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零章 出乎意料
  对于莫冥来说,局势已经得到控制,一个日人被杀,另外三个都失去战斗力,接下来就是要拷问,从这三个日人的嘴里得知他们的上级是谁,在哪里,他们收买的法属印度支那官员是谁。

  可就在这时,领头的日人大叫一声:“为天皇陛下尽忠!”

  三个日人虽然被打得失去了战力,但还是能够喊出来的,另外两个日人听到领头的日人大喊,也同时齐声大喊:“为天皇陛下尽忠!”

  莫冥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正想冲过去阻止,可惜的是为时已晚,三个日人喊完之后,莫冥就看见他们用力一咬牙关,随后三人嘴角流出了血液,慢慢栽倒在地上。

  莫冥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想从这三个日人嘴里问一点有用的东西,现在却因为三人咬碎嘴里的毒囊而功亏一篑。

  检查了四具尸体一遍,确认这四人都已经死亡,莫冥随口骂了一句,起身走到韩经理面前解开了绳索,问道:“是韩经理吧?”

  “对,我是,请问你是?”

  莫冥一边解绳索一边说:“想必公司已经给你发来了电报,我就是前来调查这件事情的,我姓莫”。

  这时绳索已经解开,韩经理在莫冥的搀扶下向外面走去,恍然大悟:“原来是莫先生,这次多亏你及时赶到,否则我就已经凶多吉少了”。

  莫冥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是我迟到了,如果我早一点赶到办事处,韩先生就不会被日人抓住,并被日人打成这样!只可惜这四个日人已经死了,不能从他们嘴里撬出背后的人。对了韩先生,你经常都在办事处加班吗?”

  “不是,我一般很少加班,晚上经常有应酬,这里的法国佬一个个拽得不得了,特别难伺候,常常要打通关系,否则那么多军火物资,只要其中一个地方出了问题。麻烦就不小”。

  莫冥思索一番说:“看来日人已经盯上你了,他们是专程来抓你的,刚才他们的问话我也听见了,日方面显然已经察觉到滇越铁路上有大批的军火物资运送到国内,正想办法截断这条通道。而且想掐断军火运输的源头,韩先生,为了安全起见,你不能回住处了,日人肯定先去了你住的地方,发现你没在才来办事处的,我看不如这样。你先跟我去旅馆住一晚,到了旅馆我们再做计较”。

  事已至此,韩相群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答应:“好吧。看来今晚只能在旅馆住一晚了!”。

  这里离旅馆并不远,在莫冥的搀扶下,两人很快回到了旅馆,旅馆的施老板看见莫冥搀扶着一个浑身伤痕的人进来。仔细一看,大吃一惊:“啊。是韩先生,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让人打的吧?”

  韩相群苦笑道:“唉,今天有些倒霉,好好的呆在办事处,有一伙人无故冲进办事处将我打了一顿”。

  “我这里有上好的云南白药,那你们赶快上楼,我这就给你们去拿”施老板说着就向后院走去。

  莫冥和施老板一通忙活,总算将韩相群的伤势处理完毕,韩相群被鞭打的时间不长,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内脏和筋骨,除了有些活动不方便,其他的倒是没什么问题。

  等施老板走后,莫冥给韩相群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问道:“韩先生,现在绑架你的四个日人已经死了,但我们必须找到他们背后的人,如果不找到那个人,你的处境将会很危险,而且还必须找到他们收买的人,现在我们不知道那四个日人的上线是谁,但是如果能找到被他们收买的法国官员,就可以再从法国佬的嘴里撬出背后的主使,你知道是哪个法国官员在负责这件事情吗?”

  韩相群立即明白莫冥的意思,就是找到专门负责这件军火被扣押事件的负责人,不论背后的主使是谁,军火扣押事件的负责人必定会知道一点什么,他点头道:“我知道,是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海关一个名叫路易的官员,我也曾经找过路易,但是那家伙始终对我不理不睬,连我专门宴请他,他都不去,送去的礼物也被退回,还义正言辞地说他是一个正直的官员,如果我再贿赂他,他就让警察局来处理”。

  莫冥想了想对韩相群说:“韩先生,看来我今晚还要再出去一趟!”

  河内东南角,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海关官员路易的住所,这是一栋法式小洋楼。法国在整个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有25000人殖民侨民,这些人每一个拿上武器就是一名战士,但战斗力都不好说了,毕竟连法国正规军的战斗力都不怎么样。

  莫冥站在一棵棕榈树下观察着小洋楼的情况,没有任何守卫,路易毕竟是只是一名海关官员,也不是什么大官,请保镖和守卫也请不起。

  莫冥看了看手表,现在差不多十一点了,对面洋楼已经没有了灯光,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在树下穿梭慢慢摸到了小洋楼下,围着洋楼转了一圈,从洋楼后面窗户上很轻松地爬上了二楼。

  洋楼内漆黑一片,莫冥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很快将楼上楼下逛了一圈,他发现楼内不止一个人,一共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应该就是路易,另一个女人却不是路易的妻子,而是一个越南老妇女,看来是佣人。

  莫冥有些纳闷了,按照韩相群所说,路易应该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可是他在楼内却没有发现路易的妻子和孩子。

  楼内没有灯光,但在一楼的一间书房里却亮着灯光,路易此时就在书房里坐着,莫冥掏出手枪推开书房的人走了进去,然后迅速将房门关上。

  路易以为是佣人,不耐烦道:“我不是说了吗,不要来打扰我,你自己先去睡吧!”

  莫冥慢慢走了过去在路易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这时路易察觉到了不对,抬头一看,惊恐道:“你,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们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妻子和孩子?”

  莫冥立即从路易的话语中听出了一点内容,路易显然是把他当成了某些人中的成员,而且那些人绑架了路易的妻子和孩子,并且以此相威胁让路易做某件事情,这件事情肯定与军火被扣事件有关。

  莫冥冷着脸看着路易,开口道:“路易先生,不要紧张,我想你认错了人,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路易顿时惊愕,随即大怒道:“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来?”说着就要伸手去打电话。

  莫冥不声不响,一把手枪已经出现在他手上,路易刚拿起电话就感觉到了对面传来杀机,抬头一看,顿时吓得电话掉在了桌子上。

  莫冥摆了摆枪口,吐出两个字:“坐下!”

  路易有些欲哭无泪,老婆孩子被绑架了不说,一大堆烦心事困扰着他,现在家里还来了另外一个人用枪威胁他,他也不坐下,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有种你打死我好了!”

  莫冥闻言愣了愣,随即将手枪收了起来,笑道:“路易先生,你想死倒是很容易,你难道就没想过死了之后,你的老婆孩子怎么办?要知道他们现在还被别人绑架了”。

  来如疯狗一般的路易,听到了这句话后像遭了瘟的小鸡一样耷拉着脑袋靠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莫冥看见路易这个样子,知道时机到了,说道:“路易先生,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我帮你救回你的妻子和孩子,你给我们公司的货物放行,并且答应以后多多关照,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公司是什么公司吧?”

  路易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莫冥道:“你,你是东南货运公司的人?”

  “我不算是,我只是收了他们的钱,他们委托我来办这件事情而已!怎么样,路易先生,你答应吗?”

  路易犹豫了一会,问道:“你有把握吗?”

  莫冥来之前还很有把握,他以为是日人收买了路易,路易肯定会知道一点收买的人一些情况,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变了,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是日人收买了路易,而是日人绑架了路易的老婆孩子,并以此相威胁,强迫路易扣押了那批军火,那么也就是说路易对绑架他老婆孩子的日人并不是很了解,对那四个死了的日人的上级根是一无所知。

  现在莫冥没有什么把握了,想在河内找出一个日人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不过他还是说:“路易先生,您放心,如果我没有把握也不会跟你做这个交易”。

  把老婆孩子的安全托付了一个从未谋面的人让莫冥实在是心里没底,但是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如果能报案他早就报了,就担心日人知道他报案之后对他的老婆孩子下毒手,唯一的办法就是相信眼前这个人,而且这个人能无声无息的进入他的家中,说明这个人的确实是有一点事的,他思索了一番,终于下决定答应:“好吧,我同意你的交易,你救回我的老婆孩子,我下令给那批货物放心,不过你一定要快,要知道我的老婆孩子还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受苦”。

  莫冥笑道:“路易先生尽管放心,我们也担心时间长了之后货物不会出现问题!”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