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零章 下饵
  三月天原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翠荫绿柳的好时节,可在此时的大上海,每个人的心头都被阴霾笼罩。

  梅机关的建立,以及这些时日以来发生的绑架、威胁、恐吓、杀人等等一系列案件让大上海的气氛又变得极为紧张。

  鲁大友走进一间茶摊就听见有人在议论:“听说了吗?”

  “什么啊?”

  “某某某在家里被人杀死了,有人看见是日人干的,当时那人在某某某家门口经过,看见十几个日浪人进了某某某的家里,后来就听见屋里就传出惨叫声”。

  “啊——”茶铺里喝茶的众人发出一声声惊呼。

  鲁大友张望了一下,就看见一个穿着绸缎对襟短衫的秃头汉子坐在左边一张桌子边,还有两个人坐在秃头汉子的左右两侧,这三人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听人议论。

  鲁大友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在秃头汉子对面坐下,自顾自地提起桌子上的茶壶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秃头汉子见是鲁大友,笑道:“原来是鲁兄弟,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鲁大友灌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扭头看了看秃头汉子身边的两个人,没有说话。秃头汉子向两人挥了挥手,那两人识趣地走到一边去了。

  按照龙帮的规定,上面向下面传达指令时,除了当事人之外,身边不能有其他人在场。

  见没人注意才将手肘撑在桌子上低声道:“倪大哥,孟老大有令,今晚十一点,闸北所有小队长级别以上的帮会骨干到洪家酒糟铺议事!”

  “哦?”姓倪的秃头汉子无意识应了一声,两人都不知道有一只耳朵将他们两人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姓倪的秃头汉子问:“鲁兄弟,知道是什么事吗?”

  鲁大友低声道:“还能是什么事?就是前几天被日人砸了十几家店铺的事情呗!听说普陀和闵行都在今晚十一点议事。上次那十几家被日人砸的店铺都在这三个区,大佬们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姓倪的秃头汉子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鲁兄弟,吃了晚饭再走吧?”

  “我倒是想打你一次秋风,可没空啊,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呢我先走了啊!”

  “慢走,慢走!”

  等鲁大友走后。刚才走到一边的其中一个年轻人对姓倪的秃头汉子说:“老大,时间也不早了,小弟去买只烧鸡,再去酒楼端几盘热菜,哥几个随便吃点算了!”

  倪姓秃头汉子点头道:“嗯。今晚要议事,不能喝酒,弄点白米饭,去吧!”

  “好咧!”年轻人答应一声就起身向外走去。

  从茶铺出来,年轻就加快脚步,很快到了一家杂货铺,扔了一个钢蹦在柜台上对店主说:“打电话!”

  店主收起钢蹦道:“打吧!”说着就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年轻人拿起电话左右看了看。对着话筒说:“给我接虹口日侨民区梅花堂!”

  ……

  梅机关,影佐祯昭办公室。

  影佐祯昭收起件,锁好抽屉,起身正准备下班。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停下转身接起电话:“摩西摩西?”

  不知道电话中说了什么,影佐祯昭听了之后思索了三秒钟后命令:“你找机会去洪家酒糟铺去看看情况,如果情况属实。立即打电话汇报,将军就在这里等着!”

  等电话那边的人答应。影佐祯昭就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拿起电话说:“命令外勤科所有人没有命令不准下班,集合待命!”

  在随后的半个小时之内,他又连续接到了两个电话,得到的情报大致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相差无几,只是后面两个电话中所说的地点不一样,一个在普陀,一个在闵行,这让他确信了情报的真实性。

  这三个区的龙帮堂主召开小队长级别以上的会议,议事的内容与前两天被捣毁的十几家店铺有关,是查内奸还是商议对策?不管是什么,参加议事的人员都是龙帮小队长级别以上的人,看来龙帮还真是不简单,居然对帮会成员进行了等级划分,龙帮肯定有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其组织结构严密,这次参加议事的人当中最高级别的人肯定不会低于堂主,堂主级别的人已经一条大鱼了,一方堂主肯定知道龙帮的所有组织构架情况,如果能抓住这样一个人,并且让这人吐出知道的情况,那么龙帮将再也没有秘密,剿灭龙帮指日可待!

  影佐祯昭想着想着就兴奋不已,心里直骂李世勋和清水十三两人是废物、饭桶!这次如果能剿灭龙帮,将龙帮的核心成员一网打尽,再将龙帮的帮众进行收编、收买,扶持一个听话的头目当帮主,龙帮可是有二十万人啊,有了这二十万人,什么军统、中统、G党地下组织,算个屁!上海滩根就没有你们这些人生存的土壤!

  影佐祯昭越想越兴奋,越来越激动,竟然忍不住到了巅峰处,待平静下来匆忙去内间换了一块兜裆布。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影佐急忙接起电话,只听电话中传来声音:“将军,我已经亲自去查看过情况了,现在洪家酒糟铺正在布置会场,有大约三十个武装人员负责会议的安全!”

  三十人负责会议的安全?按照这种防御级别,肯定有大人物到场,影佐祯昭忍住激动说:“好,我知道了,今晚我会派人对他们采取行动,你在胸前口袋里放一张白手绢作为识别标志,免得被误伤!”

  “将军,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去,如果姓倪的带我去,我也不能进入主会场,按照规定,进会议室参加会议的只能是小队长级别以上的骨干,其他保镖、打手、手下都只能在隔壁等待,而且进去之前都要被收缴武器!不过您放心,我会小心的!”

  晚上十点五十分,离正式开会只有十分钟了,洪家酒糟铺陆陆续续进去了很多人,那些人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

  在酒糟铺后院一间大通房里有一百多人坐在椅子上、板凳上,这些人坐在这里不能抽烟,可以小声说话,但不能大声喧哗,否则后果很严重,这些人都是前来参加会议的大哥们带来到保镖、、打手、兄弟!

  在隔壁的一间稍小一点点房间里,里面坐着二十几个人,这些人就是龙帮在闸北区负责各条街道、片区的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等等大哥们。

  孟铁男穿着披着一件皮裘大衣,头上戴着狐狸皮帽子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大汉,还有几个身穿笔挺西装,头戴礼帽的汉子,其中领头的一个人脸色阴霾,一看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

  “唰——”房里这二十多人整齐地站了起来,没有人说话。

  孟铁男就是龙帮在闸北区的堂主,他走到二十多人前面面向大家压了压手,等大家都坐下后开口说:“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来,其实没什么大事,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是日人新成立的梅机关干的,梅机关的负责人影佐祯昭这个人不知死活,竟敢威胁帮主,帮主狠狠修理了他一顿,这家伙就怀恨在心,派人捣毁了我们十几家店铺,我们损失超过两百万大洋,我们龙帮的生意都是记在别人的名下,日人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所以大佬们推断日人已经派人打入了我们内部,于是就派人调查,这不,一查就查出问题了,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总堂新成立的内务调查部调查员夏超,今天他来这里就是抓内奸的,大家不必惊慌,俗话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不是内奸你就好好坐着,夏兄弟,请!”

  夏超点了点头,等孟铁男退到旁边后走到前面看了看众人,问道:“倪振声在吗!”

  所有人都看向秃头倪振声,而他自己则是一阵茫然,同时也有些心慌,内奸这个罪名不可谓不大,如果有人故意整他,他就完了。

  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战战兢兢站起来:“我,我就是,夏兄弟,难道你们认为我是内奸?”

  夏超还没说话,孟铁男就开口了:“倪兄弟,你先别慌,也不要冲动,帮主下令成立内务调查部,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混入我们帮会进行破坏,但帮主同时也限制了内务调查部的权利,抓捕小队长级别以上的帮会骨干必须要向刑堂堂主王虎出示确凿的证据,有刑堂堂主王虎老大的书面授权才能抓人,夏兄弟,是这样吧?”

  夏超冷着脸点了点头,看向倪振声说:“倪振声,你有没有问题,我们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今天我不是来抓你的,而是传唤,我们需要问你一些问题,但我们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的手下傅大年是日人的特务,请你配合我们对他进行抓捕!”

  他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硬纸抖开,“这是刑堂堂主王老大出具的逮捕令!”

  倪振声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同时大怒道:“吗的,没想到那小子是日特务,我擦,好,我跟你们去”。

  这时夏超又看着众人说:“各位,请记住,今天的事情任何人不得外传,必须守口如瓶,如有违反,肯定有人请你们去刑堂喝茶!”说完向孟铁男点了点头就向外走去。

  于此同时,另外两个召开会议的地方也发生着相同的一幕。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