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八章 新任务
  1939年4月12日下午,一个穿着短袖花格子衬衫,头戴白色牛仔太阳帽,下身穿一条白色西裤的青年男子穿越中越边境进入法属印度支那联邦越南境内,于下午四点抵达河内。

  就是这个人毒杀了梅机关机关长影佐祯昭,盗走了梅机关散布在各地的间谍名单,他在梅机关的名字叫坂田康,真实姓名叫莫冥,这个名字取自《说》,莫,日且冥也。

  莫冥,代号变色龙,黎刚手下得力干将,毒杀影佐祯昭、盗走梅机关的间谍名单之后,他不能再留在上海了,黎刚随即将他派往暹罗归入岑玉珍的情报系统之下。

  他是走陆路西来,准备穿过越南、老挝进入暹罗的,就在他即将进入了越南边境的时候,接到了新的指令,就是进入河内调查那批军火被法国人扣押的真实原因。

  岑玉珍原是准备从暹罗这边派遣情报人员去安南的,但是估计耗时太久,于是就直接将命令下达给了正好在云南境内准备进入越南的莫冥。

  这时的越南是法兰西殖民地在东南亚的一部分,实行联邦制,其组成包括今越南、老挝和柬埔寨三国,兼领从大清帝国手上获得的广州湾租界,首府位于河内。

  1861年,法国占领了西贡,六年后又占领了南圻,并将其更名为交趾支那。为了拥有整个越南的宗主权,法国与清政府爆发中法战争,并在1883—1885年的期间占领了越南中部和北部及柬埔寨,将越南中部更名为安南,北部更名为北圻。1885年,中法签订天津条约。清政府正式放弃越南的宗主权。1887年10月,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正式成立。随后在1893年的法暹战争中,老挝也被收入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之中。

  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首脑为总督,由法国土直接任命,现任总督为卡卢特,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总督刚开始拥有的权利不大,不过是一般的高级官吏,印度支那联邦行政上管理大权基上操纵在法国国内殖民部手中,宗主国国民会议掌握着这块殖民地立法大权。联邦的总预算,税收定额,有关重大经济政策,乃至修建铁路和公路等具体方案都由法国国内决定,总督只起着收发室作用。

  到了1898年。法国通过法令,赋予了总督拥有较大自主权,总督权力逐步扩大。总督是印度支那联邦武装部队最高司令官,联邦总预算必须根据总督指示编制。其次有关印度支那联邦法律、条例、法令等在宗主国国民会议通过后,必须由总督审核批准公布方能生效。总督还拥有下列各种权力:有权与法国驻远东各国使节接触与通讯,有权根据印度支那情况设置新的官僚机构,以及确定该行政机构的权限和管理范围。

  总督所辖的联邦中央殖民行政机构极为庞大。设置了不少主管各项业务的管理局,如财政管理局、税务管理局、国家专卖管理局、农业与贸易管理局、公用工程管理局等,都是法国殖民者榨取和掠夺印度支那各国人民的工具。

  莫冥提着皮箱从火车站出来,抬眼就看见街面上倒处都是带着斗笠。一个个面黄肌瘦的越南人,扭头看了看,出站口旁边停放着不少轿子,向其中两个蹲在轿子边上的越南人招了招收。

  两个瘦弱的越南男人很快就抬着轿子过来了。这时期的越南人大部分都留着辫子,外出干活都带着斗笠。穿着长袖褂子,下穿一条齐膝盖的粗布短裤,脚上都穿着草鞋。

  莫冥提着皮箱坐上轿子,让轿夫抬他到东方汇理银行河内分行。现在越南虽然没有打战,可越南的老百姓也是日子不好过,沉重的税收让越南人根就喘不过起来,血汗全部被殖民者吸走了,越南王室只是一个傀儡,没有任何权利。

  到了东方汇理银行河内分行,莫冥让轿夫在外面等着,他进银行用法币换了一些“坐洋”和一些法属印度支那元纸币。

  坐洋,是一种银元,是由东方汇理银行发行的一种银元,正式名称应该为安南银元,这种银元的正面是自由女神像的坐像,因此亦称“坐洋”。于1879年开始正式铸造10仙、20仙、50仙的银币。而法属印度支那元纸币是于1885年开始发行的,这种纸币上有繁体汉语和法语以及阿拉伯数字,显示面值的是繁体汉语和阿拉伯数字,因为此时的越南所用官方语言还是汉语。

  从银行出来,莫冥让两名轿夫抬他去找了一间旅馆,这家旅馆名叫施家旅馆,是一个姓施的华人开的。

  施老板听莫冥说汉语,知道他是从中国来的,非常热情的为他安排了一个向阳的房间。

  “请请请,实不相瞒,老弟台是这个月第一个住在我店里的同胞,去年到今年,倒是有不少从国内逃难之人过来,不过他们都只是路过这里,据说了去了暹罗,那边有咱们华人开设的大公司,老弟,你是国内来的,不知道国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莫冥苦笑道:“过来那么多难民,你就应该知道国内的情况不容乐观,不过日人打到现在也基上是尽了全力了,日人因为战线拉得太长,后勤运输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进攻的速度放慢了很多,而国府的兵力损失不多,估计还有得打,要不是没办法,我哪里会跑到了这里来?”

  施老板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叹道:“唉,都是这乱世闹的!”

  旅馆是木制楼房,脚踩在楼梯上,木板发出喳喳的响声,到了二楼,施老板将莫冥领到左边第三间房前,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扭头道:“老弟,就是这间房,你看看还满意不?如果不满意,老哥哥再给你换一间!”

  莫冥走进去打量了一下,回头笑道:“不错,就是这间吧!”

  “那行!”施老板又道:“难得遇到从国内来的同乡,老弟,今晚老哥我做东,咱哥俩好好喝一杯”。

  莫冥忙道:“盛情难却啊,那就多谢老哥了,对了,老哥,你知道有一家名叫东南贸易公司在河内的办事处在什么地方吗?”

  施老板笑道:“你算是问对了人,我刚好知道这个办事处在哪儿,他们的头儿韩经理最开始就住在我的店里,我们算是老朋友了,办事处离我这里不远,才两里路,出了旅馆向左,一直往前走,走两里路就看见了,门口挂着牌子,你先休息一下,六点钟我过来叫你”。

  送走施老板后,莫冥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思索着这次的任务,新任务看上去不难,只是调查东南公司的一批货为什么无缘无故被扣押,实际上却不是那么简单,否则上面也不会派自己来调查这件事情。

  这批货物的价值却有些骇人听闻,法国人能够收的税也是不少的,那么法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想吞掉这批价值巨大的货物?一个政府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吗?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法属印度支那的海运贸易经济并不是很活跃,最主要的还是靠滇越铁路的运输,没有滇越铁路的运输,法属印度支那的经济就会下滑一大半,法国人这么做不是自断财路吗?就算那批货物中有违禁品,东南公司往国内运输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法国人以前不查,偏偏在这个时候查?这背后一定有什么玄机!具体的情况还得等拜访了韩经理之后才能清楚。

  跟旅馆施老板喝了一顿酒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莫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又走到窗户边拉上窗帘,花去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洗澡,才回到桌子边将皮箱提上桌子,打开皮箱,将里面的一套干净衣服拿出来穿在身上,又将另一套干净衣服拿出来放在床上。

  再回到桌子边,将空皮箱翻过来,在身上掏出一把小刀在皮箱的旁边撬出一块小木板,原来皮箱的底部还另有机关,他将皮箱提起来抖了几下,从皮箱底部掉下来一只手枪,以及四个弹夹。

  他检查了一遍手枪后,将手枪插在腰间皮带上,连个弹夹装在裤带里,另外两个弹夹插在脚下袜子内,将空皮箱盖上放回原处。

  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吹灭了油灯,房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走到窗户边上,他拉开窗帘,伸出脑袋向大街上观察了一下,大街上已经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了行人。

  他跳上窗户飞身而下轻轻落在地上,扭头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有人,才转身向东南公司驻河内办事处而去。

  路上几乎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这可是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首府,现在才晚上九点多,大街上竟然没有几个行人,这种情况让莫冥非常惊讶。

  两里路很快就走到了,莫冥在街道的左边就看见了街道斜对面的东南公司驻河内办事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

  那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这时办事处内二楼还亮着灯光,莫冥正准备穿过街道去办事处,前面却开来了一辆小汽车。

  小汽车在东南公司办事处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四个气势汹汹的大汉,这个情况让莫冥立即闪身躲在一颗树后面观察情况。

  四个大汉快速跑到办事处的门口,强行撞开了办事处的大门,然后冲了进去,没过一分钟,办事处二楼就传出一声怒吼,随即便没了声音。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