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二章 狙击失败
  “哈哈哈!影佐这小子想跟我们龙帮斗,他还嫩了一点”。

  得到铲除影佐祯昭羽翼的计划已经全部成功,影佐祯昭派出的三支部队全部没铲除的消息后,宗翰、刘书林、楚三才、黎刚等人在总堂秘密据点大笑欢庆。

  笑罢,宗翰说道:“现在第二步已经完成,影佐祯昭手下段时间内是没有什么力量了,我料定他就算命令七十六号和特高科,只怕李世勋和清水十三也会出工不出力,黎刚,接下来是不是可以进行第三步,刺杀影佐祯昭了?”

  “对!”黎刚点头道:“现在影佐基上已经成了没牙的老虎,不过还不能小觑他的实力,他还有大批的特务隐藏在各地,我们的计划要绝对保密,完整计划只有我们四个知道,不能透漏给下面的人知道,楚胖子,刺杀计划部署得怎么样了?”

  楚三才喝了一口红酒,抹了一下嘴巴说:“我的人和炸弹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能等你下令就开始部署!”

  黎刚道:“好,那你明天上午就等消息吧,我猜测出了这大的事,影佐祯昭肯定心情烦躁不安,明天他有可能再去剑道馆,有了消息,我会立即联系你!”

  龙帮自创立以来,东方霸并没有策划过一次刺杀日人的行动,整个龙帮也没有其他人刺杀过日人,在东方霸的眼里,刺杀乃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才行之,而这一次也是龙帮成立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刺杀。

  刺杀乃是用最少的人手,用最简单实用的手段杀死目标,如果动员很多人,这就不是刺杀了,而是火拼。

  影佐祯昭真如黎刚推断的那样。听到他的三路人马都全军覆没的消息时,全身像被抽干了精血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结果告诉他,他中了龙帮的圈套,把自己手下三百多人葬送得一个都不剩,他想自己还是太急躁了,太急躁了啊!为什么就没听李世勋和清水的话呢?等摸清楚龙帮的所有底细之后再动手不迟啊。

  整整一个小时,影佐脑子里一团浆糊,副官来报告说:“将军,清水十三和李世勋求见!”

  影佐无力地挥挥手:“请他们进来!”

  他知道自己这次要在下属面前丢脸了。但是他不能在这个时候不见清水十三和李世勋,如果这个时候不见他们,将会被人看不起来。

  “将军!”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先后走进来向影佐祯昭问候。

  两人道谢一声,并排坐在影佐的对面,李世勋暗中踢了清水一脚。清水咳嗽两声开口道:“将军,今晚的事情我们听说了……”

  影佐打断道:“你们一定在笑话将军吧?”

  两人忙道:“不敢,不敢!”

  李世勋小心说:“将军,龙帮狡猾,连土肥原将军都折在他们手里,您不必妄自菲薄!”

  影佐心里好受了一些,苦笑道:“我应该感到庆幸。至少我们还我还没死,而土肥原将军已经死了!清水君、李桑,我没有把你们的话放在心里,以至于损失了三百多人。这个龙帮果然不可小觑,以后还请二位多多关照,拜托了!”说着起身向二人鞠躬。

  清水和李世勋两人吓了一跳,忙其身同时向影佐鞠躬行礼道:“将军言重了。为大日帝国效忠是我等的分!”

  第二天下午,气温比前两天升高了不少。影佐在办公室里非常烦躁,昨晚的打击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今天早上又接到参谋部严厉训斥的电报,让他心情更加不好,副官和身边的人服务人员在他面前都是小心翼翼地,唯恐他突然发怒拔刀杀人。

  到了下午三点,影佐实在烦躁得不行,拿起电话道:“准备一下,将军要去剑道馆!”

  “嗨!”

  一支二十人的日军士兵队伍被调到了小楼门前的院子里集合上了一辆卡车,影佐祯昭的专车也缓缓开到了小楼门口等待。

  影佐祯昭在两名少佐副官的陪同下从小楼里出来,这时,小楼第三层一间房的窗帘被撩起一脚,一双眼睛注视着影佐祯昭上了汽车,汽车转了一个弯开出梅机关的院子,卡车紧跟在后面追上去。

  眼睛的主人放下窗帘走到桌子边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接话接通后,他说:“可以准备了!”

  电话中传来应答声:“好的!”

  按照习惯,影佐祯昭每次要练习两个小时的剑道,一个人一旦养成某种习惯,不管这习惯是良好的还是不好的,只要不是中途不出现什么突然的变故,一般很难突然中止,两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楚三才进行布置了。

  大街上,日人、犹太人,人来人往,这一带是日侨民聚集区,离这里不足三公里是犹太人聚集区,因此也有不少犹太人出现在这附近。

  车夫拉着一辆黄包车缓缓跑来在日侨公寓楼门前停下,这栋公寓楼里住的都是一些日的公务人员,都是从国内来办事的,因为在上海的时间不是很长,而且入住的日人也不是大富大贵,因此这些人一般不住酒店,就住在这样的公寓楼里,住一两个月,比租房子住方便,比住酒店便宜。

  黄包车停下后,一个身穿米黄色风衣,带着墨镜,留着一头长发的年轻人男人提着一个琴盒从黄包车上下来,将琴盒背在肩膀上掏出一张钞票递给车夫后向公寓楼的大门走去。

  现在已经接近下午五点,住在这里的一些住客开始回来,也有从公寓楼里出来的人,说到保安措施,这里根没有,在门房里只有一个喝醉的日人倒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长发年轻人一直上了四楼,在楼道里站定左右观察一下没有发现其他人观望才走上通往楼顶的楼梯。

  来到楼顶的左侧边缘,长发年轻人蹲在地上,取下琴盒放在地上打开,琴盒里装的根不是大提琴,而是一杆狙击步枪的所有零部件。

  长长的枪管被取出,紧着是枪身,长发年轻人手法非常娴熟,不到半分钟将一支狙击步枪组装完成,琴盒里只放了一发子弹,他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开枪之后不管是否命中目标,他都必须迅速撤离。

  装好狙击步枪,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影佐祯昭才出现在对面两百米之外的剑道馆浴室内,他抱着狙击步枪背靠着一米高的围墙坐在楼顶的地面上静静地等待。

  影佐祯昭这种级别的人,时间观念是非常强的,即使他忘记了时间,他的副官也会提醒他该结束了,因此年轻人也不担心会错过时间,只要影佐祯昭在练剑道的时候不出现其他的意外情况打断他的练习,他一定会准时出现在浴室内。

  与此同时,在剑道馆外,一个穿着和服,留着小胡子的三十多岁中年日人踩着木屐迎面慢慢走向影佐祯昭的汽车。

  中年人瞟了一眼剑道馆对面茶铺里坐的二十个喝茶的日军士兵一眼,不动声色慢慢靠近小汽车,他边走边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伸手去掏火柴,却怎么也找不到,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汽车内地司机,走去过用日语打招呼,同时递过去一根烟:“你好,能借个火吗?”

  司机面露笑容,接了香烟含在嘴里,又掏出火柴划燃给中年日人点燃,中年人吸了一口,手上的烟盒不小心掉地上了,他慌忙蹲下去捡,就在这一瞬间的工夫,从他和服的怀里掉下一个圆盘,伸手接住,顺手送到汽车底盘下面贴在了底盘上,这就是定时炸弹,炸弹上有强力沾胶,贴在底盘上并没有落下。

  “谢谢!”中年日人起身晃了晃手上的香烟盒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走了,在这一过程中,虽然有喝茶的日军士兵看见,却没有人怀疑这个中年日人。

  两百米外楼顶上的长发年轻人原是闭着眼睛的,突然睁开眼睛,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到了!

  他立即起身将狙击步枪架在护墙上,通过瞄准镜观察两百米外的剑道馆浴池,瞄准镜中,他透过窗户玻璃看到影佐祯昭出现在浴室内,晃过窗户走到另一边脱衣服。

  影佐祯昭还没有稳定站立位置,而且身体在不断的动,长发年轻人不敢贸然扣动扳机,必须有十足的把握才行。

  长发年轻人眼睛丝毫不眨眼地盯着影佐祯昭,十分钟之前他之所以不用狙击步枪瞄准浴室内,是因为长时间用眼睛盯住一个地方,会造成眼睛发花,视线会模糊,现在不用担心了,因为射击只在一两分钟之内就能搞定。

  影佐祯昭终于脱光衣服坐在浴池里不动了,而且是背对着窗户,身体一动也不动。

  就是现在!长发年轻人果断扣动了扳机,枪身一抖,“砰”,子弹在火药的推动下射出枪口,可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看到了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出现在瞄准镜中挡住了影佐祯昭。

  遭了!长发年轻人暗骂一声,瞄准镜中,子弹射中了那女人的后背,因为她刚才在行动中,所以子弹的弹道出现了偏差,子弹射穿女人的身体,飞溅出一团血花,子弹从影佐的耳边穿过,第一方案就这样失败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