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零九章 又是日本人搞鬼
  出事了!

  这是莫冥的第一感觉,他不知道现在还在办事处二楼的人是谁,但那四个大汉从车上下来后强行撞开大门冲上二楼的人显然是为二楼的那个人而来的。

  莫冥开始揣测那四个人的来历,他们都长着东方人的面孔,说是大汉,其实个子也不高,甚至还有点罗圈腿。

  等等,罗圈腿?难道是日人?一个人是罗圈腿还不奇怪,奇怪的是四个人都是罗圈腿,莫冥脑子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他迈开大步就冲向办事处,跑到门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很快停下转身就向停在门口的汽车走去。

  没过一会儿工夫,四个汉子就从办事处里出来了,后面两个人还架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华人,这华人的嘴里塞着一团抹布,前面两人上了汽车的正副驾驶座,后面两人将中年华人推上了后座,两人将中年华人夹在中间,汽车很快消失在昏暗的街道上。

  十几分钟后,小汽车转过了好几道弯,在一间石头民房门口停下,四个汉子相继下车将中年华人押进了民房内,民房的门被关上。

  这时,汽车的后备箱被推开,从里面跳下来一个人,正是莫冥!

  莫冥左右观察了一下这条街道,他以前没有来过河内,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应该还在河内,十几分钟的时间,汽车开不了多远。

  不远处有一家店面门口挂着一块理发店的招牌,招牌是用繁体字写的,这个时期的越南的王室、知识分子、上流社会写汉字,用汉语做官方语言,但是口语却是用地越南语。

  民房的漆黑一片,莫冥有些诧异。这么久了屋里的人为什么不点灯?他轻轻走到民房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屋里没有任何声音。

  他想了想,掏出一把小刀,轻轻插进门缝里,很快就将门栓拨开,收起小刀,他掏出腰间的手枪轻轻上膛,右手举着手枪,左手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大门被推开口,他闪身进入靠在墙边。

  屋里黑乎乎的,只有左边斜对面传来一丝丝光临,他判断那里应该是一个房间,那一丝光亮是从后面那间房里通过门缝射出来的。

  他调整呼吸。将呼吸速度放慢,变得缓慢而绵长,然后双手举着手慢慢向光源处靠近,等到了近处,果然发现那一丝光亮是从门缝里穿出来的。

  他将耳朵贴在门上,没有听到声音,又将眼睛凑到门缝处观察。房间里有一盏油灯,但是却没有人。

  他轻轻拉着房门,房门没有拴住,很容易就拉开了。他神情戒备地轻轻走进房间,仔细打量着房间的陈设。

  房门口正对面有一张床,床上围着纱织蚊帐,床上没有人。右边窗户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几个木雕。还是用越南黄花梨雕的,有水牛木雕和毒蛇木雕,还有弥勒佛的木雕,雕工精美,而地上也同样摆放着一些木雕,只不过地上的木雕没有桌子上的精美,都是一些半成品或者废品。

  弥勒佛的木雕摆在左边墙壁的神龛上,莫冥不懂雕刻艺术,但也看得出来那弥勒佛的雕工非常精湛。

  正准备出去再到其他房间寻找时,莫冥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叫,他脸色一变,急忙在房间里寻找起来,因为他听到声音就是从房间里的某个地方发出来的,这房间里一定有暗室。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传出,让莫冥很快确定了声音是从左边有神龛的墙壁中传出来的,他不断地敲击着墙壁的各处,却没有任何发现。

  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神龛上的弥勒佛木雕,他伸手抱住弥勒佛木雕,向将木雕取下来,没想到搬不动,不可能吧?黄花梨的木料虽然份量不轻,但也不至于抱不动一个不到半米高的木雕啊?

  他试着转动着木雕,没成想居然转动了,当弥勒佛木雕完全转过九十度时,右手边的石制墙壁突然一分为二,露出一个暗阁。

  惨叫声更加清晰了,莫冥举着手枪进了暗阁内,这是一条与石制墙壁平行的狭长通道,一直斜向下延伸到地下,通道的尽头隐隐传来光亮。

  也许是惨叫声掩盖了石门打开的声音,地下室的人没有听到有人进来了,莫冥举着手枪,靠着墙壁小心凭着感觉下了石梯一步一步向下走,而惨叫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终于到了通道的尽头,石梯也没有了,眼前一片光亮,莫冥靠在墙壁上慢慢伸出半边脑袋观望。

  这是一个三四个平方大小的石室,两边墙壁上插着火把,有通风口通向地面,一个中年亚裔男子被绑在一根十字木架上,身上已经被皮鞭抽得血液将衣衫染红,一件丝绸的睡衣也破了几条口子。

  三个汉子面对着中年亚裔男子,而另外一个正用皮鞭抽着他。这时,站在中间汉子喊道:“停!”

  拿皮鞭的汉子喘着粗气退到了一边,中间男子走到被绑着的中年男人面前,用憋足的汉语说:“韩先生,韩经理,说吧!东南货运公司在哪里,武器工厂又在哪里,老板是谁?”

  中年男人额头上满是汗珠,脸色有些苍白,嘴角已经流出了血液,显然是因为疼痛难忍而咬破了嘴唇,他看了中间的汉子一眼,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全部吐在了中间汉子的脸上。

  “巴嘎!”中间的汉子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大怒,吼道:“继续打,打到他愿意说为止!”

  “嗨!”拿皮鞭的汉子再次上前用皮鞭抽打中年男人。

  莫冥躲在通道尽头的墙壁边,脑子里飞速运转,现在怎么办?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四个人就是日人,日人已经发现了滇越铁路这条运输线,正有一家名叫东南货运的公司正在通过这条铁路往国内运输武器弹药,日人既然发现了这件事情,肯定不会放任不管,而是要想办法千方百计地阻止东南货运公司向国内运输军火,日人很可能已经收买了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官员拦截了那批军火,但是这种事情不可能一直进行下去,法国人不可能一直拦截东南货运公司的货物,这样法国人的损失会很大,日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想要通过绑架东南货运公司在河内办事处的负责人韩经理,来逼问东南货运公司的情况,然后找到源头,一举摧毁东南货运公司,让中国国内没有外部输送血液而陷入无枪无弹的境地。

  吗的,又是日人在搞鬼,我擦!莫冥暗骂一声,按照他的意,是不准备杀这四个日人,这四个家伙肯定还有上级,必须找到他们的上级,然后找到那个被收买的法属印度支那的官员,才有可能解决掉货物被扣押的事情。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日人是在法国土被德国打得求和之后才用武力威逼法属印度支那联邦当局关闭滇越铁路的,即使那样,法属印度支那联邦当局也没有关闭滇越铁路,只是和日人秘密协议,禁止军火从滇越铁路流向中国,同时同意日人派出监督团200人进驻到法属印度支那进行监督。

  而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没有开打,日人虽然对法属印度支那垂涎三尺,却也暂时还不敢冒着和法国人开战的风险用武力威逼,只是派人收买了法属印度支那的官员。

  找不到这四个日人的上级,就不能解决货物被法国人扣押的事情,可如果不救那中年人,中年人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制服这四个日人?这几个家伙看上去到都是日人的死硬份子,他没有把握能从这几个日人的嘴里撬出他想知道的事情,

  怎么办?莫冥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先救人,同时制服这四个日人,希望能从他们嘴里撬出点有用的情报。

  想清楚之后,他收起手枪,突然通道墙壁后面杀了出来,四个日人当中站在最后的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左右两角踢飞,撞在墙壁上失去了战斗力。

  “巴嘎!”领头的日人发现有人潜入进来偷袭,当即转身迎战,拿皮鞭的日人在一旁不时得用皮鞭招呼莫冥。

  莫冥与领头的日人对战一分钟多,始终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主要是因为旁边有一个拿皮鞭的日人不时用皮鞭来几下,让他不得不分心防备。

  莫冥一看就明白这样下去不行,一脚逼退领头的日人,右手一扬,一柄小刀从他手指中飞射而出,拿皮鞭的日人没防备他有飞刀,被射了个正着,飞刀射在那日人的胸口,齐柄而没。

  “巴嘎雅鹿!”领头日人见自己的手下两个失去战斗力,另一个又被飞刀射死,当即发了狂,冲上来与莫冥做殊死搏斗。

  莫冥知道这个领头的日人其实已经心慌了,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情绪,老天爷要让一个人灭亡,必先让那人疯狂。

  领头的日人原就不是莫冥的对手,现在情绪失控之下,很快就处于下风,连续几下被莫冥得手,很快就被莫冥一脚踢中胸口撞在墙壁上失去了战力。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