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三章 第四方案出炉
  失败了,第一方案就这样失败了,如果不是突然出现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挡住了影佐,影佐必死无疑!

  现在即使还有子弹,也没有机会了,影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长发年轻人毫不留恋地蹲下将狙击步枪拆卸成零件,他很动作很悠然,但实际上速度非常快。

  他放好零件盖上琴盒,将琴盒背在背上迅速下楼,他不用想都知道现在影佐估计已经吓瘫在浴池里,并且可能会大喊大叫。

  影佐如长发年轻人想象的一样,他是真的怕了,他是搞情报工作的,并不是久经沙场的士兵或军官,刚才那颗子弹穿透女人的胸膛从他的耳边穿过,刺破空气带来的灼热几乎将他的耳朵灼伤。

  影佐知道,这个女人是来给他搓背的,子弹射过来时,女人好死不死地刚好过来准备给他搓背,替他挡了这一枪。

  一股温热的血液洒在他的头上,随后女人的尸体倒在了他的肩膀,他当即大叫:“来人啦,来人啦,有刺客,有刺客!”

  喊声过后不久,副官带着大批的日本武士提着武士刀冲进了浴室将影佐围在中间保护他。

  影佐掀开女人的尸体站起来,指着窗户外面大叫:“在那,在那栋楼顶上,快去抓住他!”

  “嗨!”日本武士们答应一声,分出一半人冲出来浴室,这时副官建议道:“将军,您还是立即离开这里回梅机关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影佐想想也是。也不顾身上一身臭汗还没洗干净,马上穿了衣服。在几个日本武士的护卫下出了浴室。

  长发年轻人没有任何紧张感,快速而有稳健地从公寓楼里出来,这时一辆汽车停在了公寓楼门口,长发年轻抬起手向街对面一个看报纸的人打了一个失败的手势后就拉开车门上了车,汽车快速消失在街道尽头。

  看报纸的人看见长发年轻人打的手势,转身走向身后的店铺走到柜台打了一个电话,“鸟儿飞了!”

  电话中传来声音:“知道了!”

  却说影佐在副官和几个武士的护卫下从剑道馆里出来,听到了枪声的日军士兵正好从对面对跑过来在汽车周围警戒。直到影佐上了汽车,日军士兵们才排成两队跑到卡车后面上了车。

  影佐上车后惊恐万分,等副官一上车就叫道:“开车,快开车!”

  司机也想开车,可是汽车在这个关键时候却打不上火,司机不断地扭动着车钥匙,发动机只响几下就熄火。又打了几次,始终打不上火,司机急得满头大汗。

  “巴嘎,怎么回事?”副官不等影佐说话就对司机大吼。

  司机满头大汗,一脸焦急道:“将军,车子出了问题。打不上火了!”

  “巴嘎雅鹿!”副官骂了一句,扭头对影佐道:“将军,还是上后面的卡车吧,我们立即离开这里,对方没有得手。说不好还会出什么杀招”。

  影佐深以为然,以龙帮睚眦必报的行事作风。肯定还会有接二连三的杀招来对付自己,他立即推开车门,副官连忙跟着下车护卫在他的身边。

  卡车没有出问题,影佐上了副驾驶,另一个副官连同刚才的这个副官,两人都上了卡车车厢跟士兵们呆在一起,开车很快就启动上路了。

  远处街角一个穿风衣,嘴里叼着一根烟的人看到这一幕就知道第二方案也失败了,定时炸弹在小汽车的底盘上,影佐没有坐小汽车,而是坐了卡车,卡车开走之后,小汽车还在原地,风衣男就知道小汽车肯定是出了故障,否则不会出现司机还在汽车内,汽车却没有跟上卡车的情况。

  风衣男转身走进身边咖啡馆里打了一个电话,“蛤蟆换了马甲,按照预计的路线跳向水塘!”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影佐换了车,按照往常的路线正向梅机关开去。

  电话中传来声音:“知道了!”

  日军的卡车还没有开出五十米远,影佐祯昭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将脑袋伸出车窗外向后一看,只见他的座驾此时变成了一个大火球,小汽车被爆炸产生的强大威力炸得四分五裂,车内的司机估计也被炸成了无数碎片,就连剑道馆门口两个站岗的日本人都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在地上。

  影佐祯昭浑身上下直冒冷汗,心想真是命大啊,如果小汽车没有出故障,恐怕自己跟司机一样,也会被这场爆炸炸得尸骨无存了吧?龙帮的手段真是狠辣,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在自己的座驾上安装了定时炸弹。

  影佐越想越害怕,他一副歇斯底里模样大叫:“不要停,不要停,以最快的速度回梅机关!”

  “嗨!”司机答应一声,将油门踩到了底,前面的行人看见卡车迎面毫不减速地冲来,都吓得慌忙躲避。

  消息很快传到了龙帮总堂秘密据点,楚三才接到消息大怒:“吗了个巴子的,影佐那王八蛋运气怎么那么好?连续两次都发生了意外,我擦他大爷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就算他娘的有九条命,老子今天也非弄死他不可,通知第三小组做好准备,他们的客人马上就要到了,准备好烟花爆竹给客人送行”。

  小弟忍住笑意答应:“明白,老大!”说完转身走了。

  等小弟去传达命令后,楚三才扭头问黎刚:“黎大哥,如果影佐运气好到逆天,连第三刺杀方案都失败了怎么办?”

  宗翰和刘书林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宗翰点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啊,说一次发生意外,这也许是巧合,第二次他又躲过了,这就真的说明他的运气好得不得了,如果第三次还是躲过一劫,这个恐怕连老天爷都在帮他,我们还能怎么办?”

  三个人都在看着黎刚,黎刚抽了一口烟说:“按照概率学来进行计算,他躲过第三次刺杀的机率很小,那条路是他回梅机关的必经之路,除非他不回梅机关,而是让卡车调头,但也不排除第三小组安装遥控炸弹时线路出现问题,导致炸弹不爆炸,或者道路被堵死,以他的权利也无法快速打通道路,如果出现意外也只有这几种情况,万一他的运气真的好到逆天,出现了这几个意外中的一个,我们也还有第四方案弄死他!”

  “第四方案?”宗翰等人一起惊讶。

  黎刚点头道:“对,第四方案!”

  刘书林皱着眉头道:“你的计划里好像没有第四方案啊!”

  黎刚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有,第四刺杀方案就是与捣毁梅机关的计划同时进行!除非他不回梅机关,只要他回梅机关,他就必死无疑,第一、二、三方案毕竟都是远距离刺杀,不可控因素太多,但是第四方案是近身刺杀,不可控因素要少得多!

  首先,等影佐回到梅机关,内线亲自出马杀他,这就要看内线的手段了,不管成与不成,只要梅机关里发生动静,捣毁梅机关的行动立即开始,就算内线杀不死他,也有第四小队冲进梅机关内,记住,影佐的办公室在三楼最右边的一间房,门上有标识,先干掉影佐,再干其他的事情,五分钟,第四小队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到了五分钟必须撤离,不管有没有刺杀成功都必须撤离,否则第四小组就会被赶来增援的日军部队堵在里面出不来!”

  楚三才想了想问:“那邮包还需要送吗?”

  “当然要送,至少能让内线多一种刺杀手段!”黎刚肯定道。

  这时刘书林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让内线动手,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内线不是都暴露了吗?”

  黎刚点头道:“说得不错,只要内线现身动手,他就暴露了,不过你们想想,事后梅机关还能剩下多少人?活着的人肯定都会被怀疑,就算他他不动手也会被怀疑,最近日本人加强了档案管理,如果他们详细调查活着的每一个人,就会发现内线的指纹与那个被取代的人指纹不一样!只不过调查的时间要长一点,调查指纹档案要去日军参谋本部,所以内线迟早会暴露!”

  宗翰皱眉道:“让内线进行刺杀太冒险了,老大说过,我们不能随意放弃任何一个兄弟,不能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用他,没有利用价值就放弃,我们必须尽一切手段保护好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跟军统、中统不同,也不能学他们!”

  黎刚听了这话脸色变得肃穆,“宗大哥放心,我们的谍报人员不仅仅只是受过谍报训练,同时也经受过残酷的体能、枪械、搏杀、冷兵器等各方面的战斗训练,这个内线很机灵,他明知道马上就要进行捣毁梅机关的行动,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生命随便舍弃,他一定会想一个安全又保险的办法!”

  宗翰考虑一会,最终还是同意了:“好吧,如果第三方案失败,就进行第四方案!”

  〖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