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四章 下车逃脱
  在影佐遭受狙击步枪shè击的那一刻,紧张、焦虑、恐惧等负面情绪就一直伴随着他,座驾的突然爆炸更是让这些负面情绪扩大化,明刀明枪的对着干,影佐可能不会害怕,毕竟这里是rì本人说了算,但是在暗地里,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颗子弹突然shè过来打爆他的脑袋,又或者突然有一个人冲过来用抱着炸弹与他同归于尽,正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影佐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不停地催促司机开快些,连司机都被他搞得汗如雨下,这已经是最快的车速了,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汽车长一双翅膀飞起来吧?

  卡车在街道上风驰电掣,也不知道撞伤了多少行人和多少地摊,卡车所过之处留下的一片哀嚎和谩骂。

  现在是傍晚五点三十分,天sè已经有些暗淡了,正在石拱桥上放哨的龙帮子弟看见远方两条笔直的光束shè过来,就知道影佐乘坐的卡车到了,马上拿出手电筒在小河上晃了几下,然后迅速跑下石拱桥。

  就在卡车驶到离石拱桥只有百十来米距离时,影佐突然感觉一阵心惊肉跳,当即大喊:“停车,停车!”

  “嘎吱——”

  卡车猛然刹住,卡车上的人顿时东倒西歪,有些人差点被挤扁,影佐推开车门将讲个副官叫下车,然后对司机喊:“开车,开车!”

  影佐带着两个副官悄悄跑进了一条小巷子口躲在墙壁后面观察,卡车载着二十个士兵驶向石拱桥。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

  一个副官问道:“将军,怎么啦?您为什么要下车,而让卡车继续向前开?”

  影佐吞了吞口水道:“本将军感觉前面有危险,所以让卡车先去探探路,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走大街了,你们都给我把军服脱下来反穿,别让人认出我们的身份!”

  “嗨!”两个副官答应,开始脱衣服反穿。

  三人反穿军服,把帽子都扔了。又把靴子脱下来用武士刀割断长筒。只留下鞋子穿在脚上,正当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地面抖动了几下,紧接着火光冲天。一声惊天爆炸声传来。刚刚驶到石拱桥中间的卡车被这爆炸炸得高高抛起。

  影佐等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右边的副官情不自禁道:“我的天呐,将军,幸亏您刚才下了车。否则我们全完了!”

  影佐和另外一个副官听了这话都感觉脊柱发凉,心中感叹真是万幸呐,这三人在庆幸自己再次躲过必死的一劫时,那辆被炸上天的卡车已经一头栽下小河。

  说话的副官又道:“将军,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抄小路回梅机关!”

  两个副官搀扶着腿脚有些发软的影佐,将三人的武士刀都扔掉,免得被人认出身份,谁知道龙帮有没有在附近安排探长,三人很快消失在小巷子里。

  小河里水不深,但河底是几米深的淤泥,卡车翻过来一头栽进淤泥里,包括司机在内,车上的rì军士兵全部被盖在下面,结果可想而知,即使当场没有死,也会被几米深的淤泥闷死。

  卡车栽进淤泥里之后,周围一片死寂,小河不宽,只有二三十米宽,河对岸突然亮起几束手电筒灯光,灯光照shè在河面上,河面上浑浊一片,连卡车的轮子都看不见了,除了水波还有一些荡漾,没有发现任何生物在水下扑腾。

  随后第三小组的人在指挥官的命令下熄灭了所有的手电筒,静静地在河岸边观察动静,在五分钟的时间内,河面上没有穿来任何水花声,一般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根本不能闭气超过五分钟,如果有剧烈的活动,可能连三分钟都撑不过就窒息而死了。

  五分钟后,远处隐隐传来rì军巡逻兵的呼喊声,第三小组指挥官立即命令:“最后看一下!”

  几束手电筒灯光再次在河面上照shè几次,没有发现有人在河水中扑腾,第三小组才在指挥官的命令下撤离了河岸。

  石拱桥被炸弹炸得断裂,中间一段有七八米长的断口,汽车和行人已经无法通行,很快有大批的rì军巡逻兵赶到这里驱赶前来围观的人群,并对石拱桥两端实施了戒严,rì军又调来机器开始打捞栽下河的卡车。

  爆炸成功的消息很快传到龙帮总堂秘密据点,接到电话的楚三才再次问了一遍:“你们确定?”

  得到答复之后,楚三才满意地放下电话,脸上的肥肉抖了几抖,笑道:“第三方案成功了,爆炸将石拱桥炸断,影佐乘坐的卡车被炸上天,然后一头栽进了小河里,车上所有人都被卡车压进河底淤泥中,就算rì军及时救援,他们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好好好!”宗翰大笑三声,又道:“这下我算是放心了,影佐这家伙一死,我们的全盘计划就完成了一大半,现在只剩下收尾的工作了!”

  刘书林也点头道:“不错,影佐祯昭一死,梅机关肯定是乱成一团麻,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三人都看着黎刚,可黎刚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高兴,宗翰见黎刚皱着眉头,不解道:“黎兄弟,你怎么啦?影佐死了,难道你不高兴?”

  “是啊,现在我们应该进行下一步了!”刘书林接口道。

  黎刚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道:“我不是不高兴,楚胖子,第三小组有没有下河检查尸体?”

  楚三才愣了愣,摇头道:“没有,那种情况怎么检查尸体?整车人都被卡车盖在淤泥下面,把尸体找出来都很困难,而且rì军巡逻兵很快就到了,第三小组只能撤离河岸”。

  黎刚闭上眼睛靠在椅子的靠背上思索着什么,其他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看着他。

  很快,黎刚睁开眼睛说:“不放心啊,很多事情,就算亲眼看见,亲耳听见都不一定是真的,不瞒你们三个,干我们这一行的,除非亲手检查目标的尸体,否则都不能断定对方真的死了,有的时候,敌人会使个障眼法,把一个不相干的尸体进行化妆,让对手误认为他已经死了,这样他就躲过了一劫,同时他还可以在暗地里使yīn招,在你不小心的时候突然出手干掉你,你们没有从事过这个行业,无法体会到这个行业的残酷,它比真正的战场还要凶险百倍,所以在没有看见影佐祯昭的尸体之前,我都不会相信他已经真的死了!”

  听了黎刚的话,楚三才说:“这也太玄了吧?黎大哥,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下一步计划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不!”黎刚竖起手掌,说道:“命令第四、五小队原地待命,我们必须等,如果影佐祯昭没有死,我们进行下一步捣毁梅机关之后,他必定会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我们再想杀他就难如登天了,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等?”其他三人不解地问。

  黎刚点头:“对,就是等!等我的情报人员确定影佐是否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他在什么地方?这是我的情报人员需要做的事情,找到他之后直接派人攻击他所在的位置,既然刺杀已经不可能,那就来硬的!在上海滩以及周边地区,现在rì军的兵力也只有一个旅团,他们要驻守那么多地方,我们龙帮用得着怕他们吗?我们只要出动五百人,就够他们喝一壶的!如果确定他已经死了,那我们就直接进行下一步计划,捣毁梅机关!”

  楚三才非常赞同,“对,马勒巴子的,如果老大准许,我他妈就想跟rì本人直接干战,出动我们总堂直属力量把整个上海滩都打下来,捣毁他们的司令部,破坏他们的军用码头,我看他们还怎么搞!可惜啊,老大不会让我们这么干!”

  宗翰笑道:“你这个想法也只能想想而已,打下上海滩不难,甚至控制周边地区都不难,难的是我们即使打下来了也守不住,白白牺牲了兄弟们的xìng命!”

  黎刚掐灭烟头站起来说:“好了,胖子,你去命令第四、五小队待命,我去联络内线去打探消息,如果到了凌晨零点还没有影佐是死死活的消息,就命令第四、五小队撤离,我们再找机会杀影佐!”

  楚三才答应:“好,我先走了!”

  影佐祯昭确实吓得不轻,两个副官搀扶着他走了好一段路才缓过劲来,走出一条巷子口,影佐有些虚脱,对左边的副官说:“去抢一辆车,不要闹出动静,我们必须尽快回梅机关!”

  副官答应一声走出了巷子口来到大街上,看见有一辆汽车开了过来,当即走到路中间将汽车拦了下来。

  司机正伸出脑袋到车窗准备骂人,却被那副官用手枪指着,被逼得下了车,车上还有一个商人,估计就是这辆车的主人,也被赶下了车。

  影佐在另一个副官的搀扶下上了汽车,汽车丢下商人和他的司机扬长而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