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九一章 影佐祯昭搅乱婚礼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今天也是乔乐结婚的日子,乔乐虽然是一副狗脾气,但架不住他的职位摆在那儿,公共租界巡捕房总探长,这个职位可不一般,只要他想,随便都能找点由头找别人的麻烦,因此他结婚,不管是关系好坏,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又或是一般的店铺老板们,但凡跟他有过接触的人今天都来了。

  婚礼的现场就在他新买的别墅内花园草坪上举行,现在已经开春,江南要比北方天气变暖快一些,虽然气温还有一些低,但今天阳光明媚,是个好天气。

  有一些关系好的,一大早就来了,准备连续混好几顿饭呢!关系一般的,中午十二点开席之前肯定要到场。

  婚礼上帮忙打杂的都是巡捕房的一些巡捕,连侍应生都是巡捕们兼职,婚礼的宴席是去酒楼请的厨师队伍做的,分为中餐和西餐。

  上午十点刚过,就陆陆续续有宾客到来,不到十一点钟花园草坪上就挤满了人群,大部分人在花园周围的椅子上就座闲聊,少部分人在草坪空地上跳交谊舞,旁边留声机播放着舞曲。

  十一点,迎亲车队载着新娘子和女方一家人到了,婚礼正式开始。

  婚礼采取中西结合的方式,先是按照西洋的方式,由教堂的神父主持,再按照中国的方式拜堂,最后送入洞房,整个婚礼过程完成之后,宾客开始入席吃喜酒。

  现在婚礼的现场已经坐满了宾客,中间一条红地毯通向婚礼主持台,在红地毯通道上每隔几米有十几个鲜花编制而成的门洞。

  陈小婉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头发高高盘起,上下首饰齐全。首饰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闪闪夺目的光芒,她戴着白色的丝质手套,挽着其父的手臂缓缓走上红地毯,穿过一道道鲜花编制的门洞走向婚礼主持台,而乔乐身穿笔挺的白色西装早已在红地毯的尽头等待。

  左右两侧几百位宾客不断鼓掌祝贺,新娘子身后还有两个小孩子抱着绣球,在新娘被其父送到婚礼主持台前的过程中,红地毯两侧不断有人向新娘洒出鲜花花瓣,新娘被父亲护送。在婚礼进行曲中缓缓走到了婚礼主持台下。

  乔乐从陈老头的手上接过陈小婉的手将她牵上婚礼主持台,两人面对面站立,神父手捧着一厚厚的圣经开始主持仪式。

  在人们的期待的中,神父终于大声开口了:“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和来宾的面前,是为了乔乐先生和陈小婉小姐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起留下的一个宝贵财富。因此,不可随意进入,而要恭敬,严肃。在这个神圣的时刻这两位可以结合。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请说出来,或永远保持缄默。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

  陈老头道:“我和我的妻子”。

  神父看向两位新人:“我命令你们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要记住任何人的结合如果不符合上帝的话语,他们的婚姻将是无效的。新郎。你是否愿意接受陈小婉小姐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乔乐:“是的。我愿意。”

  神父:“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乔乐道:“是的,我愿意。”

  神父转向陈小婉问道:“新娘,你是否愿意接受乔乐先生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陈小婉:“是的,我愿意。”

  神父:“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陈小婉:“我愿意!”

  神父:“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

  “影佐祯昭将军到——”

  就在神父正要宣布一对新人结为夫妻,宾客们抬起手掌准备鼓掌祝贺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喊打断了神父的主持仪式。

  人们听到这个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感觉要出事了,婚礼进行时,出现这样极为不协调的声音,肯定是有人想搅局。

  所有人都忍不住回头张望,只见一辆小汽车开进了别墅内,后面二十三个背着带明晃晃刺刀的步枪的日军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声跑着进来。

  看到这种情况,很多宾客都开始慌乱起来,乔乐脸色一片铁青,将浑身颤抖的陈小婉拥进怀里安慰:“别怕,日人不敢乱来!”

  坐在最前排的东方霸看见日人搞出这种阵战,就断定今天这个婚礼只怕不好完美收场,如果日人是来祝贺新人婚礼的,来就来了,喊什么喊?搞得神父中途中断了仪式,这已经不是不礼貌的问题了,而是存心让一对新人难看的,否则只要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在婚礼进行时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他向站在远处的阿四招了招手,阿四看见迅速走过来。

  东方霸附耳道:“打电话找人来,都带上家伙!”

  阿四点头道:“明白!”说完随即转身而去。

  这个影佐祯昭太嚣张了,他乘坐的小汽车竟然一直开到了婚礼现场才停下,他戴着一副墨镜,身穿笔挺的日陆军少将军服,身披土黄色披风,脚踏长筒皮靴,手戴白色手套,腰悬指挥刀,从车上下来后,他大步流星走上红地毯,身后跟着六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而其他的日军士兵则分成两队分别跑到婚礼现场的两侧立正站好。

  (影佐祯昭的身份前中有介绍过,这里就不再做详细的介绍)影佐祯昭原是大佐军衔,不过去年年底在与汪某人的谈判代表谈判中因功升为少将,就在前不久,他受命来上海组建了梅机关,他担任梅机关机关长,而清水十三的特高科被划在梅机关的管辖之下,影佐祯昭成了清水十三的顶头上司。

  影佐祯昭走到婚礼主持台前停下假惺惺笑道:“鄙人祝贺乔先生新婚大喜,咦,新娘子很漂亮嘛,乔先生真是好福气!”

  乔乐还没有说话,他老丈人陈老头就一副哈巴狗的模样凑到影佐祯昭身前讨好:“哎呀,影佐将军真是给面子,今天将军能来参加小女的婚礼,鄙人深感荣幸,将军,请这边就座!”

  宾客们都没想到新娘的父亲竟然是这副德行,大部分人都面露厌恶鄙视之色,而新娘子陈小婉看见父亲的作为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乔乐铁青着脸,冷冷道:“影佐将军,不知你今天来此意欲何为?”

  有些宾客们见到日人这个阵势都有点害怕,唯恐日人做出什么凶残的事情出来,甚至有几个宾客想偷偷开溜,却被日军士兵挡了回来。

  大部分宾客都猜测这次婚礼只怕不会顺利完成,看日人这幅样子显然不是来祝贺的如果是来祝贺的,用得找带这么多兵吗?现在见乔乐喝问,所有人都不出声,静静地看影佐祯昭怎么回答。

  影佐祯昭没有应陈老头的邀请去一旁坐下观礼,他取下墨镜插进胸前军服的口袋里,笑呵呵道:“看乔先生的态度,好像对鄙人很不满?鄙人来这里当然是来为乔先生和陈小姐的婚礼祝贺了,你们中国人有一句俗话叫来者是客,乔先生不会不欢迎吧?”

  “哼,你来祝贺为什么带这么多士兵?你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想吓唬谁?据我所知,你们日是一个很讲究礼仪的国家,难道你们日人都有打断别人婚礼、破坏别人婚姻的传统吗?”乔乐气得怒不可遏,这个影佐祯昭实在太阴险了,明明是来捣乱的,反而说主人不好客,说话的语气也是不阴不阳的,听起来着实恶心。

  坐在最前面的公共租界警务处长查尔斯这时不能不站起来说话了,他是乔乐的顶头上司,跟乔乐的私人关系也不错,于公于私他都必须站出来为乔乐撑腰,他脸色难看地站起来说:“影佐将军,如果您是来为这对新人祝贺的,那么就请您把士兵都撤出去,再坐下看着婚礼进行下去,如果您对这对新人的婚礼有意见,就请您说出您的理由!否则,请您离开这里”。

  影佐祯昭闻言转过身来打量着查尔斯,他作为梅机关机关长,对查尔斯当然不会陌生,这个人可是掌握着整个公共租界的治安力量,他惊讶道:“原来是警务处长查尔斯先生,看您这这样子,你好像很对我和我们大日帝国很不友好,难道您不知道亨利主席跟我是好朋友?您信不信,只要我跟亨利先生说一句话,您这个警务处长就得卷铺盖走人?”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