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一章 顺藤摸瓜

第六一一章 顺藤摸瓜

  莫冥从路易那里回到旅馆,韩相群还没有睡觉,等莫冥刚进房就起身相问:“莫老弟,情况怎么样,问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吗?”

  莫冥拿起茶杯灌了一口水,摇头道:“情况与我们想象的完全相反,这件事情是日人搞出来的已经毋庸置疑,可路易并不是被日人收买了,而是路易的老婆孩子被日人绑架了,日人用路易的老婆孩子威胁他,强迫他扣押了那批货!”

  “原来是这样啊!”韩相群皱了皱眉头,“这样一来,事情就有点麻烦了,如果日人不放了他老婆孩子,那么我们的货物岂不是一直被这样扣押下去?”

  莫冥点头道:“没错,走上层路线毕竟耗时太久,再说路易是负责这件事的主官,牵涉到他老婆孩子的安全,他一定会顶住上面的压力,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时间拖得越长越对我们不利,因为货物的安全得不到保证,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他的老婆孩子,我已经跟路易达成了协议,我们帮他找回老婆孩子,他答应老婆孩子回到他身边之后就立即对我们的货物放行,并且保证以后对东南货运公司的货物予以关照”。

  要想在诺大的河内找到两个人谈何容易,不说日人有意绑架,就是两个人在大街上走丢了也不容易找到,因此韩相群说:“可是我们并不知道日人将那母子俩关在什么地方啊,而且你刚到河内,对这里的情况还不了解,要在河内找到被人有企图绑架的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莫冥点头道:“是的,刚才我在回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不过现在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哦?”韩相群闻言立即问道:“说说。什么办法?”

  莫冥笑道:“就是在你被鞭打拷问的那间民房外盯梢,只要有人进去,就说明进去的人是日人是一伙的,你想想,日人绑架你的目的是什么?是要搞清楚武器弹药的来源,绑架你的人如果明天天亮还不回去,你想想他们的上级会不会着急?他们的上级肯定会派人来查看情况,我到时候只要跟着被派来到人,就能找到背后的黑手!”

  韩相群一拍大腿大喜。站起来道:“好,这个办法好,我跟你一起去”。

  莫冥连忙按住他:“你身上有伤,还是别去了,这可是要熬夜店。对你的身体恢复不好,你就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在我回来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我会关照施老板给你送饭,相信我,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韩相群拗不过莫冥,只得按照他的意思呆在旅馆里等消息。

  路程不远。莫冥很快就回到了杀死日人的那间民房前,这时已经深夜,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

  小汽车还停在民房的门口,莫冥又进民房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来过,他从民房出来将小汽车倒车开到不远处一条巷子里停好,坐在驾驶座上盯着那间民房。

  河内的晚上湿气很重,坐在车里总算是要好受一些。一夜不睡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几天几夜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情。盯梢这种活也是常干,人人都会盯梢,可被盯梢的人如果是个高手,那么盯梢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只有盯高手的稍而又不被发现,跟踪术才算到了高级境界。

  从凌晨到天亮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进去,天亮时分,莫冥感觉肚子有些饿了,从车上下来慢慢走向不远处一处早餐摊子,对早点摊子的老板指了指,叫了当地的两种早点,然后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他不会说越南地话,只能打手势,好在这越南老板还算是个机灵人,很快明白他的意思。

  这时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早点摊子也陆续来了一些人吃早点,莫冥听不懂这些人叽里咕噜说些什么,一边吃着自己的早点,一边有意无意的盯着经过那间民房门口的人。

  早餐刚吃到一半,莫冥就发现一个长得非常瘦弱,而且极其猥琐的越南地人鬼鬼祟祟地在那间民房门口来回走了两趟。

  莫冥仔细观察了那越南人,从那人的行为上来判断,发现那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常人,并没有经过特工训练,他脑子一转,很快明白了那越南人只是一个探路石,这附近一定还有一个人,那人很谨慎,唯恐自己先进去暴露,所以才找了这越南人先来探路。

  这越南人在门口来回走了两趟之后就上前敲门,里面没有人开门,他就推门进去,过了大约三分钟,这越南人跌跌撞撞从民房内跑了出来,脸色惊恐至极,还差点被门槛绊倒。

  莫冥看得眼神一凝,丢下一张一元的法属印度支那元钞票就跟了上去,并不时地在街上行人的背后穿梭防止被人反跟踪。

  那越南人在大街上趔趔趄趄跑了一百多米,转进了一条巷子里,莫冥立即跟上靠在巷子口的墙壁上慢慢伸出脑袋观察。

  在巷子的尽头,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礼帽的人正听着那猥琐的越南人说着什么,而且那西装男脸色变幻不断。

  等那猥琐的越南人说完,西装男点了点头,将手伸进口袋里,好像是要掏钞票付钱,谁知他掏出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突然将匕首扎进了猥琐越南人的心窝里,那越南人连挣扎都没有来得及就软软地倒在地上死了。

  西装男掏出手帕一边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一边扭头向巷子口张望,然后丢下手帕转身向巷子口走来。

  莫冥缩回脑袋发现前面停着一辆汽车,看来应该是那西装男的,他马上转身就走,快速回到自己停车的巷子里将汽车开了出来,远远地看见那西装男上了汽车并开走,他立即开车跟了上去。

  两辆汽车在大街上一前一后相距大约六七十米,在街上人多的地方,莫冥将汽车开得靠近一些,等到了行人稀少的街道,他就远远地跟在后面。

  就这样,两辆汽车一直开了十几分钟,莫冥就发现前面的汽车在一间豪华的洋楼门口停下,洋楼的门前和楼顶上插着日的膏药旗,门前还有两个日军士兵手持带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站岗,原来这里是日驻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使馆!

  果然是日人搞的鬼!莫冥将汽车远远地停在路边观察着使馆的情况,他估计现在那个西装男肯定在向负责这件事情的日人汇报情况,而听取汇报的日人就是那四个被杀之人的上级。

  莫冥不知道的主使之人的身份和长相,但他推断主使人一定是使馆的工作人员,而且官阶还不小,又或者就是使馆武官,他决定就在这里等着,如果一个小时之内那西装男还不出来,他就准备想办法潜入使馆内侦查。

  一个小时过去了,就在莫冥等得有点不耐烦,准备想办法办法潜入使馆的时候,那西装男终于从使馆内出来,并上了汽车,汽车转了一个弯向前方街道开去,莫冥立即开车跟上去。

  一路上小心翼翼,莫冥唯恐惊动前面开车的西装男,他知道昨晚在那间民房杀掉那四个日人也并不一定是坏事,那叫打草惊蛇,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有惊动日人,日人才会有所动作,有动作就一定会露出马脚,而现在叫顺藤摸瓜,跟着前面开车的西装男,不让对方发现,才能找到路易的老婆孩子。

  西装男开车很快出了市区到了郊区,七弯八拐之后在一栋乡间大宅院门口停下,这间大宅院的面积可不小,建在这里有点突兀,在越南的乡下能有这么一件堪称豪华的大宅院,其主人的身家绝对不菲。

  莫冥将汽车开进一片茂盛的野草丛里,这里的野草生长得非常繁茂,汽车开进去,如果不走进根就发现不了。

  他像一头猎豹迅猛地奔跑、穿梭在比人还要高的野草丛里,很快跑到了大宅院围墙下,一个起跳双手搭在围墙上,双手用力将身体慢慢往上来,将脑袋伸到围墙上方。

  大宅院里的非常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如此大的大宅院里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这与宅院的主人身份根不符,一般来说,这么大一间宅院肯定有不少下人,而这里的情况恰恰相反。

  这套大宅院给莫冥的第一感觉就是缺乏生气,就是一间小房子,如果长期没有人居住,空气中也会散发着霉味,而这间大宅院非常的阴森。

  莫冥思索一方,翻身从围墙跳下轻轻地落在地上,他不得不小心翼翼,轻手轻脚,如果大宅院有很多人居住,发出一点点声音也不会被人察觉,但是这里却安静地可怕,只要发出一点点声音就有可能被人察觉。

  他小心地在宅院里的房檐下行走,这间宅院内的建筑格局有些类似中国江南的林园,但在建筑风格上却又完全不同,每间房子的顶部都是尖尖的,与印度的寺庙有些相似。

  就在这时,莫冥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他立即躲在一根石柱后面,悄悄伸出半边脑袋,发现出来的不是先前进来的西装男,而是一个长相有些凶恶,光着脑袋的日人,从那人嘴唇上留着的丹仁胡子就能看得出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