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五章 射日计划
  重新坐上车的影佐感觉安全了一些,他又开始怨恨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了,以这两个人的情报能力,不可能不知道他受到了刺杀,为什么不派人来保护和接应?

  他骂道:“巴嘎,李世勋和清水这两个混蛋,良心大大滴坏了,出事都这么久了,他们竟然没有派出一兵一卒过来接应我们,将军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副官扭头说:“将军,属下以为,李世勋和清水十三这两个人很可能已经成了一丘之貉,梅机关没有建立之前,他们两个就是上海滩的土皇帝,而您一来直接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他们肯定是心怀不满,同时也想看您的笑话!”

  “巴嘎!”影佐大怒,“将军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下属想跟上级斗?他们还嫩了一点!既然他们想玩,那将军就陪他们玩玩好了,清水十三这个人好对付,只是李世勋这个人牢牢把持着七十六号的大权,有些难办!”

  副官回头道:“将军,其实这个也不难!”

  “哦?”影佐见副官有主意,立即道:“快说说,如何对付李世勋?”

  副官想了想,说道:“将军,七十六号是我们大日帝国扶持起来的,他们的权利也来自我们大日帝国,虽然我们不能杀了李世勋,但我们却可以架空他,从他手下当中扶持一个听话的人代替他,属下听说最近李世勋策反了一个叫丁墨顿的中统高级特工,这个人以前是中统情报三科的科长,在重庆有很多关系,这个人的加入让七十六的实力暴涨,许多中统、军统的特工都被丁墨顿策反过来了。如果我们对这个人动一点手段,让他们听我们的话,同时大力支持他,您认为结果会怎么样?”

  影佐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赞扬道:“好,这个办法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嗨!”

  影佐祯昭太低估了龙帮在上海滩的影响力和势力,他刚刚抢了那个商人的汽车,商人马上向龙帮报告了情况。请求龙帮帮他找回汽车,他可是交了保护费的,龙帮当然义不容辞。

  消息很快传到了龙帮狗仔队那里,狗仔队的负责人见汽车是在爆炸现场附近被抢的,就多了一个心眼。把这个消息向宗翰进行了汇报。

  宗翰接到消息,又在电话中听了商人对影佐等人的描述,立刻断定影佐没有死,而是在卡车快要到达石拱桥之前下了车,随后就抢了商人的汽车转道去了梅机关。

  宗翰立即联络黎刚和楚三才,两人接到宗翰的电话,马上赶回了龙帮总堂秘密据点。

  两人刚一进门。黎刚就问道:“宗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两人坐下,宗翰就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黎刚听后。一拍桌子说:“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三个人肯定是影佐和他的两个副官,现在石拱桥那边的打捞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影佐的尸体。这样吧,宗大哥。我马上去联络内线,让他严密关注梅机关内的情况,如果影佐回到了梅机关,我会打电话过来,楚三才在这边等着,只要影佐回到梅机关,立即执行第四刺杀方案!”

  宗翰点头道:“那行,你去吧,我们三个都在这边等着!”

  影佐祯昭绕了一大圈才回到梅机关,如果是在租界,估计影佐根就跑不出租界就会被逮住,但是这里是虹口,是日占区,龙帮不能明目张胆的在各个路口设卡检查来往车辆。

  一双眼睛在窗户内看到了影佐从车上下来的身影,在两个副官的保护下进了小楼,影佐连续三次被刺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小楼,小楼内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眼睛的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穿着一身军服,是综合科的副科长,他转身走到桌子前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等电话接通后说道:“蛤蟆跳回了水塘!”

  “知道了!执行射日计划”。

  射日计划,就是刺杀影佐祯昭,计划其实就是没有计划,一切都必须他自己在半个小时之内策划和执行。

  “明白!”他答应一声放下了电话。他现在的名字叫坂田康,职务是梅机关综合科副科长,综合科说白了就是处理杂事的部门,主要负责卫生、办公用品和日常用品的采购和分发、接收和传达书面件的往来,门卫也在综合科的管辖之下,职能很多,但是权利却很小,有一些油水,但不多。

  正在思索的时候,电话响了,接了一听,电话是门卫打来的:“坂田少佐吗?我这里是门卫,大门外有一个永安百货公司的送货员,说是给您送咖啡来的!”

  坂田康忙道:“对,我在永安公司定了一箱咖啡,你让他在门口等着,我马上下来!”

  “嗨!”

  看来计划变动了一下,原是邮递员送包裹的,现在改成了永安公司的送货员送咖啡,不过这个改变很好,邮局在这个时候已经下班了,哪里还有什么送包裹的,坂田康想了想放下电话就向门外走去。

  下楼来走到门卫处,在送货单上签字,然后付钱,抱着一箱咖啡就往回走。

  等走到三楼楼梯口的时候,前面传来一个声音:“诶,坂田君,你去哪里了,我正找你呢!”

  坂田康抬头一看,竟然是影佐祯昭的其中一个副官,他马上露出笑脸:“是您啊,我去门口接收包裹了,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两人都是少佐军衔,但身份和地位却天差地别,影佐祯昭的副官说话可比他这个综合科的副科长要管用得多。

  副官忙道:“将军要喝点咖啡,但是将军的办公室里没有了,我正要找你要一盒咖啡,快点吧,将军正等着喝呢!”

  坂田康听了之后,一个想法立刻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他笑道:“这样啊,怎么能劳烦您亲自跑过来呢?我马上给您亲自送过去,你看怎么样?”

  副官对坂田康的态度相当满意,让他感觉他现在就是一个很权势的人,笑点头道:“哟西,那就麻烦您了,一定要最好的咖啡!”

  “当然,当然,给将军喝点咖啡怎么能不是最好的呢?”

  坂田康目送副官离开之后。迅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关上门,然后将箱子放在桌子上,用裁纸刀将箱子打开拿出一盒咖啡放在桌子上,又从自己的办公桌桌子下面打开一个很小的暗阁掏出一小瓶药水和注射剂。

  将注射器针头插进药水瓶里将里面的液体抽出来,再拿起咖啡罐将注射器刺穿咖啡罐的瓶盖。咖啡罐虽然是玻璃的瓶子,但盖子却是塑料的,很容易就将注射器插了进去。

  他慢慢推动着注射器,并不断的转动着针头,将液体洒在瓶子内咖啡的最上层,非常均匀的洒,如果不均匀。看起来咖啡就像上潮的样子,这样会前功尽弃,要洒上药水,但又不能让人看出来咖啡颗粒有些湿。

  弄完之后。他快速将东西收拾好,所有东西都放回原处,拿着洒了药水的咖啡罐子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可他还没有走到副官的办公室门口,副官就已经从办公室里面出来了。看见他一阵埋怨:“坂田君,你做事也太慢吞吞了。拿咖啡要这么久吗?”

  坂田康表示歉意:“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这是给将军找得最好的咖啡,您看,刚刚送过来的,还没开封呢!”

  副官接过咖啡不耐烦道:“行了,你回去吧,我要给将军冲咖啡了!”

  坂田康悻悻而归,回到办公室后,他立即将那箱咖啡的最上面几盒咖啡拿出来,从里层掏出一个闹钟模样的定时炸弹揣在怀里,又用袋子装了几盒咖啡,提着袋子出了办公室。

  他快速到了保卫科的营房,现在影佐祯昭手下的战斗人员基上都报销殆尽,整个梅机关也只有保卫科是最有战斗力的部门了。

  保卫科的营房就在小楼的旁边,这里大约有一个小队的士兵守卫着梅机关的安全,现在还没有到加强岗哨的时间,绝大部分士兵都窝在营房里睡觉。

  坂田康调好定时炸弹的爆炸时间,收进怀里推开营房的门,里面到处都是高低床,有几个日军士兵围在中间打牌,其他人都在睡觉,他走进去打招呼:“诶!”

  一个准尉扭头看见是坂田康,站起来非常热情:“坂田少佐,您怎么来了,请坐!”

  坂田康坐在一张床上,扬了扬手上的袋子笑道:“勇士们都辛苦了,没有你们的守护,我们梅机关是不会有这么安全的,我是来给你们送咖啡的!”

  准尉接过袋子一看,惊喜道:“好东西啊,坂田少佐,谢谢您给我们送来这么好的东西,您真是太客气了,我给您倒一杯水!”

  坂田康暗地里将定时炸弹放在了床底下,同时说:“不用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等我有空了,再来跟你们打牌!”

  准尉急忙道:“您可一定要来啊,我们等您!”

  坂田康笑着挥了挥手转身出了营房直奔小楼而去,他必须要前往影佐的办公室查看情况,必须确定影佐的死活。

  到了三楼,他慢慢靠近影佐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士兵守卫,看见他到来,立刻伸手拦住了他。

  “请通报将军,我有事向将军汇报!”

  其中一个日军士兵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影佐的办公室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声,因为隔音性很好,站在门口听见的声音很小,但是坂田康和两个日军士兵都听见了。

  两个日军士兵当即取下步枪转身推门,这是坂田康眼神中寒光一闪,一柄匕首从袖口落在了他的手中,他连刺两刀,两个日军士兵捂住脖子倒在了地上。

  也不管两具尸体了,他直接推开门进去,并迅速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只见副官正摇着影佐的身体呼喊,而影佐的鼻孔、嘴角、眼角、耳朵里都留出了乌黑的血液,坂田康就知道影佐已经喝下了有毒的咖啡。

  那副官听见有人进来,刚转过头来,坂田康扬手就将匕首投了出去,匕首准确无误到钉在副官对咽喉上。

  他迅速上前抽出匕首,也不管影佐死了没有,再次用匕首在影佐的心脏部位连捅三刀,最后一次将匕首插进了影佐的头顶,齐柄而没!

  他起身晃了晃脑袋,转身走到门口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见走廊里没有人,迅速打开门,两只手分别抓住一具尸体的脚踝,将两具尸体拖进办公室,然后关上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开保险柜,拿到影佐布置在各地的间谍名单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