸撬开房门进去,就看见一个白布包裹的骨灰盒放在桌子上,这就是“聂壹”的骨灰盒,东方霸无暇伤心感叹,提着骨灰盒就走出了房间,为了避免被人看见,他脱下大衣盖住,如果不是用手去检查,谁也会知道他搭在手上档大衣下有一个骨灰盒。

  刚刚从招待所溜出来回到车上,就看见多田骏一副狼狈的模样在众多日军士兵的保护下离开了招待所。

  东方霸点头一支烟说道:“阿奎,跟上去!”

  阿奎点了点头,发动汽车紧紧地跟着多田骏的车队,直到华北驻屯军司令部。

  第二天早上,多田骏的副官发现他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是剖腹自杀的,他跪坐在地上,胸前衣襟敞开,腹部包裹着一圈白布,武士刀穿透白布刺入腹部从后腰穿出,现场留了一地血,血迹早已经凝结!

  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了轰动,不少人想起昨晚的亲民活动中他被七八个不同肤色、年龄大小不一的小孩子抱住他的双腿叫他爸爸的情景,包括日军内部都有相当一部分军官认为他是忍受不了那样的羞辱而剖腹自杀的。

  可是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阴谋,凶手先是在亲民活动中制造了那场闹剧,让多田骏颜面扫地,然后在办公室杀死了他,制造闹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忍受不了羞辱而自杀的,掩盖他实际上是被谋杀这一真相。

  但是北平特高科在多田骏的办公室内并没有发现搏斗的痕迹,而且多田骏身上除了那处武士刀刺穿腹部的致命伤,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伤痕,现场除了没有发现其他人进去过的痕迹,调查的最终结果表明多田骏是自杀的,没有发现一丝谋杀的线索。

  还有一件事情让北平特高科伤透了脑筋,浅野英子的骨灰盒不见了,这让浅野正一雷霆大怒,让浅野夫人伤心欲绝,浅野正一一个电话告到了天皇那里。

  裕仁天皇为了安抚他,直接越过军部和内阁下旨让他暂时担任华北驻屯军司令官,全权负责华北地区的所有军事部署,而日人还在为多田骏的死因纠结的时候,东方霸和阿奎已经回到了上海。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