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九二章 今天我不想杀人
  所有人的表情都各不相同,这影佐祯昭纯粹是来找茬的,而查尔斯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话来,查尔斯好歹也是公共租界警务处长,最高治安官员,竟然被影佐祯昭一句话就顶得泄了气势,由此可见租界当局对日人的畏惧。

  正当影佐祯昭对查尔斯的表情非常满意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句话:“我不信,查尔斯先生身为警务处长,这些年来对公共租界治安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而亨利主席拥有独立完整的人格,他怎么会被他人的意志左右?说这话的人以为自己是天老大,他老二么?仅凭与亨利先生交情不错就能一句话让查尔斯先生下台?真是可笑!说这话的人纯粹就是威胁恐吓、虚张声势罢了”。

  影佐祯昭真是纳闷了,这年头不怕死的人还真不少!扭头看去,待看清楚说话之人的面孔时,顿时眼神一凝!

  却在这时,一些带枪的巡捕跑了过来与影佐祯昭带来的日军士兵对峙,而日军士兵们也不甘示弱,纷纷取下枪枝对准巡捕们。

  公共租界,即是列强们公共的租界地,成员国的公民都可以在这块地盘上行走和定居,而日人的军队却不能进入,但如果是日高级官员则可以带少量的护卫进入,数量却不能太多,这也是影佐祯昭为什么能带二三十士兵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而现在影佐祯昭所带的士兵竟然与巡捕房的巡捕们进行对峙,显然他们的行为已经过火了。

  乔乐见自己的手下来了不少人,胆气也壮了起来,大声喝道:“影佐,立刻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我这里不欢迎你!”

  影佐祯昭来看见东方霸在这里。心想正好撞上了,不如将东方霸带回去,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来了这么多巡捕,看样子会搅乱他的好事,想要将东方霸安全带回日占区,就必须吓退这些巡捕,当即道:“这里是公共租界,我们大日帝国的公民和官员有权利随意进出。你一个小小的探长还管不到我们大日帝国头上,你叫来这么多巡捕想干什么?你敢对一个大日帝国的将军动武?哈哈哈,我们大日帝国的大军正愁没有借口进驻租界,如果你特意给我们送上一个很好的借口,我们会欣然接受的!”

  无耻啊。真正是不要脸面了!无耻到这种名目张胆的地步,真是闻所未闻!众人心里无不愤怒,却敢怒不敢言。

  东方霸此时正点燃一根雪茄抽了两口,听见这话顿时哈哈大笑道:“我真想不到你们有什么借口?你们这些日人带着武器,没有主人的邀请,就擅闯私人住宅,就算被乱枪全部打死也是活该!你想在这件事情上做章。却是打错了算盘”。

  “啪啪啪……”不少宾客听见东方霸说的话忍不住鼓掌叫好。

  又是你!在国内听说上海滩有一个非常难缠的人叫东方霸,今日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个难对付的家伙!影佐祯昭转过身来看着东方霸心里忍不住诽腹,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抓回去!

  他思索一番露出笑脸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东方先生。鄙人对东方先生神交已久,没想到您今天会在这里,正想与您交个朋友,鄙人家中有上好的茶叶。请东方先生去鄙人家中做客喝杯清茶如何?”

  东方霸翘着二郎腿,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抽着雪茄。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听见影佐祯昭这么说,他笑着拒绝道:“算了吧,我这人从来没有喝陌生人茶的习惯,也从来不和陌生人交朋友,特别是你们日人,我看见你们日人就感觉恶心,别说喝茶了,我现在就忍不住把早上吃的早餐给吐个干净!你看看你这副模样,嘴唇上留着一撮小杂毛,十足的小丑模样,来就生得难看了,还跑出来丢人现眼,污染了大众的视觉,难道你妈就没有教育过你,不要跑出来惹人厌吗?”

  几百人听见东方霸这话,忍不住大声放肆大笑起来。

  影佐祯昭的脸气得铁青,浑身颤抖不止,冷冷道:“东方先生,我一直还以为你是个人物,没想到你也会逞这等口舌之利,我好声好气地邀请你去我家喝茶,你不但不感激,还毫无顾忌侮辱鄙人,你对我们大日帝国实在是太不友好了,东方先生,按照你的意思,你是不准备给鄙人面子喽?”

  东方霸站起来慢慢走过去,影佐祯昭身后的几个日军士兵立即用枪指着东方霸,东方霸完全无视,慢吞吞走到影佐祯昭面前,抽了一口雪茄凑近全部吐在影佐祯昭脸上,“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谁?你他妈有面子吗?”

  影佐祯昭慌忙后退一步挥手驱散烟雾,随即大笑:“哈哈哈!东方霸啊东方霸,我们大日帝国一直拿你没办法,是因为找不到你,如果你老老实实躲在自己的老鼠窝里,说不定还可以苟活几年,今天你孤身一人,正好撞到鄙人手里,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识相点乖乖跟鄙人回去喝茶,不要逼我动粗!”

  所有人听见影佐祯昭的话都知道他要下毒手了,抗战以来,日人一方面是因为顾忌英美的势力,不敢冒着与英美同时开战的风险强占租界,另一方面是因为龙帮崛起之后对租界地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维护作用,日人的特务和汉奸特务们处处受到龙帮的压制,租界因此要比其他地方安全很多,这一点在场所有宾客都是清楚的,而东方霸身为龙帮的帮主,如果他现在被日人带走,所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一旦龙帮不再牵制日人,那么日人和汉奸特务将会在租界地横行无忌。

  东方霸笑道:“影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嚣张,你以为凭你这些废物手下就想请我回去喝茶?你难道不怕远处正有一杆枪对准你的脑袋,只要你的人敢动手,那杆枪就会发射一颗子弹打碎你的脑袋?”

  影佐祯昭听得脸色一变。慌忙扭头向四周张望,宾客们看见影佐祯昭这副模样,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

  影佐祯昭感觉自己好像被东方霸耍了,他也笑道:“东方先生,你是吓唬我对不对?周围根就没有什么枪对不对?你也不是小孩子了,竟然玩出小孩子这套把戏,你难道不觉得害臊吗?”

  管他是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只要能吓唬你这个日鬼子就行,众人心里无不这样诽腹。

  东方霸抽了一口烟。抬手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也不早了,吉时就快要到了,影佐,今天是乔先生大喜的日子。我不想在他的婚礼上杀人,这样不吉利,你最好在我发火之前带着你的人离开!”

  影佐祯昭有点傻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东方霸脑子脑子进水了吗?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手下二三十个精锐士兵,而东方霸孤身一人,他竟然敢反过来威胁我?

  影佐祯昭感觉自己受到了无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大怒道:“东方霸,你死到临头了,还敢诈唬?来,把他带走!”

  这时有一个年轻的宾客忍不住站起来喊道:“日人滚蛋。日人滚蛋!”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特别刺耳,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一个日军士兵就调转枪口向那年轻人开了一枪。

  “砰!”

  宾客们终于意识到形势失去了控制,这声枪响让所有人都吓得浑身一都。但因为日军士兵包围了这里,他们不敢到处乱跑。

  年轻人缓缓低头看了看胸口。胸口冒出大股大股东鲜血,他身体后仰倒在了椅子上,周围的人慌忙去扶住他的身体。

  就在这时,别墅外开来几辆卡车停下,大批身穿大黑色大衣、头戴礼帽,手持冲锋枪的大汉从卡车上跳下来,以极快地速度排着整齐的队伍大踏步跑进了别墅,在所有人都注视中,这些人将影佐祯昭的手下士兵团团围住,就连影佐祯昭和他身后几个士兵被围住。

  东方霸丢下影佐祯昭,立即走到那被枪击的年轻人身边,分开人群为年轻人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伤口在右侧胸部,子弹应该是击穿了右肺,他急忙掏出手帕将伤口堵住,叫来几个手下兄弟吩咐道:“快捂住他的伤口,立刻送去医院抢救!”

  几个兄弟答应一声,抬着年轻人向外面跑去。

  东方霸安排好之后回到婚礼主持台下,乔乐走过来焦急地问道:“怎么样,情况怎样?”

  东方霸抬手道:“放心,子弹打中了右肺,抢救得及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那就好!这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啊,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他父母交代!”

  东方霸分开围住影佐祯昭的兄弟,面无表情的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腰间的手枪和指挥刀全部取下来扔给后面的兄弟,喊道:“阿四,把这些日人的武器全部缴械,如果他们敢反抗,给我往死里打!”

  日军士兵当然不会这么老实的缴械,一个个端着步枪哇哇乱叫,东方霸见状一把从身后兄弟的手上抽出影佐祯昭的指挥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吼道:“让你的人放下武器,否则老子今天就把你劈成两半!”

  影佐祯昭当然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吓得慌忙喊道:“放下武器,都放下武器!”

  日军士兵们听到命令都放下了武器,兄弟们迅速上前将日军丢下的武器捡过来背在背上。

  东方霸又喊道:“阿四,把那开枪的士兵留下,其他人全部押走赶回日占区!”说着收起指挥刀一脚踹在影佐祯昭的肚子上,骂道:“滚吧你,敢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你他娘的还嫩了一点!”

  阿四答应一声,招呼兄弟们围上去将日军士兵们抓了起来。

  影佐祯昭戴着阴毒的眼神和被缴械的日军士兵们被东方霸手下兄弟们押着出了别墅,他们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走到时候狼狈不堪,连影佐祯昭都安全没有了一个将军的风范。

  陈小婉的老爹看见日人吃了这么大的亏,心中害怕,不断念叨:“这可怎么好?这下把日人得罪死了啊!”

  东方霸看见这陈老头就一肚子火,怒道:“闭嘴,看看你这奴才样,你也不怕给你女儿丢人?”

  乔乐走过来跟东方霸握了握手,低声道:“多谢!”

  东方霸摇了摇头,转身面向宾客们大声道:“诸位来宾,刚才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事情,不过没关系,事态已经平息了,那位小兄弟受伤的部位不是要害部位,送到医院抢救后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刚才的事情让诸位受惊了,我代表乔乐先生和陈小姐向诸位表示歉意!请大家放心,我担保不会有任何人敢再来捣乱,今天是乔先生和陈小姐的大好日子,我们不能让日人搅了好事,现在吉时已到,婚礼继续进行!”

  有这么多手持武器的大汉保护,宾客们也都放下心来,一个个都站起来鼓掌向一对新人表示祝贺,婚礼仪式终于有惊无险地得以完成。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