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七章 军火被扣押
  东方霸到暹罗已经七八天天了,这段时间里,他连续考察、参观了二十多个工厂和农场以及橡胶种植园,走遍了曼谷周围的七八个省份,对走过的地方都有所了解。

  整个暹罗,也只有靠近曼谷的几个省稍微富裕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经济状况跟中国差不多,交通状况比国内还不如。

  这天下午他参观完来兴府的一座农场之后就留在了农场,准备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启程北上,先到南奔府,再到清迈,最后在帕天府落脚,后天从暹罗东面一路南下。

  晚上,电台受到了上海方面发来的两封电报,一封是向东方霸汇报刺杀影佐祯昭的计划顺利,影佐已经死了,梅机关也被捣毁,梅机关派驻在各处的间谍也全部落网,并且就地处决。

  另一封电报是向东方霸汇报军统上海站换了人,马如龙被调回重庆,新接任军统上海站的是王黑木。

  王黑木这个人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后世,都是鼎鼎大名的,东方霸在前世也对这个人多有研究,毕竟都是隐蔽战线的人。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王黑木调任军统上海站之后确实干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策划刺杀了暗杀了南京“维新政府”的外交部长陈转。当时为了挫败日与汪伪在中国造成所谓“部分和平”的企图,军统展开了系列暗杀行动,目标便是那些投敌卖国的汉奸。尤其是汪某人出走河内,叛国之心昭然若揭,并开始与日人接触之后,更需要找几个大汉奸杀一儆百,而军统与七十六号针尖对麦芒的刺杀大战就此拉开帷幕。

  可是在1939年夏末。,李世勋的手下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王黑木,押到极司非而路76号,关了三个星期才释放,关押期间,王黑木受到相当的礼遇。76号号称“阎王殿”,一般人进去,不死也要脱层皮。但是王黑木却毫发无损,安然归来。在管理极严的军统内部,无论如何都洗脱不掉叛徒的嫌疑。于是戴老板密令除掉王黑木。但被王黑木侥幸逃脱,大骂戴老板无情无义,声称从此脱离军统。这正中李世勋的下怀,他就是要在军统制造矛盾。迫使王黑木反戈。

  由于王黑木的叛变,军统北平、天津、济南各站均被日军破获,损失惨重,一时军统在华北的活动,几近停顿。

  国府的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很少有不怕死的。就连军队的高级将官也不例外,很大一部分都是投机倒把分子,干不了就下台走人,为之丢了性命实在是不值得。这就是那些人的想法,很显然,王黑木也是这种人,王黑木在后来被抓进76号这段时间内有没有叛变不得而知。但后来戴老板密令杀他时,他确实叛变了。

  东方霸看完电报。在回复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终止与军统的一切联系,关闭从上海到国统区一路上由军统照应的走私通道,所有的走私货物直接通过天网情报组织的走私通道运送!”

  东方霸显然是对王黑木不放心,不管这个人日后是被迫叛变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总之是叛变了,如果让王黑木知道走私渠道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与其到时候损失惨重、手忙脚乱,还不如现在就终止与军统的合作,走私渠道并非只有和军统合作的这一条,天网有一条,在云南这边还有两条,一条是直接从暹罗运送,走清迈入缅甸北上密支那,穿越中缅边境进入云南腾冲。另一条是从暹罗帕天府穿过老挝进入越南境界,再从越南过中越边境进入云南。

  东方霸拿起两封做完批示的电报递给阿四:“就按照我写的内容回复吧!”

  阿四接过两封电报,又拿出来一封说:“这是刑堂堂主王虎发来的,是问那名被日人收买的小队长丁聪的处理意见!”

  东方霸接过电报看了看,电报的内容很长,列举了丁聪被收买的详细过程,以及相关的证据和日间谍的口供,还有他人的供认不讳。

  丁聪被收买的原因是他喜欢赌博,欠了赌场和其他私人共十二万大洋的赌债,十二万大洋不说对于丁聪这样一个小队长,就是对于一个中产家庭都是一个天数字,一个小队长每个月有八十块大洋的薪水,这笔钱在上海滩足够一个五口之家顿顿都能吃上肉,而且他这种级别的人还有一些外水可以捞,每个月下来连同薪水加起来也有一百三四十块大洋,可以生活得很好了,如果他是被日人设局陷害的,那么东方霸还可以放他一马,但是他不是,他是主动找上日人的,为的就是想通过贩卖龙帮的情报从日人那里获取钱财。

  “为了钱财,为了还赌债,竟然出卖帮会、出卖兄弟,这样的人从出卖帮会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我们的兄弟了!”东方霸说了一句,提笔在电报回复栏上写下:“杀!!!”

  将回复递给阿四,东方霸又说:“单独发一份电报,从即日起,我帮会中人不得进入赌场赌博,不得私人聚众赌博,我们可以开赌场赚钱,但是我们自己却不能参与,我们可以把毒品卖给日人,但是我们自己却不能吸食毒品,几个人打打麻将、玩纸牌打发时间可以,但是不能赌博,输赢超过一百块大洋视为赌博,一经发现,关禁闭一个星期,屡教不改者断其一指以示惩戒,同时把这个规定也向暹罗这边的帮会人员进行通报,去吧!”

  阿四答应一声:“是!”

  阿四还没有出去,陆无涯就拿着一封电报脸色沉重地走了进来,东方霸看见问道:“无涯,出了什么事情?”

  陆无涯递上电报说:“大哥,我们走越南进云南的一批货被法国人截住了!”

  “什么?”东方霸闻言震惊地站起来,他刚刚还在为走私通道的事情放心,毕竟还有三条通道。现在竟然又少了一条,从越南有一条铁路叫“滇越”铁路通往云南,其实这条通道并不是走私,而是光明正大的货物运输,没想到被法国佬扣留了一批货物,问题不是这一批货物,而是整条运输通道被堵死。

  东方霸问道:“这批货都有什么?数量多少,价值多少?”

  陆无涯打开件夹,念道:“步枪一万支。子弹两百万发、手雷一万枚、地雷一千枚、60毫米迫击炮一百门,炮弹一万发、七十五毫米榴弹炮二十门,炮弹二千发,炸药一千吨,刺刀一万支。钢盔一万顶、武装带一万条、军鞋两万双!总计超过二百万美元”。

  东方霸听了将拳头捏得喳喳乱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暂时还不清楚,现在那边的人正在调查这件事情的原因!”

  东方霸点燃一支烟,一边在房里踱着步子,一边说:“这是正常的贸易往来,而且我们也交了高昂的过关税,法国人凭什么扣押我们的货物?这里边一定有问题。通知那边的人尽快查明原因!”

  陆无涯点头道:“好的!”

  第二天早上,陆无涯这边终于收到了那边发来的电报,东方霸刚刚起床,陆无涯就拿着电报来了。

  “大哥。这是越南那边最新发来的电报,上面说这批物资是在边境被扣押的,名义是这批货物当中有违禁品,根据初步调查。好象有人给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海关部门的某个官员打了招呼!”

  东方霸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海关部门的某人?某人是谁?给我查清楚,我要知道是谁给某人打了招呼。目的何在?”

  陆无涯想了想说:“恐怕那边的人还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毕竟只是商业人员,想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只有出动情报部门的人!”

  “那就派出情报人员进行调查!”东方霸挥手道:“超过两百万美元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就放在那里,太危险了,如果不及时查出原因,恐怕最后我们即使打通了关系,最后什么都没有了,传我的命令,命令岑玉珍立即派出情报人员前往越南调查这件事情的始末,同时要严密监控被扣押的货物,决不能让货物被那些投机分子瓜分偷偷运走,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非常手段,命令陈铁柱派出特种部队保护货物的安全,谁打货物的主意就立刻干掉,马勒格巴子的,法国佬在整个印度支那联邦的军队也才13000人,还有一千人是外籍兵团,把老子搞火了,老子先灭了法属印度支那联邦”。

  跟随陆无涯一起来到霍青桐连忙劝解:“先生息怒,息怒!小不忍则乱大谋啊,我们现在毕竟还是无根之萍,暹罗国当权者又在煽动民众,冲突时有发生,现在当务之急是站稳脚跟,而且现在还不是最好的开战时间,暂时先稳住法国人,他们要钱就给他们钱,等全世界都打起来,那时候就乱套了,法国土也无力再管法属印度支那的事情,那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时机啊!”

  东方霸深深吸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他也知道现在的局势非常微妙,最近暹罗国一直在跟法属印度支那联邦当局闹领土纠纷矛盾,同时也在扇动,原他是准备等熟悉了这里的情况之后策划一次大的冲突,以此为借口,趁着法国佬跟暹罗国闹矛盾的空档,武力推翻现任的暹罗国政府,但是现在法国佬竟然来了这么一出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现在跟法国佬开战无疑是不明智的,那样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思索一番,说道:“跟法国人开战的事情先放到一边,但是货物一定不能出问题,无涯,你去安排吧!”

  陆无涯点点头:“好的,我这就联系陈铁柱和岑玉珍!”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